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400|回复: 4

[转贴] 方励之自传回忆:1989.6.3晚上,大屠杀开始(组图)

[复制链接]

3万

主题

0

好友

57万

积分

大户

Rank: 4

活跃达人

发表于 2013-4-30 01:57 PM |显示全部楼层








方励之自传回忆:1989.6.3晚上,大屠杀开始(组图)
文章来源: 世界日报
于 2013-04-30 10:18:18

a942.jpg
方励之自传由台北的天下文化出版。



a943.jpg
1988年6月6日,在美任教的高希均教授(左站立者)到方励之北京家中拜访,与王丹等年轻学生见面。右站立者为李淑娴。(图皆由天下文化提供)


a944.jpg
1987年1月方励之在成功疏导中国科大学生游行后,却换来先被开除共产党籍,之后再调离中国科技大学。他如同「中了头彩」,全国声名大噪;离开科大,调回北京天文台,也结束了与妻子李淑娴分隔两地18年的生活。图为1987年9月23日在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院(北京)作完学术报告后,学生争着索要签名,简直成了「明星」。

从悬空寺上下来后整十天,我就进了北京的美国大使馆避难。那是绝没有料到会发生的事。那十天里,我想,几乎所有的北京人,中国人,以至所有在世界各地看电视新闻的人,大概都没有料到,中国就是发生了绝难料到会发生的事:中央政府调动20万正规军,用正规战争的武器,坦克和冲锋枪,以正规战争的方式,杀进自己本来好端端占据的首都。

军队屠杀学生和平民从1989年6月3日晚上9时左右开始的。9点30分,我们就接到学生从第一个屠杀现场—木樨地打来的电话,电话中都可以听到枪声。

「打倒方励之」为开杀戒做准备

我们的处境顿时危机了

早在5月底,政府就用金钱加胁迫在北京郊区组织游行,为开杀戒做准备。政府发给每个参加者15元人民币,外加一顶草帽。游行者的任务就是呼喊口号「打倒方励之」,以及焚烧模拟方励之的纸人。

海外一些同行看到这则消息,很为我的安全担忧。意大利的鲁菲尼几乎每隔半天就打一次电话,目的是为了听到我的声音,以证实我还没有被捕,或遭不测。至于我自己,因身在其中,反而不觉得太危险。焚烧模拟像使人感到的是可笑,而不是恐惧。有一位记者问一个高喊「打倒方励之」的人「你认识方励之吗?」答曰:「不认识。」再问:「那你为什么要打倒他呢?」「因为,人家说,他不让我们进城去卖西瓜」。

屠杀之后,最后的幽默也没有了。很多人来电话,都像那个学生一样,很简短,三个字,赶快跑。我一时还有些有些犹豫,和平时期还要逃难? 似乎是弄错了。上午10点左右,又有电话,是一位老朋友,他怕窃听者识别他的口音,已经不用北京腔说话,而改操他老家的方言,「俺是用大街上的公用电话暨你们说,你们还等个什么,还不快点儿找个干净的地方去!」这位朋友曾在最高层的机构里工作过,消息常常是准确的。

美公使低声说「你是总统的客人」

我们不能不开始认真考虑走。

有四种走的方案。第一、二个方案是在附近的朋友家里躲一下,这两位朋友6月4日下午都来了。第三个方案是到一位住得较远的教授家去,一个朋友把汽车也准备好了,晚8点开。最后一个方案是去美国大使馆,林培瑞教授说,他可以帮忙。我们不想牵连其它朋友陪同我们倒霉,所以排除了前三个方案。但也不想马上去美国使馆,因为顾虑,消息一旦走漏,一定会被中共利用。当晚采取了一个折衷方案,由CBS电视帮忙,在香格里拉饭店暂过一夜。

当时我们仍然把事情看得过轻,估计只要躲过三、五天的乱枪乱兵,就可以安全回家。所以,离开家的时候,我只随身带了一个小书包,其中有几样日常用具,还有两篇写了一半的文章。行前半小时,我还请一位同事来我家,把一些研究草稿和几封信带到天文台,以备过几天上班时候用。

然而,第二天,6月5日,形式势更恶化,冷枪不断,不能在香格里拉久留了。中午,林培瑞教授和一位带着应急无线电话的CBS电视台人员,陪我们转移到使馆区。

那天下午我们一起去过美国大使馆,我们的要求是:第一,借住三、五天;第二,希望不走漏消息。使馆人员认为后一条极难办到。于是,基于上述同样的考虑,我们在下午5点左右,离开了使馆。

