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63|回复: 0

[转贴] 科技股从高点跌了29%,还没到上两次股灾的一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5-12 11:25 A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科技股从高点跌了29%,还没到上两次股灾的一半

 郭力群 巴伦周刊  2022-05-12 08:13


科技公司最近发布的财报暴露出它们越来越多的弱点。

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自3月初以来一直处于熊市区域,该指数在2021年11月19日达到了历史最高点,现在已较高点回落了29%。 
周三纳指收盘下跌3.18%,其中苹果(AAPL)暴跌5.18%,一夜间市值蒸发1296亿美元降至2.37万亿美元,被沙特阿美以2.47万亿美元反超,从而失去了全球市值最大公司的宝座。
除了苹果,FAANG中的其他大型科技股的表现也很糟糕。Facebook母公司Meta Platforms (FB)今年迄今累计下跌44%,亚马逊(AMZN)累计下跌38%,奈飞(NFLX)累计下跌75%,谷歌母公司Alphabet (GOOGL)累计下跌22%。
0.png

科技股短期内难回升
科技公司最近发布的财报暴露出它们越来越多的弱点。亚马逊和奈飞是疫情期间最大的赢家,但随着消费者支出从数字服务转向现实体验,这两家公司的核心业务都出现了大幅放缓。Meta和Alphabet的互联网广告业务也受到了电子商务收入下滑的冲击。苹果则遇到了成本上升和供应链中断的问题。 
这些大型科技公司的盈利预期正在下降。FactSet的数据显示,市场对Meta今年第四季度的每股收益预期从4.41美元降至3.75美元,对亚马逊的每股收益预期从13.23美元降至11.39美元,对苹果的每股收益预期从2.22美元降至2.17美元,对奈飞的每股收益预期从1.91美元降至1.61美元,对Alphabet的每股收益预期从32.15美元降至31.68美元。 
FAANG股票的下一步走势将取决于盈利预期是上升还是继续下降,对FAANG股票的投资者来说,不幸的是它们的盈利预期可能还会继续下降。 
科技界一些最知名的公司一直在发出预警称未来可能会遇到更艰难的时期。4月,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表示,当科技行业的“牛市”结束时,“教训可能是痛苦的。”近日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看空科技股的人拥有一个“相当有力的理由”,那就是利率上升可能导致经济放缓。 
科技公司面临的另一个不利因素是企业削减支出。优步(UBER)管理层近日告诉员工,该公司计划削减营销和其他支出。随着企业削减支出在整个行业的逐步渗透,可能会导致一个负反馈循环,即削减支出会带来更多的削减。 
《巴伦周刊》认为,FAANG股价不太可能走高,除非市场对它们的盈利预期什么时候会回升有更清晰的认识,而考虑到目前的种种趋势,这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1.jpg

科技股的暴跌还没有之前两次那么严重 
虽然科技股是最近美股市场暴跌行情中最大的受害者之一,但受打击程度还没有2000年和2008年那么严重。
纳指目前的跌幅远低于2008年金融危机和20世纪初互联网泡沫破裂时的跌幅,在这两个熊市中,纳指从峰值到谷底分别暴跌了59%和78%,然后再次开始反弹。 
但到目前为止,这一次科技股遭抛售轨迹不一样。
周三大幅下跌后,纳指较去年11月的峰值下跌了29%,周三也是这一轮抛售开始以来第119个交易日。在2008年和2000年抛售开始后的119个交易日里,纳指仅比峰值分别下跌了17%和19%。
2.png
这并不是因为纳指这次下跌得特别快。该指数在2000年初大幅下挫时跌幅更大,在当年3月至5月的短短52天内下跌了37%,但它经历了一段反弹期。到那年9月,纳指甚至已经摆脱了熊市,仅比峰值低了17%。 
但在那以后情况急剧恶化,接着是长时间的痛苦。在接下来的一年半时间里,直到2002年10月,纳指持续走低,直到触底,从最高点下跌了近80%。2008年熊市期间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下跌、反弹、再次下跌——不过花的时间要短得多。
如果历史可以作为参考的话,就算未来几个月纳指反弹,投资者也不可掉以轻心。 
一个好消息是,如今的科技公司财务状况要好得多,科技股的价格也比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前的20世纪90年代末便宜得多,当时纳指的预期市盈率超过100倍。在2021年11月接近最新峰值时,纳指的预期市盈率仅为33倍。
此外,从波动性和市场宽度这两个指标来看,虽然今年纳指剧烈波动,但还没有达到2000年的水平。
2022年目前为止,纳指最大的单日跌幅为5月5日出现的5%;2000年该指数连续13个交易日跌幅超过5%,2001年又有8个交易日跌幅超过5%。2000年4月14日,纳指在一天内暴跌了9.7%,是近几十年来跌幅第二大的一天,仅次于新冠疫情导致的2020年3月16日那次幅度为12.3%的暴跌。 
3.png
市场宽度(或者说有多少只股票在跌)是衡量抛售程度的另一个指标。一只指数可能会被少数几只大幅下跌的股票拖累,而其他大多数股票仍然保持良好状态。 
目前的情况则不是这样。截至本周二,纳指中约75%的成分股价格较各自52周高点下跌逾20%,84%的成分股价格低于200日移动均线。
虽然《巴伦周刊》未能找到2000年抛售中的类似数据,但和标普500指数做了对比。截至本周二,标普500指数中只有55%的成份股价格比各自52周高点低20%以上,70%的成分股价格低于200日移动均线,因一些能源股和防御型股票仍保持高位。 
文 |《巴伦周刊》中文版撰稿人 郭力群
编辑 | 彭韧
版权声明:
《巴伦周刊》(barronschina)原创文章。
(本文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构成提供或赖以作为投资、会计、法律或税务建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2-5-22 09:12 AM , Processed in 0.06480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