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4|回复: 0

[影乐之声] 九大伏笔揭开《权力的游戏》终局

[复制链接]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57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4-15 08:54 A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源济 于 2019-4-15 08:59 AM 编辑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预测

九大伏笔揭开《权力的游戏》终局

2019-04-13  李多钰  大家
李多钰,电影观察家、作家、知名媒体人。


导读

真正看剧的人,会看那些还没有被使用的伏笔,而不是对着已经发生的剧情哀叹不已。





随着《权力的游戏》第八季(最终季)播出日益临近,持续近两年的维斯特洛大陆终局猜想终于要揭开盖子了。HBO还在不断释放各种预告片和海报的烟雾弹来吓唬观众,从年初先导预告片里狼家三兄妹在墓道面对自己的雕像,到最新团灭的海报,似乎都预示着,这一季里领便当的不会少

20.png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的海报

幸好,原著马丁大叔早就说过,“大结局会是苦中带甜”。这给了剧迷一点美好的盼头,每个人都希望那苦中的甜是自己喜欢的角色活到最后,浑然不顾马丁大叔到底能不能填完《冰与火之歌》之坑,这已经是个让人多少有点失去念想的话题。而本季播出后,马丁大叔填坑的欲望肯定更低了。

21.jpg

马丁被不少网友戏称为“坑神”

坏消息是,原著党将很难再有翻案的可能,好消息是,他们将有无限的可能以同人文的方式来加入“冰火”的填坑比赛,说不准哪天像《红楼梦》的后四十回一样被接在了马丁大叔未竟的事业中。就连剧集主创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都说过,他们真的看到过一个粉丝的理论,和马丁告诉他们的结局完全符合。

不过,这也可能仅仅是主创们对粉丝的安慰之举。

今天,我凑趣写下的这个第八季预测,基本上是按照《权力的游戏》剧集本身的逻辑来推演的,不代表对原著《冰与火之歌》的结局预测。“权力的游戏”其实只是小说《冰与火之歌》第一部的名字,剧集采用这个名字,就已经决定了它更侧重铁王座之争的走向。尽管原著党犹如异鬼,一直在剧集的长城外阅兵,但是长城内的舞台,其实已经跟他们无关。

需要说明的是,跟大多数从喜好出发的预测不同,我的预测丝毫不代表我的喜好。我想,真正看剧的人,会看那些还没有被使用的伏笔,而不是对着已经发生的剧情哀叹不已。

第一个伏笔:山姆威尔从家里偷走的那把剑要用来干什么?

山姆威尔·塔利是《权力的游戏》中的一个小人物,马丁大叔曾经承认山姆就是他自己的写照。他的特点是胖,懦弱,无法搏击,只喜欢看书,无法成为父亲期待的骑士,被父亲蓝道·塔利剥夺了爵位继承权,成为守夜人。

22.jpg

山姆威尔·塔利

最初,山姆威尔只是琼恩·雪诺的一个保护对象,随着剧情展开,他越来越有自己的主见和成就,到第七季,他在学城里碾压一众腐朽老学者,治好了乔拉·莫尔蒙的灰鳞病,找到了对付异鬼的重要武器龙晶的所在地——龙石岛,甚至还彻底揭开了琼恩·雪诺的身世之谜——他根本不是什么史塔克家的私生子,而是铁王座最正宗的继承人,是疯王太子雷加的嫡子(雷加和莱安娜私奔后,经主教主持秘密结婚,莱安娜后来在极乐塔生下了雪诺,琼恩·雪诺的真名其实叫伊耿·坦格利安),山姆威尔成了雪诺对抗异鬼的最重要帮手。

但是,山姆在第七季除了带来上述这些显见的伏笔外,还有一个很不显眼的动作值得推敲。山姆在到学城之前,带着心爱的女人吉莉和她的孩子回家,想让父母接纳吉莉,却再次被父亲蓝道羞辱。山姆当晚一怒之下,带吉莉和孩子离开,临走前拿走了父亲的家传瓦雷利亚钢巨剑——碎心。

