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5|回复: 0

[人世间] 兼职拍买家秀之后,我再也不敢网购了丨人间

[复制链接]

14万

主题

183

好友

27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20-3-26 06:15 PM |显示全部楼层








兼职拍买家秀之后,我再也不敢网购了丨人间

 绵云雀 人间theLivings 2020-03-26
FBEAA162-06B1-4785-8873-1D5D31C2D3DF.jpeg


过去,评论区陌生人的评价还能给消费者带来一点安全感,如今 “与时俱进”的网拍单子,也把这最后这一块“净土”给玷污了。



配图 | VCG





前两天,我妈网购的衣服到了。这是她开春以来给自己买的第一件春装,我眼瞅着她乐呵呵地拆快递、试衣服、滴溜溜地转,最后捧着开衫的下摆走到我跟前,一脸的失望:“这衣服料子太差了,版型也不好,我还在网上看了两三天,对比了好多评价,我看这家又实惠,买家都说好,穿着也好看才买的,谁知道,结果到手就这?真是不靠谱!”
“早跟你说了,评价是假的。”我说。
去年,我妈刚学会了网上购物时,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和图文并茂的评价不住赞叹:“这玩意儿确实好,省事得多,东西也全,还能看买家评价,划得来!”
我提醒她不要贪便宜,直接买品牌服装,她却说品牌服装的价格贵——我没告诉她的是,我那时偶然加入了“网拍”行业,知道商品的好评并不全是来自真实的买家,很大一部分是来自“网拍”大军。



1


2018年,上大二后的我花钱的地方越来越多,每月1500元的生活费已经支撑不起我的日常开销。开学两个月,我不仅向我妈多要了2000元零花钱,还背着家里人在“花呗”上套现了近3000元。
还款日临近,我正焦急的时候,高中同学苏芸发来微信,让我帮她转发朋友圈“做宣传”。我一看,她让我转发的内容是:“招聘网拍模特”。
我刚进大学的时候,为了找兼职,天天混迹于学校的贴吧,见过不少学姐发“招募网拍模特”的帖子。所谓“网拍”。其实就是拍“买家秀”——为电商的商家拍摄产品的照片或视频,放在“宝贝评价”中软性地做推广。
这种“行业”是从最早的“刷单”演变而来的。早几年,某宝上一些商家为了让买家觉得商品“抢手”,用刷单作弊。从最开始的商家“互刷”、收发空包、虚假交易,到后来专业团队操作,刷单逐渐演变成了一个偏门生意,甚至有人靠组织“刷单群”赚拉人头的钱。
2016年,某宝加强监控,严厉打击了一批刷单的店铺和账号。于是,那些专业的刷单团队又迅速转型成了“网拍平台”。如今的网拍不再像过去刷单一样追求速度,而是假戏真做,追求“真实感”和“质量”,用模特拍的买家秀留住真实用户,不仅瞒过了平台监管,还提升了商品的销量排名和店铺信誉,一举多得。
只要某宝账号过关,网拍随做随停,轻松自由,我早就想试试。但我也听说,市面上有很多平台打着幌子骗钱,一直没有找到让自己放心的途径,这次有熟人在做,我赶忙询问。苏芸在微信上“嗖嗖”地给我连发来几张精美的图片,是一个“网拍工作室”的介绍,上面写着:
“网拍模特就是拍买家秀,不是专业模特,出图要求不高,自然生活照即可。”
“爱美爱拍照,会淘宝的学生党、上班族和宝妈都可以加入,只要你有一部手机,态度认真,利用空余时间接单,时间地点自由选择。”
再往旁边看,还有几个标红加粗的字:
“加盟费188元”。
看到要收费,我有些不安,犹豫地跟苏芸说要再考虑一下。她发来几张亲昵的表情包,说:“咱俩关系这么铁,我怎么会骗你。会费是公司规定,不然我哪会收你钱。”末了,她又加一句:“我们下个月要提高加盟费至258元了,你可要抓紧时间哦。”
高中的时候,苏芸的学习成绩并不好,但她伶牙俐齿,很会折腾。高二暑假时,她跑到我们市的一个大影楼里做兼职业务员拉客,2个月赚了6000多元。上大学后,我们少了联系,但高中同学群里还有人经常调侃她:“苏总最近又在忙什么项目?苟富贵,勿相忘呀!”苏芸在下面大大方方地回复:“大富大贵倒没有,只是上了大学就经济独立了,再也没问爸妈要过生活费。”文字后面还有个酷酷的表情。
每次看到苏芸说这些话,我心里就暗暗羡慕。我考虑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刷完朋友圈,立马转了188元“会费”给苏芸——她发的朋友圈实在诚恳,并且诱人:
“正规工作室都需要收取一定的保证金。作为一个专业的网拍试穿平台,规范化管理和审核培训,保障每一位模特和商家的利益。一个工作室的运行需要人力物力,有投资才有回报。而且嘉人平台的加盟费只收取一次,不会对模特的佣金抽取任何提成,永久兼职,没有二次费用。”
“做了网拍的烦恼就是有收不完的快递,穿不完的衣服裤子,戴不完的帽子和挣不完的钱。”苏芸给这段文字的配图是“做单模特”的买家秀和收到佣金的截图。
很快,苏芸就领取了我的转账,并让我发6张全身照和自拍照给她去“审核”。我花了很长时间从手机相册里翻出自己最满意的6张照片,小心翼翼地发送过去,没过多久,苏芸就回复:“审核通过。”
苏芸给我推荐了“嘉人平台”的管理人“贝贝”,她说,贝贝会拉我入“新人培训群”,晚上8点准时统一线上培训。
我第一时间添加了贝贝,但又有些疑惑,回过头问苏芸:“如果我的照片审核不通过怎么办呢?”
苏芸耐心地解释,在嘉人平台上有4种职位:“接单”、“招商”、“放单”和“外宣”。接单是做网拍的主要内容,即新人做模特接单,拍买家秀赚钱;招商就是帮平台招商家入驻,能拿到相应的奖励;放单就是做“眼线”,是帮商家(向模特)放单子,指导操作,赚服务费;外宣就是“做推广”——招新的模特进入平台,从中赚提成,俗称“拉人头”。
苏芸说,如果照片审核不通过,做不了模特,平台会提供其他的职位供新人挑选,无论选哪一个方向,嘉人平台都有专业的培训。
听了她这番话,我安下心来,甚至还有点欣喜:如果我做模特接单拍照的同时还做其他的工作,岂不是可以赚更多的钱了?



