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8|回复: 0

[中华瑰宝] 葡萄美酒夜光杯,玉露当配琉璃杯

[复制链接]

14万

主题

182

好友

26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9-9 02:18 P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源济 于 2019-9-9 02:18 PM 编辑

葡萄美酒夜光杯,玉露当配琉璃杯

 九央 小文来了 2019-03-01

古代饮酒的器具是相当讲究的,什么样的酒配什么样的杯。盛唐时期的边塞诗人王翰在他的组诗《凉州词》其一里写到“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可见唐人饮用葡萄酒时,用的是“夜光杯”。除此之外,古代的酒杯搭配还有“玉碗盛来琥珀光”的汾酒配玉杯、白酒配犀角杯、高粱酒配青铜杯、米酒配大斗、状元红配瓷杯百草酒配古藤杯、梨花酒配翡翠杯、玉露酒配琉璃杯……其中最珍贵的,当属琉璃杯。


琉璃是玻璃在古代的叫法,但与现代玻璃制品的材质完全不一样,可以说,琉璃是国产玻璃。古代最初制作琉璃的材料,是从青铜器铸造后所产生的副产品中提取出的,经提炼加工制成琉璃,其颜色也是多种多样。


琉璃杯之所以受到珍视,除了数量稀少、颜色夺目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它属于佛教“七宝”之一。在佛教中,琉璃是消灾辟邪的灵物,有四种福缘:


一、祛病:修行之人认为此为药师佛的化身,能消病驱邪,使人获得健康;

二、坚韧:因其烧制的复杂,被认为能使人感受提炼真理的艰难,从而收获坚韧的力量;

三、灵感:绚丽的色彩给人灵感和智慧;

四、高洁:《药师经》中“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彻,净无瑕秽”,表达一种崇高的理想和对高尚的追求。


51BE70BF-89C7-4F47-A69C-ED797A62ACF5.jpeg

唐·琉璃茶盏及茶托(法门寺博物馆藏,“大唐风华”展曾展出)


据法门寺地宫内出土的《法门寺物帐》记载:“调达子一对,稜函子三……琉璃茶碗柘子一副……”,可以推测出这套茶具是唐僖宗李儇在咸通十五年(874年)供奉给释迦牟尼佛指舍利的。


此茶盏和茶托皆为透明,呈淡黄色,稍泛绿色,有明显的小气泡,内外壁光洁透亮。此时期饮茶风俗并没有传入外域,故确定该茶具是国产玻璃(琉璃),而且是目前已知最早的玻璃制茶具。

当时人们日常饮茶用的器皿是瓷制的,几乎没人会用到琉璃器。此套琉璃茶具属于法器,用于供奉。


D0AC5FD0-45D3-4714-80F0-1E03165F72BB.jpeg

唐·蓝玻璃盘(现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


蓝玻璃盘出土于法门寺地宫,呈深蓝色,素面,胎薄莹润,做工十分精妙,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唐代玻璃制品的工艺水平。


C653B57A-B418-472A-A44C-6BCC74958C36.jpeg

唐·琉璃双陆子(现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


共八枚双陆子,皆为琉璃制品,颜色呈蓝绿色,色泽柔和,晶莹剔透。双陆是古代一种棋盘游戏,双陆子则是棋子。双陆曾经风靡一时,详细的规则玩法在《三才图会》、《山樵暇语》等文献中皆有记载。


该组双陆子出土于隋清禅寺遗址的舍利墓,又是琉璃制品,十分罕见,故推断其为皇帝供奉佛舍利的法器。


7F14819F-4CA7-4D4F-BD53-069360AD17E8.jpeg

唐·绿色琉璃瓶(现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


该琉璃瓶为球体,呈绿色且通体透明。此瓶造型颇为独特,独具匠心,十分罕见。


B3680FDF-2334-4138-BD51-03CFC80F1AB7.jpeg

辽·玻璃杯(现藏于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大辽五京”展曾展出)


玻璃杯呈墨绿色,整体通透,胎薄,杯底有圈足;带把,把上有一类似立柱状的装饰物。当时带把的杯不常见,因此这极有可能是受外来文化影响的产物。


它出土于内蒙古多伦县的小王力沟辽墓,因此推测此杯为私人用品。该墓在2015年6-12月,由盖之庸带队发掘,证实这座墓的主人是辽圣宗贵妃萧氏及其家人的墓,但此萧是否为著名家族兰陵萧氏尚且存疑,因为辽代皇帝的汉姓为汉宗室的“刘”,身为贵族的后妃家族也可能参照皇帝,采用萧相国的姓氏,以此来作为自己的汉姓。


89B0B58E-0E7C-4D15-A7FE-6EF669FB4DDF.jpeg

带把玻璃杯(首都博物馆旧藏,“大辽五京”展曾展出)


玻璃杯呈金黄色,腹部鼓出,晶莹通透;杯壁有圆环、花瓣等纹饰;杯底有圈足。杯把从杯口连接到杯腹,杯把上有同小王力沟辽墓出土的玻璃杯一样的装饰,因此推断其年代为辽代。


15E892EE-0A60-48D4-9B64-E00A0CC368F8.jpeg

刻花带把蓝玻璃杯(首都博物馆旧藏,“大辽五京”展曾展出)


此玻璃杯被侵蚀的十分严重,但还是能看出它呈蓝色,且杯壁上运用了瓷器的刻花工艺,纹饰雕刻得十分精致。此杯也出土于北京,杯的形制同金黄色玻璃杯类似,也应为辽代的产物;

 

从这三个玻璃杯来看,我们大概可以推断出辽代玻璃杯的样式和发展趋势;但由于后两个玻璃杯不知道具体的时间和地点,目前只能进行猜测。


E4811B09-644B-4FCF-9FFC-51CD1513376F.jpeg

乳丁纹白玻璃盘(首都博物馆旧藏,“大辽五京”展曾展出)


此玻璃盘被侵蚀的十分严重,口沿处有一缺口。

盘周身为乳丁纹,乳丁纹通常见于青铜器皿和玉璧。琉璃制品上面配以乳丁纹奇特无比。

 

从博物馆展出的这些琉璃制品中,我们看到了供奉给佛教的法器、权贵的私人用具。物以稀为贵,这些流传下来的古代琉璃器具的历史价值远高于同时期的金银器,甚至是玉石。


希望大家在参观博物馆看到琉璃制品时,驻足的时间长一些,细味地品一下这些存世稀少的琉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9-9-16 09:50 AM , Processed in 0.11651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