23-compressed.jpg

碎心剑

要说山姆从学城偷书很正常,从家里偷剑却很反常。有人说龙母随后用龙焰烧死了山姆的爸爸和弟弟,山姆拿走家里的剑其实预示着他将重新成为继承人。不过山姆已经在和琼恩打异鬼了,继承人问题对全剧来说无甚价值。按照《权力的游戏》现有的剧情套路,没有一个情节是无用的,这把被山姆拿走的瓦雷利亚钢剑碎心,必然要在后来担当一个不亚于琼恩身世之谜的任务。否则,这个伏笔就成了废笔。

至于这个任务究竟是什么,有两个可能,一种是山姆自己要用这把剑去完成一个任务,另一种是山姆这把剑会帮助琼恩完成一个任务。我倾向于后者,因为山姆的学城之旅主要在于探寻和发现帮助杀鬼的情报,而不是要承担杀鬼的任务。

第二个伏笔:“淹神会崛起并毁灭征服者伊耿”是一个笑话吗?

这个伏笔同样来自于山姆威尔的学城之旅。山姆试图用书中的预言说服老学究们,老学究们嘲笑他说,同一本预言里还说“淹神会崛起并毁灭征服者伊耿”,而征服者伊耿显然并没有被淹神毁灭,这说明预言根本就不靠谱。

但是,在琼恩的真名叫“伊耿·坦格利安”的秘密在第七季被揭开后,这句预言显然又有了新的解释。鉴于《权力的游戏》中的预言基本上都实现了(除了红女巫把史坦尼斯·拜拉席恩错看成预言之子的那些),这句“淹神会崛起并毁灭征服者伊耿”似乎有了不祥之兆,因为攸伦·葛雷乔伊曾经自称淹神,而琼恩·雪诺则是新一代的尹耿·坦格利安。

24.jpg

新一代尹耿·坦格利安——琼恩·雪诺

这个伏笔指向琼恩在第八季最大的威胁不仅有异鬼,还有攸伦·葛雷乔伊。事实上,在第七季的最后,瑟曦已经明白地透露了她的阴谋,让攸伦假装害怕异鬼逃走,实际上去收买黄金团来对付龙母、琼恩的阵营了。

第三个伏笔:瑟曦真的怀孕了吗?

提到攸伦,就不得不提到他和瑟曦的那个约定:如果帮她打完内战,瑟曦就会嫁给攸伦。而这又牵扯到另一桩有关瑟曦的私生活,瑟曦到底是不是又怀了詹姆的孩子。

在第七季的最后一集,瑟曦送走龙母一众后向詹姆摊牌,她所谓放下内斗一起打异鬼的姿态只是策略,攸伦并不是被吓跑,而是听从她的安排去找黄金团了。詹姆因此对瑟曦彻底绝望,因为这么重要的事情瑟曦根本就没有提前跟他商量过。詹姆决心北上,加入抵抗异鬼的战斗。

25.jpg

瑟曦和詹姆

这段情节其实说明了三个问题,第一,瑟曦早已经和攸伦商议过龙穴会议的策略,琼恩公开自己已经臣服龙母后,瑟曦中途拂袖离开只是提前安排好的一场戏,目的是引诱提利昂来和自己私下会谈,在私下会谈中,瑟曦故意抚摸自己的肚子,让提利昂以为她再次怀孕,相信瑟曦的结盟意愿是真的,从而放松警惕;第二,瑟曦把自己和攸伦的密谋告诉詹姆时,其实已经明白告诉詹姆,她需要更得力的帮手,而詹姆的态度和能力并不让她满意;第三,瑟曦其实也想试探詹姆的反应,因为她在向提利昂透露怀孕信息前,已经向詹姆透露过了这个信息。假如他愿意继续做千年备胎,那攸伦就不至于一家独大。可惜詹姆经过与布蕾妮的旅程,已经懂得了什么是相互敬重的爱,他正在从对瑟曦的不伦之爱中醒来,所以决绝离去。

