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2|回复: 0

[人世间] 我,不断折腾事业,当了20年单亲妈妈,53岁嫁给美国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14 05:2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不断折腾事业,当了20年单亲妈妈,53岁嫁给美国人

 自PAI 自PAI  2021-09-14


衡俪文/口述

阿泽/撰文

叫衡俪文,1968年1月出生在四川绵阳的农村,家里有六个兄弟姐妹,排行老四。爸爸一直期待生出男孩,便像叫男孩一样唤我“四娃”,也许从这个名字开始,便注定我要拥有拥有刀枪不入爱折腾的坚毅性格。

IMG_8093.JPG

1976 年,八岁的我(前排左一)和幺妹、妈妈、二姐、三姐。

我的爸爸有两段婚姻,第一段婚姻是包办的,爸爸离婚后,在村子里参加婚礼,看到了我妈妈。据我爸爸说,我妈妈当时留着学生头,穿着一件非常漂亮的小旗袍,他们俩一见钟情了。

我们家是那个村子里唯一姓衡的,我爸爸是个极其要强的人,他一个人扛起了这个家,还成为了公社粮站的站长。后来,在刚刚开始包产到户时,爸爸又成了村里第一个做生意的人,卖猪肉之类,所以家里的条件还可以。但他有意培养我们自立自足。每个学期3块5毛的学费,爸爸会只给我们3块,剩下的5毛需要我们通过砍柴、做家务赚回来,这也培养了我的金钱观念思维。

初中毕业,我不想念书了,去镇上集市拜师学起了裁缝,虽然那时做个体户并不让人看得起,但我就是梦想着快快拥有一份属于自己事业。家里也很支持我要学手艺的想法,并不逼我继续读书,那时是八几年,第一台缝纫机是爸爸花200块钱给我买的。

IMG_8094.JPG

我(右一)在裁缝店教徒弟。

学了一年半,16岁的我便在集市开了一个很小很小的门面,只有十平米,我吃住工作都在里面,还收了许多学生。八十年代末城市里都流行穿喇叭裤,我便照着杂志的图样自己做,很多人来找我定制衣服,生意非常好,一件衣服要价两块五。

也是在那之后,我认识了初恋男友。他是一个大学生,比我大一岁,毕业后会分配去中学做老师,这样的条件即使放到现在也算优秀。我们的相处非常纯洁,我们经常在我那个十平米的小门面里彻夜聊天,但除了牵手,没有任何逾矩的事情发生。

IMG_8095.JPG

我19岁做裁缝时,穿着自己设计的一字领连衣裙。

我带他回家见父母,我妈妈给他煮了一大碗荷包蛋来表示欢迎和喜爱,他也主动帮家里做了许多农活。

但我们最终没能走下去,横亘在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是户口,他和我都是农村户口,如果我俩结婚,我们的后代都会是农村户口,这在他的父母看来是坚决不行的。所以在把我俩拆散后,他们给他介绍了一个有城市户口的工人,听说他很快就结婚了。

在分手后,我偶尔路过他住的那栋房子,都会流泪。

IMG_8096.JPG

1987年,20岁的我第一次到重庆。

我很爱美,从小便学着妈妈用瓷缸子装上烧热的木炭当熨斗,将衣服烫得平平整整,自己做了裁缝之后,便更会打扮了。但每次我回乡,村里的人都会在背后嚼舌根,觉得我一个女孩子跑到外面一定是学坏了,造谣我有做风问题。而那时的我,已经觉得世上不再会有真感情了,我也不会再爱了。

23岁,在重庆工作的三姐介绍我认识了前夫,他是重庆本地人,长得帅、在生产队工作,家里有房吃喝不愁,条件非常好。他当时非常受欢迎,我也是在一堆追求者中挑中了他,一个是因为长相,一个是因为户口。初恋的结束,也让我知道了户口的重要性。

IMG_8097.JPG

1988年,老家门口我(右一)和三姐(中),幺妹(左一)。

1990年,我们认识了两个月后便在重庆结婚了,那时的我迷迷糊糊的,只觉得自己23岁也到年纪了,结婚的各种条件和目的都已经满足。婚后,他晚上常去大舞厅玩,但我也从不去管,因为我知道自己不爱他,其实这挺悲剧的。但我也没想着以后会离婚,只觉得日子就是要这样过下去的。

那个年代,大家都充满了白手起家的创业热情,我看着别人每天为自己的事业忙活,自己也心痒。当时家里住的是自建的两层楼,除了我们自己住,还将多余的房间租给附近皮鞋厂的生意人和工人。我想,与其把房子租给别人,为什么不自己来做生意呢?哪知前夫非常反对,他当时在钢厂上班,每个月有七八百块的工资。他觉得小日子已经很舒服了,每天在家收收租上上班已经足够了,干嘛还要瞎折腾?

