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8|回复: 0

[人世间] 《真实故事计划》第489期:我妈是个控制狂

[复制链接]

14万

主题

182

好友

26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10-9 04:53 PM |显示全部楼层








我妈是个控制狂

 尹洛潼 真实故事计划 2019-09-11

2320CA18-A571-43B6-8C64-F7C2E7093BE4.jpeg

我们总能从中国父母的身上,感受到一种控制欲,他们在教育孩子时,经常忘了子女首先是独立的人。26岁的尹洛潼,在一个丧偶式家庭里长大,妈妈以爱为名、近乎疯狂的束缚,让她患上抑郁症

真实故事计划 489 个故事

故事时间:1993 - 2019年

故事地点:沈阳



1



“我这辈子就是因为你才变成这样,当初就不该生你。”我妈坐在餐桌旁,一边抽噎一边骂我。
那是大二的周末,我比规定的“八点半起床”晚了半小时,她嫌我辜负了她的好意——一桌还没凉的小菜、馒头和粥。
在我家,这种一点小事就爆炸的场面,已经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了。我随意吃了几口后,赶紧远离我妈,坐到了沙发上。我面无表情地按着遥控器,不停换台,想努力屏蔽她的声音,可这场控诉还在继续。
“我养你这么大容易吗?因为你,我受了多少白眼?我怎么把你养成这样?也就是我还没瘫痪,我瘫了你还不期盼我早点死吗?
其实我妈说得没错,把我养大确实不容易。25岁那年,妈妈嫁给了小两岁的爸爸。爸爸是家里的独子,比起几个姑姑,爷爷奶奶格外疼爱他,随他在外面打麻将到半夜。妈妈生我的时候,产房外只有一个远房的姑姑和极不情愿的爸爸。
在我18岁之前的记忆里,父亲的面孔很模糊。他在外地打工,一年回家一两次,每次待不过3天。连外人都取笑我,“她爸不要她,也不回来看她和她妈。
丈夫不在身边,唯一能支撑妈妈走下去的,只有我。我是女孩,家里没有一个人看我顺眼。北方的大冬天,奶奶把还是婴儿的我扔屋子里,关掉火炉,任我哭一下午。妈妈回家后,看到我一脸冰碴子,心疼又自责。
她想带着自己的女儿摆脱这种日子。为了不被困在家里种一辈子地,大专学历的妈妈决定去考教师。不顾爷爷奶奶的反对,妈妈每天起大早去地里干完活,再骑着自行车去县城学习。
妈妈考上小学老师后的几年里,继续种地、上班。我爸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却告诉我妈:“算命的说了,我跟你女儿,命里犯冲。”妈妈气哭了,我就抱着她,盯着面前这个陌生男人说:“你可以走了,我不需要一个挂名父亲。
那时候,我和妈妈的世界里,只有彼此。小朋友们一起跳皮筋、踢毽子、扔沙包,我都觉得幼稚。我只跟妈妈亲近,去哪里都紧紧拽着她的衣角。妈妈总是温柔的模样,平时耐心地教我读课文,偶尔骑着一辆黑色的老式自行车,载着我去县里进修,一路上给我讲故事。
直到我读五年级,妈妈被调去邻村更好的学校,她带着我离开了那个家。
工作上,妈妈一直很要强,带的班常能评上年级第一,自己也拿了不少奖。她唯一学不会的就是“与人相处”。本来有资格评高级职称,却被一个老师告了黑状。后来换了学校,负责评职称的人是妈妈的同学,妈妈也不主动找人家,这事就一直被压着。
妈妈变得敏感了许多,在她的眼里,什么同学、朋友都很虚伪,她坚信凡事只能靠自己。对待我,她也以同样的观念来要求——我的世界里,不该有其他角色存在。
有一次,我和一个成绩不太好的同学约着去上课,妈妈看到之后,立马走过来拉着我回家,对我同学说:“你离我女儿远一点儿,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她的朋友。”到家后,妈妈垮着一张脸问我想干什么,我不明所以。
她又抓住我,“朋友比你妈还重要吗?跟她鬼混在一起,你妈怎么办?

