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3|回复: 0

[故事分享] 集赞认识的老伴,到底行不行丨人间

[复制链接]

14万

主题

182

好友

26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8-5 01:11 PM |显示全部楼层








集赞认识的老伴,到底行不行丨人间

 白衣姐 人间theLivings 2019-07-26

9494CADE-DF52-4FCD-8DBE-1AA16628DCC3.jpeg

林琅讥笑:“我就说嘛,集赞四处领礼品的男人,心里的算盘肯定打得噼啪作响。”又道:“话说回来,老妈你也在扒拉算盘珠呢。老年人再婚,就算儿女想得开不反对,你们自身的阻力其实也不小。”



配图 | VCG




心内科护士洪霞是我们医院有名的“女强人”:丧偶多年,一手带大女儿,还把女儿教育得十分优秀;工作也出色,是科里的技术尖子,连年劳动模范。

去年,洪霞退休,医院里再无她忙碌的身影和爽朗的笑声。前几日她从省城回老家“避暑”,邀请几个同事去家里小聚。席间,她活灵活现地描述这一年多的赋闲生活,把大家笑得前俯后仰,我们没想到,她的退休生活竟是这般五味杂陈。




2018年2月,55岁的洪霞退休后,“应召”去了省城。

召唤她的是女儿林琅。30岁的林琅自大学毕业就在省城一家私立高中教数学,如今是颇具知名度的“金牌讲师”,收入不菲,也忙得不可开交。未婚夫在离她学校不远的一个新开盘的高档小区给她买了一套160平方的婚房,她也给老妈在这个小区买了套90平的毛坯房,两套房子一墙之隔,走两个单元门。

洪霞曾有过幸福的家庭,可惜35岁那年丈夫死于车祸。林琅当时才10岁,怕女儿在后爸跟前日子不好过,洪霞拒绝了许多追求者,坚决不动再婚的念头。林琅读大学后曾劝老妈找个伴儿,怕自己走了老妈一个人太孤单。洪霞说:“有啥孤单的?上班整天忙活着,下班要么上网、追剧、玩微信,要么和同事吃喝玩乐,一天天过得可快呢!”

如今退了休,忽然闲下来,洪霞方觉孤零零一个人,日子难熬,她不再抵触“找老伴儿”,也乐得成全女儿的孝心。将来与女儿“一碗汤”的距离,既能互相照顾又有各自独立空间,想想都惬意。为了“发挥余热”,她提出两套房子都由她出钱出力来装修,女儿争执不过,只让她由着自己的喜好装修那套小房,说婚房等定下婚期再说。

两个月后,新家竣工。忙活装修时间过得很快,一闲下来,洪霞心里立时又空落落的。陌生的城市,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除了刷微信,再没啥事儿能打发时间。林琅白天教课、晚上带补习班,偶尔回来看她,也是放下一大堆东西就得走,只能建议她白天多出去逛逛,早晚去跳跳广场舞,多交几个能聊得来的朋友。

洪霞正愁着没地方可去,一个建材城发来了回馈客户的活动公告:“无论新老客户,只要手里有3000元以上的购物发票或定金票,均可到店参与抽奖。把这条信息连续转发朋友圈3天,获赞38个以上,还可凭微信截图领取2斤桶装豆油。”

为了女儿婚房装修时有个购物参考,装修时所有的发票洪霞都留着呢,金额正够抽奖条件。于是,当日一大早,洪霞就打扮得漂漂亮亮去了建材城。

建材城内,人流摩肩接踵。入口的大厅里,堆积如山的礼物散发着无形的诱惑。洪霞挤近抽奖处,在保安“排队排队”的吆喝声中等了好半天,居然运气爆棚,抽中了辆电动自行车!

红霞惊喜万分,组织方却说兑奖要等到傍晚,周围一片怨声载道:“真坑人!就一瓶洗衣液,我还得赔上一天?”

