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2|回复: 0

[人世间] 《全民故事计划》:耗尽整个青春,我也要进入体制内

[复制链接]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5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4-15 10:32 AM |显示全部楼层








耗尽整个青春,我也要进入体制内

陈鱼 全民故事计划 2019-02-22

在酒精的作用下,李旭的脸涨得通红:“我发誓,绝不回家跟着父母东躲西藏地做生意,我一定要闯出点地位。”


AFBA114A-3696-4039-8246-3119654AC7D4.jpeg



高考那年,我考了一个不高不低的分数,填报志愿时万分纠结。父亲看看历年分数线,撂下一句:“就报警校。”


我的脑海里有着各种关于未来的畅想,但无一与做警察有关。


我嗫嚅道:“我不想上警校。”


父亲冷冷地说:“你看你的分数还能上什么学校,现在挑三拣四,别到时候毕业了连工作都找不到,叫你哭都哭不出来,你以为自己有多大能耐!”


父亲的惯用逻辑很简单,他用一种粗暴的方式将我贬低到一文不值,接着我就成了在暴风雨中随波逐流的一叶扁舟,失去对生活方向的掌控。


在父亲不容质疑的绝对权威面前,我很轻易地就败下阵来。2011年9月,我如愿,或者说如父亲所愿,踏入了警察学校。


刚到宿舍报道的那天,来自天南地北的同学初次见面,简单寒暄几句后,都各自埋头收拾物品,空气里弥漫着几分尴尬。


李旭是最后一个到宿舍的。他的声音洪亮,笑声爽朗,让人很容易被他的情绪感染,我们几人在他的互动下,也迅速轻松起来。他又掏出一盒价格不菲的进口零食分给大家,尴尬的气氛瞬间瓦解。


李旭给人的第一印象不错。他个头不高,在对身高有硬性要求的警校里,算刚刚及格。身材微胖,皮肤黝黑,热情外向又透着超出年龄的圆滑老练。


这种圆滑是我没有的,父亲常为此懊恼。入学后,父亲跟我最常说的话就是:“进了警校,就不能像高中,只知道埋头学习。要学点人情世故,用老话讲叫,到哪座山就拜哪座庙。”


父亲不断向我强调,警校有严格的纪律,有整齐的制服,有高强度的体能训练,有朝夕相处的兄弟情。但最值得注意的是鲜明的等级观念和根深蒂固的官本位思想,让我凡事都要为以后做好打算。


李旭非常赞同我父亲的观点,他说相对于一所高校,我们学校更像一个大机关,自然脑筋要灵活一些。我却不以为然。

 

 

入学后的第一阶段是军训。警校的军训时间长达两个月,训练内容也极为严格,光是学生在烈日下站军姿晕倒的情况,就出现了好几次。


这样恶劣的条件下,李旭却表现出远超别人的积极性。


平心而论,李旭的军姿并不挺拔,队列动作也不标准,但只要中队长在场,他就把口号喊得震天响,在队列中颇为引人注目。当需要有人做示范的时候,别人避之不及,李旭必定第一个举起手来,尽管有时候惹起阵阵哄笑,他还是一丝不苟地把动作完成。


教官也都是部队里的年轻人,刚开始会跟着笑,慢慢也被李旭的认真劲折服。就这样,军训过了一周,教官需要一个下口令的代理班长,李旭顺理成章地担当了这一责任。


当上代理班长后,李旭渐渐的有些变了。他开始刻意拉开与我们的距离,休息时也绕着中队长和教官转悠,找机会献殷勤。


有一次大队集合时,李旭昂首挺胸,站在队列前下达口令。同宿舍的林晓在队列里小声说笑,李旭露出暴怒的神色,当着几百个学生吼起来:“林晓,你的脸皮是有多厚,还在聊天!”


林晓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当场高声回了句:“真他妈的拿自己当盘菜了。”说罢直接脱离队伍,扭头回了宿舍。


之后的两个月,林晓没跟李旭讲过一句话。


这件事没过多久,李旭再一次惹恼了其他人。


有一天,全班同学顶着烈日,辛苦地训练了一个小时,终于等到教官宣布休息。大家如蒙大赦,但站在最前排的李旭依然保持着军姿,他大声说道:“教官,我觉得我们练得还不行,请求加练。”


教官先是一愣,接着咧开嘴一笑:“好,那你再带着他们练练。”


于是在李旭的自加压力下,全班人马又站了半小时军姿。碍于教官威严,没人当场发作,但解散后都毫无顾忌地把最难听的话骂了个遍。


军训结束后,就要正式选举班干,选举方式是班级集体投票。经历了这几件事后,李旭已经快到了孤家寡人的地步。


他敏锐地感觉到了危机,选举班干前几天,李旭开始频繁请班里同学吃饭。虽然大家心存芥蒂,遇到改善伙食的机会也都,毫不客气。


李旭不善饮酒,几杯酒下肚就已经面红耳赤。几个男生有心使坏,拉住他不肯松手。


“班代,这杯酒不肯喝,就是不给我们面子啊。”


