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0|回复: 0

[人世间] 《全民故事计划》第431期:我有三百万巨款,不知道该怎么花

[复制链接]

14万

主题

183

好友

269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20-1-13 06:43 PM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三百万巨款,不知道该怎么花

 夭夭 全民故事计划 2020-01-13
为了买房,春晓每月发给小林两百元。她说单位有食堂,吃饭何必花钱。男人衣服这么多干嘛,几件够穿就行。


4941A805-D46E-4C7B-A999-85B9D1ACD7DF.png

 全民故事计划的第431个故事 


 
春晓三个月前打我电话,说出来聚聚。她声音软糯热情,令人无法拒绝。
 
挂了电话,我又在微信里找到她,告诉她就来我家聚吧,我搬了新家她还没来参观呢。她有些犹豫,问我家里还有其他人吗?我说家人晚上有活动都不在。她答应了。
 
春晓是我唯一还在联络的初中旧友。十几岁时我们几乎形影不离,连上厕所都要手牵手表达友谊的坚贞和忠诚。后来虽历经人生不同阶段,我们还是断断续续地保持着联络。只是跟她在一起,我们的话题越来越趋于单一:共同好友的八卦,和婚后的生活。
 
我猜想她肯定是夫家出了什么事,来向我诉苦。我已做好当一个合格垃圾桶的准备。为了显示见面时我对她的重视,我下意识点击她的微信头像,决定复习一遍她的朋友圈。
 
2019年2月春节,她在泰国曼谷度假。1月,在上海外滩一家昂贵的西餐厅跨年。2018年12月,在美国过圣诞节,同年2月的春节在日本。再往前数,她去了加拿大、捷克、匈牙利、奥地利,等等。
 
当然,她不是只发这些旅游定位。在不出行的日子里,她报了舞蹈班,周末准点去美容院,还有经常性地和好友在网红店聚会打卡。只是我一路翻到底,没有见到她老公出镜的一张照片。如果不是我认识了她快二十年,我一定会认为她是个白富美。单身的。
 
私底下她跟我说过,这些出国行程都是单位的年度安排,只是因为密集地放在一起,形成她天天在外旅行的形象。当别人在底下留言表示羡慕时,她回应个微笑或嘿嘿俩字,她喜欢别人认为她富有。尽管如此,我还是有些疑惑。
 
2017年底,她在朋友圈发了一则消息,配文是“给自己的礼物”,附图是本市近期开盘的高端楼盘沙盘图,以及购买的合同。我知道这个楼盘,最小一套也要四百万。因为它刚开盘时,我妈妈正在换房,最后定了这家。
 
后来微信里我们聊过这件事。一个月后她兴冲冲打电话来,说她也买了一套房,跟我妈同个户型。“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 

我猜想她大概是卖了结婚时那套老破小,贷款换的房,也为她开心。
 
不到半年,她又打电话来,说她妈妈也在这里买了一套房,“以后我们全家多走动走动呀”。当时我很惊讶,忍不住问道你老家拆迁了吗?她说没有。我说你妈妈这个年纪不能贷款了吧。电话里她冷笑了一声,说全款的。

我听出春晓并不愿意透露钱是怎么来的,因此也没有多问。
 
按照约定日期下午六点,春晓到了我家。
 
时值冬天,她穿一件米色羊毛大衣,扎了个公主头,还是原来的鹅蛋脸水波眼,虽然身型没有太大变化,但给人第一感觉就是富态了不少。我笑着领她参观了一圈房子,她边看边说:“我也快啦,再一年就交付了。到时候你帮我设计设计。哦对了,还有我妈的,你也帮忙设计下。”
 
我打趣道:“预算多少?”
 
她眯眯一笑:“够多。”
 
她确实像变了一个人。我曾经以为我了解她。
 
2008年,春晓大学毕业后历经几次跳槽,最后稳定在一家大型国营企业做会计,一做就是八年,直到现在。
 
后来,她当时的男友未来的丈夫,也去了同一家公司做会计。为了避嫌,他们虽在同一家企业,但属于不同的部门。毕业那年,两人全部收入加起来四万五。十年后她熬成了部门里的小领导,丈夫也涨了些,可物价也涨得飞快。
 
我突然产生一个念头,难道她已经不知不觉中换老公了?还换了个富二代?
 