“营销手段嘛,来晚了你怕抽不着大奖,来早了就得在商场里逛,说不定又看好啥东西呢。”

洪霞没有怨言——1辆电动车,折腾几趟都值,等上两天也没关系。她决定中午就在附近吃点饭,下午再逛一会儿,领了电动车就打开手机导航骑着回家,连地铁票都省了。

走出商城,门口雨搭下面阴凉处的台阶上坐了3个叽叽喳喳的女人,看起来和她年龄相仿。洪霞跟其中一人目光相撞,随口问:“老妹儿,这附近有没有吃饭的地儿?”

“有!”女人随手一指,“往前走两百米,有个新开张的鸡公煲,都说老好吃了。”

洪霞道了谢,走开没几步,那女人喊她:“诶?我瞅你恁面熟呢?”

洪霞回头,细细端详一番对方的脸,笑了:“咱住一个小区吧?我去跳过几回广场舞。”

小区里有一支挺大的广场舞队伍,早、晚上各跳1小时,洪霞最近得闲,刚刚加入。

那3个女人立即挤了挤,挪出一块垫了纸板的地方,亲热地招呼:“来,先歇会儿。”

洪霞穿着旗袍,不方便往下坐,便道了谢,说:“我先去填饱肚子再回来。”

“哎~”那女人又喊她,“那家店在搞宣传,转发朋友圈集赞,可以免费吃个小锅,我们正‘发圈儿’呢,你也来?”

洪霞说:“算了,我不好意思发圈儿。”

她说的不是假话,她在朋友圈里没少给人点这样的赞,但自己还真从来没发过集赞的广告——她副高职称,退休了工资也有6000多,父母退休时赶上改革开放,下海经商,生意都做到了俄罗斯,后来留下的遗产三兄妹各分300多万,大哥接手的生意每年还给她按股分红。朋友圈里都是互相了解的同事亲友,为了十几元、几十元的免费去求赞,她实在抹不开老脸。

走远了,后面有不屑的声音传来:

“清高什么呀?我最烦这种假惺惺的人……”

“我就不信能有谁对免费的东西一点不动心,不动心都是装呢!”

“小点儿声,别让人家听见……”

要是倒退十来年,洪霞听见有人背后这么说自己,必会折回去辩个是非,如今老了,看开了,这世界千奇百怪,啥样的人没有?犯不上跟她们较真儿,她权当没听见。




洪霞到了那家店里,要了小锅,杂七杂八添些菜,加一小碗米饭,也才花了32元。果然如那女人所说,这鸡公煲很好吃。快吃完时,桌上只剩她一人,忽听耳边有人说:“哎,这有地方,正好刚才的老妹儿坐这儿!”

洪霞抬头,是台阶上那3个女人,显然在四处找座。毕竟一起跳广场舞的,她笑笑,从外侧的座位挪进里边。3人落座,仿佛刚刚并没有贬损过洪霞一般,亲亲热热地跟她聊起天来。

眼见她们展示微信页面便获得了美味的食物,洪霞心里还是泛起了羡慕——人家刚刚说的也没错,哪有对白捡的便宜不动心的?

边吃边唠,3人得知洪霞是来抽奖的,干脆拉她“入伙”:“我们也来抽奖,领奖得等一下午呢,咱一块儿逛吧?离这不远还有商场搞活动呢,去凑个热闹?”

反正干等着也没意思,自己又不熟悉周边环境,洪霞就痛快地答应了。3个女人高兴地自我介绍一圈,都比洪霞大,洪霞就顺势叫她们郭姐、张姐、门姐——岁数最大的门姐都63了,老家在挺远的农村,来省城给儿子看二胎,只有周末能出来。郭姐和张姐是本地人,跟洪霞一样处在刚退休不久、还没有孙辈儿需要“发挥余热”的阶段。

“咱别的啥都不称(音“趁”,“有”的意思),就称时间。”

“整天宅在家里干啥呀?闲得发慌。打麻将弄不好还打出腰椎、颈椎病,不如四处逛逛权当锻炼身体了,还顺带着领点礼品,给家里省钱。”

3个女人给洪霞展示着各自拎着的纸袋里的东西:肥皂、洗衣粉、花露水、折叠扇,都是居家常用品。洪霞惊讶地问:“这都是买东西的赠品吗?还是购物发票攒到一定数量抽的奖?”

