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0|回复: 1

[女性天地] 为什么一个有工作的女人不得不向丈夫隐瞒自己的财务状况

[复制链接]

11万

主题

182

好友

227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7-12-6 10:43 PM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一个有工作的女人不得不向丈夫隐瞒自己的财务状况 

2017-12-07 Dena Landon 人物


根据我的经验和观察,男人想让女人与她们的理想绝缘,很少横加干预。相反,他们会劝你变得现实些,随波逐流,渐渐地离理想远去。像沙子打磨牡蛎般,他们不会努力培养出一颗珍珠,而是逐渐消磨你的锐气,使你褪去光泽,只剩下砂砾。





文 | Dena Landon

编译 | SY

插画 | Cornelia Li

来源|Narratively




如果你写下一张五美元的支票,他们就会兑换成现金给你。我的祖母一边说着,一边潦草地签了个名,然后从支票簿里撕下一张。这样就可以存下一点私房钱了。她接过柜员递来的一张五美元钞票,把它塞进了钱包内侧的口袋,放在优惠券和皱巴巴的纸巾之间。最好每次都这么干,这样你的丈夫就会认为,钱是花在购置杂货上的。


当时我十二岁,女孩之上,女人未满。还在玩着洋娃娃,但也开始购买少女文胸。身为女人意味着什么,是我渴望了解的奥秘。为此我不停观察着、探寻着,也并未质疑为什么一个有工作的女人不得不向丈夫隐瞒自己的财务状况。


20世纪40年代,我的祖母帕特从惠顿学院毕业,并获得化学专业的学士学位。谈起她的大学经历时,她笑谈到,在她大四时,她的辅导员强烈建议她把专业换成家政学。毕竟,在科学领域获得学位的女性难以成家。


尽管如此,祖母还是在1950年8月12日结了婚,那时她年仅19岁。有几年,她的确是一名化学工作者,并为威斯康星州的百威公司工作。有一年,她讲道,有一个与啤酒花相关的课题,我需要带一些啤酒回家进行研究。可我是一个带着小孩的已婚妇女呀!如果被人看到我车里载着的啤酒,肯定是一件丑闻。于是,我把啤酒箱子裹在毯子里,藏在后备箱中。开车回家的全程我都十分害怕,怕被拉下车,对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


四个孩子的接连降生,让祖母的全职工作难以为继。祖父以此为理由,让她考取了教师从业执照,转变为一名教授基础科学的老师。毕竟这样一来,她既能继续从事她所热爱学科的相关工作,也可以在孩子们不上学时,充分利用好暑假的时间。


根据我的经验和观察,男人想让女人与她们的理想绝缘,很少横加干预。相反,他们会劝你变得现实些,随波逐流,渐渐地离理想远去。像沙子打磨牡蛎般,他们不会努力培养出一颗珍珠,而是逐渐消磨你的锐气,使你褪去光泽,只剩下砂砾。


我的祖父便是这样打磨祖母的,促使这样一位曾获得学位、成为一家大公司实验室里唯一的女性工作者的人,放弃了她热爱的事业,转而成为一名教授五年级科学课程的教师。我对祖母讲述过的大学化学课上的欢乐情景和无数与啤酒有关的故事都印象深刻,却不曾记得她多年教学生涯中的任何一件事。


如果我们讲述的故事能够定义并阐明我们的生活,我们避之不谈的那些故事也同样可以。




 

尽管祖母——把我父亲抚养成人的这位女性——有着不凡的力量,我的父亲还是步了祖父的后尘,彻底控制了我母亲的生活,甚至到了这样的地步:他计算了母亲从她教书的学校回家的通勤时间,如果她晚归,他就会在前门等候。


你为什么晚归?我查了交通路况,桥上没有堵车。


我坐在楼梯下面,沉默着见证这一切。我的手指深深抠进红色的毛绒地毯,看着我的父母在家门口僵持。母亲站着,双手抓着手提包的皮带,与父亲保持着距离。她耷拉着肩膀,看起来满是疲倦。


我半路得停车加油。


他伸出手,不耐烦地比划,给我看下收据。


然后,我的母亲叹了一口气。在进厨房准备晚餐之前,她只能掏出钱包,拿出一些皱巴巴的纸片交给父亲。有时候是买牛奶,或者是要归还图书馆的书籍,有时则是某位家长找她谈论自己的孩子,在学校待到很晚。原因各不相同。但如果她不能证明她去过哪里,情况就会有变。


