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7|回复: 0

[休闲时尚] 汤祯兆:看信息不回复,在日本是种社交大忌

[复制链接]

12万

主题

182

好友

240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8-1-11 05:10 PM |显示全部楼层








汤祯兆:看信息不回复,在日本是种社交大忌 

 2018-01-11 汤祯兆 大家


到今天,智能手机大抵已成为不可或缺的依附工具。当然,仍然会有人坚持不用智能手机的,只不过人数日寡是肯定的事实。2017年7月启播的日剧《电话男》(脑中埋藏了智能手机 脳にスマホが埋められた!),讲述的正是一名在服装公司总务课工作的男子,他已离婚又带着孩子,同时又被上司列入裁员的候补名单上,而手上用的正是传统手机.有一天他的脑袋忽然像开了窍似的,竟然像装了一台智能手机在内,在眼前不断出现大量讯息,而那些都是他人的讯息,令他的生活因此大变,同时也因此而获女性的青睐。



显而易见的设定是,传统手机与智能手机,成为败者与王者两端的分水岭象征,前者相连的离婚/总务课/被裁名单等等,都是败者的条件,而一旦有了智能手机在脑中,一切便会截然不同。


智能手机的美名


回头说来,智能手机在日本的发展史上,的而且确曾经一度被冠上美名,其中一个说明例子就是LINE。是的,在日本大部人的主要SNS工具其实是LINE,这一点不同国家地域确有截然不同的区分,大陆用微信,香港用WHATSAPP,台湾以LINE为主,彼此各有偏重的倾向。而日本LINE之所以得以锁定天下,与2011年311的东日本大地震有直接关连。当然因为地震所带来的海啸等牵连,令东北至关东大幅员的地方均广受影响,很多人有家归不得,而电话也未能接通,令到为了确认亲友是否安全的人心急如焚。


当时,LINE株式会社前身的NHN JAPAN株式会社面对此情况,正好急谋对策,而正在开发途中,有社员提出如果有功能可让大家于危难关头,知悉亲友的安危,将会大派用场,于是便出现了“既读”的功能登场。就是当电话未能接通时,但仍可用互联网连系的情况下,弹出“既读”的讯息来。即对方即使在紧急关头未能回复讯息,至少可知道对方“既读”自己已送出的讯息。


“既读”,即标记“对方已读过此信息”的系统提示,相当于“已阅”


也即是说,LINE同时具备危急关头的热线HOTLINE通讯功能。LINE的“既读”功能,是在2011年6月23日登场,也即是311事件的三个月后,自此广受好评,令到LINE一举锁定日本市场的天下.到2016年为止日本国内的登录使用者已高达六千八百万人。单以2014年而言,全球透过LINE的TALK功能所发出的讯息,每天已高达一百亿条,大抵由此可推算出LINE的影响力来。


事实上,随着智能手机的大行其道,不少程序的出现都广受人欢迎及肯定。在此仅举神奈川县横须贺市及千叶县柏市等自治体所推出的“母子健康手机程序”作参考,一举取代了运作多件的“母子健康手帐”的作用。简言之,就是由怀孕到生产,乃至育儿至成长,以及疫苗的预防及接种纪绿,均统一以手机程序来加以管理。例如由胎儿期的超声波素描乃至生产时的影像纪录,全都以电子相簿形式为用家保存,成为一家人重要的珍贵回忆;至于孩子不同阶段的成长纪录如身高及体重等,当然也会完整纪录。其他育儿上各种有用的信息,以及各式的健康及复诊提醒,全都一应俱全。至于育儿上面对各式问题的查询,更加引入了人工智能的回应,神奈川县的川崎市及静冈县的挂川市在试用成功后,正打算全面推行。以后如母亲遇上婴孩在晚上哭泣不绝,不知如何是好的困惑,也可透过程序利用人工智能作出实时的响应,以便令焦躁不已的母亲不至求助无门。


是的,这正是智能手机提升大家生活质素的一面。


智能手机的污名


可是,大家都知道凡事必有利弊,“智能手机废人”(スマホ廃人)正是日本媒体作家石川结贵所提出的严正现象。事实上,从个人经验出发,八十年代末在日本的日子,无论在任何公共交通工具上,的而且确随处可见拿起书捧读入神的人群。可是时至今天,公共空间内的阅读人口已锐减,日本都市与其他亚洲各国的大城市已无大差别,阅读人口早已“下流化”,到处可见的也是“低头族”,成为千篇一律的风景。



根据2017年3月的第十回“未成年的手提智能电话使用实态调查报告”,在日本,10至18岁的智能手机拥有率为80.3%,而高中生则去到98.5%之高。而从使用时间来分析,一天之内的平均使用时间为3.2小时,高校生会更严重,男生的平均使用时间为4.8小时,而女生为6.1小时;若以一天超过15小时而论,则有3.9%,也即是说25人之中就有一人如是。静下来想一想,就可知事态的严重性去到甚么地步。


智能手机当然可以与犯罪有多种的联系可能,由沉迷赌博到作为援交,甚至是集体欺凌的工具等等,固然可以层出不穷。但我想指出的是,先撇除一些“猎奇化”的眼光,把焦点放回正正常常使用智能手机的普通人身上,就以刚才提及的日本高中生为例子,究竟又会面对甚么困扰呢?


《周刊文春》曾进行了一些追踪研究,发现不少高中生最困扰的正是“既读无视”的社交问题。



简言之,就以一个普通正常的高中生而言,在LINE上登录的不同组别,平均而言都有五十个左右,除了高中的同学外,现在的班别、过去的班别、课外活动的学会、初中以及小学的同学、学校以外的朋友,以及网络上因应不同兴趣而认识相交的朋友等等,加上来随便原来已达上述数目。好了,而每个组别内往往由数名至数十名成员不等,此所以一旦把手机闲置在桌面不理会的话,数小时拿起来检视,未回复的讯息随时已有上百甚至二百条。


假如不尽快作出回复,便会犯了“既读无视”的社交大忌。


作为信息发送方,在遇到“既读无视”的情况时,难免要“推敲”一下究竟因何不作回复,然后便胡思乱想,之后所产生的后患,往往会用上数倍力气以及心思去解决。简言之,倒不如尽快回复。如是者便陷入恶性循环,刚才提及每天便用上数小时去处理以上的问题。与此同时,回复愈多及愈快,又会制造更多的讯息来,于是大家会堕入讯息地狱的苦海中,难以自拔。


是的,我想强调的是,即使不用把智能手机妖魔化,只以平常心而论,在今时今日的社会文化下,要逃避不成为“智能手机废人”,其实绝对不是一件易事。



本文原标题:《日本人眼中的“智能手机废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8-7-17 02:32 PM , Processed in 0.08676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