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1|回复: 0

[影乐之声] 李乃文:戏骨班出了个「黄金男二号」

[复制链接]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47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8-3-12 11:39 PM |显示全部楼层








李乃文:戏骨班出了个「黄金男二号」 

 2018-03-13 张文政 火星试验室


▵李乃文(受访者供图)


“不自信是从小的习惯。我一直在攻克自己心理的障碍,到现在,好一点儿,但是也没好多少。”




文 ✎ 张文政

编辑 ✎ 卜昌炯


出道21年,李乃文至今尚不习惯被人拍定妆照。


“这跟不自信也有关系。”李乃文告诉火星试验室,“长得又不帅,照出来的又不是那么好看。那种摆拍,是让我特别不知所措的一件事儿。”


但一旦站在导演摄像机镜头前,他立刻呈现出另一番状态,俨然换了一个人。


“说演戏,我不怕,因为我藏在角色的背后,有这个心理行为。但是照照片儿?我可找不着这个点。”李乃文说。


1974年出生的李乃文,红得有些慢。他来自一个普遍不靠脸吃饭的班级——中戏93班。女生里朱媛媛、刘敏涛都不算容貌出众;男同学里,李乃文、王千源、辛柏青、李坤霖、赵春羊、周逵,以及几个月前去世的曾在《士兵突击》中饰演拓永刚的刁海明,从外形看也与偶像型演员相去甚远。


中戏93班旧照 图/刘敏涛微博


于是,这个班级有了另一个名字——戏骨明星班。他们不靠颜值靠演技,竟也一个个在演艺圈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从在《演员的诞生》舞台和同班同学刘敏涛斗戏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到主演的电视剧《恋爱先生》《美好生活》接连霸屏,李乃文难得成了一次荧屏红人。


▵综艺《演员的诞生》中李乃文饰演太监 图/视觉中国


他在热播的《美好生活》饰演离异的心外科医生黄浩达,和剧中姜妍饰演的徐豆豆是一对儿欢喜冤家。


“他一些不着调的、自认为很高级的追求爱的方式挺吸引人的,很执着,总想变被动为主动,有时候经常无措,被豆豆牵着鼻子走,但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李乃文解释自己的角色。


黄浩达又暖又贱的特质仿佛是根据李乃文的性格为他量身定制。“它是自黑,苦中作乐。”他说,“这是一种本能,没人教,也学不会……就像一个球,你可能会看到这个球的很多角度。”


1


李乃文从没做过明星梦。


他高中毕业选择考中戏是因为喜欢演舞台剧。那个年代,大众偶像是张学友一类的歌星,和小剧场里的演员沾不着。“谈梦想有点儿扯淡,就是你喜欢它,你去学它,就完了。1970年代的这帮人,都挺单纯的,大多没有什么‘我将来要当个明星’、‘我将来会怎么怎么样’(的想法)。”李乃文回忆。


他们家住在天津人艺老宿舍,中戏要招生时,大院儿里的人都在聊。那一年他19岁,想试试。毕业于中戏、在天津人艺做了几十年话剧演员的母亲注意到他的心思。


▵电视剧《美好生活》剧照


李乃文在上幼儿园的时候就跟着母亲登台,一连演过《她》《火热的心》《吉庆有余》《天津战役》4出戏。这让他对表演产生了兴趣,“班里排个课本剧,或是老师让朗诵一篇文章,或者是一个故事,哎呀,就特别兴奋”。这种感觉他老惦着,直到临近高中毕业。


母亲跟李乃文交底:“干这行完全靠自己,看老天给不给你这碗饭吃,如果你费劲巴拉地又拖关系又怎么着,真的考进去,最后受罪的还是你。”对儿子,母亲不讲客套话,及至他后来拍戏,她的评价准则依然是“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


李乃文说他的自卑可能源于性格上的敏感。身边人对他的反应,他能特别明显地感觉到,“好的、坏的……其实这种敏感有的时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但是没办法,我就有了”。


以至于有时候哪怕导演在监视器前面觉得很好了,他还会很不自信地主动要求再来一遍。“再演一遍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或许)是一样的,但是呢,我心里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满意了。等到自己演的戏播出,他仍然不会放过自己,往往潜意识作祟,“觉得特傻,演得特差,就想着‘呀,当时怎么这么演呢,要是那么演就好了’”。这大概是他素来心境的体现。


