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7|回复: 1

[故事分享] 小事 | 暗恋很多年

[复制链接]

14万

主题

182

好友

26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9-13 11:54 AM |显示全部楼层








小事 | 暗恋很多年

知乎日报 2019-09-13

43C88280-BD1A-4C9A-8ED3-D4601DFE6600.jpeg


这是知乎君分享的第 1109 篇小事。


题图:《情书》

   

你有没有暗恋过很久的人?


知友:也栩


有啊。


我是男的,他是我发小,也是男的。


我俩小学到高中一直念同一所学校。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好像慢慢的就习惯了对他好,也习惯了他依赖我。


他爸坐牢的那一年,一直都是我陪着他,安慰他。


他第一年高考失败,恰好他家出事,他妈带着弟弟躲债无暇顾忌,是我整个暑假跟他在一起,支持他复读。


他复读那一年,我在读大学。他每周给我打一个电话,那时候我是他的精神支撑。他家欠了很多钱。我在大学兼职赚钱给他补贴。


他的高考志愿是我给他选报的,跟我在一个城市,就在我们隔壁学校。


他爸心脏病突发身亡的时候是我陪着他回家的,他爸的葬礼上我紧紧的扶着哭成一摊烂泥的他,心疼的要死。


那时候他跟我说,他爸走了,我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男人了。


他常在我家住,我俩在我的房间不是手拉手就是抱着。晚上睡觉也是抱在一起,有时候还会亲两下。一起出去没人的时候也会自然的拉手,碰到人就自动分开。


他最喜欢把头靠在我肩膀上,要么就躺着把头放在我腿上一起看电影……


他经常跟我说爱我,我也常说爱他。


我以为……


我以为我那不是暗恋,是互相喜欢,是大家都不好意思捅破,是不需要捅破,因为我俩明明就那么密不可分。


我毕业后直接工作了,他却选择了考研,因为距离的原因,没法经常见面。突然有一天,他告诉我,他们实验室一个小姑娘追了他很久了。


我问他怎么想,他说:觉得这个姑娘不错,要是错过了,挺可惜的。


那一刻我的脑子是乱的,心脏是颤抖的,我突然意识到在这段感情或者都不能称之为感情的时间里,都是我一个人的狂欢和悲喜。都是我的臆想。我……是在暗恋。


我说:那你看吧。然后把他删了。


我心里一直只有他,我也以为他的生活里只有我,他什么事都跟我讲,我什么事都想跟他说,我一直都沉浸在这种不用表白,他就属于我的那种幻觉里。


突然一瞬间全没了。


那一刻我好后悔为什么没跟他一起考研,说不定,说不定……


后来我们很快又加回了好友,他跟我说,我一直都会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一辈子都是。


呵呵。


我问他:你不知道我爱你吗,他说:知道,我也爱你。


我说:那你不爱你女朋友吗?他说:两种爱不一样。


对啊,不一样。


原来我那么可笑的过了那么久。


去年 5.20,他领证了。


他跟我发了结婚证的照片,说:我都没告诉我妈呢,第一个就通知了你,你看你多重要。


我心一紧,说:恭喜啊……


我真的曾经纠结过他有没有喜欢过我这个问题。后来我想通了,如果我不能一直看着他,不是这个女生,也会是别的女生,总有一天,他会离开我的吧。后来我又想,是不是因为我俩只到亲吻,如果有了下一步,早点把一切都捅破了,会不会不一样。


今年十一他要举办婚礼,我在老家帮他订了酒店。他说西装都给我准备好了,到时候我是伴郎。


我说好啊,不过我这么帅,你不怕我给你比下去……


我现在也有了很爱很爱的人。我不需要猜就知道对方有多爱我。我才体会到原来爱情这么明亮美好。


我偶尔会想起他,想起那些年的自己,想起那自己也不知何时开始的旷日持久的暗恋,我不后悔,因为那是我懵懂岁月里的一抹彩虹,像灯塔一样,点亮了我的青春,守护着我的稚嫩,让我对爱情一直保持纯真与赤诚。

14万

主题

182

好友

26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9-13 11:55 AM |显示全部楼层


知友


有,从 12 岁认识她到现在我都结婚了,整整 11 年了。


打下这个数字来,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原来已经这么久了。


我对她的爱,从一开始的痛苦挣扎,到现在已经能坦然地把她放在我心里的一个角落,知道将与这份感情共度余生,也已经11年过去了。


初识是初中报到那天,我上了个离家很远的中学,班上一个人都不认得,而同学们很多都在附近上的小学,大家三三两两串着都认识了。


她被安排坐在我后面,我问她叫什么,却因为人太多记错发音了。第二天来学校叫她「青生」,她笑弯了眼睛说,怎么可能轻生呢,人家可珍惜生命了。


后来想想我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沦陷的吧,那天下午阳光从窗户里照在她脸上,我甚至能看清她脸上的绒毛。但那时却不知道我喜欢她,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知道我喜欢她。


