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3|回复: 0

[生活感悟] 小事 | 从熟悉到陌生

[复制链接]

14万

主题

182

好友

26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10-2 10:25 A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源济 于 2019-10-2 10:29 AM 编辑

小事 | 从熟悉到陌生

麻衣amira 知乎日报 2019-10-02

 

54474D4A-68B8-4745-8D4C-23674B11FB1D.jpeg


这是知乎君分享的第 1126 篇小事。


题图:《闺蜜》

   

好友间的关系是如何变淡的?


知友:麻衣amira(15,000+ 赞同)


终于有一个揭伤疤的题可以写故事了(……天蝎就是乐于自我虐杀)。


我有一个初中时候很好的闺蜜,同是天蝎女,同是动漫宅腐,身材个头也差不多,名字里还有个相同的字,上学放学都泡在一起,厕所也要拉着手嘻嘻哈哈一起去。


不同的是,她学习很好,是全科都很好,性格开朗健谈,属于班里最中心的那几个人之一,而我成绩中等,相对内向,不爱笑也不会主动找人说话,嗯,就典型的那种毫无存在感的家伙。


那是初一开学一个多月的某个课间,我依然跟班里谁都不熟,在课本上专心的画着美少女战士,头顶一个爽朗声音突然出现:「你为什么不画个正脸呀~~都是 45° 」


我抬头,逆着光看不清脸,只有阳光下棕栗色的发丝和耀眼的洁白笑容。那个画面距今已过去 15 年,却印在脑袋里恍如昨日,我才想,或许再过个 50 年也不会觉得模糊吧。


由于喜好和笑点相同我俩很快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就这么度过了天真愉快的三年。


高中她考到了北大附,我上了石油附,在那个网络不是很普遍,起码家里上个网还要包时的年代,偶尔的书信成为广大中学生寄托相思分享见闻的主流方式。


然后慢慢的,她的回信间隔越来越长,三五天变成一两周,又变到一两月,当时还挺忧郁的,觉得她是忙吧,重点校可能补习多吧,也可能是交了新的朋友吧……


每次想到这我就挺不是滋味儿,感觉被替代了,还在接下来的信件里抒发了这种焦虑和担心,她就说没有啊~朋友很多但都无法替代你的!你是最好的朋友~~~只是学校娱乐活动多,但能写得很少啦之类的。


当时还挺受用的,然后我也就好好学习啊,也参加各种社团活动呀,还连续三年评了三好生,那时我觉得就算不同校,我们也依然在一个区,想见面的话中午还是可以骑车互相跑来吃个饭,我们的距离并不算很远。


之后紧张的高考一结束,两个女孩终于可以聚在一起尽情玩,她爸妈经常在另一个离工作地点近的住处住,就剩她自己,于是我就跑去陪她,俩人在漫长的暑假厮混了 10 天左右。


每天一起做饭吃饭,看漫画,看电影,看世界杯,遛弯散步,聊天神侃,出去淘个碟人家都以为我俩是双胞胎~~~


当时我后知后觉的开了个 QQ 空间,里面的第一篇日志就是写给她的,就叫《写给我最爱的 xx》,还用了五颜六色的渐变字,把空间关了,等她上了线再打开,让她做第一个访问者和留言的人。


现在再回想那段日子,依然是我小三十年的人生岁月里数得上的最开心的时光。


有人说女孩之间关系好到一定程度就会很像情侣,我想是有一定道理的……但也因为这样,失去的时候就真的跟失恋感觉差不多。


后来录取通知下来,她考上的重点一本,我差几分没到一本线,上了个还不错的二本,跟高中时的差距差不多(呵呵)。


我俩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交的男朋友,她比我晚几天,就像生日她也比我晚几天一样。


我不喜欢她的男朋友,总是跟他起冲突,当时是觉得性格不对付,现在想来应该是潜意识的一种敌意吧。


大学生活自由自在,丰富多彩又百无聊赖。


我认识了新的邻铺闺蜜,她有了新的室友知己,我学工科,她学经管。


我大学毕业后恋校严重没有努力去争取工作机会,她从大四下半学期开始就出现在各大银行的面试情景里,于是我根据兴趣找了个不对口的做公关活动的小公司,她在众多 offer 里选了规模和知名度最优的那个。