“买什么东西呀,转发朋友圈集赞就成。”郭姐说,“咱那儿跳广场舞的有个‘百人群’,你没进吗?那群其实就是个‘互赞群’,好多人白天都是四处领礼品的。大家互通信息,互相点赞。除了这个,我们还有几个专门的‘互赞群’,都是500人呢!”

天呐!洪霞在心里感叹:难怪她们这么快就来领取免费小锅鸡公煲了——以前常在朋友圈里看人求赞,也顺手帮人点过,她知道那是商家的营销手段,只是没想到还有人以集赞为乐——到底是省城,微信营销的商家多,闲人也多。

她们问洪霞上午抽中了什么,洪霞说是电动车,引起一片带着羡慕的惊呼:“哇,你运气真好!”

“进群进群,我拉你!”

“我们仨手气最好的不过是1桶豆油,还是你这个新手厉害,下午我们去万达广场抽奖,你也去。”

洪霞好奇:“抽奖不都得凭购物票吗?我又没在那里买过东西,怎么抽奖?”

“卖大件儿的地方,交点儿定金也能抽奖,开奖后再回去把定金退了就成。”

“定金不买东西还能退?”洪霞不解。

郭姐嘻笑,仿佛在笑她孤陋寡闻:“不给退,你不会磨呀?你只要一说哪儿哪儿的东西比这里便宜,乖乖地给退!——那么多人围着呢,他怕影响生意啊!”

“定金退给你,抽中的奖品难道不回收?”

“搞活动的地方,顾客都比工作人员多出上百倍,工作人员哪顾得过来?”

洪霞无语,心说:我得多大的脸才能这样玩儿赖?但吃饭前被她们贬损的话言犹在耳,她不想再显得“隔色(shǎi,跟别人不一样)”。

出了餐馆儿,逛回建材城,洪霞在门口住脚,借口太累了说不想再逛,说替她们仨看着手里的东西,这样她们可以轻手利脚去万达广场抽奖,待这边领奖时间到了,再到建材城门口集合。

张姐说她也累了,不想走了。

郭姐和门姐走后,张姐说:“我看你跟我一样,不好意思去抽不该抽的奖,对不?”

洪霞像遇到了知音,频频点头。张姐说:“集个赞领点儿礼品也就算了,不管咋说也算给商家做宣传了,受之无愧。抽奖再退定金,坑人呢,太没底线。我都是随着她俩去看热闹,不干。这下好,咱俩一样儿,搭伴儿更合心。”

洪霞说:“我反正也闲着没事,先跟你们凑凑热闹,看看再说。”

张姐劝道:“你要觉得集赞难为情,发圈儿时把熟人屏蔽掉,靠‘互赞’就够了。去几次活动现场你就知道了,集赞礼品随时领,不用等。大家都领,没啥不好意思的。何况你在这儿人生地不熟,谁也不认识你,怕啥?”

“也是啊。”洪霞立刻觉得这话极有道理,置身陌生人中,有啥可顾忌的呢?




“互赞群”里集赞信息满天飞,有的要求连续转发3天才可领礼品,有的以集赞数目为准。

当晚,洪霞正看得眼花缭乱,张姐发来一个厨具城“集赞88个送陶瓷碗一套”的广告。洪霞见图片中礼品盒里的青花瓷,挺喜欢的,新家碗碟还没买,正好用得上,点赞的同时,便也转发了朋友圈,选择“部分可见”,只勾了“互赞群”里刚添加的新朋友们。

“互赞”果然给力,尽管大家互相都不认识,可不到3个小时,就集够了88个赞。

第二天早晨,广场舞结束后,一群大妈果然围在一起讨论今天去哪里“逛街”。交流中洪霞发现,原来大家都是“批量”发圈儿,根据广告上的地址选择距离不算太远的一连串商家,出门半天,逛一圈就能领回多份礼品,满载而归,很有效率。