她在餐桌坐定,我在厨房切水果,背对着她。
 
她突然说道:“他爸得癌症了,胃癌。”
 
我瞬间意识到她并没有离婚,水果刀悬在半空。我说:“发现多久了?”
 
“一个多月了。”
 
我深知抗癌是个无底洞,正在想如何宽慰时,她问:“你知道移民要多少钱吗?”
 
我把水果拼盘放在桌上,面对面跟她分析了一下移民情况。我问你移哪儿。她说近年来去的国家多,喜欢美国或欧洲。我说要么出国留学,要么技术移民,要么投资移民,最不济就是旅游偷渡,你选哪种?
 
她犹豫了一下,“投资移民得投资什么,买房算吗?”
 
我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突然想移民了?英语都全还给老师了。国外也没那么好,语言不通很难发展。再说你个独生女,难道把你爸妈也带去啊?”
 
她沉默了一会儿,接下来说的话让我大吃一惊。
 
“我目前有三百万现金,我想花出去。”
 
我直愣愣地看着她,一时说不出话来。大概是我脸上的震惊太过明显,她竟然不经意间嘴角露出一丝得意,又补充了一句:“这里我是买不了房了。我另外还买了两套,一套我名义下的一套我妈名义下的,限购了。所以我在想你应该比较了解,帮我打听一下国外怎么买房。”
 
霎那间,我脑海里蹦出一道简单数学题。一套四百万,三套一千二百万,加上三百万现金,一共一千五百万。
 
几乎是本能的,我脱口而出:“你到底哪来这么多钱?”
 
春晓涂了大红色的手指甲一直在餐桌上打转。她在犹豫。
 
 
春晓学的是会计。长辈们说,学会计就业范围广,上可考银行下可进私企,哪个单位都需要。
 
跟许多同龄人懵懂迷茫的状态不同,春晓对就业非常关注。她原生家庭并不富裕。父亲下岗后给私人帮厨,母亲是家庭妇女,直到她结婚前,一家三口都挤在四十几平的小屋子里。虽说是市中心,可是周围大楼越造越高,越显得她家矮小破败。几乎没有半点犹豫,她听从了长辈的建议,报了会计专业。
 
春晓上了一个二本大学,四年内做了两件事。第一,自然是学习。刚上大学时,我去找她玩,她正在背《基础会计》。

当时我刚看完《肖申克的救赎》,跟她说学好会计可厉害了,安迪如果不是精通账面,也不会获得长期单人牢房的特权,就更谈不上最后的成功越狱。
 
她嘿嘿笑着,敲了敲教材的封面,指出这说白了是违背会计职业道德的。旁边一室友插嘴道,说谁不知道,会计就是帮老板偷税漏税的工具。三人哈哈大笑。
 
第二件事,就是恋爱。那时候流行一条大学女生恋爱残酷物语:“大一女生是苹果,大二女生是蜜桃,大三女生是石榴,大四女生是西红柿”。随着时间推移,到了大四如果还没恋爱,那么就成了西红柿,连水果都不是。
 
春晓年满十八,正是恋爱的好年龄,可她进的是一所女多男少的大学,学的又是会计专业,女性数量对男性呈现绝对性压倒。
 
小林同学却是同专业为数不多的男生之一。
 
春晓第一眼就注意到小林。那个夏天特别热,新生军训个个如干农活,黑里透红。小林头发留到耳后根,刘海快触到眼睛。教官叫他去剪个发,看着就热。
 
小林脸红了,第二天理了个寸头,在太阳下发着光,特别可爱。
 
春晓在人群里捂着嘴笑。她从小就生得好看,皮肤白,鹅蛋脸,笑的时候眼睛水灵灵的。当年她开始留长发,看着比过去更加温柔。
 
刚进入大学,大家还没面临就业的残酷压力,各种活动参加的都多,春晓渐渐发现,她去的社团里都有小林的身影。抬头不见低头见,自然而然就产生了那种情感。也没有谁主动追谁,在大家的起哄中,他俩就在一起了。
 
