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3|回复: 0

[驰骋职场] 母猪与月亮,一群工程师的选择

[复制链接]

14万

主题

182

好友

26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9-9 07:34 A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源济 于 2019-9-9 07:36 AM 编辑

母猪与月亮,一群工程师的选择

 人物记者 人物 2019-09-09

0B5FB702-2E9E-45EA-9CD0-4D552B0D9F7D.jpeg


这个9月,我们和4位工程师聊了聊他们的生活。他们入行时间参差,对技术的理解也处于不同的层次,幸运的是,他们都在二进制的世界里找到了纯粹的快乐,和他们交谈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他们真诚、朴素。他们相信自己的职业,相信算法的担当,相信技术真的能改变生活。


有人说,代码没有价值观。而在这群阿里工程师眼中,代码是一种表达「相信」的语言,是他们心中的「月亮」。




 

文丨梁宋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技术的世界是陌生而遥远的。

 

大家都知道代码,但对于它的认知,大多止步于电脑上一组一组看不懂的字符和符号,代码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答案是模糊的。很难想象,在四川宜宾,有一群母猪因为代码,每年每只可以多生3只小猪崽,在杭州,因为多写了几行代码,盲人朋友也能参与双十一剁手抢购了。

 

说到技术人,形象也是模糊的,当下的审美是硅谷风,他们穿着休闲,头发蓬乱,不拘一格。在很多人的想象中,技术人等于程序员,穿着格子衬衣,背双肩包,公司电梯里满是植发广告。真实世界里,技术人主要是工程师——程序员不一定是工程师,但工程师包含了程序员。

 

这个9月,我们和4位工程师聊了聊他们的生活。他们入行时间参差,对技术的理解也处于不同的层次,幸运的是,他们都在二进制的世界里找到了纯粹的快乐,和他们交谈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他们真诚、朴素。他们相信自己的职业,相信算法的担当,相信技术真的能改变生活。

 

有人说,代码没有价值观。而在这群阿里工程师眼中,代码是一种表达相信的语言,是他们心中的月亮

 

 

如果不去现场,我不会知道母猪发情是28天

 口述:唤月 


过去一年半,大家都叫我猪猪侠,因为我为猪写了不少代码。

 

我学习和实习都是和大数据相关,觉得自己挺高大上,挺洋气的,进阿里报的也是数据研发工程师,进来之后发现这一块已经做得很好了,不需要我们从底层搭起来了。加入阿里之前我对阿里的了解就是电商,进来之后才知道,我们会把这些技术推向社会,给其他的产业服务。

 

那时候我在的部门有一个类似创新孵化小组,我们打算用技术、用算法、用工程能力解决一些问题。现在很多大学生,宁愿在外面打工也不愿意种地、做农业相关工作。我们希望通过技术,减少人力成本,提高农业生产效率。

 

去年,我成了农业大脑项目的一位工程师,蹚第一回水。

 

为什么选择猪?如果你知道猪肉供给对中国经济意味着什么,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值得的、有趣的。每年,中国大约消耗掉7亿头猪,其中绝大多数是自己养殖的,开个玩笑说,全世界的猪都被中国人吃了。

 

我第一次去四川宜宾的猪场是去年3月,早上飞到成都,落地后开5个多小时车到小山村。大型猪场有隔离区,有严格的消毒要求,要将病原体消灭在猪场外。先洗一个澡进去,在隔离区待两天,消完毒再洗澡,再进生活区,再待两天,这样4天之后才能进入猪舍。进入猪舍每天要洗4次澡,人家那里有这样的要求,我就做呗。

 

进去第一感觉就是味道比较重。在猪场,7点半之前一定要吃早点,因为不吃早点就没得吃了。一个大妈在做饭,你这顿不吃,饭就没有了,方圆几公里什么也没有,也不能出去吃,因为你出去一次要经过三四天的消毒才能进来。

 

猪场就是几栋房子,围墙圈起来,什么都没有。猪场面临的一个问题是,招不到人,有些大学生去实习了两天,赶紧买车票,跑了。

 