洪霞跟张姐、郭姐约定了汇合地点,便骑着电动车出发了。集合后,她们每到一处,总会“邂逅”刚刚在别处见过的熟面孔。令她惊讶的是,除了广场舞大妈,挤来挤去“赶场”的还有不少大爷,一个个须眉不让巾帼,凭着身高力大,总能挤到前面抢先领到礼品。

当天下午,洪霞看见一个大爷从工作人员手里领来了整理箱,把手里的洗衣液、颈枕、毛绒玩具、味精一一放进去,一个小板凳放不下,便“站”在了箱盖上。大爷两手端着整理箱,眉开眼笑地递到一个老太太跟前:“今天收获不小,都给你吧。走,我给你送家去!”

老太太嘴里说着“不要”,脸上却是少女般的娇羞。洪霞目送两人并肩走向外面,不禁哑然失笑:这也太“借花献佛”了吧。

一处又一处观西洋景,领到东西的人脸上都洋溢着捡了便宜的兴奋。领到了那套陶瓷碗,洪霞也很兴奋——虽然排了半天队,还因为老有人加塞吵吵嚷嚷,但比起那些好不容易排到跟前正赶上礼品发完了、气得跟店家吵架的人,她还是多了分“没白来”的窃喜。

但是张姐和郭姐都认为她来得“不值”——走路同样多,她俩比洪霞多领了3双袜子、1对枕套、1盒牙膏、1个桃罐头,洪霞的那套4件陶瓷小碗,搭上一顿中午饭就已经“赔了”。幸好她是骑电动车,若搭上往返地铁、公交票,“更赔”。

洪霞被她俩一说,当真有点眼热:都是用得着的东西,也不过就是多发几次朋友圈而已,何乐而不为呢?

再次“出征”,洪霞拎回来的东西就多了,还赶上一处食品城“试吃”:面条、米线、麻辣烫、饮品,流质半流质食物都盛在纸杯里,煎饼、馅饼、蛋卷、寿司,切成一段一块的,果脯、肉干,直接就扎着牙签。

赶上周末,门姐也出来逛,4个女人挨个摊位“品尝”,很快混了个吃饱喝足。洪霞这次没再觉得不好意思——像她们这样拎着礼品的中老年“食客”挤挤挨挨争先恐后,谁也不笑话谁,她也便心安理得。她发现了,“独乐乐”心虚发怯,“众乐乐”就底气倍增呢。


周末傍晚,林琅携未婚夫探班,见了老妈随着电梯上楼的电动车和六七样“礼品”,一问咋来的,差点没惊掉下巴:“妈耶,你买东西抽个惊喜就得了,凭白无故到处领东西太那个了吧?这也不是你的风格呀?”

洪霞嘎嘎地笑:“要搁上班的时候,要在咱家那儿,打死我我也不会这么干。这不闲的嘛!你还别说,这两天忙活的,可充实呢,一天一晃儿就过去了,拎着不花钱的东西回家,特有成就感。”

林琅翻白眼:“要是哪天我逛商场碰上你挤在人堆里,你可别跑过来跟我相认!”

洪霞笑得更响,开心地自黑:“挤人堆里抢东西算啥,没准你还碰见老妈挨家‘试吃’呢!”

林琅大叫:“哎呀我的妈呀,你还让不让人活呀?”

准女婿却觉得她大惊小怪:“这有啥啊?你把它看作老年人的集体狂欢行不行?又不是违法犯罪活动。你不是老担心阿姨闲下来圈在家里没意思?现在有去处了,又看热闹又锻炼身体又有免费东西拿回家,多好!开心就成呗。”

洪霞说:“一起跳广场舞的,还有些人去那种听一堂课给几个鸡蛋的‘健康讲座班’呢,还不都是奔鸡蛋去的?结果听着听着,就动心买保健品了。那样上当受骗的事情我不干,集赞逛街还不行?不行你就别再拦着我去诊所应聘,反正闲在家里我难受。”