但我没有听他的,我关了裁缝店,用自己攒下的钱,在学校门口开了家副食店。那是学校门口的第一家商店,生意要多好有多好,但也真的很累。每天5点开门,晚上6、7点关门。店里一直只有我一个人在忙碌,进货、上货、看店,一百斤的白糖都要我一个人扛。前夫还会因为我每天在外忙着不顾家而感到不满,但我不管,就是一心想把副食店开好。

IMG_8098.JPG

1994年,我生了儿子。

直到我25岁时,母亲因为气管炎去世。她临走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四娃,你都25岁了,该要孩子了。”她走的时候才六十岁,一辈子辛苦地将我们兄弟姐妹六个带大,和父亲感情特别好,但却真的一点福也没有享到。她临走时的嘱咐,我听进了心里。27岁时,我生了孩子,因为怀孕后实在力不从心,那年的大年三十,我将开了几年的副食店盘了出去,一共一万三千元。

接下来我便在家里带孩子,正好家里原本的民房拆迁,换了一套70多平两居的商品房。等孩子一岁多时,还在哺乳期的我又开始闲不住,倒腾起了服装生意。前夫和之前一样,依旧不帮我的忙。

IMG_8099.JPG

1996年重庆家的阳台上,儿子2岁。

1997年,孩子两岁多时,我弟弟去了西安开川菜馆,正是一开始最难的时候,弟媳又怀孕了,我便前去帮忙。自己做厨师,卖卖回锅肉等炒菜。不过好在那时的生意好做,很快我们便请了厨师,只用一年的时间我弟弟便在西安买车买房定居下来,而我则把钱存了下来。

那时的我很少回重庆的家。隔天给孩子打一次电话,也算一直陪伴着孩子成长了。

IMG_8100.JPG

1997年在西安我(左一)在弟弟的餐厅和店里的服务员合影。

等到儿子六岁该上小学了。姐姐们劝我,孩子是需要妈妈陪伴的,我便只身回到重庆。

已经2000年了,我知道养孩子以后会需要很多钱,便又在重庆北培用在西安时攒下的钱开了家火锅店。因为之前在西安做餐饮的经验,我一个人搞定了挑地址、装修、请人等一系列工作。

IMG_8101.JPG

之前,我(左一)带着儿子(右一)在西安旅游。


IMG_8102.JPG

1998 年,30 岁的我衣着前卫,在延安参观、旅游。

我的前夫依旧不支持我,我们爆发了婚后第一次正式的争吵。他还是那个观点,明明可以在家里舒舒服服过日子,为什么一定要去折腾?我觉得和他没什么好说的,便表示这家店是我自己的,赔了挣了都和他没干系。

连饭店挂广告牌都是我自己一个人爬梯子挂的,除了姐姐姐夫来帮我,前夫从头到尾没出现过一次。那间火锅店有十几张桌子,还有一个包厢。二楼是员工宿舍,开业后生意比较好,我一个人既要收银又要招呼客人根本忙不过来。后来需要请人当采购时,前夫表示与其找外人,不如找他。

我当时也觉得,就算对他不满意,好歹也是儿子的父亲、我的丈夫,便同意了,像给工人发工资一样,每个月也给他底薪。但他的加入并没有让我们的关系好转,反而因为他常常看到我在店里为了人情世故与客人敬酒而感到不满。常常是我在敬酒时,他就在厨房边直勾勾地盯着,让大家都感到尴尬。

那时我觉得自己也应该为这段婚姻表个态,便退回家里,由他去管理生意。他的确不会做生意,我们又多了很多摩擦。就这样大事小事中,这段本就没有爱情的婚姻,彻底走不下去了。

IMG_8103.JPG

2000年离婚后和儿子在出租屋。

我感到自己与他实在不是一类人,以至于都不想看到他,常常独自在沙发上睡觉。

我三姐那段时间发现我好像总不开心,在得知我的婚姻状况后,便鼓励我离婚。她也是离过婚的人,后来的第二段婚姻很幸福。

于是,2000 年秋天,在孩子即将一年级时,我提出了离婚。但离婚并不顺利,我和他去民政局三四次,每次都是他临时反悔。后来我实在受不了了,便选择净身出户,孩子也判给了他,每个月给他五百块的生活费,但儿子一直由我来带。因为他不喜欢做生意,火锅店也依旧归我经营。