她长得很美,声音也是很悦耳的,不是软软的,但是好听。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她的美,她总是留着奇怪的发型,初一扎马尾非得把头顶上的头发挠的乱七八糟,说这样好看。


后来初二的一天我一进教室一眼看见她剪了个小丸子式的发型,惊的下巴都掉到了地上。她的校服也总是脏兮兮的,父母工作忙,没什么时间管她,她自己也洗不干净。


她很开朗,弹的一手好钢琴,体育很好,练过跨栏,很喜欢学英语,数学也很好,成绩名列前茅,但比我还差了一点哈哈。


我那时是班上第一,是那种中规中矩的好学生,非常妈宝,而且很多事情也要我妈帮着我做,比如辅导功课,照顾生活。


她完全是我人生的另一面,她说她想去当律师,她度过很多宋词,写起作文来文采飞扬。


她有点叛逆,有时会和爸妈吵架,她有时候又很会撒娇卖萌,我虽然板着个脸,却也完全拿她没办法。她活得恣意飞扬,我其实一直是羡慕崇拜她的。


那时我是班上的班长,老师每次排座位都要问我的意见,每次我都想尽办法办法把她排在我后面,当然也偶有失败,这样即便我不和她一起上课外辅导班,不和她中午一起去校外吃饭,不和她周末时不时去唱k玩乐,她也能在我身边。


初二的那个暑假补课是我人生中的高光时刻,期末考了年级第一,我又想办法把她调回我身后,我觉得日子再惬意不过了。


初三回来就是当头棒喝。其实当我发现她暑假作业一笔没动,开学摸底考的稀里糊涂的时候就该察觉到不对了,可是都被她搪塞过去了。


或许也是她觉得和我关系没那么深,没必要告诉我,于是在十一结束之后,她就休学了,她家电话打通了是她爸爸接的,含糊其辞说过几个月就回去上学。


我在焦虑和失望中,成绩也一落千丈。而后慢慢听到有些流言,说她在准备出国。我一直知道她家里想让她出国,但以为离我还远,我们都还没有长大,没想到直接在我心上插了一刀。


春天再回来时,她已蓄起了长发,我质问她是不是要出国,她感受到了我情绪的激烈,安静地看着我,笑了笑说不会的啊,我还会在国内上完高中的。


我牢牢地把这句话抓在心里,固执地认为我们不会分开。


然而也不过是自欺欺人。她上课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她出 offer 那天,我把手机紧紧攥在桌子下面,在上课的时候给她发短信,她回复我录了。


老师明明知道我在上课玩手机,但她出于对好学生的偏向,以及知道我对她的感情,也睁一眼闭一眼,笑眯眯看着我雀跃无比。那一刻我真心实意替她高兴,又知道肯定是再也留不住她了


通过她的一摸作文,我才知道她初二那个暑假到初三春天,到底经历了什么。


她独自一个人在上海拜师准备考试,疯狂地背单词学英语,怎么在 14 岁考出了托福 112。


冬天去美国面试,她拿了签证,妈妈却被拒签了,她独自一个人在波士顿的雪夜里穿着露腿的短裙跋涉在齐腰的雪里;


她在面试的时候和面关谈道教,又表演了钢琴……


那作文我读的热泪盈眶,又无比尖锐地感知到,即便她坐在我后面两年,我们也真的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对她的生活一无所知,在她的世界里无足轻重,甚至她完全不曾对我说实话。


即便是这样我也恨不起来,她对我而言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即便妈妈总是不太看得上她,说她成绩没我好,小疯丫头一个,然而我清晰地知道,我疯狂地爱着她。


我回家跟妈妈说我也要出国,开始发了疯似的背单词、学英语,从初三到高三,把所有课余时间都贡献给了准备出国,一边准备高考,一边把申请的路也自己走了一通,深深体会到了她当年的不易。


拿到 offer、和她的人生轨迹再次重叠是支撑着我的唯一梦想。


高二暑假我准备去美国的夏令营,我毫不犹豫地选了 Stanford,因为她跟我说过,她喜欢 Stanford,要去那里读法律,要当律师。在加州七月不带一丝云彩的太阳下,我是笑着的,我知道我离她更近了。


我最终申请的结果不理想,我那年是大陆生申请崩盘的一年,往年我的高中都有藤校和前十,再不济还有伯克利,然而随着美高势力的崛起,我作为年级里条件最好的,连一个前 20 都没有。


最终我决定留在大陆念书,在决定放弃拿到的几个 20 多名学校的 offer,放弃 HKU 和 NUS 的时候,我正在苏州毕业旅行,我坐在破败的小旅馆里捏着电话痛哭,不是因为申请不好,是因为一直以来支撑着我去美国和她团圆的梦碎了。


其实那时也知道自己该放手了。高中她从美国回来几次看同学,都不是来找我,每次我听闻消息都匆匆地赶来,围在她周围听她讲在美国上学的趣事。


什么每天早上要先去教堂啦,学校有马场啦,为了学生学习方圆几公里都没有一丝丝手机信号啦,跑定向越野校长给每个人发邮件说穿的鲜艳点不要被熊撞了,她学了自己一直想学的希腊语多么多么难云云。