2


晚上,我准时守候在微信群里。8点一到,贝贝就往群里发大段事先编辑好的文字和“防骗指南”,简洁且高效:
“‘佣35含+10’表示35元的买家秀佣金,包含模特寄回(商品)的快递费,如果视频也通过审核,再加10元佣金;‘女号5心‘表示要求做任务的账号信息为女性,账号信誉等级是5颗红心以上……
“从收到货之日算起,一星期内收到本佣是正常,超出一星期联系管理();
“销量低、产品少、粉丝少、店铺新、垫付高的单子不要接。不走正常某宝流程,任务繁琐的都是骗子!”
……
在贝贝的介绍下,我逐渐弄清了一些网拍的专业术语和防骗技巧,发现这个行当并不复杂。除了买家秀单子,网拍单子还分送拍单、举牌单,以及佣金更高的“视频单”和“详情单”。
一般,买家秀的单子是35元起价,收货两天内,模特要出10张图发给商家或“眼线”审核;送拍单最简单,模特拍完照片,商家直接把产品送给模特,不付佣金;举牌单30元起价,由模特按商家要求,手举文字纸牌拍照;视频单50元起价,要拍摄十几秒的小视频;详情单200元起价,模特出的是产品细节的展示图,供商家放在商品详情页里给其他顾客观看。 
贝贝说,和嘉人平台合作的商家有很多,除了某宝外,还有某多、某音和某博上的商家,拍摄的产品类型主要集中在女装饰品、包包、鞋子、手机壳和水果等等。
10分钟不到,新人培训就结束了。贝贝发了一段鼓舞人心的话:“网拍模特就是一单一结,价格透明,多劳多得。每个人自身条件不一样,接单勤快、出图质量好的,收入自然高。咱们工作室网拍月入上千、上万的有很多,还有的模特成为了店铺的签约模特,与商家长期合作。只要你努力,这里就是你的舞台。”
说完,贝贝在群里发了一个“测试链接”,说要对我们新人进行考核,满分通过才能被拉入“接单群”,正式接单。
我点开链接,发现首页要填写个人基本信息,还要上传身份证正反面的照片。我犹豫了一会儿,就从卡包里抽出身份证拍照上传。之后,我又做了50道选择题,有单选有多选,主要是考核网拍中的专用词汇、不同接单流程以及防骗的知识。
网拍中最常见的骗局是“单中单”——骗子假冒商家与模特私聊,让模特退出接单小群,单独做任务,然后以“商家垫付,无需本金,佣金高”作诱饵,让模特拍下高价产品,发来的“垫付链接”实为扣款链接。还有一种“假拍”,多存在于“寄拍单”里,这种单子通常不走某宝,模特要在微信上转账给商家,商家才会寄出商品,风险很高,常有骗子伪装成信誉高的商家,一收到转账就立马拉黑模特。