“反正我先干了,班代大人,你看着办。”


李旭在觥筹交错间豪气陡升,声音更加嘹亮:“来,兄弟们,干就干,谁怕谁,老爷们谁怂谁是孙子。军训里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用这壶酒给大家赔礼道歉了啊!”说罢,李旭皱着眉头把一壶酒灌了下去。


几个男生还不肯作罢,一个劲要加菜,专捡贵的菜点。李旭满脸堆笑,有求必应。


席间,李旭没说更多的话,大家对这顿饭的用意也都心知肚明。一场危机公关下来,花掉了小几千元。散场后,李旭在卫生间里大声呕吐,随后和同班男生勾肩搭背地走回宿舍,心里想着班长的位置应该稳了。


可到了正式选举的那天,李旭的票数还是名列末位。那场宴会虽然吃的不错,但他用心太过刻意,不少幸灾乐祸的同学,更乐于看到李旭出丑。

 


代理班长的名头被抹去,李旭消停了许多,又跟同学玩闹在一起。大家都是年轻气盛的年纪,谁也不会真的记仇,宿舍里的氛围又慢慢变得融洽。


大二的时候,教学楼前的公告栏贴出一张公示:“大队组建学生分会,李旭拟任学生会主席。”在大家还没察觉之际,李旭以一个华丽姿态东山再起了。


再次出山后,李旭像一个上紧发条的闹钟,开足了马力运转起来。这一次,他意识到之前的教训,低调了许多。即使有人带着揶揄的意味叫他大佬,他也只是笑笑不说话。


可是没过多久,李旭和我们宿舍的内部裂痕又拉大了。


警校的规定是十点钟熄灯,李旭常常11点后才回来,不仅喝得醉醺醺,还不带钥匙,“咣咣咣”地敲门。进屋后,他又一个接一个电话谈论工作,把整个宿舍搞得鸡犬不宁。


有时轮到李旭打扫卫生,他就以各种理由搪塞:“兄弟,我今天学生会的事情确实太多,马上还要去跟老师讨论大队晚会的布景,你就帮我个忙吧。”


那段时间,刚好碰到同宿舍年龄最小的小六过生日。室友们早早商量好到校门口的馆子聚餐,到了晚上七点,李旭突然打来电话:“哥几个等等我啊,我在跟五大队学生会聚餐,敬两杯酒就马上过来。”


我们耐着性子等到八点,李旭又一个电话打过来,“实在对不住兄弟们啊,这边学生处张主任也在,我实在走不开,跟小六道个歉。我找机会再请你们赔罪。”


小六气得一摔筷子,“就他的破事多,以后聚会谁也别找他。”


好好的宿舍生日聚会,最后闹得不欢而散。


虽然宿舍的关系破裂,但李旭的学生会生涯走得顺风顺水。几次大型活动都被他布置得井井有条,也算得到了学管干部和教师的充分认可。


但另一场危机很快盯上了他,挂科。


李旭的挂科危机来得也算理所当然,课堂上他常常趴在桌子上补觉。临考前,整个宿舍最不爱学习的小六都忙着抱佛脚,只有他的电话依然响个不停。


期中考试的成绩下来,李旭两门课程亮了红灯。按照学校的规定,一学期三门挂科需要留级。留级也就意味着会被罢免学生会主席的位置。

 


到了期末考试的前几天,李旭突然联系我,约我到操场上谈心。


我有些吃惊,虽然是同一宿舍的室友,但李旭忙于应酬,和我不在同一个频道上,平日里也极少接触甚少。他态度诚恳,似乎真的把我当交心朋友。


我们站在操场的单双杠跟前,李旭却开门见山:“兄弟,其他的话我也不多说了,这次期末考试,你一定得帮帮我。”


我没吭声,李旭又露出恳求的神色:“我自己的水平我清楚,你如果不帮我,我英语百分之百挂科,再挂我就要留级了,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兄弟。”


我犹豫了片刻,说:“帮你也不是什么大事,关键是怎么帮,考场又不让带手机,我也不能因为帮你,最后弄得自己因为作弊被处理了吧。”


李旭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那肯定不能让你担风险,我跟班长说好了,排考场座位的时候把你排在我旁边,你到时候把试卷往我这边放放就行了。”


我有种入了套的感觉,但还是无奈地点头。


期末考试后,李旭顺利过关,兴奋得非要请我吃饭。架不住他的再三邀请,我只好同意。


到了饭馆后,两人面对面坐定,气氛有些微妙。


李旭倒了杯酒向我表示感谢,我笑笑说,“都是兄弟,客气啥。”


一番推杯换盏后,李旭醺醺然有了些醉态,他盯着我的眼睛:“陈鱼,我这次作弊你是不是挺瞧不起我的?”


我被问得有点尴尬,赶紧圆场:“怎么会呢?”


