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6|回复: 0

[故事分享] 《真实故事计划》第495期:一个农村新式女性的婚姻叛逃

[复制链接]

14万

主题

182

好友

26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9-29 08:09 PM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农村新式女性的婚姻叛逃

 邓华晨 真实故事计划 2019-09-30

22FA3AE2-01CA-45DC-A98E-34E23B3467C0.png

结婚有孩的农村文学女青年,通过短信结识了千里之外的网友。确认彼此心意后,她奔赴东北小山村去见爱人,斩断了破碎婚姻的枷锁。新式女性并不独在城市,只要一个人还有选择生活的勇气,人生就会改变。

真实故事计划 495 个故事

故事时间:2005 - 2019年

故事地点:吉林白山


1

2005-02-28  21:18
这几天我总想你,你相信缘分吗?有一种心灵感应,我想你什么你应该明白。我知道你有难言之隐,这可能要碰触到你心灵的伤疤。
2005-02-28  21:52
有些事情不用太清楚,如果是姐姐,你就多关心我,如果是妹妹,我就照顾你。我希望是姐姐。
2005-02-28  22:02
我不是为了找老婆而找老婆,我是为了找一个有共同事业而奋斗的知心爱人。人一生都有不如意的事情,要正确面对。
2005-02-28  22:35
你是我姐姐吗?一个人只要真心付出,总能得到回报。我希望能见到你,总有一天我会去找你的。早点睡,一定要吃早餐。
2005年5月19日,我只身踏上深圳开往吉林浑江(现白山市)的火车,心脏随着颠簸在铁轨的车轮一跳一跳。我拿出笔记本,一页页翻看抄写在上面的短信。
3个月前,我在一本帮助农村姑娘学习创业的杂志《农家女》上,看到一条征友信息:大专毕业回农村创业的东北小伙朴志刚,诚意结交全国各地有志在农村发展的男女青年朋友。
当时,我在深圳龙岗区一家眼镜厂做包装部主管助理。在外打工10年有余,父母已到了古稀之年,6岁的儿子一直留守在老家,就要上小学。我有心想回农村创业,方便照顾父母,也能辅导儿子学习。而我毫无务农经验,于是定了《农家女》杂志,希望寻到突破口。
朴志刚的征友信息让我有些好奇。大专毕业不留在城市,回农村创业,想必是有些学识底气的。依照杂志上登出的手机号,我发去信息询问:“你在农村靠什么创业的?”
信息很快收到了回复。朴志刚25岁,现在在吉林浑江农村做蔬菜大棚。此前,他曾在原始森林里放牛。每年5月中旬,村民会挑选一个胆大心细、责任心强的人,把各家的牛集中赶至六十里外的原始森林放养, 9月下旬赶回村。以往村里放牛都是两个大老爷们搭伴,但为了能多挣点钱,朴志刚独自揽下了任务。
原始森林里见不到人,终日与40头牛为伴,这种生活让我大为震惊。四个多月不见人烟,不会寂寞吗?吃什么、住哪里,会遇到野兽吗?
这些问题,朴志刚逐个耐心解答一一:粮食是从家里带的,喝的是山泉水,菜就地解决。山上有蘑菇和野菜,想吃肉了,就下套捕野兔、狍子来解馋。因为年年都要放牛,山里建了木屋和简易牛棚,有炕和做饭的灶具。放牛地在原始森林边缘,没有野兽,但有蛇。有几次,雨后气温骤降,清晨醒来,他发现炕底有群蛇挤在一起取暖。
提到有蛇,我直起鸡皮疙瘩,问他:“你不怕被蛇咬吗?”他回复:“它们只是来取暖,不会咬人,只要不惹它们。”
生活在寂寞森林,牛就是朴志刚的朋友。40头牛里,有5头是他自己的,其中一头小牛犊极通人性,经朴志刚训练,能够直立站起。离家时,他带了收音机和一些杂志书籍,放牛时听新闻和歌曲,晚上点着蜡烛看书。
信息一条条飞进手机,朴志刚讲述的一切有趣又新奇,我开始对这个农村文学青年有了兴趣。