做完所有题目,我顺利通过了测试,被贝贝拉入接单群。顶着“湖北-模特-笑笑”的群备注,我兴奋不已,觉得自己仿佛真的成了一名“模特”,开始想象着接下来的日子:不用花钱随意买买买,还能赚佣金,像网红一样每天拆快递,拍精致美丽的照,还能晒朋友圈,收获一大串的点赞和评论……
怀着对“网拍”的美好期待,我死盯着手机屏幕,准备开启自己的第一单。突然,我看到群里有一张速干帽的单子,是个送拍单,操作并不复杂——前几天,我洗头没及时吹干头发结果感冒了,正缺一顶速干帽,于是赶紧扫描二维码进了群。
人数达到一定数量后,商家就关闭了“默认进群方式”,“眼线”开始帮商家选人。被@的群成员,都是颜值和账号“过关”的模特,不合格的立即被清退出去。接着,眼线开始发话:“‘日本速干帽’、‘速干帽3分钟’或者‘速干帽吸水’,这些关键词你们都可以换着来。”
拿到“关键词”是模特做任务的第一步。在电商平台上,每个关键词都有对应的数据体现,商家为了给自家的商品提热度,给商品取标题时,用的都是搜索量大的关键词。
眼线又发了一张产品主图,是某宝搜索界面的截图,发货地、店铺名之类的关键信息都被打上了马赛克——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为了防止模特偷懒,如果直接搜店铺名下单,就不能提升商品的销量排名了。
我在某宝的搜索框输入关键词后,跳出了各式各样的速干帽。看着产品主图,我一路比对,耐着性子翻了好一会儿,连换了几个关键词,才总算找到了那款速干帽——确实销量不高。我把店铺的截图发给眼线,对方确认无误后,我就要进行“浏览”和“货比”了。
所谓“浏览”,就是要像一个真实买家一样,浏览商品的详情页、评论页,还要问大家以及和客服假聊;“货比”即货比三家,得去其它店铺浏览同样的商品,5到8分钟后才能回到这个店铺下单。
我按照流程下了单,又回到“速干帽送拍单”的微信群里,提交了自己的订单号、账号、下单时间和垫付金额之类的信息,等待收货、出图。做完这一单,我立即折回嘉人平台的接单群,继续盯着合适的单子。
后来,我又相继接了帽子、卫衣、T恤等送拍单。虽然没有佣金,但产品不需要寄还给商家,也是赚了。
培训时,贝贝强调了好几次:谨防被骗,态度要好,不能与商家发生冲突。刚开始,我还很担心自己做不好,有些畏手畏脚,但第一晚接单的顺利,让我有些飘飘然,很快就像一个资深的网拍模特了。
“货比3至5家店铺。”商家要求。
“货比后要发浏览足迹吗?”我问。
“自行下单,无需截图。”
“1。”
在网拍用语中,“1”表示“好的”,我不知道打个“好”字会比切换成数字键盘快零点几秒,但是用首字母缩写和字母的交流方式,让我有种莫名其妙的新鲜感和优越感。
一头扎进网拍群的我就像一块干燥的海绵落到水里,瞬间吸满了水。