比较让我放心的一点,是我儿子对我们离婚的态度。他不会盼望父母复婚,我儿子反而会帮着我说话,他说,“我妈妈说的话,我爸根本就听不懂。” 2003年,原来的火锅店因为效益不好关门了。我又加盟了一家连锁火锅,开了一家400平的店面,投资了几十万,压力很大。

IMG_8104.JPG

2003年开的火锅店和员工。

我的身体也开始不好,每天在火锅店里从十点开门一直站到晚上十二点,被熏出了严重的鼻炎,每天头晕脑胀,左腿膝盖也出了问题,有时甚至根本站不起来,得靠员工搀扶才能下楼。

偏偏事情都集中发生,那一年我的爸爸被诊断患了食道癌,在陪他看病的过程中,看到医院里有的病人脸上被画了各种红线,问了才知道那些人患的是鼻咽癌。那一瞬间,我觉得这些人就将是自己的未来,我真的被吓住了,我的孩子还那么小,我不可以垮下去啊。

IMG_8105.JPG

2003 年我在餐厅的收银台。

甚至开始觉得自己是个负担,不可能有人能够接受找一个这样的人做伴侣。在陪父亲看病的过程中,我也开始找各种治疗方法,给自己试了很多偏方,也开始反省总结自己的生活。

第一点是发现自己脾气太差了,因为身体不好有时性格更急,导致我对儿子有时很暴躁,于是我开始学习亲子教育,让我开始努力与儿子成为平等的朋友。第二点是生活作息不规律,饮食营养不均衡,于是我又开始学营养学。首先从认真吃早餐做起,饮食注意荤素搭配营养均衡。直到现在我还坚持着每天早晨喝一杯蔬菜水果汁。还吃了一些保健品,让我的身体好了很多。身体素质好了,我的鼻炎和膝盖也都好了许多,不再影响生活。

虽然我的学历只是初中毕业,但我并不拒绝学习。那些年重庆市里流行的各种学说和讲座我几乎学了个遍,包括成功学、管理学、思维方法等等。

IMG_8106.JPG

我(右三)在重庆一家机构学习亲子教育。

也多亏这样,我后来与儿子的相处得像朋友一样。我从不看着他写作业,也不催他上进,我学着平等的与他交流。有时也会给他奖励,在iPhone刚开始流行时,我便送了他一部。

他也因为我给了他足够的空间和信任,他一直对自己有很清晰的规划。他的学习也从年级500名慢慢前进,前100、前10、前5名,最后他自己考上了重庆最好的高中,也上了很好的大学,毕业后也自己考进了事业单位。

他也从不盲从,不会像其他人为了一官半职牺牲自己的健康,他一开始就对我说他不会当什么大官。但他也没选择旱涝保收,反而是自己在上班之余做些投资和小生意,一直折腾着,如今自己在重庆过得很好。

我自己的生意也熟门熟路,除了做火锅店,也开过服装店,虽然免不了一些起落盈亏,但也算生活无忧。

IMG_8107.JPG

2011年,我成为一家互联网公司的重庆代理商,这是北京总部。

在我做单亲妈妈的二十年里。不是没有人对我表示过好感。在2010年,儿子高中时,我交往了一位比我小5岁的男士。他经营一家互联网公司,一开始和我介绍他的工作时,我根本不懂互联网是什么,甚至连打字都不会。但在他的指导下,我也成了某网站的重庆代理,他帮我打开了一片新世界,我俩常常一起去北京开会。我很喜欢他的聪明和拼搏精神。

虽然我们相处很好,但我儿子却不喜欢。因为那位男士总爱和他讲大道理,这也违背了我对孩子的教育理念。我在他求婚时退缩了。一方面是考虑到孩子,一方面是觉得依旧没有感受到心中强烈的爱意,虽然喜欢,但还不足以让我产生结婚的想法。

IMG_8108.JPG

2014年,47岁的我在云南旅游时的照片。

后来我又接触过一些男士,但他们要么是年龄太大,要么是表示只能接受我,不能接受我的孩子,我便一直耽误了下来。

2015 年,我42岁的妹妹宣布要与美国的一位在高科技行业工作的美籍华裔博士后结婚。因为她的女儿从高中起便在美国上学,所以她也想离女儿近一点,便开始通过网络寻找跨国恋情,没想到还真叫她找到了。