瑟曦怀孕这个伏笔,我倾向于怀疑只是一个烟雾弹。因为按照女巫的预言,瑟曦只会有三个孩子,这三个孩子都会戴着王冠死去,而瑟曦最后是被自己的兄弟扼死的。很难相信,詹姆或提利昂,会扼死一个兰尼斯特家的孕妇。

所以,放心,第八季应该不会出现瑟曦怀着詹姆的孩子嫁给攸伦这种狗血的剧情

那么,瑟曦真的会嫁给攸伦吗?或许,假如淹神真的毁灭了征服者伊耿的话。但是,到那时,淹神或许会不满足于做一个孤独女王的老公和摄政王。瑟曦的穷途末路,将在这次玩火中到来。

第四个伏笔:龙母的继承人问题又会怎样呢?

提利昂在第七季中很突然地跟龙母讨论了继承人问题,而龙母根据女巫的预言,否定了自己再次孕育的可能性。

女巫的原话是这样的:

When the sun rises in the west and sets in the east. When the seas go dry and mountains blow in the wind like leaves. When your womb quickens again,and you bear a living child. Then he will return, and not before.(当太阳从西方升起,从东方落下,当海洋干枯,山丘像树叶一样在空中飘荡,你才会再次怀孕。而你的卡奥在那个时候才会回归。)

26.jpg

龙母

我们可以把《权力的游戏》中的每一个预言看成一个flag,它们都等着编剧以最不可思议的方式去实现。那么,假如龙母怀孕,会以什么方式实现呢?太阳西方升起、东方落下、海洋干枯、山丘飘落……这些条件都是与生者的世界完全颠倒的世界,既然与生者的世界颠倒,那么有一种可能,就是死者会带来这样的景象,比如海洋会被异鬼冻住,也就是“干枯”了……

若是再结合上面关于淹神毁灭伊耿的预言,这个伏笔恐怕要指向琼恩·雪诺或许将在海上与攸伦和异鬼同时遭遇,在被攸伦淹没的同时,海洋被冰封……不过,琼恩·雪诺或许会再次复活,因为龙母的“卡奥”必将回归,在这里,“卡奥”并不特指马王。

这个伏笔的另一个指向是,在这场异常惨烈的海上遭遇战中,攸伦也有可能躲不过异鬼冰封之海的袭击,瑟曦终将在孤独中等待自己命运的终点。

最重要的是,龙母将有一个与雪诺的孩子,无论龙母与雪诺生或者死,这个孩子必将成为维斯特洛大陆新秩序的建立者。

第五个伏笔:龙母和雪诺的继承权问题如何摆平?

到第七季为止,琼恩·雪诺的身世之谜已经彻底揭开,他作为铁王座第一继承人的身份也已经毫无疑问。但是,琼恩还蒙在鼓里,他竟然向龙母臣服了。而在从2011年《权力的游戏》第一季开播以来漫长的岁月里,我们也都和龙母一样,以为她才是铁王座最正统的继承人。假如琼恩的身世揭晓,丹妮莉丝这个有着一大堆头衔的意欲反攻维斯特洛大陆的第二继承人,将如何自处呢?而琼恩在血统与誓言之间,又该如何向群众交待呢?

另外,琼恩和丹妮莉丝的姑侄关系,虽然在龙族近亲通婚的惯例中并不是大问题,但是隔代通婚的禁忌恐怕并不会弱于瑟曦和詹姆的兄妹之情。

另一方面,不管是为了女权的平衡也好,还是演员克拉克的自带光环也好,龙母已经通过七季的时光塑造了经典的女性王者形象。在这种时候,让丹妮莉丝和琼恩的位置颠倒过来,无论如何也说不通,剧集的性别伦理更会滑向无法拯救的泥潭。

铁王座的继承权问题埋伏了七季,在第八季会成为一个显性问题。因为维斯特洛大陆的混乱始于劳勃拜拉席恩一派为了篡夺而制造的雷加强暴莱安娜的谎言,这个谎言只有被肃清后,维斯特洛的权力秩序才能归于平静。

这个伏笔的顺利解决恐怕不得不通过牺牲这两个角色之一、甚至让两个角色都牺牲才能完成。

第六个伏笔:阿雅再见冰原狼仅仅是为了告别吗?