3


模特刷的单子商家会优先发货,很快,我拍的几件东西就陆续到货了。签收2天之内,我要按照各个商家的出图要求,给他们“返图”。
其中,速干帽商家的出图要求最低:“好看、自然、不敷衍就给过。”那天我没有洗头,直接包裹着干头发,打开美颜相机自拍了几张就交了图。那顶速干帽的质量并不差,颜色款式也好,收到24.9元的“本金返款”的时候,我心里美滋滋的:“动动手指、拍拍美照就能白捡,多划算!”
第二天,我穿了商家送拍的卫衣和帽子,搭了一条自己的牛仔裤,想图省事,尽量通过一组照片,同时完成几样商品的买家秀。
上完课,我拉着好朋友枝子,神秘地说:“待会儿咱去人工湖情人坡那边拍点照片。”
枝子有点摸不着头脑:“怎么心血来潮突然想拍照了?”
我不太好意思,扭捏地说:“哎呀你帮我拍几张,我待会儿跟你详说。”
等路上没有同学了,我才把自己加入网拍的事告诉了枝子——毕竟以后可能会经常拜托她帮忙拍照。枝子有点吃惊,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质疑:“你竟然也搞这事儿了,不怕被骗吗?”
“我都接了好几单了,靠谱。不花钱就能买点小东西,它不香吗?”我有点不高兴。
当枝子得知我身上穿的衣服、戴的帽子都是商家送的,脸上的神情渐渐变了:“那挺不错啊,说得我都心动了。”
我趁机怂恿枝子,趁着“会费”还没涨价,和我一起赚点零花钱。
说实话,我也有自己的小九九:在平台上做“外宣”来钱最直接,拉一个人进平台交会费,就能抽成100元。我和枝子明说,我俩到时平摊那100元的抽成,她可以用更少的钱加入平台,我也能从中获利。
枝子欣然答应,当晚就参加了新人培训。培训结束后她给我发消息,说她想做外宣:“拍照片还是太费事儿,来钱又少,不如主攻外宣。咱俩好友列表里成百上千人,这么多爱拍照的小姐姐,都是可利用资源啊。”
我明白,网拍平台之所以能存在,靠的不是别的,就是不断吸引新人进群缴纳会费。嘉人平台有一套自己的外宣方式,模特们除了一个接单群、一个交流群,还有一个反馈群。这3个群各有用途:接单群里只有管理员发单子,不允许大家交流;交流群里主要是答疑;反馈群和外宣息息相关,模特们要不定时地归纳自己做过的单子,把拍的买家秀照片和接过的单子的价值明细公开发在群里,平台管理员会在其中挑选“优质”的,做成发朋友圈的素材,然后外宣们就直接复制这些文案和照片,转发到各种社交平台上去“招人”。
一些业绩高的外宣的私人微信,最后都成了工作号。苏芸的朋友圈,内容精致又专业,几乎都与网拍相关,但后来还是和微商们一起被我屏蔽了。
可我并不想这样做,为了一份兼职糟蹋自己的人际圈,我觉得有些不值得。
“不需要特别明显的宣传啊,还是做你的生活号,你不发平台别的模特的买家秀,发你自个儿的,文案偶尔提提网拍,铁定有女孩子心动来问的。”枝子明白我的顾虑。
不知怎的,看着枝子的双眼,我的内心开始动摇起来。
我点头答应了,之后,我们说干就干。