林琅无奈地说“行吧”,她本想让洪霞去老年大学的,结果那地方人满为患,挖门盗洞都报不上名。

准女婿说:“你就不该管着阿姨嘛,集赞领礼品,商家打广告,攒人气,还不就是靠人都贪小便宜,我爸开加油站年入上百万,我妈一样天天早晨跟着一群老头儿老太太候在没开门的超市那儿等着抢便宜菜,那就是她的乐趣儿所在。”

有准女婿撑腰,洪霞越发理直气壮:“就是个找乐子呗!我们这一代都是精打细算过日子的人,有便宜可占,可不就上瘾呗。”

林琅长叹:“唉,我要是有财力,我就办老年大学、托老所啥的,把你们这些人归拢归拢,让你们天天琴棋书画,优雅地变老,别为点蝇头小利蝇营狗苟。”

洪霞笑她:“你也就仗着年轻站着说话不腰疼,等你老了,没准儿有过之无不及呢!”




很快,洪霞又在广场舞队伍里认识了好多“志同道合”的新朋友,每天跟不同的人搭伴儿,早出晚归,四处赶场,不亦乐乎。无论去哪里,都能见到相熟的面孔,越逛“队伍”越大。

有的商家低估了中老年人群集赞的热情,礼品准备不足,许多人排队排了半天领不到东西,就骂骂咧咧不肯走;有人领了礼品还不知足,趁工作人员不注意连偷带拿;更有无赖商家说话不算话,骗人发圈儿,人来领礼品,他就说每天只发到店前几名……洪霞她们每天都能碰上点儿热闹事,兴致盎然充当看客,津津有味评头品足,等候的时间也妙趣横生。

一天,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因为没领到礼品,尖声谴责商场经理言而无信,经理态度不好,保安也推推搡搡,气得脸红脖子粗的老太太突然倒地没了声息,围观的人起先还以为她装晕讹人,结果怎么呼唤也没有反应。职业本能促使洪霞挤到前边,见老太太意识丧失呼吸心跳全无,立即进行心肺复苏,一边按压心前区一边喊:“快叫救护车!”

有效的心肺复苏按压频率要达到每分钟100次左右,洪霞很快就气喘嘘嘘。这时,一个瘦瘦高高、干净体面的老头挤过来蹲到她面前说:“我以前是大夫,换你一会儿。你先人工呼吸。”

胸外心脏按压加人工呼吸,两人轮换着做,配合十分默契。10多分钟后,女人有了自主心跳,幽幽睁开双眼,围观者纷纷鼓掌叫好。等救护车到了,人被抬走,满头大汗的洪霞和老头对视了一眼,累得瘫坐在地上。老头近前架起她,扶她坐到了经理搬来的椅子上,道:“地上太凉,坐不得。”还在拎包里随手拿出一把印着广告的扇子给她扇风。

洪霞心里一暖,连连致谢。经理把老头扶到另一把椅子上,给两人递水摇扇,千恩万谢:“幸亏叔叔阿姨出手相救,这人要是死在这儿,我可就摊上大事儿了!”

歇了一会儿,两人离开商场。老头让洪霞叫他“老雷”,执意要加个微信:“都是同行,以后多多交流。”

这天晚上,老雷就在微信里跟洪霞聊了半天。两人居然是老乡,他比洪霞大7岁,两年前在一个乡镇卫生院退休,在洪霞所在的县城安家养老。年初老伴儿突发心梗病逝,省城工作的儿子不放心他一个人留在老家,就把他接来同住。儿子一家三口早出晚归,剩他一个人闲极无聊,跟着小区里认识的老伙计闲逛了几次,就迷上了集赞领礼品活动。

最后,老雷给洪霞发来一个链接,是某影城做推广,转发朋友圈3天,每天集赞66个,即可获得免费影票1张。他像个绅士一样发出邀请:“不知我是否有幸与美丽的洪女士一起看电影?”

洪霞觉得好笑——请免费电影?便戏谑道:“要是再有附近的餐厅做微信推广就好了,看完电影还能吃免费餐。”

没想到老雷喜出望外:“我都没敢说请你吃饭,你有这意思,我求之不得呀!干嘛要等免费?我请客嘛!”