然后看着她长得齐腰的长发,越来越出众的美貌征愣,以及贴在电脑上的 Harvard 贴纸出神。我问她怎么不是 Stanford,她沉默了一下,说我现在更喜欢波士顿,也觉得我可以更有野心一点。


我还记得高二有个暑假,她每次回来都会换手机号,然而我每次都能打听到。那次她电话打进来,我记得我刚逛完博物馆回家还没来得及坐下,正准备切开一块紫薯陷的月饼充饥,她电话就进来了,说「猜猜我是谁」。


宠溺地说,「还能是谁,是我的青青啊」。


五年过去了,难道我还记不住她的声音吗?她说她在学校食堂,问我要不要过去。我不假思索地说当然!然后一路狂奔,内心的喜悦简直要溢出来。


到了食堂二楼,我环顾了一下空无一人,不敢相信,又难过的抱头蹲在了地上,无法呼吸。这时候她从边上出现,说抱歉我刚刚去洗手间了。


那一刻我才感受到了心跳。


更多的时候是绝望的想哭,一边准备出国一边准备高考真的好累。知道她不在乎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与她再见,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放下自己对她这段绝望的暗恋。


上了大学我感觉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虽然是 top 2 的学校最热门的专业,可是打我开始梦想未来的大学的时候,就是想着去美国和她团聚,这个梦做了四年,终于还是碎了。


大一暑假的时候,她高中毕业,我恰好在深圳实践,她来深圳玩,我想方设法从满满的行程里挤了半天出来见她,听她讲这些年在高中的经历,怎么被渣男欺负,怎么拼命似的参加垒球训练被打断了腿,怎么绝望地自己拄着拐杖上学摔倒了没人能求救(也没有信号),怎么心情抑郁难以疏解。


那天晚上下着大雨,我陪她爬莲花山,听她跟我念叨。回去的路上打不到车我一脚深一脚浅地淋着雨,等到了酒店被闺蜜小姐姐看到我狼狈不堪的样子,像见了鬼一般。


我终于意识到我们之间只能渐行渐远,很多事情,很多她的悲欢喜乐,我都无法参与,也无法陪在她身边,我再怎么扒她对社交账号,也终于不知道那些和她互动的人都是谁。


今后更是相见陌路,如果不是我上赶着,她可能完全记不起我这号人。于是我决定想办法忘了她,再不要伤害自己。


我完全不再主动联系她,即便大三去美国交换,去了美东,离她很近,几个月也从来没想过去找她(她最后没有去 Stanford 或者 Harvard,也没有读法律,读了CS)。


我仍然记得初二那年秋天,在学校的金黄的银杏叶子下,我对她说,你知道我喜欢你吗。她沉默了很久,说你真的喜欢我吗,你口口声声说你喜欢我,你为我做过什么吗。我竟哑口无言。


过了这许多年,我努力过,想要再次找回你,我失败了,也许只是感动了自己。也许我对你并不是真的爱,只是一种执念,甚至是对你过的那种生活的执念。但那又怎么样呢,有些事情我终究一个人知道就好,不用再加重你的心理负担了。


大三我找了份还不错的工作,也许是她发现我未来很有前途,也许是她发现我们未来方向也许一致,也许她发现我这么多年一直默默守着我们之间的回忆,我也是她在国内为数不多的朋友。


也许是中国这些年的力量不容小觑,她每次回国开始约我了,我们每年冬天夏天固定见两次,聊上许久,她有时候有一些关于在国内发展和工作的问题,也会来问我。这也是我之前万万想不到,也不敢奢求的。


她找了一份顶级的 hedge fund 工作,成为业内神话。我却永远记得那个初二那年自己一个人准备出国,自己一个人跑去美国面试都小女孩,我知道所有的一切她都是应得的。


你说我放下了吗,我也不知道。从少年到青春期,再到成年,这感情仿佛已经成为了我人生的一部分。


我有时候也难得跟人提起这段感情,毕竟很多人都难以想象我对她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样的


是的,连我自己都很诧异,我这样一个女生,为什么会喜欢了另一个女生这多年,这样刻骨铭心,暗无天日。


我自认不是同性恋,没有和性有关的想法。我和男生很正常地谈恋爱,换过些男朋友,现在也和相恋多年的男友结婚,恩爱无比。


他知晓她的存在,他最忌惮的甚至都不是我苦恋许久的渣男前男友,而是我的这个「此生挚爱」。


我是个自制力很强的人,如果喜欢一个男生发现对方不喜欢我,那我会及时止损保护好自己。也许正因为她也是个女生,我才不知不觉越陷越深,放任了自己的感情,最终察觉为时已晚。


11 年了,我也终于能把她放在一个合适的位置,即便我知道自己永远也忘不了她,但我已经不在意了。


写下这个回答,纪念这段疯狂的青春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9-10-13 11:12 PM , Processed in 0.10471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