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3|回复: 0

[时评] 一只鸡腿惹的祸

[复制链接]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57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4-15 08:34 AM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只鸡腿惹的祸

2019-04-15  杨渡
台湾诗人、作家。


导读

“最难忍受的是,这样教书,有什么意义?我是来教学问,不是为赚钱来的。我还不如领少一点退休金,回家写作。”





朋友老林从南部的一所大学退休了。清明时节,趁着回乡扫墓,一群老同学在台中家乡小聚,庆贺他荣退。

“荣退个头啦!”他大笑说:“被一只鸡腿给害的。”

“怎么搞的?不是年金改革的缘故吗?”我忙问老林。

老林本是师范大学毕业生,先在公立中学教书,后又读完研究所,拿了博士,很早就升任教授,五十几岁年资就满二十五年,从公立学校办了退休,领教授级别的退休金,随即接受一间南部私立大学的邀请担任教授,领退休金加薪水,收入颇丰,同学间人人称羡。

1.jpg

可惜民进党上台后,搞教师年金改革,退休金减了三成,未来几年还得继续减到五成。这还不打紧,你若要在私立学校兼职,退休金就全部取消。早年辛苦半辈子的老师,退休金被砍,人人苦哈哈。很多老师都从私立学校走人,以免连退休金都没了。老林倒是执着于教书,继续在私立大学教几门文学课。按新办法,他的退休金已被取消。

“退休金是没了。但我本来想,一辈子做学问,不把这一甲子功力传下去,好像太可惜了。所以啦,继续在大学教书,收入虽然没有增加,倒是教教课,整理自己的研究心得,想写一两本书。”

“你倒是看得开,怡然自得啊。”我说。

“人生是自己的,该怎么过是自己的选择。读一辈子书,就是把中华文化的灯火传下去而已。”他叹了口气说:“哪知道,出了一个好笑的事,把我给气的,就决定走人了。”

“怎么了?”

“说来好笑,我上中国文学史。这课是不好教,讲大纲大概可以讲完,但讲不出味道,所以我讲得慢。总是文学美感要让孩子有感,他们才会被吸引了去看原典。你说,《楚辞》不读原诗,不读两三首,能有感吗?所以重要作家,我教得慢一些。那一天,有个学生,不知道是平时手机滑太凶还是怎么的,当场就睡着了。我叫醒了他,他不高兴地臭着脸低头看书。”

“手机害死一代人。”我笑说:“看开一点,现在学生素质真差。”

“不,这个没关系。我已经跟他们说过了,想睡觉的,在家睡没关系,不要来我课上睡给我看,老师不喜欢看睡美人。我够客气了吧?”

“看睡美人挺好啊。”老朋友友抱怨,我只好插科打诨。

“再美的,睡起来流着口水,美人都变青蛙。更何况是男生。”

“那怎么着?”

“坦白说,睡了倒罢了。他上课带了一只鸡腿,公然给我啃了起来。”

“那可麻烦了,是午餐吗?”

“不是啊,我怕学生睡太晚,已经把课调到下午三点至五点。算是很从容的。但他居然把鸡腿带来。午餐都过了,他是还没吃吗?更何况,一整间教室传来炸鸡的胡椒味,那么浓,全部人转过头去,我能假装没看见吗?

2.jpg

“哇靠,这比女人擦香奈儿五号还可恨啊!”我笑起来。

“什么香奈儿五号?”他讶然问。

“你这个书呆子,连玛丽莲·梦露的典故都不知道吗?”

“什么典故?”

“玛丽莲·梦露说,我只穿香奈儿五号睡觉。那香水就这样大红。”

“跟我上课有什么关系?”

“我是说,如果有人擦这香水,我就没法上课了。”我笑起来。”算了,我乱讲,你继续说。”

“那一天,我就叫他起来,出去外面吃,吃完了,嘴巴擦干净再进来,不要打扰别人上课。他很不高兴,转头就走出去了。”

“这家伙也太机车了。”我说。

“好戏在后面。他居然写信给校长,告我上课有问题。”

“啊?这算什么东西?”

他告我三条罪状。说我上课进度慢,内容贫乏,还会要学生看黄色文学。

“这太夸张了吧?他有证据吗?”

“有啊,我半个学期才教到古诗十九首。《诗经》《楚辞》是文学起源,我说得细一点,得让他们体会那种美感啊。这样叫慢了?”

“第二条,内容贫乏,是说我引用原文欣赏,说太细,拖时间。坦白说,这是我最花心神的地方。我研究那么长时间,才感受到的韵文美感,能不和学生分享吗?”

“那你叫他们看什么黄色文学?说来听听。”

“我就说,文学是要深入人性的禁忌,在禁忌中,见到人性的光明与脆弱。例如《金瓶梅》。你看表面是黄色的,却是人性最原始而脆弱的部份。他居然说,我要他们看黄色的。”

“这太可恨了。就为了一只鸡腿。”

“不是,我会走是校长的态度。他居然把我找了去,拿信问我怎么一回事。我把来龙去脉说了,校长也大笑说没事,学生胡说八道,但校长却在最后补一句:我们私校啊,招生不易,你有些时候就放宽一点。学生嘛……”

“那你干嘛生气?”

“我没办法啊。为了招生,把大学教育当学店。我没办法忍受。这是第一。我更没办法忍受的是,学生居然可以为了一只鸡腿,被老师骂,然后把我的上课内容当理由来告。以后,哪一个老师敢要求学生?老师还有一点尊严吗?”

“最难忍受的是,这样教书,有什么意义?我是来教学问,不是为赚钱来的。我还不如领少一点退休金,回家写作。”他气呼呼的说。

“别难过了,这年金改革加教育改革,把台湾害惨了。你们老师受害,我们做出版的也很惨。本来会读书的,很大一部份是老师,特别是退休老师,有读书习惯。现在没钱,连书都不买了。”

“你什么意思?”他讶然问。

我说:“都这种时候了,你还写书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9-6-25 05:13 AM , Processed in 0.08799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