2

朴志刚是师范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的,一条短信的容量有限,但能见识到他的文采。
早些年,我也有过文学梦,订阅数本杂志,刊发过几篇文章,结婚后杂事多起来,慢慢就搁置不写了。朴志刚是专业的,遣词造句朴实中隐见才气,我和他没得比。接连几天,我们持续短信交流,内容从种庄稼转而聊到生活经历和文学。
朴志刚毕业参加实习没多久,他父亲供职的供销社就倒闭了。下岗后,父亲靠摘松塔补贴家用,不慎从三米多高的红松树上摔下来,导致下肢瘫痪。母亲原本身体就不太好,受到打击,一下子病倒了。
朴志刚辞了实习工作,让姥姥照看瘫痪的父亲,自己领着母亲到东三省各大医院看病,直到父亲能拄着双拐下炕走动,母亲也从伤痛中走出。
为了还清为父母看病借的外债,从未干过农活的朴志刚开始学习种地。他订了好几种农学杂志,自学养殖和蔬菜种植技术,还开垦了一大片荒山,足有十亩地,用来种玉米、搞养殖。
我的手机是400块钱买的二手货,只有收发短信、接打电话两个功能。短信每天最多只能接收20条,我舍不得让那些字句优美的短信消失,就用笔记本把它们抄下来再删除。
三个月下来,522条短信抄了满满一本,语气从客气到暧昧,终于,我做出一个疯狂的决定。
A4F5E69E-B7CC-4257-83D9-8D9B147D957D.png
作者图 | 摘抄短信的笔记本
我要去东北见朴志刚,看看现实中的他是什么样的人,短信里讲的是不是真的。我把朴志刚的地址和电话号码留给好友徐晓芸,嘱咐她:“我21号清晨到长春,如果两天之内没接到我的电话或短信,说明我可能遇到麻烦了,要马上报警。”
晓芸一脸惊叹:“你这是拿自己的未来做赌注,万一被王庆知道了怎么办?”
王庆是我的丈夫。虽然我们的婚姻已走到尽头,但还没办离婚手续。
初识王庆时,他是县城国营工厂的正式工人,城镇户口。而我家在农村,由于没有男丁,父母坚决留要招上门女婿。城镇户口的男青年哪能倒插门到农村呢,我抱着恋情终结的心态和王庆聊了父母的要求,没想到他竟应允,说能跟我在一起就是有幸,在哪里生活都可以。
这句话打动了我,相识不过几个月,我们结婚了。婚后,王庆再也没上过班,说是厂里订单少,领导给他放半年婚假。可婚假还没度完,他就收到厂里寄来的下岗通知书。
村里开始出现闲言碎语,有人笑话说,本想招一个能顶门立户的上门女婿,结果招了一个大少爷。在我的强烈要求下,王庆极不情愿地跟村里的男人去建筑工地做小工。一年下来,王庆只带回家一千块钱。问一同做小工的人才知,王庆怕苦又怕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还自视清高,与其他农民工格格不入。
我不得不给刚满一岁的儿子断奶,交给母亲带,独自去深圳打工。在一家眼镜厂站稳脚跟后,我把王庆介绍到厂里当普工,工资280一个月,加班费1.17元一个小时。他嫌工资太低,且每晚加班4个小时,满口不愿意。
我让王庆有能耐就自己去闯,可他哪儿敢。2000年初的深圳,没文凭没技术的男工找工作相当困难。为了省钱,我们和两对夫妻合租一间三室一厅的房子,因他们的厂子要搬迁,我们需搬走另寻住处。
退房前一天,我让王庆午休时把煤气罐退给一楼小店,拿回100块押金。他指着押金条,说上面写着租的是新罐,现在成了旧罐,老板问起来没法交待,非要退,你就自己去。
我感到自己的耐心终于捱到极限,这么多年,王庆只贪图自己安逸,从不为家庭考虑。我慢慢把空煤气罐从四楼搬到一楼,老板看了眼罐底,就痛快地把押金退还给我了。回到家,我叫醒正在午睡的王庆,把100块钱拍在床上,宣布离婚,随即收拾行李,搬到工厂宿舍住。
王庆见我心意已决,开出离婚条件:不扶养小孩,并赔偿他三万元青春损失费。深圳普工月工资450元,即使加班100个小时,我的工资也不过八九百块,根本拿不出三万来。离婚的事就这样拖着了,我只能先同他分居,攒攒钱再去法院申请判决。
和朴志刚短信往来三个月,他从没正面过问我的年龄和家庭情况。我也没有告诉朴志刚,我比他大四岁,正在和老公闹离婚。

3

2005年5月21日清晨,长春火车站出站口,我穿着短袖T恤和凉鞋,冷得瑟瑟发抖。

周围旅客都穿着大衣、厚夹克,巨大的衣着反差,让朴志刚一眼就认出了我。他迎上来,拿出给一件外套,一双皮鞋,让我穿上。别说,尺码居然刚刚好。我问他怎么买得这么合身,他坏坏地笑:“聊了三个月,你的一切都刻在心里了,今天一见,与我想象的丝毫不差。”
朴志刚皮肤白净,瘦高,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小几岁,和我在电视里看到的,高大魁梧、成熟强势的东北男人形象大相径庭。
朴志刚的老家临江是浑江市下属的县级市,与朝鲜接壤。我们从长春坐了11个小时的绿皮火车,又搭近3个小时的班车,才辗转抵达。路上,我的心一点点往下沉。与繁华热闹的深圳相比,这里看起来极萧条,整座城市只有两条主街道,还没有我老家县城的三分之一大。
768B39B9-09CD-40FC-A830-96EFD9FDE104.jpeg