4


外宣的提成高,但成功率却比我们想象的低。刚开始,每发一条外宣文案,我和枝子都要精心琢磨许久,但即使是这样,愿意掏钱加入网拍的人还是很少。
前两周,跟我们咨询的十几人,都是熟悉的同学和学妹,大多数人在得知要交200多元的“会费”之后,就没了下文。
不过,一直发朋友圈总是有效果的。一天,我一个前年刚生了娃的远房小姑,也来问我网拍的事。
“小姑你一百个放心,我自己也在做,你交了会费就是永久可做,不吃亏。”我说。
“单子多吗?不会进了之后无单可做吧?”小姑有些担忧。
“每天几百个单子,只要你有条件,上不封顶!”消息发出后,我自己都不敢看第二遍,觉得那段文字散发出一种深深的“传销味道”。
第二天,小姑就顶着“湖北-模特-阳子”的名片进了群。她转给我会费的时候说:“在家带娃,我也没什么精力钻研其他赚钱路子了,这个兼职补贴补贴家用,挺合适的。”
为了备孕怀孕,小姑辞去了会计工作。现在孩子太小,她一直没有重返职场。她带娃的方式和婆婆不同,婆媳经常闹矛盾,过年回家,还对我倒苦水说:“要是我能抛下孩子出去挣钱,也不至于在家这么受气。” 
我知道,小姑做网拍不光是为了钱,她是急于向婆家证明,自己还有挣钱的能力。
小姑进群后,我朋友圈的资源也利用得差不多了,很难再起到“引流”的作用。我心里明白,网拍不算什么好差事,当新鲜感过了之后,繁冗的做单流程,会让人意识到这份兼职把一天的时间严重碎片化了:下单前,先要做10来分钟的“浏览任务”;为了避免买家集中下单被平台发现异常,下单时间得由商家安排;下完单要提交详细的资料表;到货后要找时间、找人拍照、修图;寄回佣金单,提交首评,隔一天再追评,等待返款……
这些流程耗费的时间和精力,与几十元的佣金远远不成正比,大部分的送拍单,商品鸡肋、质量差,拍照之后就基本闲置了。
我不再积极外宣了,但此时,枝子却认真了。
枝子的父母是普通的工薪族,她每个月生活费也只有1000多元,如果想买贵一点的衣服和化妆品,钱就不够用。她对挣钱很渴望,刚进大学没两个月,就在学校附近找了份兼职。这两年,销售员、推广员甚至图书馆管理员,她都做过,但我们专业课业繁重,每一份兼职她都坚持不久。她常常对我说:“要是能自己创业就好了!”
我们学校的“创业氛围”一直很浓厚,如果学生有想法和一定的启动资金,学校还会帮忙扶持。很多的学长学姐都在创业,这对枝子的影响很大,但她没有启动资金,也没有合适的创业项目,这次机缘巧合进入网拍行业,枝子似乎在迷茫中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她注册了各种社交账号,成天混迹于贴吧、抖音,把同一条文案搬来搬去。为了博得别人的信任,她还和自己的微信小号对聊:
“入了网拍,我这个月已经赚了近3000了,生活费都不需要家里出了!”
“当了网拍模特才知道什么是买东西不需要花钱。”
最后,再用小号给自己转账,截图做成外宣素材。
上课时间也被枝子“充分利用”了,只要手机“叮叮叮”一响,消息栏跳出来,她就点开看,回复得及时又专业。后来,枝子不愿意再接网拍单子了:“专攻才能制胜!外宣单一个人头就是100,达到人数目标还有额外奖金,我不能再把时间浪费在二三十块的佣金上了。”
枝子和我说这话时,整个人神采飞扬。
不接网拍单子,就意味着失去了个性化的素材。枝子开始常来找我要买家秀的任务照,作为她朋友圈的外宣图片——我的那些照片大多是在学校里取的景,枝子发现,熟悉的背景更能获得有意向的同学的信任。
枝子做起了线下推广,她去小商品批发市场买了一大袋荧光头箍、气球和发卡等小物件,一个没课的下午,一手捧着微信名片二维码,一手挽着小饰品,在校园里寻找更精准的潜在对象。
小礼品全部送出去后,枝子在微信通讯录里收获了200多个“新的好友”。从此,她再发外宣的朋友圈,下面就多了好多点赞和咨询。对那几个打听过会费却一直犹豫的小姑娘,枝子铆着劲儿给她们打鸡血:
“赚钱不是给别人赚的,是给自己赚的。”
“看到别人的努力,你却一直在犹豫,当你还在犹豫的时候,别人已经冲出起跑线很远了。”
枝子热火朝天地折腾了一个月,才拉了9个新模特,除去买小礼品花的钱,赚了780元。



5


2019年双十一,我们不出意外,看到了铺天盖地的电商成交量再创新高的信息。但在这巨大的浪潮背后,可能有数不清的小泡沫。
11月初,在网拍任务群里,每天放出的单子大概有七八百单。有80%的单子明显是为双十一做的,不仅有衣鞋箱包,连化妆品、护肤品也出现了。眼花缭乱的消费红利让消费者摸不清路数,商家更是不惜把大钱砸在肉眼可见的销量上,最大化招揽顾客。
10日那天,我接了几单任务,商家在群里千叮咛万嘱咐,要求我们“必须在零点下单,最迟也要在5分钟之内”——双十一的凌晨太特殊了,太激烈了,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集中下单,才有可能把商品的销量推进分类前列,让更多的买家看到。
11日一过,放单群里单子数量没减少,但细一看,单子的类型明显变单调了,甚至还有重复的——大多都是一些指甲油、手机壳和低质量T恤的送拍单,有佣金的单子很少见了。经我介绍进网拍群的几个学妹开始找我抱怨,说自己赚不到钱。
我自己也无单可接,但必须得做点什么体现自己的诚意和负责。我去平台的模特交流群里发言,说最近单子好少、老多重复的,下面有几位模特跟着附和。
马上,几个管理员就出现了,他们开始劈头盖脸地刷屏:
“佣金单放了半个多小时进来3个人,是单子太单一还是你们太挑剔,嫌流程麻烦?接不到单就别怪平台。”
“你们有抱怨的时间为什么不好好换几张漂亮照片,照片不好看,接了商家也不选你。”
“交流群是答疑解惑的,不是传播负能量在这抱怨的,再有下次,黑名单一周。”
这下,群里的模特都不说话了。网络兼职,每个人都抱着极大的不安全感,大家与平台的联系仅仅靠着这几个微信群,在群里抬杠,把管理员惹毛了,被踢出局的结果就是血本无归,只能自认倒霉。
过了一会儿,新人在群里提问了,老人出来解疑。很快,这些令人不愉快的对话就被推进了历史记录,当然,也推进了我的心里。


