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3|回复: 0

紫式部与清少纳言比较论

[复制链接]

14万

主题

182

好友

260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8-12 08:20 PM |显示全部楼层








紫式部与清少纳言比较论

2019-08-12  茂吕美耶  大家
茂吕美耶,她的文字始终都普罗大众,关注庶民的文化生活,谈吃饭、洗澡、歌谣、传说、怪谈,展示物语的驳杂的日本之美。


导读

试想,别人在背地说你的坏话,你经由第三者得知此事时,顶多憋闷一夜就了事。但万一那些坏话会流传千年以上,你敢得罪对方吗?





《枕草子》(Makura no Sōshi)与《源氏物语》(Genji Monogatari)是日本平安时代(794~1192)中期的不朽名作;前者的作者是清少纳言(Sei Shōnagon),后者的作者是紫式部(Murasaki Shikibu)。虽然我们后人无法得知她们的长相如何,不过,两人都是才女这事,倒是不争的事实。而且两人都是日本随笔文学之祖。

10.jpeg

紫式部像

紫式部在二十七八岁时嫁给年长二十来岁的藤原宣孝(Fujiwara no nobutaka)。当时的女性适婚年龄是十六岁左右,紫式部算是相当晚婚。宣孝另有四名妻子,儿子的年龄和紫式部差不多。紫式部婚后生下一女,婚姻生活不及三年便成为寡妇。她的婚姻生活似乎不怎么幸福。

日本平安时代的婚姻模式多种多样,男方可以选择“访妻”模式,也可以干脆住进女方家。若男方经济条件允许,或女方无依无靠,更可以将女方迎进自己家门。

不过,贵族阶级通常采取“访妻”(走婚)模式。简单说来,就是女子即便有了对象,也依然住在娘家。男子看中了女方,女子这方也不讨厌男方的话,该男子便有资格于夜晚前往女方家过夜,但必须在天亮前离开。

这种婚姻模式极为不稳定,因为男子若对女子失去了兴趣,只要不前往女方家,双方的关系便算中断。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彼此各不相犯。也因此,为了保障女子及其子女的经济环境,这时代的房地产等家产都由女儿继承,孩子也由女方负责抚养,是典型的母系制度。肩负传宗接代重任的是女方,而非男方。

话说回来,根据各种史料,紫式部对男人来说似乎是个“恶妻”。爱掰理、难以取悦、顽固、孤僻。据说,某天,藤原宣孝来到紫式部家,不但不进门,还丢下一张纸条,转身就走。纸条上写着:“我现在要到另一个比你温柔的女子那儿。”

紫式部看后,恼羞成怒,顺手在纸条上回道:“像你这种成天拈花惹草的男人,我看,恐怕没有任何女人能够与你水乳交融,真心温柔对待你。”写完,马上交代女侍送到藤原宣孝家。这种好胜的个性,可能是导致她婚姻生活不幸的最大理由。

清少纳言的个性则和紫式部完全两样。十六岁时嫁给年长一岁的橘则光(Tachibana no Norimitsu),两人之间有两个儿子。但她对一般男女或夫妻关系似乎不甚满足,在《枕草子》中便表明:“对自己的将来不怀任何希望,只一味老老实实,梦想着虚幻幸福而度日的女人,令人感到郁闷,甚至心生鄙视。”

11.jpg

清少纳言像

这句话对现代某些仰赖丈夫抚养的家庭专业主妇来说,听起来肯定会觉得极为刺耳。其实她的意思是说,倘若女子有才,没有必要终生厮守在一名男子身边;即便无才,也可以去当打杂的女佣甚至清扫厕所等卑微工作,以便学习人际关系或世间常识。之后,再闷在家里也无所谓。

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清少纳言应该是女权主义先驱者。也因为如此,她的婚姻生活只持续了十多年。但清少纳言即便和橘则光断绝男女关系,仍和对方维系着类似兄妹的亲密关系。从这点看来,她的个性应该很爽快。

清少纳言二十八岁时进宫侍候一条天皇皇后中宫定子(Chu-gu- Teishi)。中宫定子的后宫约有三、四十名女官。清少纳言入宫不久,马上发挥她的才华与机智,加上个性温柔明朗,不多久,便成为宫廷“文艺沙龙”的红牌要角。

《枕草子》中有一段《香炉峰雪》,内容大致如下:

……话说某年冬天,外面大雪下得很深,众女官比平日更早关上格子窗,躲在房内起炭火取暖,陪定子闲聊并构思文章故事。

定子随口问:“清少纳言啊,香炉峰的雪景怎样了?”

