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70|回复: 0

[中华脊梁] 李舒:他们早已过了谈理想的年纪,却从未放下对国家的责任

[复制链接]

15万

主题

184

好友

288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7-1-12 11:36 PM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早已过了谈理想的年纪,却从未放下对国家的责任 

 2017-01-13 李舒 山河小岁月

1月12日凌晨,李佩先生去世了,享年99岁。


我曾经和一位朋友有过约定,要写李佩先生的故事。


现在她去世了。


我坐在桌前,整整两个小时,什么也写不出来。


脑子里只有三个字:


她真美,无论是豆蔻年华,还是满头银发。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李佩的照片,她斜披着大衣,望向左边的夫君——郭永怀,眼里洋溢着的是爱与崇拜。彼时,他们在美国生活,幸福而满足。


看这张照片,你哪里能想到,她曾经是一个携款潜逃的“不孝女”呢!


我看过好几个李佩先生的采访,在采访中,她一直称自己的父亲为“旧社会的人”。


别看我父亲是留学归来的,但非常封建,完全一套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思想。他们当然不愿意我上大学,但是我离家之后他们就管不着了。

——刘志峰 张苏《美丽人生——李佩先生访谈》


但一查才发现,李佩的父亲李保龄其实是清朝最后一批官费留学生,在赴英留学的船上,他听到武昌起义的消息,立刻剪掉自己的辫子——李佩大概不知道,父亲原来还有这样的革命举动。


李保龄和李四光是同学,他一生力求实业救国,不想踏足政治。大约因为这个原因,他并不同意女儿离开北京,去西南联大读书。


1938年年初,因为北京沦陷而跟着全家搬到天津租界的李佩出演了一个著名的角色——《娜拉》。


很快,她就真的像娜拉一样,和两个同学买了船票,离家出走。出走那天,她穿着一身网球装。父亲见了,问她去哪里。她说:“我去打网球。”




等到家人发现,这位大小姐留下的,只有500块的借条,言明是她的“外债”,希望父亲帮她还清。另外,她还拿走了家里的所有现金。


很多年之后,父母仍旧不能释怀李佩那天的举动,如同他们不能原谅“李佩”这个新名字——她把父亲所取的“李佩珍”截掉了一个字,以示和旧家庭的诀别。


李佩在西南联大时,就听说了郭永怀。理学院和女生宿舍相互挨着,男女同学们在风竹街遇到,有人告诉李佩,那位才子刚刚在1939年的中英庚款留学生第七届招生考试中,和钱伟长、林家翘考了并列第一。


李佩在学校也是名人。学经济学的她为青年女工组织文化学习班,教女工认字,组织她们排练话剧——很多年之后,81岁的李佩开办了中关村大讲堂,亲自出面邀请院士专家学者来演讲,一直到94岁才停止,这时候,她已经办了260次讲座(一说600多次)。


1939年7月24日,李佩作为西南联大学生代表,参加了在荷兰举办的世界基督教青年大会。在这次旅行中,她结识了一生的好友龚普生(解放后任外交部国际司副司长),之后又认识了龚普生的妹妹龚澎。


1947年,正是在龚澎的鼓励下,李佩来到美国康奈尔大学学习,念的是工商管理。她去参加一个学术报告会,会上,一位华裔学者正在做航空科学方面的报告,李佩一看,原来是郭永怀。


渐渐地,他们熟悉起来了。


李佩崇拜郭永怀,在接受凤凰卫视的采访时,她说:


我觉得他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使我认识到一个问题,我觉得像我们这些,都没有大的用场,对国家来说,还是应该作为一个科学技术人员,是对国家最有贡献。这是我最早认识他的时候,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通过郭永怀,李佩觉得自己找到了人生的新道路。而另一边,爱情也在悄悄滋长。每周日,女生宿舍的舍监都会邀请女生宿舍的全体学生一起吃饭,一次,一个美国学生跑过来对李佩说,有一个人找你。


李佩问:男的女的?