洪霞不置可否,把链接发给张姐、郭姐。俩人一看是热映的《我不是药神》,立即开始转发集赞,约好了集合的时间地点。

到了看电影那天,老雷一看洪霞带来两个女伴,笑容在脸上僵成了一朵菊花。不过他很快掩饰起失望,以洪霞老乡的身份极尽热情,饮料爆米花各买4份,散场后又请她们吃了烤肉,期间谈笑风生、妙语连珠。

洪霞在心里默默给他点了赞——这是动真格的请客,并没占免费的便宜,看来老雷虽爱好集赞,但处事并不抠门儿。

与老雷分手后,张姐、郭姐纷纷夸赞老雷这人不错,让洪霞抓住机会:

“现在鳏男比寡女少,单身女人找个可心的老伴儿不容易,你可掂量好分寸,赶紧把他拿下。”

“有缘千里来相会,你俩之前在一个地方都不认识,现在跑到千里之外搭伴救人,这就是缘分来了。人家这么主动约你,你可要趁热打铁。”

洪霞口是心非:“谁想找老伴儿了?不过就是交个新朋友。”

郭姐撇嘴:“都这把年纪了,啥看不明白?老雷明显是对你动了春心了,你要真反感,也不能来赴约了。”

张姐说:“你也才50出头,以前是不愿孩子有后爸,现在剩你自己过日子,干嘛还单着?少说还有20年好活呢,找个老伴儿疼你,不比一个人孤寥寥的强?没合适的不想就算了,遇见可心的了,可别错过。”

洪霞被两个老姐妹说破了心思,有点不好意思:“哎呀,就是交个朋友啦。”


当晚,洪霞刚刚把一个集赞可获凉席和餐椅冰丝坐垫的广告转发朋友圈,就见老雷点赞后也转发了——想到明日能碰见老雷,她竟然像年轻时一样心如鹿撞。

果然,洪霞此后天天能与老雷“邂逅”,每次遇见,老雷都无比殷勤地给她当“力工”,并且还要把自己领到的东西送给她。洪霞坚决不肯收——想起之前看别的老男人“借花献佛”还觉得可笑,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自己成“佛”了。

老雷又约她一起去吃“免费餐”、看“免费电影”,她没拒绝。反正八字没一撇呢,不花他的钱、不欠他人情,又能增进了解,还置身在一大帮老伙计中间,大大方方地“约会”,也挺好。

白天搭伴儿闲逛,老雷对洪霞体贴入微。一有独处机会,就不吝赞美之言,一次又一次表白对她的爱慕。微信里,随时随地有他知冷知热的问候:“起来了吗?”“吃早饭了吗?”“今天太热,别出门了。”“有雨,别忘了带伞。”加上一些养生保健知识的狂轰滥炸,让多年来冷暖自知的洪霞,头一次体验到被呵护的感觉,渐渐生出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微妙情愫。




某日,老雷再次表白之后,逼问洪霞能不能由“普通朋友”向前“迈一步”,洪霞不再扭捏,直截了当答复:“咱都这么大岁数了,迈一步、迈两步都不能只凭着你情我愿,得先征求一下儿女的意见。”

老雷说:“咱们辛辛苦苦大半辈子,土埋大半截的人了,凭啥受儿女辖制?我儿子在我面前念叨过谁谁娶了后老伴儿被骗走钱财的事儿,我知道他不愿意我再娶,但他管不了我,我的事情我做主!”

洪霞心里一沉——都说不被父母祝福的婚姻不是好婚姻,其实有儿女从中作梗的再婚也好不了——说:“我看你也就是嘴硬,这么大岁数了,谁能做了自己的主?咱还是先回家跟孩子唠一唠吧。”

老雷有点紧张:“咋地?要是儿女们不同意,你还就打退堂鼓了?”