过去一年,我去了宜宾的猪场七八次,一次呆一两周。山东东营的猪场也去了很多次,北方的冬天,真的荒凉,一望无际,猪场的工人晚上会放音乐听,大多是流行歌曲。有人问我,干嘛要在猪场待这么久?我一直在城市生活,很多东西不去现场其实是脑补不了的。


6800C606-C47D-43D9-86A3-A8C2609B7739.jpeg
 唤月在猪场 

 

为了接入人工智能的摄像头认识猪场里每一头猪,我们要给猪场装轨道,猪场的天花板不是全空的,装轨道的时候还挺麻烦。还有一个问题是装摄像头,要考虑现场的灰尘问题,我们给摄像头安了一个小盖子,不让苍蝇的粪便挡到镜头。

 

还有一个现实问题是,四川那个猪场,夏天下午两三点会停电,设计方案完全没有想到这样的场景。在猪场的日子,既要写代码,也要去现场,在猪圈里面录数据。

 

我们用摄像头监控母猪的发情,报警直接发到工人手机上面,我们想尽量做到精准,比如第3行第48列这头猪有发情征兆,工人就不需要每天一栏一栏地去摸巡。母猪的发情期一年只有28天,在这期间,它经常站着一动不动,而不是躺下睡觉,吃的也比较少,我们可以通过这几个指标去判断这头猪有没有发情症状,通过图像识别,比人工更准确,能找出一些漏检的母猪。

 

产崽之后,小猪有时候会被母猪压到,我们怎么样去通过图像或者声音去做报警?我们安装摄像头定时巡栏,判断母猪和小猪重叠的面积,去推算它到底有没有被压住。

 

去年养猪这一块,因为发情期捕捉到位,被压死的小猪也减少了,PSY提升了,通俗地讲,这是一头母猪每年产下的成活小猪数,国内平均值大概是20,我们那个集团好点,可以做到23左右,在我们图像监控养殖过程后可以提到25、26左右。一头母猪每年多了2-3头小猪崽,一头小猪单价300-600元,这个收益还是很可观的。

 

如果不去现场,我不会知道母猪发情是28天。这也算是工作给我的一种附加值,能够落地的,能够给客户带来价值的技术是好的技术。做农业的客户都非常朴实,解决了一点点问题,他们就觉得这个真的有用。


7D9F04FD-E5E9-4B4A-B07B-5E3F56AD7695.jpeg
 唤月在猪场写代码 


 

他把手搭在你的肩上,跟着你一起往前走

 口述:风驰 

 

进入阿里没多久,我就加入了一个民间组织,叫做信息无障碍小组。

 

这个小组成立之初是因为一个投诉,一位名叫顾怜磊的卖家打来电话,说自己是一位盲人按摩师,淘宝改版,读屏软件失去作用,导致他的店铺无法经营,他的投诉一下子就引起了工程师的注意。

 

我加入这个小组,是因为自己之前在一家外企工作,有信息无障碍的相关经验。当你完全不能用鼠标,只用键盘,网购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你所有的信息来源都靠读屏软件朗读,比如一张商品图片放在这里,被朗读出来可能只是图片,图片里到底什么内容,你是不知道的。

 

我们要做的事情,一个是让大家知道,可能有一些用户不是我们原先预料范围内的,比如盲人、视弱色盲用户等等。另一个就是推动他们的权益得到保障。

 

你可能很难想象,盲人用户不仅在淘宝上买东西,他们还开店卖东西。还有,像今天的阿里云,很多人觉得这个技术产品是给工程师用的,很复杂,其实根据一些数据来看,背后也有纯键盘操作的用户——应该也有盲人在使用。


71AD6550-9CAA-4B3C-9A9E-1BCFA8B0560F.jpeg
 风驰对话90后视障工程师 


无障碍小组运行模式是这样的,我们现在20个人左右,技术人员超过一半,我们建了一些群,里面有一些盲人用户的意见领袖,他们遇到的问题,比如下单下不了、验证码读不出来,都可以反馈给我们。我们小组的成员会去找相关业务的同学,跟他们对接起来。

 