 “不自信是从小的习惯。我一直在攻克自己心理的障碍,到现在,好一点儿,但是也没好多少。”李乃文说。


▵李乃文主演的电视剧《恋爱先生》剧照


考中戏在那时对李乃文来说是进一道窄门。发挥“自认为很糟糕”,表演系老师认为他不够灵,让他按收费生的标准入学。交学费那天,他见别的同学一年700块学费,自己却要5000块,心里很难受。母亲用少有的方式宽慰他:“你好好学,毕业以后,让老师认为让你上自费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就够了。”


为此,李乃文的中戏老师高景文曾多次向他表达过自己的愧疚。李乃文不以为意:“说实话,那个时候我是一个比较懒的人,必须得有小鞭子抽着你才能自己往前走。真的,我说这事儿我一定要感谢您,如果当时不是自费的话,我现在是什么奶奶样儿真的不知道。”


头一个学期,无论上课做练习还是交段子,李乃文都逼着自己“必须认真”。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就一遍一遍地想老师课上是怎么说的,“他有一些示范,我应该怎么去做,表演过程、节奏,怎么去处理它,怎么去合理化它”。


那一年的期末考试题目是两到三人一组表演观察生活的小品,全班男生只有苏可、王千源、辛柏青和他拿了满分。


“那一回给了我一些自信,我觉得我还行,没问题,上帝没有抛弃我。”李乃文说。


在同学辛柏青看来,李乃文之所以对这件事儿印象深刻,是因为他们几个人里,只有苏可是一入学就被老师看好的,觉得是一个好苗子,其他人最初并没入老师的法眼,但他们用成绩证明了自己。


“像我们仨,是属于那种半吊子,没基础,没有特长,也没有展现过人的天赋,在形象上都不是那么好看,甚至那个时候还有点丑。结果,到期末都得了100分。表演课上得满分是很难很难的。”辛柏青告诉火星试验室。


2


宋丹丹和李乃文有过两次影视剧合作。在《演员的诞生》舞台上,她当着李乃文的面说了这样一段话:“(我们)拍的第一场戏是我们俩吵架,一场戏演完,我觉得,李乃文太可爱了。你知道吗?在现场就他的那种交流、碰撞,跟你在一块儿他的幽默感……真的,他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男演员。我说乃文怎么老也不火呀?他可能就是形象不太行。”


宋丹丹的弦外之音很明显:李乃文的形象耽误了他的演技。


这个评价或许是对的。出道以来,李乃文饰演的角色大都是配角,好一点也不过是男二号,鲜有独挑大梁。《集结号》里的吕宽沟、《金水桥边》里的孙光大、《爷们儿》里的刘全有、《恋爱先生》里的张铭阳,以及《美好生活》里的黄浩达,无不如此。


▵在电视剧《金水桥边》中李乃文饰演孙光大 图/视觉中国


尽管这样,他还是把每一个角色都演出了花儿。“黄金男二号”这个头衔实至名归。


他看重对次要角色的诠释。“为什么叫黄金男二号,因为他抢戏啊,可能他的色彩会比男一号的色彩更浓烈一些,不光是要有他自己角色的需求,同时,他可能还在剧中有一个调色的基本功能。”


慢条斯理地吞吐,对幽默感的节奏和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是他的特长。“在所有的角色里面我多多少少都会掺杂进去一些(幽默感),不为别的,因为我喜欢,它就像一个调味剂。”


他一直保持着回课的习惯。“拍完一天的戏,回过头,躺在床上的时候你再想,噢,这场戏我这么演的,对不对?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包括在现场……角色分析都会在脑子里写,接到角色就会在脑子里一点一点地把他变得更具体。碰到的人、事儿、看到的东西,我都会往身上这个角色上想,一旦有我认为是特别合适的点,都会给它加进去,不断地去补充。”


辛柏青说:“他(李乃文)很多处理都是很认真的,他在认真地去搞笑,而不是为了搞笑去得罪人、去挤眉弄眼,我觉得这个是他与生俱来的,而且,(它)是一种比较高级的幽默方式。”