小林是个标准的暖男。虽说年纪上比春晓还小一点,可是温柔体贴,永远把春晓放在第一位。每次去大学城后面的小吃一条街,他总会抢着买单。外出旅游,大包小包都是小林背。过马路时,他主动站在车流来的那一边。
 
如果有事意见不合,听话认输的总是小林。有时候春晓明知故问,经验挺丰富的嘛。小林腼腆地笑,贴吧里看的。女生们都羡慕春晓,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在阴盛阳衰的大学中找到看对眼的另一半。
 
临近毕业,身边的鸳鸯们开始拍着翅膀各自飞了,春晓也开始担忧,她有意无意地问小林毕业后的打算,家里是否可以支援。最后,小林扛不住,全部招供了。
 
他来自省内山区地带最贫困的村庄,父母都是务农的。他上头有两个姐姐,父母为了生他罚了好多钱,家里一直都没缓过来。
 
虽说如此,但因为小林是家里唯一的男娃,父母再穷也不会穷儿子,所以哪怕自己天天吃青菜,也会把钱省下来给小林花。另外,小林在周末或节假日都会去打工,做家教或者发传单,赚的钱全花在了春晓身上,因此处了四年,春晓完全没有认清小林的真实家境。
 
小林一坦白,春晓惊呆了。她跟着小林回了一趟老家,回来后好几天都闷闷不乐。中间她跑来找过我一次,反反复复在犹豫。一会儿觉得小林家实在太穷,以后负担会很重。一会儿又觉得习惯了小林的好,舍不得分开。
 
最后,她像劝自己一般对我说:“我也不富,要是富二代看上了我,在我面前颐指气使的,我也受不了。”
 
她下了决心,给小林下了通牒:一是毕业后来到女方城市,二是攒到一套房子的首付款。
 
毕业后,春晓进了一家国企从最底层的会计做起。不久后,小林也面试进了同一家企业。小林搬进了员工宿舍,把私人物品搬进了春晓家,包括工资卡。
 
为了买房,春晓每月发给小林两百元。她说单位有食堂,吃饭何必花钱。男人衣服这么多干嘛,几件够穿就行。

一年后,两百升级成了三百。
 
那段时间,我跟春晓见面频繁。为了节约钱,我们不在外面吃饭,而是选择压马路聊天。压着压着,两人就跑去看房子。
 
春晓不愿意离父母家太远,就在附近看房。市中心有几条江,江边有高楼大厦,也有下面的古老里弄。
 
她经常望着江边打桩的工地发呆,牵着我的手摇啊摇:“你看那广告上的新房子多好,带电梯的,再也不用爬全是小广告的楼梯了。结了婚,两室两厅总要吧。孩子住一间,我们住一间。你说,我要求高吗?真不高吧?”
 
看房结束,各自回家,公交车当时还是一元每趟,有一次我没带零钱,问春晓借了一元。路上收到一则短信:“别忘了下次见面还钱哦。”
 
就这样,三年后,春晓终于捱到了自己的房子。跟父母家一样,也是二十多年的房龄,也是四十多平的面积。首付款是小林的爸妈出的,十万元,借来的。
 
出嫁那天,春晓二十六岁。她穿着租来的洁白婚纱,坐在单人床上化妆。小小的屋子挤满了人。屋外传来鞭炮声,过一会儿有人敲门,全屋沸腾,伴娘笑着挤着挡着屋门。一清秀男孩钻进头来,大喊道:“老婆,我来娶你啦!”
 
春晓在屋里笑出了泪花。
 
婚后一月,我去她家参观,她老公不在。没有厅,进门就是一餐桌。左边厕所右边厨房,里面两间卧室。一间卧室大点,是夫妻主卧,放了一张桌和一电视柜。一间小的,看样子像是卧室,三四个平方,目前摆满了杂物。她不住地说:“小吧,很小吧。就这么小装修后来还是我爸妈补贴的,花了八万!”
 
我连连称赞道装修得不错,温馨自在有人气。她尴尬一笑,说了一段至今让人都记忆犹新的话:“说老实话,就是小吧。小得性欲都没了。我真想不明白有些人,只知道生,还非得生个儿子。不知道儿子很贵吗?要花钱培养,要攒钱买房的吗?我才不会像这种人一样!”
 
