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0|回复: 0

[哲史艺丛] 第一个到达俄罗斯的日本人,竟是不小心漂过去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5-13 08:2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个到达俄罗斯的日本人,竟是不小心漂过去的?

 萧西之水 国家人文历史 2022-05-13 06:47

5F01DF39-B4BA-48CF-98D8-61E782F96B56.png
本 文 约 4400 字
阅 读 需 要 11 min


日本四面环海,但航海技术又不发达,所以经常会有漂流民出现。


唐代中日交流频繁时期就有例子:鉴真六次尝试东渡日本,其中第五次就是遭遇风暴而漂流到海南岛;鉴真第六次东渡虽然成功,但同行的另一艘船却迷失方向,这艘船上就有李白的日本好友阿倍仲麻吕(汉名晁衡)。李白以为好友去世,甚至专门写作一首《哭晁卿衡》:


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

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


CA22638B-9D24-46C2-86D4-5D53D67E296E.jpeg

影视剧中的阿倍仲麻吕。来源/电影《妖猫传》截图


进入江户时代,日本不再仅与中国、朝鲜、琉球这些传统邻国来往,更与正在东扩的沙俄有了来往。而在航海中迷失方向的日本漂流民,也成了两国交往的首批见证者。


早期接触:日本漂流民见到沙皇


1699年,哥萨克人弗拉基米尔·阿特拉索夫(Владимир Атласов)来到勘察加半岛探险,发现当地居民捕获了一名日本漂流民。这位日本人名为“传兵卫”,自称在大坂谷町开了一家当铺,为了进货沿海路前往江户城,却在途中遭遇风暴,因而漂流到了勘察加半岛。阿特拉索夫闻讯大喜,便将这出“东洋景”写入报告,并在1701年将这位传兵卫带回莫斯科,呈献给野心勃勃的彼得大帝。

D25802D2-D955-43B4-9CE3-0B824D55D1D5.jpeg
彼得大帝画像。来源/纪录片《一代天骄:彼得大帝和他的王朝》截图

恰逢彼得大帝游历西欧不久,对外国事物非常有兴趣,于是命人向这位传兵卫传授俄语。待到传兵卫学会俄语以后,又以他为师,于1705年在新首都圣彼得堡开设日语学习所,培养第一批日语人才。

1706年,沙俄正式占领勘察加半岛。他们发现,如果沿着堪察加半岛继续往西南方向航行,便能发现一连串小岛——这便是日本所谓的“千岛群岛”。虽然并不是真的有“一千座岛”,但总面积也达到1.56平方公里,总共56个小岛。

发现群岛以后,1711年,彼得大帝派出一支由75人组成的官方探险队,跨越西伯利亚平原,再从勘察加半岛出海,进入千岛群岛详细勘察。彼得大帝在秘密手谕中训示:这些“探险队员”在占领这些“无主之地”以后,要尽快开辟通往日本的航线。

谁承想事不如愿,俄罗斯探险队虽然竭尽全力,总计只“勘察”了14个岛屿,而且只在其北部6个岛屿上树起十字架,标志着“有效占领”。探险队向彼得大帝复命时报告中说明:“日本人已到(千岛群岛)第六岛(春牟古丹岛)采掘矿山”,同时,献上了缴获的日式铁锅、刀剑等“战利品”。

日俄交往既已开始,自然就不会结束。1753年,沙俄捕获更多日本居民,日语学校也从圣彼得堡迁至贝加尔湖畔的伊尔库茨克,帮助沙俄商人前往库页岛、千岛群岛等地与土著阿伊努人做生意。1762年,叶卡捷琳娜二世掌权,对日探索也进一步加强,大量商人开始往来于日本与沙俄之间,商业往来让两国政权不免产生接触。

两国官方的第一次接触,又是以漂流民开始。1783年,一艘日本船只本想从伊势国白子浦前往江户城,却在途中遭遇暴风雨,一下子漂流到了遥远的阿留申群岛,恰好同样有俄人漂流到这里,一行日本人与俄人共同生活了4年,一起合作造船逃出生天。逃出阿留申群岛后,他们随着沙俄船员步步前行,于1789年抵达伊尔库茨克。1791年,船长大黑屋光太夫随沙俄探险者一起谒见叶卡捷琳娜二世,表示希望能够回归日本。