我不知道母亲最终决定离开父亲的原因,也不清楚是哪一次皮肤上的淤青,让她坚定了不再忍受下一次的决心。我只知道她是何时采取最后行动的。那时,我们全家正在爱达荷州的太阳谷度假。记不得为什么,我不得不提前回家,由我的父亲开车把我带回西雅图,家里的其他人则在那里多停留了几天。


父亲装车时,母亲把我拉到一旁。到家之后,把这个交给你的外祖母。她把一张纸递到我的手里。那是一张存款单,账户上只有她的名字。不要给你父亲看。


母亲家境富有。随着城市的扩张,外祖父在华盛顿贝灵汉拥有的土地不断增值。渐渐地,饲养奶牛的农民成了百万富翁。同时,他们也是虔诚的教徒,认为离婚是一种罪过。如果你的丈夫打你,那一定是你的某些作为招致的;如果他出轨,那是你在性的方面没能满足他。我不止一次地听到他们在厨房里激烈的争论,劝母亲留在父亲身边,而我在另一个房间里玩,假装没有听见。当然,人总会为自己的孩子着想的。他们有财力帮助她,但他们没有。


于是,我揣着那张存款单返回西雅图,全程它就像一块炽热的煤炭在我口袋里燃烧。我只有十二岁,不明白为什么母亲派我完成这个任务。我只知道要紧闭嘴巴,保守秘密。父亲第二天把我送到外祖母那里,随后离开去上班。我又等到外祖父例行骑着自行车离开后,才把它交给外祖母。


我清楚地记得,她的嘴唇紧紧地抿在一起,眼中闪着愤怒和坚决的目光。她的双手将那张小小的长方形纸片贴在膝盖上,抚平着折痕。随后,外祖母拿出外祖父不曾知晓的备用钥匙,我们坐上了她从未驾驶过的汽车,去了银行。她选择走家后面的路,避免在路上与骑车的外祖父相遇。由于我保持了沉默,外祖母还像对待一个小孩那样,用棒棒糖奖励了我。


正是用那天外祖母打入她帐户的这笔钱,母亲聘请了一位律师,找到了安全的住处,在一个无人在家的时候搬了出去。


过后,外祖父还因此向父亲道歉。我不知道这件事。埃德娜告诉我,是你们两个人一起要去做婚姻咨询。在父亲来接我时,外祖父恳切地向父亲解释,还紧紧地握了他的手。


我的外祖母站在一旁,双手扣在腰前,眼神低垂,完全是一副温顺的、唯唯诺诺的基督徒妻子的形象。但当我长大,终于有一天意识到她瞥向丈夫的目光里包含的东西:蔑视。


上幼儿园时,我每天放学后都会去外祖母家。我们会在黑白电视机上观看老加里格兰特的电影,或是外祖母用焦糖糖果作为报酬,让我给她练习大声朗读。我的外祖父会出现在画面的背景里,坐在厨房的餐桌旁,对着那些收据和账单,把数字敲进计算器。看起来不言自明,是我的外祖父掌管着家庭的财务,并且多亏有他,这个家庭才是富有的。


到外祖母去世时,她的资产价值达到了四百万美元。了解到这些,是因为我不得不履行部分监护人的职责,我发现了一整箱的财务资料。为什么会有这些钱?外祖父已经抵押了房产和家庭信托,还累积了大量的信用卡债。


外祖父真的认为他在掌管财务吗?是外祖母忙碌的工作让他产生了一种自己掌管财务的错觉。外祖母花了多年时间来打理一切,一边理财,一边让外祖父觉得是他掌握着主动权。外祖母唯一一次让外祖父有机会意识到,谁在真正管理这些资产,就是她给了我母亲二万美金用于婚姻咨询

  



母亲花了十四年的时间才离开我的父亲,她一直倍受来自宗教和社会的压力,长久地在羞愧和恐惧之中挣扎。而我花了八年时间,离开了自己有暴力倾向的丈夫。出于各种相似的理由,原本我认为这段婚姻应该持续下去,但最终不得不放弃。我们拥有一个孩子,我希望他能有一个完整的家。嫁给我丈夫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我为此感到羞愧,也不想向朋友和家人承认这段婚姻变得多么糟糕,袒露每年圣诞节交换贺卡时微笑的背后实际隐藏的是什么。


他从未打过我。他只是威胁说,如果我们不是在公开场合,他便会动手。他曾在餐厅用言语羞辱我,导致我对那些餐厅避之唯恐不及,因为我羞于看到女服务员眼中的同情。每当下班回家后,我小心翼翼地走近他,想观察一下他的情绪状态。他现在生气吗?他这一天的工作是否顺利?我是否需要和他同房,盯着卧室的天花板,盼着他尽快结束,从而避免他在儿子面前对我大喊大叫?