当晚留宿在建国饭店。那夜北京还是很乱,远处还隐隐有炮声。快午夜了,也睡不着。突然,有人敲门,匆匆进来的是美国代理公使薄瑞光和另一位官员。他们身着便服,神色多少显得紧张,也许因为公务太重,也许因为戒严的街区太黑暗。他们压低声音很正式地说「我们请你们去使馆,你们是我们总统的客人,需要在使馆住多久就可以住多久」。

显然,事情升级了,很难再有其它选择,我们当即接受了。几分钟后我们登上一辆等在饭店后门的一辆使馆的车。像一切正式的客人一样,驶入大使官邸。

那时正是1989年6月6日0时。就此开始历时13个月(精确说,384天另10.5小时)的避难生活。

6日当天,白宫发言人就证实了我们的避难消息。事件公开化。

担心重演火烧领事馆「彻底的空城计」

这有好处,也有危险。

好处是,所有朋友立即知道了我们在哪里,知道如何保护我们。24小时之后,我们就开始收到慰问的电报、电传。有国外的,也有国内的。

公开化的危险是,有可能引至中国当局进大使馆抓人。按常规,进使馆抓人在外交上是不允许的。但是杀人后的中国当局,已经失去了理性。所以,外交常规并不是安全的绝对保障。1967年失去理性的红卫兵就火烧过北京的英国领事馆。1989年失去理性的当局会不会冲进大使馆,活捉方励之? 难说。

最初的三周,最紧张。当时新大使李洁明刚刚到任,还没有住进大使官邸。整个官邸大楼,都是空的。白天危险不大。但是到了晚上,除了李淑娴和我外,只有一位官员在楼内值班。要想趁月黑夜深时不声不响地从大使官邸劫走一两个人,不是办不到的事。如果成功,当局完全可推脱一切外交责任,还可以借机宣传这是「群众」的愤怒云云。

我们的防备方法只有一个:彻底的空城计,让外界根本探测不到整幢大楼里有任何人住。基本的措施是,只限于大使及一两个人同我们接触;打电话,也接电话;晚上室内灯光照度大大低于室外路灯;盥洗室内放水泄水,不出声音;睡觉时说梦话,也不梦唱。最后一条最难,但也办到了。

即使如此,仍然免不了提心吊胆。6月12日当局发布了通缉我们的命令,紧张达到高潮,夜间值班官员都有些神色不安,担心重演火烧英国领事馆一幕。我们也作了相应的准备,以防事态有变。两个星期过去了,没有动静,甚至没有在大使馆门前组织抗议游行和焚烧仿真像。看来,危险期是过去了。
1

查看全部评分

3万

主题

0

好友

57万

积分

大户

Rank: 4

活跃达人

发表于 2013-4-30 07:54 PM |显示全部楼层

方励之避难美国使馆 惊心动魄13个月(组图)

本帖最后由 Hutong9.net 于 2013-4-30 08:01 PM 编辑

方励之避难美国使馆 惊心动魄13个月

文章来源: 世界日报
于 2013-04-30 11:42:07


a963.jpg
1990年6月25日,经过13个月的避难生活,方励之夫妇与美大使及使馆人员合照于北京南苑军用机场。



方励之夫妇登机离开中国 a964.jpg


「我希望,我的自传能说清楚,科学和民主到底是如何引导我(以及我的认同者)走上这条『被通缉』的不归路。」这是方励之教授生前讲的一句话。

当方励之教授与李淑娴夫妇在22年前的6月走出避难的美国驻北京大使馆,飞出中国后,再没能踏上他所热爱的祖国土地,这是方励之2012年4月骤然病逝美国,难以言喻的终生之痛。

触动美中最高当局 像冷战小说

台北「天下文化」出版公司预定5月1日正式出版长达647页的「方励之自传」。精选摘录交由本报北美地区独家刊载,即日起分批摘录连载书中最惊心动魄的方励之夫妇避难美国驻中国大使馆的经过。这段经过当时触动美中最高当局,不但是两国交往的敏感议题,更成为中共难以言语之痛,其中经过交涉,读来有如冷战间谍小说。这也是自当时驻中国大使李洁明(James R. Lilley)于2003年4月中旬出版「李洁明回忆录」之后,第二位现身说法的当事人回忆,弥足珍贵。