比如说2014年双12,我们就推动双12项目组把信息无障碍设计加入了项目要求。一位盲人可以浏览会场,听到哪个会场是什么,确定是他要的东西,能够加进购物车或者是下单。

 

做这件事情,可能这一行代码提交上去,对我的KPI没有任何影响。可是,那几位盲人,他们背后的整个群体,能够在淘宝买到他们要买的东西,这还是很让人开心的。

 

这个事情反过来也能帮助我。编程就是一个抽象再翻译的过程,代码的语意化对每个程序员都很重要,帮助盲人写代码,某种程度上也会帮助我自己梳理代码的意义和结构。

 

现在,我的钉钉有一个群,里面100多人,很多都是盲人。这个群是我在钉钉里面最开心的一个群了,任何一个功能在这里上线,或者告诉他们哪里修好了,反响都很热烈。

 

因为这个小组,我也曾蒙着眼睛体会盲人的生活。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是用技术带着他们体验美好生活。这总会让我想起第一次跟盲人用户接触时的情景——那时我想,怎么去引着他往前走才是好的?我牵着他?或者是搀扶着他?其实他们不喜欢这样,他喜欢你走在前面,然后他把手搭在你的肩上,跟着你一起往前走。


AFF11F18-9C23-4F54-B09F-D944A8D79620.jpeg

 

让程序员穿统一的内裤

 口述:孤尽 

 

他们说,代码就像程序员的内裤,你管我破了几个洞,别来看我。在阿里巴巴,我是那个斗胆给大家的内裤写统一规范的人。

 

为什么需要统一代码规范?一份代码,可能是许多工程师共同书写的,就像大家一起开车,靠左行还是靠右行这种最基本的东西一定是要统一的。如果没有这个基本的东西,大家的消耗率是相当高的。比如,一个人的代码没有回车,另一个人看到了给你回车再提交,然后第一个人看到又改回来——消耗在这种事情上,大家心很累,身体也很累。

 

这件事情为什么难做?它不像交通规则那样,不制定好会撞死人,它撞不死人。我留四个空格留八个空格又怎么了?就是要回车又怎么样?

 

吵架太多了,谁也说服不了谁。大家问,定规范可以,为什么你来定?大家都不差。有一个亚马逊来的同事跟我聊了一天都不服气,从早上9点聊到晚上9点,为什么这个地方代码要大写,为什么这个地方是四个空格,他都要让我讲出理由。


C443C557-8C6C-48C8-878C-8637E15D4C72.jpeg
 孤尽(图左)与其他工程师交流 


我是一个挺轴的人。考研考了三年,从机械专业转到计算机专业,当时阿里明确发了短信,说我没通过笔试,坚决不接任何形式的霸面——我管你接不接待,反正我就去。

 

我印象确实非常深,HR面的时候,我气场实在太大了,他们觉得不面试都对不起你跑一趟。HR问我,你为什么想来阿里?我说想成为一个牛人,他说什么是牛人?我说影响到阿里的每一个人。

 

前两年,我是比较沉寂的。2017年2月,我们的《阿里巴巴Java开发规约》对外发布,英文版后来甚至走进硅谷。阿里基于开发规约推出的编码插件,曾经在开源热度榜排世界第一,全球工程师们已经下载120万次。去年我们又出版《码出高效》这本书,近百万稿费全部做了公益捐赠。

 

现在这个规范总共240多条,我们总共改了600多次版本,你提意见我改,大家一起来构建这些东西。后面其实很多人黑转粉,我们内部列了很多的贡献者名单。你可以理解成蝴蝶效应,一开始拍小翅膀,到后面气势形成,就像龙卷风一样,越卷越大,大家基本上都进来了。

 

马老师(马云)也给这个规范写了推荐语:我们一起合作写经济发展的代码,写未来社会发展的每一行代码,码出高效,码出未来。


54D35510-044B-43E6-85A6-C099A7171944.jpeg


 

我们三三两两一路走回去,意气风发的,像香港电影一样

 口述:四虎 

 

我是一个技术人。

 