我熟悉的妈妈,好像突然消失了。


2

妈妈的脾气越来越不好,六年级上学期,我们第一次起了大冲突。
那天上完英语课,我坐在位子上翻书,看到一首还没学的歌:“I love you,you love me,we’re happy family.”我以为是“我和你,你和我,我们是快乐的一家人”,想摘抄下来,可我刚在本子右上角写完“I love you”,同桌的男孩就把本子拿了过去。
老师路过,把本子收走了,还皱眉头看了我俩一眼,我才反应过来。老师转眼就告诉了我妈,我被叫到办公室,妈妈当着所有老师的面给了我一巴掌:“你为什么早恋?丢人。
 “我不知道这是我爱你的意思,以为是我和你。”妈妈没有听进去,紧接着又是几巴掌,我不躲也不服软,眼泪掉下来就顺手一抹。她打累了,把手里早已捏皱的本子扔在我脸上,摔门而去。
有老师给我拿椅子和水,我依然站在原地,他们便由我去了。我盯着窗外,不知道站了多久,大太阳变阴天,慢慢开始下雨,雨水越过纱窗打在我脸上,我有些站不稳了。
办公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拿起笔一字字地写下:“为什么不相信我?”又把纸撕碎了扔进垃圾桶。近十点了,妈妈才回来找我,“你再说一遍,这句话什么意思。”“我和你。”我的倔强一定是随了我妈。
我曾试着去理解她的不容易,在生活上,她从没让我受过苦。我考得好,她在别人面前才是一个可以挺直腰杆的妈妈——哪怕独自一人,也能培养出优秀的女儿。
到了高三,课业压力大,她在我学校旁边租了一间房陪读。我肠胃不好,为了保障我的三餐,她每天中午骑着摩托车回来做饭,往返两小时,一次没落下。
那辆摩托车是按爸爸的体型买的,妈妈个子小,骑起来并不顺手。有一天她下课太晚,又着急赶回来,骑得有些快,连人带车翻到了路边的坑里。两个路过的男人帮忙,也没把车拉出来,我妈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给搞定了。
等她回到出租屋,我看她一身泥,吓了一跳。我越来越害怕辜负妈妈的付出与期待,学习上更加不敢松懈,哪怕是上厕所,手里也拿着背诵手册。
一次大考,我超常发挥拿了第一,妈妈开心得不得了,连邻居都来问她怎么教育孩子的。后面的考试我恢复到了正常水准,我妈又急了:“你这是怎么回事?我一天天这么辛苦伺候你,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我很愧疚,但怎么解释也没用。她对我的指责开始跑偏,要求我和所有同学朋友断掉来往, “别让他们影响你,高三不是交朋友的。
听到这样的要求,我想到过去的每一天,生怕学不好让妈妈失望,连假期也不和朋友出去玩,压力、委屈瞬间涌上来,反驳道:“我需要朋友,为什么不能交?”那是我第一次冲着妈妈吼叫,没顾上吃饭就哭着跑回了教室。
没过多久,朋友尴尬地告诉我,我妈找了她,让她离我远一点儿,“阿姨说你高三压力大,让我们不要影响对方学习。”朋友没有怪我,但是自那以后,我发现大家都在刻意躲着我。

我突然意识到,妈妈给我的爱,我似乎承受不起了。临近高考,我只想要快点结束这一切,逃离她。


3

我报了一所南方的大学,离家1000公里,可距离没有减弱妈妈对我的控制。
倒是爸爸突然想起他还有个家,回去的次数比以前多了。本以为有爸爸陪着,妈妈会过得不那么单调。爸爸却告诉我:“你妈现在脑子里除了你谁也没有,你可得对她好一点儿。
妈妈每天除了上课,就是给我打电话。只要我一接,通话时长就不会低于2个小时,内容无非是教育我做人要感恩、谁家孩子怎么样了、跟我爸又吵架了、这辈子过得太委屈云云。
我实在是烦了,很长一段时间拒接家里的电话。我要过自己的人生,开始发泄式地花钱、逃课、谈恋爱,内心却极度空虚。
我谈了一个南方的男朋友,这又是我妈反对的。不出我所料,每学期放假回家,刚一踏入院子,坐在门口的妈妈和一群亲戚就开始唠叨,警告我毕业后别跟着男朋友不回来了。
“你妈为你搭进去了一辈子,把你供出来多不容易啊。”“你妈就只有你了,有什么事儿你都得跟你妈说。”我妈很享受,当她的苦被这么多人一次次地说出来,她就会多一丝慰藉。
毕业后,那个男孩跟我一起回了北方。我提了几次去见我妈妈,他总说:“我现在什么都没有,拿什么去见你妈妈呢?”
我一直不敢跟妈妈说这些,有一次周末中午回家,她又问了起来。见我不肯说什么,妈妈一反常态地笑:“有事儿跟妈说啊,妈妈不会怪你的。”
我想迟早要摊牌,不如现在就告诉她。她知道了男孩的态度,没有指责我,我才松了一口气。到了晚上,她突然推开我房门,跟我闹:“骗着你在北方待了两三年,到时候孩子也有了,婚也结了,人家要回去你能不去吗?
我跟她强调我会留在北方,她的声音反而高了八度,要以死相逼,让我分手。
她越这样,我越不肯分手。后来男朋友的妈妈也来问我,以后打算怎么办。初入职场的我,还没适应工作和同事,又得应付两个女人,感觉透不过气了。
我开始转移注意力,学化妆、买衣服、割双眼皮,只是想告诉自己,“你并不差。”我妈第一次见我化妆就讽刺:“化的什么?跟妓女一样,别出去丢人了。我还学会了喝酒,好几次一个人在家喝到胃痛。
后来,那个男孩没跟我商量就回了南方,日子才终于太平了,暂时的。
妈妈依然每天给我大段大段地发语音、转发奇奇怪怪的文章,自作主张寄来各种锅、养生书籍。她有一个小本儿,专门用来记“通话提纲”,给我打电话时,一定要按点全部说完。我不再与她争吵,选择直接不回应。
过年回家吃年夜饭,我毫无聊天的兴致。我妈开始啜泣,我爸先开了口: “我们做错了什么吗?你这么疏远我们?我顿了顿,冷静地罗列出从小到大每一件“不可理喻”的事,末了告诉他们,我体谅妈妈的不容易,也希望他们可以尊重我。
诚恳没有换来体谅,他们又被点燃了,一个哭着强调“父母做什么都是对的”,一个愤怒地拍了下桌子。
我转身回了房间,反锁上门,任凭他们在外面喊骂。躺在床上,我想起今天是大年三十,愈发觉得自己和这个家、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回去上班后,工作强度变大,我顶着精神压力熬夜,直到整晚整晚地睡不着,头发也开始一把把地掉。我开始做一些反常的事情,拿着瓷片划破手臂,却感觉不到疼;盛饭时不小心撒了出来,就把碗摔了,自己蹲在原地哭。