于是我也开始想,既然国内一直找不到爱情,不如在国外寻找一下吧。我通过网络寻找华裔,那时我从没想过自己会找老外,因为我一个英语单词都不会。

IMG_8109.JPG

2015 年,即将 50 岁的我。

我的第一个跨国恋男友是个西雅图的华人,他是个很温暖的人,每天他都会算着北京时间跟我道早安,晚上也会算着时差和我视频。2016年,在我们认识一个多月后,他来到重庆,没想到第三天他便买了钻戒要与我订婚。他的恋爱观就是这么直接,遇到感觉对的人,便不想错过。

从前一直大女人作风的我已经习惯了一切事情都自己处理,在他身上,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一个女人被男人爱的感觉。但是当我发现他的儿子有抑郁症后,我还是退缩了,我希望自己的第二段婚姻是完美无瑕的。

IMG_8110.JPG

2016 年我来到美国见当时的男友。

也是在那次美国行中,我发现原来语言障碍并没有那么可怕。美国到处都是中国人和中餐馆,而且依靠翻译软件,我竟然完全可以独自出门,日常生活不会有任何障碍。只需要带一个手机,我就可以走遍世界。

2019年,我和三姐幺妹还有两个侄女一起从洛杉矶出发,在一号公路上沿着太平洋自驾旅游了一圈。

IMG_8111.JPG

我(右一)幺妹(中)三姐(左一)在旧金山。

我也不再拒绝接触外国人。2020年,53岁的我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公“胖娃”。他比我小半岁。他的爸爸是波兰人,妈妈是意大利人,依照意大利人的传统,胖娃十分看中家庭。我在第一次见到婆婆时,便受到了热烈的欢迎,那我的感觉便是,我又有妈妈了。

IMG_8112.JPG

我与胖娃刚加上微信时的聊天,彼此依靠自带的翻译功能交流。

他出生、成长在纽约,成年后一家人搬到了圣地亚哥。长大后他便一直做着监控设备的生意,至今已经快30年了,他不仅有车有房,还有一架小的私人飞机。

他是个很愿意接受新鲜事物的人,比如吃饭,他可能是外国人里少有的愿意吃牛蛙,且能吃爆辣火锅的人。上个世纪90年代,他曾到过香港,那之后就一直很想找一个中国女孩做伴侣,可惜直到52岁都还没找到那个能走入婚姻的殿堂的人。对于美国人来说,婚姻是一件严肃且代价很高的事,因为一旦离婚,男方的一大半财产便会被女方分走。所以许多中产宁愿同居几十年也不敢轻易结婚。

认识他时,我正在美国的妹妹家,所以我们没聊太久便见了面。那时是2020年的1月26日,我们一起相处了半个月,他陪我在圣地亚哥游玩,体验了许多我之前没接触过的娱乐,比如看橄榄球赛。

IMG_8113.JPG

2020年1月26号我和胖娃的第一次见面,在圣地亚哥海边的合照。

后来他又来妹妹的城市找了我一次,我们又相处了半个月,但这次他回家后,疫情便突然爆发。他不能再乘公共交通,却会因为担心,来回开车40个小时来见我。

等到6月,他的生日,他又独自开车来找我一起过生日。那时我们便已经发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我们的交流总是很顺畅,对于人生、生活、事业,我们都能聊得到一起。也许多亏我多年来自己折腾的事业,才让我能跟他站在同个高度看待一切。

我问过他为什么想和我结婚,他的答案永远都是因为我爱你,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很幸福。其实我的感觉也是一样。在遇到他之前我已经几乎对婚姻失去了信心。但他让我再次向往婚姻。

因为疫情,我们的结婚仪式是在车里完成的。

IMG_8114.JPG

我们在车里办的结婚手续。

如今我已经在美国生活了一年,方方面面都很适应,还交了许多同在美国的中国人姐妹,我们一起吃饭、聚会、游玩,日常生活很丰富。我也在努力学习英语,现在已经可以听懂胖娃和家人们说的话。

IMG_8115.JPG

婚后和胖娃(右一)的兄(左二)弟(左一)的合影,他的弟弟现在也还是未婚。

这三十多年来啊。我获得了自己想要的生活,现在自由轻松地度过每一天,不再像年轻时对未来带着恐慌和焦急,逼迫自己承担压力。虽然在外人看来,我在50 多岁嫁了个有钱老外,可以放心躺在家里当被养起来的金丝雀,但我并不准备就此停下来。

IMG_8116.JPG

我在美国的家。

等疫情好一点,我会在圣地亚哥开一家店,目前准备做美容院,刚好利用我曾经的营养学知识。至于现在,我要做的是先完成语言大学的学习。

我还将继续“折腾下去”。


*本文由衡俪文口述整理而成,文中照片由衡俪文本人提供。


-THE  END-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1-9-27 04:30 PM , Processed in 0.07577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