621DB8C0-84C4-47CA-9FEC-44B132B34ADE.jpeg
影视剧中的叶卡捷琳娜二世。来源/电视剧《叶卡捷琳娜二世》截图

看到日本漂流民来到沙俄首都,曾长期生活在远东地区的沙俄学者基利尔·拉克斯曼(Кирилл Лаксман)意识到与日本建交之重,提议叶卡捷琳娜二世向日本递交国书,获得首肯。1792年,他的儿子亚当·拉克斯曼(Адам Лаксман)率领一支军队,以护送大黑屋光太夫之名前往北海道东部的根室湾。一行人携带礼物,将西伯利亚总督的信件交给主管当地事务的松前藩,要求转交江户幕府。

接到国书之后,江户幕府执政者松平定信压力颇大。如回绝,那么沙俄军舰下一步可能直扑江户城。松平定信深知“若从海上来,外国船定能长驱直入永代桥(江户城腹地)附近,若至此,则为不经咽喉而直入腹中”,面对日本海防虚弱的现状,松平定信明白不能来硬的。但另一方面,松平定信的思想是老古板,他连男女混浴与色情文学都严令禁止,更不可能打破不与外国交往的锁国“祖制”。

两相权衡,松平定信授意松前藩回复亚当·拉克斯曼:日本唯一通商口岸是九州长崎,沙俄如有心通商,可转泊该地再行商榷——对于当时的沙俄海军航海技术而言,能来到北海道已是不易,要再远征长崎绝非易事,只能无功而返。

武装冲突:戈洛夫宁与日本漂流民的人质交换


眼见直接递交国书没有用,沙俄接下来换成武力。1811年,沙俄海军上尉瓦西里·戈洛夫宁(Василий Головнин)率领帆船“蒂亚娜”南下抵达择捉岛勘探,又一次遇到了日本人。当时,幕府官员石坂武兵卫正在护送一些阿伊努漂流民回归本土。戈洛夫宁表示想要找到淡水补给地,石坂武兵卫建议他北上;但戈洛夫宁希望能探寻到一些欧洲人没去过的地方,于是直接南下来到距离北海道只有数十公里之遥的国后岛。

8A28FEA3-AF0C-40FA-B480-8CA868843066.png
国后岛位置。来源/谷歌地图

这下可把日本人吓坏了,日本迅速要求与沙俄舰队协商解决此事。戈洛夫宁带领6名沙俄随员与1名阿伊努人翻译前往日本阵中。日本要求沙俄舰队在获得补给之前必须留下人质,戈洛夫宁严词拒绝,旋即遭到日本五花大绑,扣为人质。沙俄舰队眼见主将被扣立刻开炮射击,但收效甚微,只得率领舰船回归鄂霍茨克。正赶上这时的沙俄本土正遭遇拿破仑攻击,难以分神远东。因此,双方的冲突不了了之。

但这次冲突吓坏了日本幕府,为了进一步了解沙皇俄国,幕府派遣间宫林藏等数名学者前往松前探望戈洛夫宁。间宫林藏对沙俄风土与西方科技最感兴趣,于是带着预防坏血病的柑橘、柠檬到牢中,希望戈洛夫宁教自己如何使用航海六分仪与天体观测仪,两人经常欢饮达旦,日俄文化进一步得到交流。

虽然在文化科技的探讨上两人相谈甚欢,然而两人毕竟分属异国,作为人质的不快经历也让戈洛夫宁对这位不速之客颇有偏见,认为他虚荣心很强。与此同时,间宫林藏也觉得戈洛夫宁才是不速之客,在给幕府的复命书中表示:这个人是间谍。

或许也正因如此,1812年春天,戈洛夫宁与另外5名俄人一起逃跑,结果数日以后就人困马乏、无衣无食,又一次被江户幕府逮捕收押。

戈洛夫宁在日本受苦的同时,他的副舰长皮奥特·里卡尔德(Пётр Рикорд)也在想办法营救舰长。恰好,1810年春天,又有一艘日本船“欢喜丸”漂流到勘察加半岛,里克尔多特意在1812年8月带上日本漂流船抵达国后岛,希望能用自己手中的日本漂流民交换戈洛夫宁回国。然而,江户幕府官员虽然接收了日本漂流民,却假称戈洛夫宁一行已被处决,又一次把“蒂亚娜”这艘船只赶走。