第七季,已经经过无面者训练的阿雅在返回临冬城的途中,遇到了她的冰原狼娜梅莉亚。娜梅莉亚曾护主咬了乔弗里,阿雅忍痛将其逐走。再见娜梅莉亚时,体型硕大的她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狼群。阿雅和娜梅莉亚对视片刻,娜梅莉亚并没有再追随阿雅,而是转身离去。

27.jpeg

阿雅和娜梅莉亚的道别

这一幕突兀而又奇异,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那么,阿雅再见冰原狼,仅仅就是为了让两个童年的好伙伴告别一下吗?按照《权力的游戏》的习惯,这次见面肯定不会是一个孤立的场景。到目前为止,狼家兄妹的六头冰原狼只剩下阿雅的娜梅莉亚和琼恩的白灵两头,其余四头冰原狼都死于护主或因主人而死。

这个伏笔预示着,娜梅莉亚可能会在最终季里现身,在阿雅身陷险境时,带狼群前来战斗。

第七个伏笔:异鬼入侵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或许是因为剧集放弃了《冰与火之歌》原著名,而采用了“权力的游戏”这个名字,在“冰火”中背景甚多的夜王和异鬼,在《权利的游戏》前六季中,基本上每集只负责在长城外露个小脸阅阅兵。但是在第七季中,异鬼的入侵明显加速。夜王通过布兰的绿之视野解开了长城的封锁,又在龙母驭龙来救雪诺的时候,用标枪射杀韦赛利昂,并且把韦赛利昂变成异鬼龙为己所用。变异的韦赛利昂喷蓝色火焰将长城打开一个豁口,异鬼和尸鬼大军长驱直入。

那么,异鬼是什么?异鬼入侵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在第四季里,有一个夜王在一个类似祭坛的地方将活的婴儿(卡斯特的儿子)变成异鬼的镜头,非常耐人寻味。从剧中异鬼大军的排布来看,夜王、异鬼、尸鬼是异鬼大军的三种构成,夜王只有一个,异鬼数量不多,尸鬼是整个大军的主体部分。尸鬼是没有思想的杀人机器,他们是死者被异鬼转化的产物,由异鬼控制,一个异鬼被杀死,他转化的所有尸鬼都会消失。看起来浩浩荡荡的异鬼大军,其实并没有多少核心力量。异鬼要充实自己的力量,只能靠人类献祭活婴来转化成新的异鬼,这或许是异鬼南下的一大目的。

另外,在第六季,通过布兰的绿之视野,我们得知异鬼是由森林之子创造的,他们似乎本是森林之子为了对抗先民的武器,但是森林之子现在已经难以控制他们了。

这个设定就好像《异形·契约》里的仿生人大卫,它本是一个造物,却发现自己的造物主不过是一介凡胎,寿命有限,而自己才是可以长生不死的那个神。大卫就此异化,成了无法无天的生化魔鬼。

28.jpg

《异形·契约》的海报

不过夜王和异鬼看起来还没有进化到大卫那种程度,通过前七季的蛛丝马迹,我们能发现,他们似乎有一个很重要的心愿还没有完成。

比如说,在闪回的镜头中,能看到夜王诞生的地方,有一个石块排成的顺时针螺旋形状;这个形状在先民拳峰也出现过,是用尸体排列的;在龙晶矿洞里,这个螺旋形状也被龙母和琼恩看到过。在光之王的显现中,捉鬼小分队发现了一个箭头状的山,而那个山就是夜王诞生的地方。夜王似乎一直在帅军寻找自己出生的地方。

这个伏笔似乎意味着,夜王要在这个寻根之旅中通过一个仪式完成一个重要的任务,而这个任务似乎与彻底摆脱森林之子在创造异鬼时的魔法设定有关。无论这个任务为何,夜王所要找的这个地方就成了一个必争之地,在最终季里,抵抗异鬼联盟必须阻止异鬼完成这个任务,这个地方必将发生一场重要的狙击战。