当代史学家余英时表示,「方励之自传」是方励之在北京美国大使馆避难期间所写的遗稿,如今第一次面世,其历史价值之高是无与伦比的。「任何人想对中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有所认识,都必须从阅读本书开始!」

1989年的天安门学生发起的民主运动,最终以中共当局血腥镇压结束,血淋淋场面震惊全球。海外华人椎心泣血看着故国遭逢巨变,却爱莫能助。在这一场被誉为是自「五四运动」以来,中国知识分子迸发良知热血,反抗专制的民主运动,彻底扭转中国1976年结束疯狂文革十年后的发展轨迹。方励之教授则是贯穿这场八九民主运动的灵魂人物。

1989年6月3日天黑后,中共下令开枪镇压争取民主反官倒的爱国学生,整个北京陷入极端惊恐混乱状态。

已成中共眼中钉 随时可能被捕

已是中共当局眼中钉的方励之,面临随时被捕的险境。他在自传中写到,「有四种走的方案。第一、二个方案是在附近的朋友家里躲一下。第三个方案是到一位住得较远的教授家去。最后一个方案是去美国大使馆,林培瑞教授说,他可以帮忙。」

但最后的局势迫使方励之不得躲到美国大使馆里去。方励之写道,「(5日)北京还是很乱,远处还隐隐有炮声。快午夜了,也睡不着。突然,有人敲门,匆匆进来的是美国代理公使薄瑞光和另一位官员。他们身着便服,神色多少显得紧张,也许因为公务太重,也许因为戒严的街区太黑暗。他们压低声音很正式地说:『我们请你们去使馆,你们是我们总统的客人,需要在使馆住多久就可以住多久。』」从此,就开始了方励之夫妇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里避难的13个月。

作长期滞留打算 等待走出僵局

他说,「按历史上的前例,避难五年、十年,都是有的。我们原来估计,或许我们也要等三、五年,等到下命令通缉我们的人不在位了,或死了,才有可能走出僵局。因此,我们作了长期滞留使馆的打算。」

方励之1956年从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后,加入中国核反应堆研究项目。1957年,在反右运动中被开除中共党籍,下放至河北省赞皇县劳动。1958年调至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任助教、讲师(1961)。文革十年间多次被下放劳动。

方励之是中国1980年代自由知识分子的先驱。他在天体物理学领域的成就,长期处于国际一流。他孜孜不倦探索科学真理,更是热切地关心民族和人类的命运。他具有强烈的社会正义感和社会责任感。

文革结束,1980年代初,他出任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率先实行教学民主改革和教授治校,「人民日报」连续五天予以报导。1985年他在浙江大学演讲,总结改革的经验,这个讲话广为流传,蔚为风潮,方励之成为青年学生间最受爱戴的导师。

他善于从基本问题入手,透彻明晰,他追问「谁养活谁?」是纳税人养活党政干部,还是党政干部养活人民?他呼吁民主只能自下而上争取,不可企求自上而下的恩赐。为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1989年11月他与许良英、刘宾雁联合发起召开「反右运动(1957年)历史学术讨论会」。这个会议因有人告密而流产,方励之、刘宾雁和无辜的王若望受批判。同时,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因「反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被自封为「第二代核心」的邓小平罢黜。

1989年4月胡耀邦含冤去世,爆发学生运动,邓小平即调几十万军队包围北京,并造谣方励之、李淑娴夫妇是策动运动的幕后「黑手」。

「六四」大屠杀的第二天,美中文化交流委员会美方负责人林培瑞(Perry Link)陪同方励之夫妇进美国大使馆避难,官方即下令「通缉」。他俩在美大使馆耽搁了一年多,以后通过外交谈判才转到英国剑桥大学,然后转到美国,最后落脚于美国西南部土桑(Tucson)的亚利桑纳大学。

方励之离开祖国后,仍关心祖国的命运,关心祖国的民主、人权状况,曾担任过中国人权理事会主席。

命运纠缠中国近代史 客死异乡

方励之的经历与中国近代史纠缠在一起,他热爱他的祖国,奉献一生,然而六四之后却终生不得返国,客死异乡,所幸留下的遗稿「方励之自传」,将他生命的巨流,又重新流回世界。他说:「希望每个人都能在历史中,找到自己的坐标,尽自己的责任。」