---
12月的一天,我妈给我打电话,说着说着,就提起了小姑:“最近和家里闹得凶,吵着要离婚了。”
我忙问怎么了,我妈说:“小奶奶说她成天对着手机,做了个什么兼职,孩子也不管了,你平时和你小姑走得近,你去问问她。”
我撂下电话就联系小姑,不问不要紧,一问才知道她自从做了网拍,为了多做单,注册了好多个淘宝账号——一个账号接单过多会引发“异常”,所以,商家一般都要求好评数“一周不过10条,一个月不过25条”。小姑的几个淘宝账号挂在网上,每天不是做单子就是拉人头,孩子哭闹也没精力理会。小奶奶说她,她就嚷嚷:“我还不是为了多挣几个钱?!”
我感觉自己成了罪魁祸首,急忙和小姑敞开心扉说了好多话,好的坏的全分析了一通。最后,小姑好像也精疲力竭了,说:“你别自责,这网拍做了几单我就摸清了,是后来我走火入魔了,说离婚也是气头上,别担心。”



6


期末临近,我收拾好情绪,准备把网拍停一段时间,好好备考。没想到这时候,紫怡出了事。
紫怡是低我一届的学妹,也是我介绍进网拍群的第一个人。她个子高挑,长得漂亮,人很单纯,看了我朋友圈的外宣信息就找上门来,说想利用空闲时间赚点零花钱——毕竟,在大学生能选择的兼职当中,网拍显得新颖又体面。
我了解紫怡的性格,收了会费之后,就对她千叮咛万嘱咐:“网拍只能挣点小钱或者不花钱买点衣服,没有大钱可挣,培训时好好记防骗知识,别被人骗了。”
紫怡满口答应,可是网拍模特僧多粥少,商家要求又高,后来单子太少,紫怡便总想着怎么做才能接到更好的任务。
一次,她进到一个“任务审核群”里时,看到“群主”发信息:“接任务,无需本金,商家垫付,佣金35,需要2人,人满撤回。”
这是一个顶着群主(商家)头像和昵称的骗子——这种群是开放的,骗子无孔不入,他们进群后会迅速把头像和昵称换成和商家一模一样的,然后在群里发虚假信息。群主和眼线都很忙,除了放任务的时候在,平时顾不得群里的情况。
经验老道的模特都知道,这就是培训时防骗指南里讲到的“单中单”。但稚嫩的紫怡看了这条消息,赶紧点击头像添加对方为好友。骗子几乎是立即同意了申请,然后要求紫怡退了任务群。
骗子要紫怡发“花呗”的额度和“淘气值”给他们审核,貌似是把流程走得更正规,但实际上是想看她有多少钱可骗。看完之后,骗子让她拍一款5000多元的手机。
这种类型的单子我们从未做过。新人培训时,贝贝就强调过:接单时商家或者眼线要求模特私聊做单,就很可疑;垫付超过200元的单子,新人谨慎做,可以先咨询做过的模特;超过300元的单子,模特们都要谨慎接单,要交给管理员审核才行。
紫怡稍稍犹豫了一下——几千块钱对于她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可一想到是商家“代付”,流程简单佣金又高,她心一横,就决定做了。
骗子让紫怡先浏览店铺1分钟,然后让她提交订单,打开支付宝扫一个“商家垫付”的二维码,“商家垫付成功后截图给我,就可以结算佣金了”。
骗子发来操作步骤的详细流程图,紫怡一一照做:先领了“内部券”,实付款1995元,可当指纹支付的那个圈在转动的时候,她就后悔了——“商家垫付成功”的字眼并没有跳出来。
紫怡把支付成功的截图发给骗子,对方继续装傻:“怎么会没有垫付的弹窗?先别急,我帮您捋一捋……我这边帮您查了,钱也不在我们这,直接退款不了,需要您再操作两回,达到商品金额才能转跳商家垫付。”
这时,紫怡终于认清了这是场骗局。她悲愤交加,在微信上对骗子破口大骂。可对话框回给她的只有红色的感叹号——骗子把她删了。
紫怡找到平台管理员求助,管理员了解情况后,只丢下了一句:“平时防骗指南不细看,这种被骗了我们也追不回。”就不再回复紫怡的信息了。
不管嘉人平台宣传得多好,其实也是“草台班子”。几个人凑在一起,一头联系商家,一头搜罗模特,出现低质量的单子、模特和商家起纠纷甚至模特被骗,平台都无法保障模特的权益,只能自行解决。
紫怡把这件事告诉我,我让她保存所有的截图,然后带她去了派出所。
我们到达时已经很晚了,派出所值班室里只有一位上了年纪的民警。他例行公事问完问题,而后摇了摇头:“怎么你们大学生了,还会着这么低级的网络诈骗的道儿?”
我低着头,不敢看紫怡。我知道任何旁观者都无法理解受骗者的心路,这1995元大概率是追不回来了,我觉得很对不起她。
从派出所回学校,我俩沉默了一路。快到学校时,紫怡抬起头和我说:“网拍水太深了,我可能不适合做这个了。”
因为生活费被骗子席卷一空,紫怡最后不得不和父母交代了实情。被她爸爸训斥一通后,紫怡退出了网拍接单群。