我一直摸索着、被训练着学会察言观色,以应对他不知何时会爆发的脾气。


当有次晚餐不合他心意,我提出另一种解决办法时,我在自己的声音中听到了承认厨艺糟糕的怯懦。我紧绷着身体,想尽可能变小,变小,直到消失,而他正因为我的愚蠢和败家发怒,甚至指责我在我们见面之前购买的小提琴是浪费钱的行为。


像我的祖母和母亲一样,我被认为不值得信任,也不擅理财。虽然我二十八岁时就自己买了一套房子,但是买错了小区,需要额外付出很多精力。我在账户上存有十几万美元,但因为我理财过于保守,退休后将面临经济拮据的状况。我让信用卡维持着零债务,连在他失业时也是如此,但那是因为我是个低廉的女人,没能让他拥有什么乐趣。


我意识到固执己见只会让局面变得更糟。所以我原地不动,接受了现实。一段时间过后,我甚至开始从心底投降。朋友们对我说,他们已经多年未见我的笑容,也没有听过我的笑声。我失去了属于自己的光芒。我一无所有,仅剩咬紧牙关的坚持。


在最后那段时间的争吵中,有一次,他把我逼到了厨房的角落,把我困在炉子和水槽之间。我按照烤箱上显示的时间默默计时,而我三岁的儿子正在我脚边玩着乐高积木。八分钟。他双手撑在柜子上压迫着我。十分钟。他在烤炉前面来回踱步,骂着我在床上糟糕的表现,并挡住了通往门的路。十五分钟。我是个败家女,买了太多衣服,却从来没让他过得舒坦一些。当他终于发泄完夺门而出后,我的儿子站了起来,举起两只小手。


我把他抱了起来,母子都在颤抖。我感觉到他的双腿环绕着我的腰,气息温暖着我的皮肤。过了五分钟,我们站了起来。我在他耳边低声说:宝贝,我很抱歉。他缩回身子,拍拍我的脸。我心碎地听到他说:没关系,妈妈。爸爸只是脾气不好。


那天晚上照镜子时,我仿佛看到了我母亲的脸。不只是看到了斯堪的纳维亚人特有的颧骨,眼睛的形状和下巴曲线。我看见了她,也看见了她之前的那些女人。我下定了决心。


我从一个账户里取了钱出来。我知道他看不见,因为我忘了在Mint上更新密码。我在午餐时间离开,去见了一位律师,同时把手机调成飞行模式,以防他使用定位软件来追踪我的位置。他以前这么干过。我走了我母亲的路,也吸取了她们过往的教训。想到母亲虽不能让我自由,却留下一笔让我争取自由的钱时,我苦乐参半,五味杂陈。


然而,我的丈夫常常威胁我,如果我离开他,他会毁掉我的生活,会把他应得的一切都抢走。你是我的挚爱,他曾说,但如果你离开我,一切就会改变。说这话时,他阴森地笑着,并在之后丢下一句只是开玩笑的。但我相信他,至少相信威胁我的那部分,而且我清楚地知道,到那时,他会毫不犹豫地对所有我小心藏匿起来的资金进行争夺。


彼时,我祖母的教诲派上了用场。在离开我丈夫之前的几个月里,所有的家庭琐事和日用品购置工作都由我来负责,为此我十分庆幸。你想要兑换现金吗?店员问道。我便会露出随意的微笑,咂着嘴说:是的,请给我五美元。


只有当我走进另一间空余卧室的衣橱,把钞票装进一个皱巴巴的信封里,我才终于能够卸下我的故作镇定。我双手环着腰哭泣着,在装着纱线和工艺用品的箱子中间,我倒了下来。我如此努力地工作,就是为了不变成我的母亲和祖母那样,可不知何故,故事还是走向了同一个结局。但必须承认,她们的力量、智慧与精明强干,我也同样继承了下来。


我仍然在家中藏着一个装着现金的信封,这是我用于娱乐活动的资金,去看电影,或在某个不想去ATM取钱的晚上,和女性朋友出去喝酒。但现在整个房子都是我的了。银行账户是我的,车是我的,退休金账户也是我的。我为它们工作,往里面存钱。我甚至掌管着用于儿子上大学的储蓄帐户。难道不是理应如此么?


和我之前那些了不起的女人一样,我善于理财。

731

主题

182

好友

6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活跃达人

发表于 2017-12-12 03:15 PM |显示全部楼层
意外地看了这篇文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7-12-18 11:25 AM , Processed in 0.08001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