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余英时总结方励之的历史定位指出,「五四」新文化运动正式提出了科学和民主两大理想,做为中国现代化的终极目的。100年了,这一目的还没有充分实现。但其间出现了不少可敬可爱的人物,方励之便是其中最杰出者之一。他可以说是「五四」理想的一个完美的结晶,因为他不但是一位第一流的科学家,而且也是推动了历史进程的的一位民主领袖。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23

好友

1万

积分

老股民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3-4-30 08:27 PM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万

主题

0

好友

57万

积分

大户

Rank: 4

活跃达人

发表于 2013-5-1 04:09 PM |显示全部楼层

保护方励之,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战战兢兢(图)

本帖最后由 Hutong9.net 于 2013-5-1 04:14 PM 编辑

保护方励之,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战战兢兢(图)
文章来源: 明镜网
于 2013-05-01 11:13:24


a1008.jpg



  
方励之来美后曾表示,李洁明(James R. Lilley)是一位很能干的外交官,「我们是在进了大使馆后才认识他」。在大使馆那段时间,他和李洁明大使的交往,主要涉及美方和中方就方励之夫妇如何出大使馆所进行的谈判。方励之说,李洁明告诉他,中方当时负责谈判的是外交部美大司负责人、后来升任副部长的刘华秋。


  
方励之说,李洁明后来告诉他,以往和中方谈判,美国往往是吃亏,「但是在你这个问题上,我们没有吃亏!」

  
中情局出身的李洁明在2003年4月在台北出版了「李洁明回忆录」,叙述他一生在中情局工作,以及代表美国派驻两岸的外交生涯,其中重点说明了1989年,他刚到任美国驻中国大使就遇上震惊世界的六四天安门惨案。李洁明在自传中说,出任驻中国大使这段经历,是他事业的顶点,其中最重要的要算力抗北京压力,保护方励之夫妇的经过。


  以下摘自「李洁明回忆录」,对照「方励之自传」所述,可以拼出当时较完整的图像。

  方励之事件最紧张的一段时间是1989年6月底、7月初。中国政府对美方决定庇护方氏夫妇怒气未消,于6月11日颁布逮捕令,指控两人是「反革命分子」,这个罪名等同叛国,可以判处死刑。

  方励之事件事实上是美方与中国在人权议题争执上一个活生生的象徵。自从双边关系正常化以来,美方与中国在这方面便已对峙良久。只要方励之夫妇仍留在美国大使馆接受保护,中美已受到相当伤害的关系,要再修复可就更难喽!

  屠杀过后的头几个星期,北京笼罩在愁云惨雾之下。老百姓静默地办丧事、奏輓歌;北京彷彿冬眠,悄悄地默哀悼亡……当局在全国展开缉捕反政府人士的行动,还发动宣传工具消毒,中国百姓陷入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但与文革动乱时期不同的是,当年中国人和住北京的外侨少有联系,被吓得噤声不语;而1989年,中国人民虽然沉默不语,但他们晓得北京的外侨把一切全看在眼里。

  政府反覆宣传固然可以模煳对天安门屠杀的记忆,但真相已镌刻在中国人民心中。批评美国在背后支持反革命分子的官方说法,或是指责美国人企图煽动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说词,旨在影响当时多数中国人的看法。然而,我相信天安门广场上的沉痛经验,已使外国人和中国人产生一种连结。我在6月15日向国务院呈报的电文里记下:「这一点虽然很微妙,但在现今和25年前之间,已有了重大差异。」

  中国人民和美国侨民之间的连结,见证了天安门事件。北京的中国人和身历血腥镇压的外侨,都不会忘掉天安门事件。6月4日绝不会无声无息落入历史的一隅。邓小平的新中国已因人民解放军双手沾满工人、学生的鲜血而蒙羞。

  (1990年)5月间,布希总统宣布他将无条件延续中国享有的贸易最惠国待遇。我们在北京亟需这项助力来重新激活放行方励之的交涉。

  自从1989年底史考克罗和伊戈柏格二度秘访北京之后,我们就在较广泛的议题范畴下,与中方针对方励之问题进行交涉。布希不顾国会相当大的阻力,做出此一决定,把中方带上谈判桌。我在中国外交部的交涉对手刘华秋,邀我一起吃午饭。他要美方确实保证,方励之获释后,华府方面会有回报的举动。这顿午饭开启了一系列紧密会谈,釐清释放中国最敢直言的异议人士之细节。