第八个伏笔:布兰的绿之视野有什么用

在第六季,由于布兰动用绿之视野观察夜王,被夜王看到,导致长城的魔法防护被解除,第七季,夜王借此帅军踏破长城。

布兰成为三眼乌鸦后,他的绿之视野到目前为止有如下作用:1,可以穿越到历史现场,发现历史真相,如在极乐塔发现琼恩的身世;2,可以通灵动物或人,控制他们的行为,如指挥冰原狼夏天;3,甚至可以在穿越的时空中,控制穿越时空中的人为现实的时空服务,如让小时候的阿多(hodor)附体到现实中失去意志的阿多身上,为布兰顶住大门;4,和异鬼连接,发现异鬼的行踪,但是这种连接也会暴露布兰的藏身处,并会让抵挡异鬼的魔法失去作用。

绿之视野可以看见历史现场绿之视野可以看见历史现场

第四点作用很不幸,绿之视野相当于一个“木马”,可以把异鬼这种病毒带进来。这肯定不是森林之子创造绿之视野的初衷。既然异鬼是由森林之子创造的,森林之子所拥有的可以洞察异鬼的绿之视野肯定首先是为了控制异鬼。不料有些异鬼的能力越来越大,变成夜王这种就超出了绿之视野的控制范围。

那么夜王之外的其他异鬼呢?绿之视野是不是依然有一定的控制力呢?比如那条变成异鬼的龙——韦赛利昂。

这个伏笔预示着布兰在最终季里有可能要控制冰龙对抗夜王,但是他成功的几率并不大,很可能在这种危险的控制中丧生。

第九个伏笔:雪诺复活到底为了什么?

雪诺在剧中不止一次亲口问“为什么要被复活”。事实上,这个问题大概也是观众们最想问编剧的。一直到第七季,雪诺除了“冒进”“蛮干”“口号党”基本上没干什么让人心服口服的事情,他的技能也没有什么增长,如果不靠珊莎从小指头那儿搬的救兵,他甚至都拿不回临冬城。和另一个具有龙族血统的人丹妮莉丝相比,雪诺简直弱爆了,他开挂的仿佛只有颜值和血统。

30-compressed.jpg

预告片里的雪诺

但是,在最终季里,雪诺总得用他开了挂的血统干点啥吧?要不然,这真龙与狼灵的结合体,难道只是一枚哑炮?来吧,起码骑上龙母最大的那匹名叫雷戈的龙,秀秀龙族第一继承人的驭龙神技,再把“长爪”升升级,搞点实至名归的动静出来。

另外,由于红女巫已经承认自己之前看错了人,把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当做了预言之子,那么真正的预言之子只能是她复活的琼恩·雪诺了。在有关预言之子的预言中,预言之子将手持光明使者打败异鬼。光明使者是什么?到目前为止,《权力的游戏》里并没有一把名叫光明使者的武器,按照现在夜王驾驭冰龙进军的速度,雪诺也没有时间去找一把全新的武器了。在最终季里,琼恩·雪诺最终要用来打败异鬼的这把光明使者,恐怕会是现有武器的结合体,类似倚天屠龙的设置。而光明使者这个名字,让人很难不联想到拜火的红女巫。既然她在第七季里对于那个被错误献祭的小公主忏悔不已,这位等预言之子已经等得白发苍苍的可怜老女巫是不是该把自己的肉身交给“光明使者”祭剑呢?

通过对以上9个主要伏笔的分析,第八季的面貌是不是呼之欲出了呢?

请别问我珊莎会怎么样,小恶魔早就说过,她会比所有人都活得更久。

小恶魔?我想他最擅长的职务就是国王之手,不过,他辅佐的人将是琼恩和丹妮莉丝的孩子。

旧王座凋零,游戏散场,维斯特洛大陆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将在新王者的啼哭声中诞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9-6-17 03:48 AM , Processed in 0.07827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