说这话时,她脸上溢满了尴尬、不满、鄙视和愤怒。
 
婚后八年,她真的没有要过一个孩子。
 
 
夜幕降临,窗外五光十色。
 
春晓坐在我面前,神色复杂。她的手指胖了,衬着红色指甲愈发艳丽。这张脸没有一丝皱纹,让我想起年前她朋友圈晒的海蓝之谜。
 
最后,她决定打破沉闷,提议去外面走走。我家下楼是这个城市的最市中心。无论往前往后,往左往右,都是一排排的商店,和无数动人的广告。

有高端大宅,有令人神往的四驱SUV, 有明星代言的美容产品,和给孩子最好未来的教育培训。我一边走一边算时间,再过一个多小时孩子就要回来了,今晚还要练习写字。

我已经放弃了春晓中福利彩票特等奖的念头。
 
春晓边走边聊着计划。首先,选一个国家移民,买一个大房子。中国的房子可以出租,房价是不会跌的。国外的房子便宜,自住。找一份工作,会计嘛,总该好找工作的。然后,可以考虑生孩子了。她决定给自己两年的时间,把英语搞上去。
 
我默默听着。婚后几年,我们经常在这条路上边走边聊。以前我们聊的最多的是她公公婆婆。她说她公公给人烧锅炉,婆婆务农,穷死了。每年她都不愿意去那里过年,条件太差,她顶多住个三天就走。

她还说,某某人生了孩子,婆婆过来帮忙,生活习惯不和,鸡飞狗跳。她才不要遭这罪。就这么些话,讲了好几年。有一两次我实在忍不住打断她,说实在不行就分开吧,反正也没孩子,这样你累你老公也累。她又叹叹气,说初恋啊,习惯了。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忍不住问道:“这些房子,这些钱,你老公知道吗?”
 
“不知道,都在我妈和我名下。他的工资卡都还在我这。”
 
“那你妈肯定得知道啊。”
 
“她知道一点。其实吧……”
 
街上人来人往,没有人注意我们两个普通人。她不自然地笑:“其实吧,也很简单,就是别人吃肉,给我喝了点汤而已。如果不是有这个,靠每月死工资,买房子得到什么时候?”
 
“这……难道不会被发现?”
 
“现在越来越严了,国家现在查得紧,要开始外界审核。之前的没事的。也不是我一人的事,我只是别人给了一个机会罢了。”
 
我又想到了她的公公,叹了口气:“那你公公现在这样……”
 
她很无奈地说:“他可是孝子,知道了还得了,钱都要填无底洞去了。我卡都是分开的,其中一张卡是家庭卡,我给他看了,钱都在里面,二十万。我给他了。我跟他说,我仁至义尽了,毕竟嫁给他这么多年我也没什么好处。”
 
“可是他难道不会疑心么?毕竟你朋友圈发了买了房,又买奢侈品什么的。”
 
“标签啊,我分类了,他看不到的。”
 
一个小时后,我们各自回家,她往北走,我往南走。临前她再三叮嘱我,帮她去查下海外购房和移民的事。她说她想把她老公也带出去,所以也要关注下全家移民。我默然点了点头。
 
那阵子,我总睡不好,满脑子想着两幅画面。
 
第一幅画面,是在春晓结婚的酒席上。她拉着丈夫,后面跟着自己的父母和伴郎伴娘,满场子敬酒。我跟在她身后,听见她指挥着老公,说这是某某领导,那是某某领导,赏脸来喝酒,千万别怠慢了。边角处坐着一对老人,神情长相跟周边格格不入。皮肤黝黑,头发半白,穿着质朴,一看就是长期在农田里泡大的。他们一直默默望着春晓的方向,额头上全是道道皱纹。那是春晓的公婆。整场婚礼下来,他们一次都没有上台。
 
第二幅画面,是春晓跟我分开的那个晚上。
 
我们走到江边,周围霓虹闪烁。江的对岸,可以望到几个尖顶,那是一堆钢筋水泥的高层住宅。只需再等一年,浇上外立面,铺好公共绿地,统一精装修下内部,就可以入住了。那是春晓未来的家。我听见江风中她的声音:“这种机会,如果是你,你会不要吗?”


作者夭夭,自由职业

编辑|蒲末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0-2-21 07:48 AM , Processed in 0.07937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