  难就难在如何敲定协议。5、6月间,与中方进行一连串秘密交涉,我争取准许方励之离境的条件。此事费神又费时,因为我的角色挺像搅进家务纠纷的中间人。我得把我和中方讨论的结果,向方励之报告,再把他的立场带回谈判桌和中方交涉。

  中方担心的是,方励之一旦离开中国,会放言批评中国,成为反华活动的明灯。他们见到的乔治城大学得奖感言,恐怕还抵不上方励之到了西方安全处所之后大肆抨击的凶勐。中国政府要我们保证,会让方励之消音。

  他们对我说教:「你们有责任遏止他的反中国政府活动。」

  我拿出美国宪法条文第一修正案辩护:「如果他到了美国,我们不能控制他的言行。」

  中方又拿出一份声明要求方励之签字,承诺不批评中国政府。这下子我们被将军了。

  方励之告诉我,他绝不签署任何文件限制他批评北京领导人的自由,以及从事反中国政府利益之活动的自由。后来我们妥协,在声明中采用「中国」这个一般字眼。选择这个字眼,使得方励之离境之后的言行自由不受限制。方励之告诉我:「我不会做任何不利中国的言行,但是,我将抨击统治中国的这些王八蛋!」

  很幸运,我们有了保留颜面的措施,可以说服中方同意。他们终究会推翻原先要逮捕方励之、办他反革命罪名的成命。他们需要一个合理的说法。春天时,我们得到一个好理由。方励之向茱蒂抱怨胸部疼痛,我们立刻想到最坏的状况──他有心脏病!茱蒂安排他接受断层扫描,查证是否心律不整。在交涉的初期,我提到方励之的健康状况,刻意夸大他的病情。

  方励之起先反对以此作文章,但是我说服了他。我告诉他:不管你喜不喜欢,「你是得了心脏病!」然后,我向中方提出:若是以人道理由准许方励之出境,他们可以赚到宽悯的面子。可是,他们对方励之仍然有意见,建议可以让中国医生诊治。

  我为了大目标,不得不瞒隐真相,向中方强调方励之可能有性命危险,需要出境诊治。检查结果,方励之并没有心脏病,只是消化不良,可是却给了中方需要放人的借口。

  最后的安排是,美国空军调来一架C-135运输机,把方氏夫妇送到英国,方励之接受了剑桥大学天文学研究所客座教授的聘书。

  6月25日上午10时半左右,方励之夫妇藉一辆卡车为即将举办的酒会送椅子来的机会,离开大使官邸。中国公安护送他们到北京郊区的南苑军用机场。我奉指示,全程陪伴方励之夫妇。到了机场,中方告诉我们,方氏夫妇必须独自办理出境手续。机场官员指出在走道末端有一个出境检查柜台,已有公安人员团团围住。这下子我可为难了。

  依指示,在他俩登上C-135运输机之前,我不能让他们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可是,中方坚持让方氏夫妇独自穿过海关检查,以挽回颜面─他们要藉此展示在中国领土的主权!

  我身为方氏夫妇保护人逾一年,晓得自己已变得非常呵护他们。可是,如果中方在这一刻突然食言,逮捕他们呢?我盘算了一下,决定让他们自己走,因为我研判中方若是撕毁辛苦交涉才达成的协议,损失可就严重了。方励之出境,攸关美中关系改善至深且鉅。纵使如此,我还是战战兢兢地望着方励之孑然一身步向灯光幽暗的走道尽头,把护照递给出境检查官员。好在这只是一道官僚手续。检查人员问了几个问题,在方励之护照上盖了章,让他顺利通关。

  抵达伦敦之后,我们辛苦保护的这位贵宾,接受NBC新闻采访,竟然抨击布希政府在人权议题上有双重标准,对苏联严格要求,对中国却轻轻放下——我可不能原谅他竟然这样抨击布希政府。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9

主题

32

好友

2万

积分

老股民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3-5-1 06:33 PM |显示全部楼层
稳扎稳打,步步为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9-10-21 05:16 AM , Processed in 0.13940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