12年前,我加入淘宝。来这里之前,我在一家很小的ERP公司工作过,说实话那会上网能干的事情并不多,看看新闻、打打游戏,公司的电脑都是单机。我去做的事情就是做互联网化,做到员工不在公司时也能够远程审批单据,为什么做这个事情?技术就是让生活更便利,你都上网了,审批还跑到公司去,就很违背技术应有的价值。

 

当时为什么来到淘宝?我是八零后,经历过假货横行的年代,当年最盛行的是温州皮鞋。刚考上高中的时候,我老爸为了奖励我买了一双皮鞋,在市场里买的,很高兴,当场就穿上了,结果还没走到家,那双鞋子已经烂了,就到这种程度。

 

我其实不太善于沟通,看别人砍价,从1000块钱砍成100块,觉得是不可理解的一件事情,包括碰到这种假鞋怎么处理,对我来说,挺无助的。后来发现有淘宝这么一个网站,能够直接在网上购物,还不用跟人家讲价,你可以挑最便宜的。那个时候我心里就在想,这个是能改变未来的东西,是不一样的东西。

 

你可以说我一根筋。高中毕业时填志愿,从第一志愿到第三志愿,我全部填的计算机。我们学校只有一台计算机,锁在房间里,只能透过窗户偷偷看一下,我从来没摸过。那时候也不知道学计算机到底能做什么。

 

某种程度上讲,那个时候的我们,都有一种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样的感觉在里面。至少书上是这么读的,这么学的。

 

当时淘宝去浙大招人,人家都不愿意来,招进来我们这些所谓的技术人员,大多是农村孩子,学历也不是很高。大家都抱着一种想要出人头地,或者想要改变一些东西的愿望来到这里。

 

我来的时候工资到手只有3000多元,远低于之前的收入,家里人都不理解,他们问,你在那边到底做什么我当时讲不明白什么叫淘宝网,能够想到最好的回答就是,我们像做菜市场的,里面有这么多摊位,至于卖什么,都是其他人来卖。一直到2010年左右,我都还是用这套方式解释。

 

来淘宝头一年,是经济上非常痛苦的一年。进淘宝之前,我已经买了房子,因为工资忽然变少,老婆每个周六都加班,母亲一边种地,还去工厂上夜班,就为了资助我。

 

2008年淘宝商城(天猫前身)上线,之后几年时间我都在做交易这一块,非常满足。那么多用户用到你代码所写的功能,对技术人员来说是非常值得自豪和骄傲的一件事情。


191B7382-E111-4BD9-B425-0D313F298E45.jpeg
 2011年四虎参与做交易平台时 

 

之后天猫双十一,我们有一句话挂在嘴边,叫敬畏线上为什么是这四个字?我们的系统如果挂一下,对很多商家来说,备了很久的货卖不掉,甚至几十万的贷款来备货,那他可能倾家荡产。

 

说实话,这些年经历很壮观,是我们跟上了这个浪潮,但是到今天为止,我们可能要找下一个新的突破点,要去发现未来的浪潮在哪。

 

以前,我们心里很清楚,哪个山头要攻下来,目标很明确。今天,敌人可能躲在丛林里面,你要找出来他在哪里。颠覆你的不一定是你的竞争对手,可能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新技术。

 

通过技术改变一些生活,这个我觉得已经做到了,现在,对我个人来说,技术人员不能只是解决问题,要真的去发现问题,再解决它,这个阶段我还在努力的过程中。

 

我至今记得,来阿里不久,我们30多号人在湖畔花园的房子(马云在杭州最初创业时的公寓)做淘宝商城的封闭式开发。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很有意义,房子边上有个小饭店,走5分钟就到,我们每天一起吃圆桌,到那里时,饭烧好了,摆好了,直接吃就行。

 

夜里十二点多,大家一块走回家。走回去的路上,有浅黄色的路灯,我们谈论的都是技术问题,具体内容其实我已经不记得了,印象很深的,就是那样的画面,我们三三两两一路走回去,意气风发的,像香港电影一样。


BDAF43E9-7B0C-4495-B03F-2A271CB81A5F.jpeg
 封闭式开发团队合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9-9-17 05:35 AM , Processed in 0.13143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