不过,里卡尔德没有放弃,从北海道离开不久,便在途中扣押了日本官船“观世丸”,将商人高田屋嘉兵卫与5名船员拘禁在堪察加半岛,想要互相交换人质。

高田屋嘉兵卫早年间在兵库港做生意,后来响应幕府号召,前往北海道开拓箱馆(如今的函馆)贸易区,5年间开辟择捉岛17座渔场,获幕府雇佣为“虾夷地定雇船头”,获得武士身份,成为北海道商人中的领袖。1806年箱馆大火之后,高田屋嘉兵卫甚至身体力行,动用私产投入箱馆重建工作,在北海道颇具人望。

79AB6019-1A5E-4AC9-8C73-3018F98F9249.png
如今的函馆,依然是渔业重地。来源/纪录片《美之壶》截图

里克尔德率领船队回到堪察加半岛,高田屋嘉兵卫一行人也被囚禁在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虽说名为囚禁,但里克尔德并未限制日本人行动自由,高田屋嘉兵卫干起老本行,学了一些三脚猫俄语招待各国商人,获得沙俄的信任。

从1812年夏天到1813年初春,高田屋嘉兵卫的3位随从难耐寒冷、相继去世,他本人也很担心自己的身体情况便向升任沙俄勘察加领地长官的里克尔德提议撰写一封谢罪文书,由高田屋嘉兵卫向江户幕府转达,解决戈洛夫宁扣押问题。

在同一时期,江户幕府也不希望继续与俄方闹别扭,于是撰写一封国书《鲁西亚船江相渡候谕书》,提出只要沙俄表明“蒂亚娜”的越境行为不是官方行动,日本这边就可以放人。

1813年5月26日,里克尔德再率“蒂亚娜”抵达国后岛,首先将两名日本随从放回日本阵营,紧接着高田屋嘉兵卫本人代表沙俄前往交涉。6月19日,江户幕府派来两名地方官来到国后岛,两人提出虽然明白里克尔德有意求和,但高田屋嘉兵卫毕竟是由里克尔德抓走的日本人,谢罪书应该由其他沙俄高官来写。

7167E2D0-D998-441D-9526-C0741B058CEC.png
日本描绘的俄国船兵。来源/傅力 《不可不知的日本史》

里克尔德并未反驳,6月24日起航回归沙俄远东城市鄂霍茨克,日本官员则带着高田屋嘉兵卫离开国后岛,回到北海道报告谈判内容与结果。8月13日,江户幕府下令释放戈洛夫宁,并将其移居箱馆。

另一边,里克尔德回到鄂霍茨克,让伊尔库茨克县长托雷斯金重新撰写了国书,带着翻译重新踏上征程。不过,这一次航海颇有些曲折,他们在8月28日已经接近了如今北海道西南部渡岛半岛一带,却遭到暴风袭击而漂流数日,险些成为沙俄漂流民。9月11日,一行人才接近如今的北海道室兰市。

抵达之后,里克尔德派遣翻译在9月16日抵达箱馆,高田屋嘉兵卫在9月18日登上“蒂亚娜”,作为谈判中间人带着里克尔德与数名随从来到箱馆,奉上谢罪文书。一串谈判下来,日本最终决定将戈洛夫宁放回沙俄,但拒绝开港通商。9月29日,“蒂亚娜”离开箱馆,10月23日,回归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

回到沙俄之后,戈洛夫宁受到夹道欢迎,他与里克尔德获得越级提拔,成为海军中校,并获得1500卢布的终身年薪,其撰写的《日本囚禁记》三部曲在沙俄成为畅销书。不过,高田屋嘉兵卫就没那么幸运了,他由于担任中间人而被定性为“露探”(沙俄间谍),受到幕府监视,只得禁闭思过,仅仅得到幕府5两金币赏赐。

大体而言,江户幕府与沙俄的早期交涉与其他东西方文明碰撞并无本质不同。事实上,同一阶段的清代高层对欧洲大事件也多有所知,但囿于海禁政策与民间启蒙未能展开,除去高官与大商人之外,多数人对于外国文化知之甚少,导致交流也颇为封闭。

虽然漂流民使得日俄交流看似频繁,但实际的文化影响极小。日本国内只有1814年编纂的《俄罗斯语小成》(字典)、《鲁语文法规范》(语法)等基本小册子,国内几乎无人掌握俄语。

与日本类似,沙俄平民对日本的兴趣也逐渐减弱,1805年,伊尔库茨克的日语学校被并入伊尔库茨克中学,1816年7月26日,这座彼得大帝最早创建的日语学校宣告终结。

日俄真正意义的交往,还要等到数十年后。


END
作者 | 萧西之水
编辑 | 詹茜卉
校对 | 彦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2-5-22 08:28 AM , Processed in 0.06760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