“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呗,咱先回去把事情说开,听听他们啥意见。我女儿肯定支持我再婚的,就怕你儿子不愿意。”


夸下海口的洪霞没有想到,林琅居然不同意她跟老雷相处:“我当然支持您再婚,但是您看看您找的这个人——一个大男人热衷于集赞四处领礼品,您不觉得他太爱占小便宜太能算计啊?他在省城跟孩子一起过,连个自己的房子都没有,是不是算计你的房子呢?”

洪霞分辩:“我们压根也没说到房子的事啊,集赞领礼品就是能算计啊?你妈我现在日常用的都是免费的东西,可我平时跟人相处贪小便宜能算计吗?”

“女人贪小便宜那是会过日子,男人这样,品质有问题。”林琅说,“您要是跟他真有感情了,我只能祝福你俩。要是刚刚相处,我劝您还是算了,真嫁了这样的男人,日后有得难受呢。”

洪霞有点生气:自己半辈子为女儿奔忙,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动了点心思,竟然被女儿否定成这样,难道自己就那么没眼光?

但细品女儿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当局者迷,“情人眼里出西施”也说不定,不然咋有“情令智昏”这个词儿?

洪霞藏了个心眼儿,在老雷面前没提女儿对他的评判,只说女儿让她“考察考察”再做决定。老雷却是气得直骂儿子不孝:“他竟然嫌我薄情,说他妈尸骨未寒我就移情别恋,还说你……”老雷及时刹车,又愤愤总结,“还不就是怕他自己得不到我的财产!”

“说我什么?”洪霞问,“是不是说我能算计爱贪便宜?算计你家的财产呢?”

老雷一副心无城府的样子:“我反驳他了——咱们四处逛商城领礼品,不过就是闲来无聊找找乐子,咋就能和人品扯上关系?”

洪霞听老雷说完,有些后悔这样四处找乐子了——竟然会让人看扁了自己——可话说回来,没这个乐子,也不能认识老雷。但老雷儿子那样强烈反对,她连“考察考察”的心思都淡了——就算老雷各方面都可心又咋样?她能进他的门去看他儿子的脸色?

洪霞把自己圈在家里,不再去凑领礼品的热闹,老雷却逼着洪霞“考察”他,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约她吃饭、看电影。洪霞一概拒绝,却又被他搅得心烦意乱。

老雷就像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已是深秋。林琅见洪霞整日圈在家里闷闷不乐,就给她报了一个“夕阳红旅游团”,云南7日游。洪霞以前听张姐说过想出去旅游,就拽她跟自己做伴儿。结果,出发那天,老雷却背着双肩包出现在洪霞面前——张姐故意给老雷传递的情报,想要成人之美。

老雷一路充当护花使者,依然是无微不至。洪霞跟他“撇清关系”的决心又动摇了。

“你以前开过诊所?”从玉龙雪山去束河古镇的路上,她试探地问。

“没呀,我就挣点死工资。”老雷说。

“那你能有多少财产啊,还值得你儿子死看死守?”

“我在咱那儿买的房子挺大,80平,现在升值了,咋说也40来万吧。手里还有10来万,我退休工资5千多呢,你跟了我,不会委屈。”老雷说得还挺自豪的。

洪霞心里不屑——老雷连工资都没她高,她会算计老雷这点小钱儿?

洪霞想给老姐妹们带些普洱茶,知道低价的茶饼不好喝,专挑贵的买。老雷抢着付钱,洪霞打算回程后算总账还他钱,也就顺水推舟。谁知上车后老雷边把玩茶饼边嘟囔:“这跟咱集赞领来的茶饼有啥区别?这些商家挣游客的钱可黑心呢……”

洪霞当即心里一凉。

一路买买买,老雷依旧处处争抢买单,特别经得起“考察”的样子,但买完后总是不由自主地总跟他们的集赞礼品对比一番,心疼之情溢于言表。

果真是能算计啊——洪霞不知道老雷是本就“能算计”才去集赞领礼品,还是喜欢上了集赞后才变得斤斤计较,见老雷越是想念那些不花钱的礼品,洪霞越是坚定了退出“集赞界”的决心,当然,也是退出老雷的世界。

为了转变消费观念,像女儿期许的那样“优雅地变老”,也为了吓跑老雷,让他觉得自己“败家”,洪霞在瑞丽一家正规玉石商城挑选了一只翡翠玉镯,2万8千元。

从她试戴开始,老雷就紧张兮兮地频频发问:“你喜欢?”