清少纳言一听,立即吊起格子窗,并将帘子高高卷起,让定子观看外面的雪景。

其他女官见状,纷纷叹道:“大家都知道这首诗,甚至都吟咏过,可就是想不到在此刻可以应用。侍候中宫的人,理应如此。”……

这段描述,若光看表面意思,会误解清少纳言在夸示自己很机灵。但真正的意思是,中宫定子想看外面的雪景,故意用白居易的汉诗“香炉峰雪拨帘看”对清少纳言进行了一场考试。

当时,清少纳言进宫才一年多,地位还不稳定,却因此事而得到主子中宫定子的赏识,并获得众前辈女官的掌声。她当然很高兴,描写时不免会增添几分得意之色。紫式部正是很讨厌清少纳言这种(在紫式部眼中看来)“爱出风头”的行为。

紫式部在宫中服侍的是一条天皇另一位爱妾藤原彰子(Hujiwara no Akiko ),亦即时任权中纳言的藤原道长(Hujiwara no Michinaga)之长女。

定子和彰子是堂姊妹,彼此的父亲都利用女儿在宫中争权夺利。紫式部进宫时,清少纳言已退出宫廷,按理说,两人应该不认识,甚至从未见过面。但紫式部却在《紫式部日记》中对清少纳言加以严苛笔诛,全面否定清少纳言的人格以及其业绩。

“清少纳言是个自鸣得意、自命不凡的人。别看她好像特别聪明伶俐,随手写来就是汉字文章,仔细阅读,还是可以找得出许多缺点。这种轻佻浮华的人,怎么可能迎接幸福的晚年?”

想想,写得出《源氏物语》这种大作的人,还必须“仔细阅读”才能找得出清少纳言写的文章中的缺点,那一般人该如何点评呢?何况,《紫式部日记》是《源氏物语》完成后才动笔写成。

可见,《枕草子》虽是一部兴之所至、漫然写出的随笔,但笔致的成熟度和自创性已趋于至高程度,否则紫式部不会视一名早已退出宫廷,比自己年长七八岁左右的女官为眼中钉。难怪后人都认为紫式部是出于嫉妒,才如此严厉批评未曾见过面的清少纳言。

虽然我们后人无从得知清少纳言是否读过紫式部的日记,但从《枕草子》的文章内容笔调看来,也可以想象得出,即便清少纳言读了紫式部的日记,她大概也会处之泰然,完全不放在心上吧。

12.jpeg

紫式部的最大败笔应该是留下了流传千年以上的日记。更不巧的是,日记中竟记载着她对清少纳言的酸溜溜笔诛证据,还记载着她对其他女官品头论足、挑三拣四的挖苦内容。与之比起,清少纳言看似“我想写的都写出来了,我想讲的也都讲完了,各位,有缘再会啦”,之后便淡出银幕,永不再现那般。

清少纳言不但没有对紫式部留下任何一句反驳,也没有留下针对同事的批评,她在《枕草子》中贬得一文不值的人,都是当时自命清高,自以为是的贵族男子。其中包括了紫式部的丈夫藤原宣孝。可能正因为亡夫遭清少纳言贬入地下,而且《枕草子》在当时红得发紫,因此紫式部才会如此憎恨清少纳言吧。

紫式部在人前不会夸耀自己的学识教养,反倒假装连汉字的“一”字也不会写。清少纳言则心直口快,天真无邪地将自己懂的全部摊出,甚至有时明知会踩到地雷,也毫无所惧。

站在同性的立场来看,我会选择清少纳言当朋友,但也不会得罪紫式部。

试想,别人在背地说你的坏话,你经由第三者得知此事时,顶多憋闷一夜就了事。但万一那些坏话会流传千年以上,你敢得罪对方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9-8-17 06:36 AM , Processed in 0.08597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