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9|回复: 0

石正丽接受《科学》采访,回答新冠来源、宿主等问题

[复制链接]

3万

主题

0

好友

62万

积分

大户

Rank: 4

活跃达人

发表于 2020-8-10 07:45 A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tong9.net 于 2020-8-10 07:52 AM 编辑

石正丽接受《科学》采访,回答新冠来源、宿主等问题

来源:新京报
2020-08-10 17:28


京报快讯(记者 李玉坤)美国《科学》杂志网站日前发表对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的采访报道。8月10日,《中国科学报》经授权翻译并刊登《科学》杂志对石正丽访谈全文。


在此次采访中,石正丽回答了关于新冠病毒来源、宿主等诸多问题。


自然宿主

RaTG13在自然界中演变为新冠病毒仅存理论可能

2月3日,石正丽团队在《自然》期刊发表论文,报道了一株与新冠病毒相似性达到96.2%的蝙蝠病毒(命名是RaTG13)。

至于该株病毒与新冠病毒的进化关系,石正丽表示,他们团队没有接受过生物信息学专业培训,没有计算过RaTG13和SARS-CoV-2之间的进化距离。她认为从自然宿主携带的冠状病毒进化到SARS-CoV-2应该是经过一个或者多个中间宿主的传播。

她回答时援引了这方面的权威解释。冠状病毒是最大的动物RNA病毒之一,其基因组长达3万个核苷酸。基因组序列3.8%的差异对于冠状病毒来说是一个显著的差异。3月18日,《自然—医学》发表了题为《SARS-CoV-2的可能起源路径》的文章,指出RaTG13在受体结合区域与新冠病毒的差异明显。悉尼大学病毒进化专家Edward Holmes认为SARS-CoV-2和RaTG13在基因组上的差异相当于约50年的自然进化过程产生的分化差异。蝙蝠携带的RaTG13和新冠病毒基因组差异位点达到1177个,通过自然进化积累到足够数目的突变必须经过一个漫长的进程,而产生的突变又与新冠病毒对应位点高度一致的概率微乎其微,因此,RaTG13在自然界中演变为新冠病毒的情况仅仅存在理论上的可能。

有人认为石正丽在2016年称为BtCoV/4991的蝙蝠病毒就是SARS-CoV-2,BtCoV/4991和RaTG13的RdRp具有100%同源性。

是否如此?为何要重新命名?石正丽解释,Ra4991是一个野外样品编号,RaTG13则是样品里测得的冠状病毒的编号。他们更改名称时主要考虑将样品的时间和地点体现出来,13是采样的年份2013,而TG是通关的首字母缩写。

中间宿主

尚不能判定穿山甲是自然宿主还是中间宿主

石正丽称,根据他们团队以及国际同行的研究,其很可能来源于蝙蝠,经过一个或多个中间宿主体内演化,最终出现一株能适应人并在人间传播的病毒。但是中间宿主是哪个或哪些动物、如何传播到人的过程尚不清楚。

她表示,从自然宿主蝙蝠向人跨种传播有两种可能,一是蝙蝠直接把病毒传播给人,二是蝙蝠病毒传播到一种或多种动物中间宿主再传播给人。对SARS-CoV-2来说,第一种可能性不能排除,但非常非常小。她倾向于第二种可能。

对于中间宿主的研究,石正丽说,穿山甲携带的冠状病毒、RaTG13和SARS-CoV-2的基因序列比较接近,有共同的祖先。从目前的数据分析来看,她还不能判定穿山甲是自然宿主还是中间宿主。

石正丽团队还对猫做了相关研究,他们在新冠肺炎暴发以后采集的猫血清样本抗体检测结果显示,家养猫感染SARS-CoV-2的比例及其抗体水平高于流浪猫。至于猫是否是SARS-CoV-2的中间宿主需要进一步研究。她认为猫感染的SARS-CoV-2极有可能是被人传播的。

感染源头

“新冠源头在湖北武汉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


石正丽说,新冠病毒最早从中间宿主到人的跨种传播,发生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目前从科学上并没有研究清楚。从历史经验看,艾滋病等重大疾病的最初暴发地都不是起源(最初发生跨种传播)地。这也是为什么病毒溯源是一个极富挑战的科学难题的重要原因之一,关于2019新冠病毒的源头和传播路径,需要有开拓的视野,需要全球的科学家共同努力,需要时间。

石正丽表示,他们在湖北监测蝙蝠病毒多年,没有发现武汉甚至湖北省的蝙蝠携带有和SARS-CoV-2亲缘关系很近的冠状病毒。她认为新冠源头在湖北武汉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对于曾经采集到蝙蝠冠状病毒样本的云南省墨江通关镇蝙蝠洞,迄今没有附近居民被冠状病毒感染,所谓“附近居住的感染者‘零号病人’前往武汉”的说法也不成立。

《科学》杂志记者在提问时表示,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早期的新冠病毒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他请石正丽解释华南市场在新冠病毒传播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石正丽肯定了这一说法。她表示,有些早期患者与华南海鲜市场没有关系。在湖北省政府有关部门的部署下,华中农业大学和他们团队都在华南海鲜市场采集过环境样本和冷冻动物样本。他们在华南海鲜市场卷帘门把手、地面和污水等环境样本中检测到SARS-CoV-2核酸,基因拷贝数非常低;在冷冻动物样本中并没有检测到SARS-CoV-2核酸。石正丽认为,该市场也许是新冠病毒肺炎早期人群聚集暴发的地点。

对于华南市场供货的动物农场,石正丽说,在湖北省政府有关部门的部署下,华中农业大学和他们团队都采集过武汉市周围和湖北省部分养殖场的养殖野生动物和畜禽样本,他们团队没有在这些样本中检测到SARS-CoV-2核酸。

武汉病毒所

“特朗普欠我们一个道歉”


《科学》杂志记者提问,武汉病毒所可能是SARS-CoV-2源头的说法使其在世界上备受关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称,他“非常肯定”该病毒来自这一实验室。这对石正丽的实验室有什么影响?

石正丽说,他们是在2019年12月30日第一次接触到新冠病毒样本,当时收到的是“不明原因肺炎”的临床样本。随后与国内其他机构迅速开展平行研究,在较短的时间内鉴定了病原,并于2020年1月12日及时通过世卫组织向全球公开了病毒全基因组序列。在那之前,他们从未接触、研究过这个病毒,也并不知道它的存在。她强调,P3和P4实验室从设施到管理都是非常严格的,实验人员开展实验活动的全过程,都会有生物安全管理人员通过视频监控。他们研究所的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一直处于安全稳定运行的状态,截至目前没有发生过病原泄露或人员感染事故。

石正丽说,关于新冠病毒的自然起源,现在已成为国际学术界共识。“美国总统特朗普所谓的新冠病毒来自于我们实验室的说法罔顾事实,危害和影响了我们的学术工作和个人生活。他欠我们一个道歉。”

新京报记者 李玉坤

编辑 樊一婧 校对 吴兴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0-9-20 03:03 AM , Processed in 0.16291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