王千源开玩笑称李乃文是他的御用替身。拍《借枪》时,原定角色杨小菊是王千源演,因为他要拍《钢的琴》,李乃文接过了杨小菊。后来,李乃文又替代他成了剧版《钢的琴》陈桂林一角的人选。


▵在电视剧《钢的琴》中李乃文把角色演绎得很乐天 图/视觉中国


导演张惠中评价王千源在电影里表现的幽默里除了自信还有许多无奈,李乃文则把角色演绎得很乐天。彼时电影《钢的琴》以及男主王千源已在诸个电影节荣获嘉奖,要复演陈桂林一角还要观众买账并不容易。


有记者采访他时问:“有一些借鉴吗?”李乃文回答:“他的演技一直很有质感,不过我这人记性不好,王千源是咋演的,我全给忘了。”


李乃文没想要抄老同学的近道,他去看了不少那个年代的新闻想找回自己的记忆。“那时候唱的歌,那时候骑的车,我小时候都经历过,不过时间长了慢慢就淡了,但你得努力地回想。”


3


最早一批记住李乃文的观众,大多是看过他在孟京辉话剧《恋爱的犀牛》里饰演的那个讨喜的角色“牙刷”。


辛柏青去实验话剧院看过他的演出,有一个细节让他记忆犹新。“他演的是一个推销员,他在推销牙刷时,突然做了一种活动口腔的动作,然后,用舌头在嘴里转圈儿。别看那么一个细小的动作,一下就赋予这个角色灵魂了。你知道吗?这种塑造在演员和演员之间是特别明白的,当你抓到一个人物的根儿的时候,一定会有代表性的、色彩特别鲜明的特点,他一下就抓住它了。”辛柏青说。


从那天开始,辛柏青觉得李乃文成熟了。“我感觉他一下就成长了,不再是学校里那种整天嘻嘻哈哈的,他是一个职业演员了,是一个走到哪儿都可以有自己风格、气质的演员了。”


▵在电视剧《老九门》中李乃文饰演半截李


李乃文大学毕业后在国家话剧院待了7年。他喜欢排话剧的一大原因是“它最符合创作规律”。


拍了这么多年影视剧,他没少因为剧情跟导演、编剧掰扯过。2017年播出的电视剧《特勤精英》里,李乃文饰演消防特勤队队长,他觉得角色受重伤被救活的完美结局不够有戏剧冲突,便去找导演,说“你就让我死了吧”。他觉得剧本有问题,一直磨着跟编剧聊。


拍摄电视剧《六块六毛六那点事》时,女主角“死而复生”,李乃文认为这样的剧情不符合观赏规律,不能让她死,“掏钱方”却固执己见,结果“死完后,隔了得有小半年,导演通知我补一段没死的戏……人家那边又提意见了,得让她活”。


曾经为了生计,他不得不暂时放下话剧去接拍影视剧。


《动什么别动感情》是李乃文正式拍摄的第一部电视剧。导演唐大年看过他在《恋爱的犀牛》里的演出,便邀请他饰演剧中小李美刀一角——这是他过往履历中诠释过的最经典的角色之一。


《动什么别动感情》是李乃文正式拍摄的第一部电视剧


在那以前的一段时期,李乃文到处跑剧组、投简历,屡屡遭受冷遇,“完美的失败,基本上见哪个组哪个组不用我,跑组的成功率是零”。


就在他处处受挫时,机会来了。在话剧舞台上长达7年的韬光养晦,为他开启了一扇窗。


“我善于打开各种窗户。”李乃文说。


他记忆最深的,是他上初中时,身为话剧演员的母亲带了一个学员班,每天早上他替母亲去砸门,催学员们起来练功。


“有时候,他们成心把门锁上了,我就从上面的窗户爬进去。那时我一个兔小子,随随便便地踹门就进,把他们全给拽起来。虽然苦啊,但是我能感受到,他们真的很有乐趣。”李乃文回忆。


那时的他或许不会意识到,在这之后会有那么多扇窗,等着他去打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8-12-15 12:38 AM , Processed in 0.08380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