毕业后一年,她做到了大堂经理(咦……是叫这个么),又新交了个同校的一脸正气的大眼男友,而我因为失恋打击太大辞掉工作,今天找这个朋友哭诉,明天找那个姐们疗伤。


终于,我在历经两个月颓废的恢复期,为找到一份中型公关公司的工作而鼓足气势,准备开启人生新篇章的时候,她突然跑来跟我说她打算辞掉银行的铁饭碗,跟男友一起去香港读研,要去两年。


我想,人与人之间的心灵差距往往就是在日常积累,在身处异地时爆发的。爱情如此,友谊起码在我这亦如此。


这两年里,她回来过三四次,但哪次也没有见面,前几次是时间赶不到一起,后几次我根本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甚至不知道她完成学业回来是哪一次。


偶尔在 qq 或者微信上聊两句,却因为太久没联系,对方身边的朋友或近况都不知晓,我每提一个新名字总要往前推很多来解释这个人是怎么进入我的生活的,而她也疲于去听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或事。


慢慢的我也就不怎么说了,她也很少说自己的事。只记得那些日子她在忙着论文论文课题课题穿插港台风景摄影,我在各种易拉宝和背板搭台中东西南北的频繁出差。


偶尔拿出上学时候的百宝箱看看,里面有条绿格子手绢。


她有敏感性鼻炎,初中时总揣个手绢在兜里,我有次感冒流鼻涕,她隔天就送了我这条手绢,说是新的,拿去用!


而我一次也没用过,一回家就放进百宝盒里了,这是她送我的第一件东西,十几年过去,它也还是新的。


就在前几天,8 月 25 号,她结婚了,对象是她高中同学,门当户对,郎才女貌。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老公,之前只在她朋友圈里见过一两张合影,而我也并没有留言,没有点赞,没有借由私聊询问,就是到了这样一个疏远的程度,但本着曾经的密友的头衔,结婚这样的大事肯定还是要互相邀请。


在去婚宴的路上,还因为老公嫌谁都不认识不愿出席而大吵一架。


他说:我们结婚时候她也没来啊!你干嘛要因为这个跟我吵!


我说:她是早有了旅行计划嘛!份子钱也提前给我了,人没来心意到了啊!


他说:那你也转个帐不就得了!你俩关系不也就这样儿了么,又不是多好!


最后,争吵以我委屈的大哭而终止。


我不知道是否有人能理解这种悲伤,那天,我其实是抱着「这也许是此生最后一次正式的不需要找理由的见面了,以后也许再也见不到」的想法赴约的。


坐在离舞台最遥远的桌子边,在场的人我也谁都不认识,也许那天情绪那么不稳定,是因为我心理上的这种焦虑和孤独感,有个人陪会缓解一些。


聚光灯下,我看着她缓缓进场,像公主一样,旁边三个伴娘也是陌生的脸,我偷偷跑到一个视野好的地方站着,认真地听他们说着恋爱的心路,共同的愿景和幸福感受,我在旁边默默的,为她找到了对的人而真心的祝福。


中途,有个酒店领班一样的人跟我说要给我安排个别的座位,因为这桌是备桌,不上菜的,我说没关系,我不吃饭。然后等仪式进入喊爸叫妈的环节,就拉着百无聊赖玩手机的老公提前走了。


人已见,份子已出,宿愿已了,知道她过得很好,有人照顾,生活幸福工作安心,足够了。


至于她见没见到我,说没说上话,其实都已经不重要了。


对于这段感情,每每想起,我都特别悲伤,路越走越岔,越岔越远,浓浓的无力感,挽回都不知道要怎么做。


空间里删了很多原来写的幼稚文,那篇《我最爱的 xx》却不舍得删掉,被我移到了私密日志中,隐身对她可见也已取消,而依然把她设成特别关心,微博也是特别关注,哪怕她并不怎么更新。


事到如今,虽然很悲伤,可也只能释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9-10-13 10:26 PM , Processed in 0.09613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