洪霞笑而不言,表现得爱不释手。

“喜欢我就买给你。”老雷这话估计是咬牙说的,明显是等着洪霞拒绝呢,但洪霞不说话,慢吞吞找自己的银行卡,她没有想到,老雷竟然真的抢先划卡了:“我送你,做定情信物!”

洪霞心绪大乱——这么斤斤计较的人舍得给她花大钱,说明了什么?




回到省城歇息几天后,老雷又在微信里千呼万唤,约洪霞集赞、逛街,免费看电影、尝美食。

因为那个翡翠手镯,洪霞对老雷的感觉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尽管后来她寻机拍了老雷的银行卡,把老雷这一路给她花的钱都转了过去,但老雷一掷千金的豪举,到底打动了她的心。斤斤计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她自己小时候家贫,也是精打细算过日子,爹娘发财时她都为人母了,就算后来继承巨额遗产,不也还是积习难改?

但老雷提出“搭伙过日子”,而且直截了当说要搬来她家同住,又让洪霞心里翻江倒海:他肯花钱买玉镯,是不是就因为从张姐那里打探到她有独居的住房,急于收买她的心?不然以他买茶饼都心疼的做派,怎么可能出手如此大方?

洪霞不肯,虽然现今老年人再婚不领证只同居蔚然成风,她却不想赶这样的潮流:“我若再婚,必须登记领证明媒正娶。”

老雷一声长叹:“唉,一无所有的老年人再婚反倒容易,像咱这样有点小钱儿的,儿女生怕落到旁人手里,难啊!”

洪霞心里冷笑:我还真没看上你那点小钱儿。

老雷又提议:“要不咱做个婚前财产公证?说明各自的房子和钱将来都是自家孩子的,这样他们就不反对了。”

洪霞无言——真若结婚,她巴不得去公证,可是老雷如此精明,到底是为了哄他儿子,还是压根就防着她呢?跟他结婚,值吗?

洪霞征求女儿的意见,林琅听后讥笑:“我就说嘛,集赞四处领礼品的男人,心里的算盘肯定打得噼啪作响。”又道:“话说回来,老妈你也在扒拉算盘珠呢。老年人再婚,就算儿女想得开不反对,你们自身的阻力其实也不小。”

洪霞一想,还真是。心思千回百转,各种患得患失,还不都因为心里响着算盘?就算不集赞不领礼品,算盘珠一样拨来拨去。不然,相处这么久,为啥连自己的财务状况都不肯跟老雷透露?

想到这里,真没意思,洪霞断然与老雷分手。她尝试着去别处找乐子:社区棋牌室烟气缭绕,舞蹈室空气尚好,庞大的练舞队伍却塞不进去新人;花钱去学乒乓球、羽毛球、练瑜伽,几次下来老腰就受不了,椎间盘突出的老毛病也犯了;去听音乐会,听不懂昏昏欲睡;去做美容,搭不着相熟的伴儿,了无趣味。

还真就跟着跳广场舞的老姐妹四处逛街领礼品如鱼得水。


2019年五一节,林琅结婚了。虽跟洪霞一墙之隔,可是小两口依旧神龙见首不见尾。

洪霞回归集赞群,依旧早出晚归,只是瞄着老雷的微信,避开他集赞的商圈,自己集赞时又把他屏蔽掉,基本上避免了不期而至的邂逅。

老雷不死心,隔三岔五依旧电话问候,洪霞虚与委蛇,只当是普通朋友。免费的礼品还在领,洪霞都直接送给了搭伴儿的老姐妹。

编辑 | 唐糖

点击联系人间编辑


白 衣 姐

平凡人写平凡事。

描绘人生见闻,临摹世间沧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9-10-23 05:11 AM , Processed in 0.08443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