同学回答:当然是个男的,女的就不会用这个词。


这个细节是李佩在CCTV的《大家》里透露的,她说:


原来就是老郭来找我,以后他就常常地来找我。




两个年轻人渐渐走近了,郭永怀考到了驾照,然后买了一辆车。在这之前,他一直是坐师兄兼好基友钱学森的车。钱学森曾经满怀深情地回忆和郭永怀一起驾车同游的日子,“相隔近3000多公里,他和我就驾车旅行,有这样知己的同游,是难得的,当他到了康奈尔而留下,我还要一个人驾车继续东行到麻省理工学院时,感到有点孤单。”


现在,郭永怀也开着车,带着李佩去兜风。李佩并没过多地讲过自己和郭永怀的爱情故事,但有一个细节,还是非常打动人:


那是在1947年春天,我和老郭认识不久,一天,他告诉我,“我有两个最好的朋友到康奈尔大学来参加学术会议,明天我要请他们到家吃饭,我买了一只鸡,你帮我把鸡汤烧好。”后来我一看,进来的一个是钱学森,一个是林家翘。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们两个人。

——CCTV《大家》李佩采访


把好基友介绍给这个女生,意味不言而喻。在恋爱了两年之后,1948年,两个人结婚了。有意思的是,本来他们以为请朋友们吃个饭,结婚仪式就算办好了。结果才发现,其实要走法律程序,还有那么点麻烦。很多年之后,大家问她,最喜欢郭永怀什么?她回答:“老郭不会讲假话。老郭脾气好,不像钱学森爱发脾气。”




李佩先生永远是那么美,在学生眼里,她是一个星期从来不穿相同衣服的优雅老师,在外人眼里,她是每天起床都坚持梳洗打扮,涂粉底请人画眉的得体太太。在任何时候,她都不肯放弃做人的尊严。


当听到先生郭永怀的噩耗时,她还在安徽接受审查,被打成“特务”的李佩连夜坐火车赶到北京,组织上派人夜里照看她,怕她寻短见。她那样静静地躺在床上,一夜无眠,大家听到她时不时地叹气,可始终没有流眼泪。


她把对于郭永怀的爱深深埋在了心底,他走了,没能继续为国家做贡献,她愿意接着做下去。


她帮助两百多个学生,在改革开放初期,自费留学美国。那时候还没有托福和GRE考试,李佩负责了CUSPEA项目英语笔试的出题和评卷,李政道说,那时候,只要有李佩的签名,他就认可这个学生的英语水平。


1997年,她捐献出了自己的积蓄,设立郭永怀奖学金,没搞任何仪式。


1999年,国家授予23位科学家“两弹一星”功勋奖章,李佩代表郭永怀接受了奖章——是一块用99.8%纯金铸造、重515克的“大金子”。四年之后,她让朋友把这块奖章带到合肥捐给了中科大,连个感谢信也不要。




李佩的外甥女袁和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的采访时曾经感慨,李佩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好羡慕你们啊,你们这么年轻,还能做那么多事。”


她始终想着,要多做一点事情,因为这是她的老郭毕生的心愿。


他们都过了讲理想的年龄,可他们从没有放弃对这个国家的责任。为了这,她的老郭在美国同学们面前烧掉了自己的毕业论文;为了这,她的老郭毅然回到了国内;为了这,她的老郭在生命的最后10秒钟,选择了用身体保护国家机密……老郭没有做到的,李佩愿意尽全力,能做一点,就做一点。


郭永怀去世之后,她在中关村的家里独居了六十年,温家宝来看她,笑着说自己只能坐在马扎上。李佩说,她不搬家,哪儿也不去,再去“就去八宝山了”。她没有说,但所有人都知道,因为这房间里,有郭永怀的印记。


我希望我这个家好像还是这样子,我就没有感觉到老郭人已经不在了似的。

我这里有好些个值得我纪念的东西。他的那些书,他所喜欢的东西,我现在好像他人就在家一样。

——CCTV《大家》李佩采访


我看过一个以郭永怀和李佩的故事为原型编写的话剧《爱在天际》,据说,李佩也去看过一次,全场掌声雷动,但她仍旧那么沉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仿佛演的是别人的故事。


但我记住了话剧里的那句台词:


你不回来,我不老。




文中图片来源网络


参考资料


李家春,2013,《高山仰止 大爱无疆——我们心中的郭永怀和李佩先生》,科学出版社

王丹红,《李佩:98岁的郭永怀夫人和她的国》(知识分子专栏)

付晓英,2016,《李佩:跨越百年的尊严与力量》,三联生活周刊

CCTV,《大家——郭永怀》,2015072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0-10-31 08:02 PM , Processed in 0.09767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