7


2020年春节一过,放单群里又热闹起来,一天不点开,群消息大概会有七八百条。按照以往的惯例,除开重复的单子,我猜一天大约有500个单。
不过,我已经很少接单了。一想到小姑家里的争吵,受骗的紫怡,还有学习成绩的一落千丈的枝子和自己,或多或少都和“网拍”有关,就不想再做下去了。
不过居家隔离闲来无事,我还是点进去翻了翻记录,发现群里有好多护目镜和防飞沫面罩的单子。我不禁哑然失笑——过去,评论区陌生人的评价还能给消费者带来一点安全感,如今 “与时俱进”的网拍单子,也把这最后这一块“净土”给玷污了。
再后来我发现,网拍给我带来的影响,远远比我自己想象的大得多——比如上某宝买鞋子,我连逛了好多店,看了好多款,都找不到合自己心意的。我对这些的销量和评论实在太熟悉了,20字以上的详评,可以判断出基本都是刷的,能入眼的买家秀,也都是出自网拍模特之手。很多买家秀一眼就能被看透——不仅“首评”带图、带视频,连“追评”也放满了5张图,甚至连一件普通的T恤,也要凹遍造型,从各个角度去拍。
我无法相信那些精修的照片,也不敢再相信陌生人的好评了。
好在“问大家”栏里,买家的使用体验回答,真实性还稍微高点。我点开一条留言,一位买家说:“我不知道这么多好评哪儿来的,就为了返现的那3元钱么?失望。”
我怔怔地看着这条留言发呆,又想起妈妈拿到她心心念念,选了很久的春装外套,却露出满脸失望的神情。
进入这条灰色产业链里大半年了,“轻松挣钱,月入上千上万”的梦想仍然遥不可及,相反,因为蝇头小利,我到头来害了作为消费者的自己。
我决定彻底停掉外宣,不再拉人下水,清理了微信列表里大批的商家和眼线。枝子得知我准备退出几个大群的时候,急了:“你是不是傻?你不做有的是人做,电商环境也不会因为你一个人的退出而净化,再说了,会费交都交了,你退了也不会还你呀,留着接几单佣金单赚个奶茶钱也好啊!”
这时,又有一两个商品质量过关的商家回头找我“复购”。我看着那家网红店的店铺名,想起同学一脸羡慕的神情,又认同了枝子的话,再次把接单群置顶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编辑 | 罗诗如

点击联系人间编辑



绵 云 雀

在备忘录记录生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0-4-2 02:09 PM , Processed in 0.10841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