作者图 | 鸭绿江畔

汽车在泥巴公路上沿着蜿蜒起伏的山峦行进,途径几个小村,都是低矮的房屋,木栅栏院子,人烟稀少。
我的心越发拔凉,暗自打定主意,到了地儿,我就向他摊牌真实年龄和没离婚的事实。如果他还愿意教我种养技术,我就学,不愿教,我就尽快想办法离开这个穷乡僻壤的小山村。
年轻的小伙子,肯定不愿意同年长几岁、家事未了的女人扯上关系,到时候,我可以走得理所当然。
我们在村口下车,刚下过雨,村道上满是泥泞。朴志刚的母亲拎着两双高筒水鞋,早早在村口等着。朴志刚换上水鞋,突然蹲下,执意要背我回家。
坐在院子门口唠嗑的村民看见我们,纷纷询问:“嘿,刚子,搁哪找的小媳妇儿,真俊呐!”没等朴志刚回应,他母亲先语气自豪地接住话茬:“从南方大城市深圳来的。”
朴志刚家在村尾,院子是红砖砌的,有别于其他人家的木栅栏。他屈身放下我,推开铁大门,一条拴着的大黄狗跑出来,友善地朝我摇尾巴。
山沟里第一次来了俊俏的南方姑娘,消息不一会就传遍了,左邻右舍的大娘大婶都跑来看我。屋子里人多了,大黄狗汪汪狂吠,一位大婶侧身躲着,说:“刚子,你家大黄狗太厉害了,可得看好了,别把你媳妇儿给咬着。”
“我也觉得奇怪,俺家大黄谁来都咬,唯独俺媳妇儿进来的时候一声没吭,还朝她摇尾巴呢。”朴志刚掩饰不住得意。
大婶拉着我的手,说:“这就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连狗都喜欢你啊。朴志刚是我们这旮沓有名的能人,脑子好使,勤快肯吃苦,闺女你算是找对人了。”
村里人把我当成“小姑娘”,这让我非常受用。我个头矮,身上有点小胖,但胜在皮肤水润白皙,他们都以为我二十出头。想到现实情况,我心里仍在打怵,亲邻离开后,我把朴志刚拉到一旁,向他坦白婚姻状况和年纪,配合着假装内疚的轻声哭泣。
朴志刚紧拉着我的手:“我不在乎你的过去和年龄,人一辈子,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爱人不容易,你的一切我都能接受。前提是,你和丈夫之间再无挽回的可能。”
听了这番话,刚刚佯装抱歉挤出的那几滴眼泪,一下子成了真的。我说不出话来,任由它哗哗啦啦地淌下来,心想,不管旁人、父母怎么想,王庆提出的条件多刁难,我也要想办法把婚离了。

4

我和朴志刚约定,在他家待一个月,彼此熟悉。等月假结束后,我回深圳,向厂里申请辞工,获得批准就回老家办离婚手续。
这里的年轻人很少外出打工,傍晚饭后,村民们走东家、窜西家,男人们在一起聊庄稼,女人们一起纳鞋垫,聊些家长里短的事。每晚都有大姑娘、小媳妇来家里,向我打听深圳的一切。我把自己一直想逃离的深圳描绘得像天堂一般,她们听得津津有味。
五月正是东北农村的播种季节,朴志刚的温室建在院子前的村道边,里面是早熟品种的西红柿苗,苗株都很壮。两个蔬菜大棚在房后,瓜苗郁郁葱葱,有的已经开始结小黄瓜。
朴志刚每天到两个大棚观察黄瓜和西红柿的长势,定期浇水、除草。早晨出太阳时把棚布揭开通风,等太阳落山了,再把棚子盖好,四周用大石头压住。夜里,他就睡在温室里的窄炕,定时起来添煤,保持室温。
空闲时间,他会去山上薅山野菜,刺糯芽、猴菇腿、撅菜、山芹菜……这些野菜,每天都有人开货车来村里收购。我也学着给黄瓜整枝、打岔、落蔓,给西红柿蘸花,慢慢接手照顾蔬菜大棚。
我们计划着,先在朴志刚家待两年,等他的种植大棚蔬菜技术成熟后,一起回我的陕南老家。我的老家是人口稠密的大镇,还是没有人种大棚蔬菜,每年春节前后,蔬菜都贵得离谱。
除了种大棚蔬菜,我们还可以养一些猪。这个包在朴志刚身上,他读过相关的养殖书籍,了解养猪的科学方法。
两个月后,我和王庆几番谈判,最终他把青春损失费降到两万。我向姐姐和朋友凑了凑,和王庆协议离婚,终于光明正大地和朴志刚步入了婚姻殿堂。
我和朴志刚一起回了我的老家,但那里冬天日照短,阴雨天气很多,并不适合种大棚菜。我们转而到深圳支起摊子,卖陕西凉皮。头两年,摊子经常被地痞流氓、小混混敲诈勒索,没赚到什么钱。直到2011年,深圳召开第26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下大力整顿治安问题,一时间,小混混销声匿迹,我们才稳定下来。
十几年过去,我和朴志刚时不时也会吵架,但再激烈的争执,也都在他的温柔拥抱中偃旗息鼓。每年,我们都要深圳-陕西-东北三地跑,来回车费就要好几千。朋友不止一次打趣我,要是不找那么远的老公,每年能节省好几千。
“我不后悔,这是我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每次我都这样说。
注:   文中王庆、朴志刚均为化名。
- END -
作者 | 邓华晨

编辑 | 刘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9-10-13 10:21 PM , Processed in 0.10071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