我的脑袋里只有一个声音:“废物。


4

2016年底,我遇到了一个人,是他救了我。
他是我高中的班长王芃,和他在一起后,我找到了失去已久的安全感。他带着我去医院,当我被确诊为中度抑郁和重度焦虑,他轻轻地拍着我的背,握住我的手更用力了。
回家后,我看着桌上一堆药,忍不住发抖。我推开,把自己反锁在浴室,往身上浇冷水,试图让自己好受一点。担心我出事,不停地敲门,甚至撞门。我哭着说:“你别敲,安静一会儿,我现在脑子里好乱,你再敲我可能会死在这里面。

他停了下来,抱着我们养的猫,坐在门外,用很轻的声音告诉我,“那你先把水关上,我和番茄就在这儿陪着你。”我听话地关上水龙头,我们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坐了两个多小时,只有番茄偶尔会叫一两声。

EDF86979-A47D-4CBF-A39D-EDD2CC3C3945.jpeg

作者图 | 我们养的猫,番茄
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应付爸妈了,便尽量不接他们的电话。偶尔接了,也是默默听我妈讲完,淡淡“嗯”一声。主动提出见我的父母,“我想让你放心跟我在一起,我只有见了你妈妈,争取了她的同意,我才能光明正大地帮你扛住家庭压力。
我带他回了老家,妈妈开始提条件: “一,你研究生毕业之后必须在她的城市;二,如果你们要结婚,婚前必须买房,不要告诉我打算买,我需要看到房产证,并且要有她的名字。
就在我要反驳时,按住了我的手,一一应允。回去的路上,我说这对他不公平,不该答应我妈,他却说:“跟你在一起之前,这些事情我就已经都想好了,只不过阿姨今天正好说出来了而已。
从那以后,每周末都主动和我妈妈通电话。他知道我不愿意面对妈妈,又为了让我的家人放心,主动跟他们分享:洛潼前两天拿了优秀员工,可厉害了;阿姨最近身体好不好,我们给你买了护腰……
看到为了我这么努力,我开始积极配合治疗。工作上也出现了转机,我被调到了一个更擅长的领域。
我最大的难题,还是我妈,总不能永远躲着她吧。
于是,我学我妈提前写好要说的话,提醒自己,通话时一定要控制语气。第一次这样做时,我还是有些急躁,看着手里的稿子,念完赶紧把电话塞给了,不敢听我妈说了什么。
“练习”次数多了,我学会了平静地回答一两个完整的句子,直到脱稿,还能主动关心妈妈班上最近又得了几个第一。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妈妈也比以前平和了。有一天,她突然问我: “女儿,这些年,因为妈妈,你过的很辛苦吧?”我强忍着心底的酸楚告诉她:“都过去了。
妈妈今年53岁了,她的生活依然很单调——上课、给我打电话、等着我给她打电话,偶尔还是忍不住语出伤人。
只是曾经那个骑着摩托车、似乎力气很大的她,已经老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 END -

作者尹洛潼,程序员

编辑 | 成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9-10-14 06:16 PM , Processed in 0.10131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