李旭自顾自地说:“我知道我做班代那会就得罪了不少人,我又不是傻子,一大帮人等着看我笑话,我他妈心里不难受么。有段时间我真的特别贱,老是想尽办法怎么讨好同学,其实根本就没意义,你只要站得够高,那些只会扯着嗓子乱叫的人,自然影响不到你。”


他的状态很不好,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只是闷声喝酒。


李旭发泄完情绪,突然问了我一句:“你为什么要上警校?”


我无奈地叹口气:“家里人的意思,我做不了主。”


李旭笑了,露出一口并不整齐的牙齿,“我跟你不一样,我是自愿的。你们看我的样子,应该感觉我家里挺有钱的吧?”


我点点头,“何止有钱,简直土豪。”


“其实我家境挺一般。我小的时候,父母在街上摆地摊,看到城管或警察,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东躲西藏的。现在虽然生意做大了一点,但仍然没地位,所以我发誓,绝不回家跟着父母做生意,我一定要闯出点地位。”在酒精的作用下,李旭的脸涨得通红。


“陈鱼,其实你挺有能力的,但是我觉得你有时候想的太少了。你跟我一样,都是从小城市里来的,难道你毕业后就打算老老实实回家么?学校的分配制度改革了,光成绩好是没用的,毕业想分配到大城市,你就得在学生工作方面出成绩。不然你以为我愿意......”


我突然笑不出来了。我的成绩一直不错,但在学生工作上仍是空白,这个短板让我总是和各种奖学金失之交臂。按照这个节奏持续下去,毕业后我只能回到家乡的小城,无法在大城市工作。


当晚李旭和我谈了很久,越聊我的心结越重,回到宿舍后甚至辗转难眠。

 


到了大三,我的危机感越来越强。大学过半,必须要考虑毕业分配的事情了,但还没等我做好计划,现实便给了我狠狠一击。


一天晚上熄灯后,我跟室友正兴高采烈地联机打DOTA,学院督察队突然推门而入,记下了我俩的名字。


违规游戏,意味着通报批评,取消评优资格,这也意味着我一年的勤奋将要白费。我没有办法,只好找李旭帮忙。


虽然我竭力不让李旭看出我的慌乱,但仍然觉得矮了他一头。李旭拨通了纪律督察的电话,熟稔地套着近乎,挂掉电话后露出轻松的笑容:“帮你搞定了,下次得小心点。”


看着李旭轻车熟路的操作,尽管很不愿意承认,但那一刻我是真的羡慕他。


没过多久,正好赶上院学生会招新,我不再犹豫当即就报了名。


由于我笔杆子还不错,加上勤快踏实,很快成了部里的骨干。学期末便是换届选举,即将毕业卸任的师兄暗中鼓励我:上任的问题不大。


换届选举用的仍是竞职演说的方式。我走上台,进行准备了许久的演说,感觉到热血在上涌,就差振臂高呼一句:“我是真的想进步!”


我的演讲收获了最为热烈的掌声,投票完成后,我如愿高票当选。


当我干劲十足地准备开展工作,公告栏里的一纸公示把我击回现实。职名单上,通过院团委直接任命的形式,推翻了之前的选举结果,更换成了另一批人。


显然,我还没上任,就已经下马了。李旭似乎早就知道,只给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江湖风波恶,我正要扬帆起航,就被一浪打翻。从此心灰意懒,踏踏实实地回到了四线小城的家乡。


李旭凭着丰富耀眼的学生工作履历,如愿分配到一个经济发达的南方城市。


在地铁上,我们有过最后一次长谈,李旭跟我分析大学四年的种种秘辛。我沉默半晌,感叹一句:“我怎么觉得咱俩上的不是同一个学校。”


大家又谈起学生会的往事,我和李旭都禁不住发笑。当年那些看上去牛气冲天的职位,如今想想都觉得幼稚可笑。


分别后的日子,我和李旭鲜有交集。


微信大行其道后,班长建起了微信群,我才加上了李旭的微信号。李旭很少在微信群里发声,沉默得像一个僵尸号。


2018年2月,李旭发了一条朋友圈,内容如下:“本人写作的警察伦理学30万字专著已完成,三年辛苦不寻常,恳请各位领导、朋友不吝赐教。”


出于好奇,我联系了一位跟李旭在同一城市工作的朋友,询问李旭的近况。


那边发过来一个捂着脸笑哭的表情,“李旭的性格你不了解么,他什么时候消停过。他到这边后,被分配到最边缘的一个乡镇派出所,天天没心思工作,警情不好好处理,案件也不想办,净搞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想着出个名、找机会往机关走,同事没一个对他评价好的,前段时间刚挨个处分,都快成我们分局的笑料了。”


我又问那本专著是什么情况。


他回答道:“他在学校不就这样么,不做点哗众取宠的事情就活不下去,30万字专著是什么概念,他那破成绩能写出专著来,你信?”


我默然。

 

题图来自:unsplash




作者陈鱼,警察

编辑 | 刘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9-4-21 07:36 PM , Processed in 0.12553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