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2|回复: 0

[转贴] 为什么影视剧里的铁匠铺总是藏龙卧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21 05:1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什么影视剧里的铁匠铺总是藏龙卧虎?

 云川 国家人文历史  2022-06-20 00:28 Posted on 北京

22.png
本 文 约 4200 字
阅 读 需 要 11 min 

不知你有没有注意到,电视剧里不少铁匠都身怀绝技。《神雕侠侣》中有这么一幕,杨过与程英一行人为躲避李莫愁追杀,逃至路边铁匠铺中。铁匠冯默风正是被黄药师逐出桃花岛的六弟子。李莫愁本以为面前这位跛子铁匠本领一般,谁知他竟身怀绝技,几轮对战下来,李莫愁的武器浮尘和道袍都被铁匠的烧铁器烫坏。

23.jpg
影视剧中的冯默风。来源/95版《神雕侠侣》截图

无独有偶,在欧美影视作品中,铁匠铺里卧虎藏龙的情况更多,铁匠不只是窝在铁匠铺打铁的小角色,他们很可能是改变国家命运的英雄,甚至可能是神。如电影《天朝王国》中铁匠巴利安带领士兵保卫了耶路撒冷城,电视剧《权力的游戏》中铁匠为七神之一。

此外,我们在一些游戏中也常能看到铁匠角色。作为重要的NPC(非玩家角色),铁匠们总是积极帮助玩家制造和升级武器。

那么,历史上铁匠行业是怎样的?为什么游戏、影视里的铁匠铺总是藏龙卧虎?

神话中铁匠有神秘力量


在人类历史早期,铁匠是一个不平凡的职业。希腊、北欧、中国神话中都刻画过充满神秘感的铁匠形象。

古希腊神话中,十二主神之一的赫菲斯托斯(Hephaestus)是一名铁匠。他是宙斯和赫拉的儿子。据说,赫菲斯托斯出生时“貌丑色黑而多毛”。母亲赫拉见初生的婴儿长相如此丑陋,十分生气,将他扔下奥林匹斯山。可怜的赫菲斯托斯从此成了跛子。见母亲赫拉不喜欢他,众神又嘲笑他,赫菲斯托斯只能离开奥林匹斯山,到埃特纳火山的工匠铺,与助手独眼巨人一同打铁。

24.png
火神赫菲斯托斯画像。来源/普拉多美术馆

虽然铁匠赫菲斯托斯其貌不扬,但是凭借灵巧的双手,他还是获得了很高的地位。在神话中,赫菲斯托斯是匠神,也是火神和锻造之神。他为众神打造了许多厉害的武器和工艺品,我们比较熟悉的宙斯的神盾、海神波塞冬的三叉戟、爱神丘比特的金箭和银箭、特洛伊战争中阿喀琉斯的铠甲都是出自他的手。赫菲斯托斯在锻造装备时,每一次敲击都伴随地震和火山喷发。赫菲斯托斯的罗马名字是伏尔甘(Vulcan),这也是西方语言中火山(volcano)的意思。

北欧神话中,虽然铁匠没有上升到主神的地位,但他们同样拥有非常高超的技艺。其中,最有名的要数辛德里(Sindri)和布洛克(Brock)两兄弟。这对矮人兄弟也是游戏《战神4》铁匠兄弟的原型。神话故事中,铁匠兄弟制造了非常多厉害的神器,比如他们制造过一条神船,这条船折叠后可以放在口袋,打开又能载下千军万马;再比如,他们还为雷神托尔制造过一个名为“米约尔尼尔”(Mjollnir)的魔锤。魔锤是雷霆的象征,只要被这把锤子击中,就必死无疑。这把锤子还有一个神奇之处,无论将其抛出多远,扔出去的锤子都会回到雷神托尔手里。

25.png
游戏《战神4》中的矮人铁匠布洛克

中国神话中也有一些与冶炼金属相关的神话人物,如春秋时期的干将、莫邪夫妇。传说,干将、莫邪两人为楚王铸剑(一说吴王)。干将“采五山之铁精,六合之金英”,但三月过去,宝剑仍然没有铸成。莫邪担心铸剑不成夫妇二人会被残暴的楚王杀死,便选择牺牲自己,纵身跳入剑炉。她的身躯与炉中原料化为一雄一雌两把剑,即“干将剑”与“莫邪剑”。现在,人们提起这两把剑,也总认为这是两把绝世宝剑。

26.jpg
现代复原的干将莫邪剑。来源/纪录片《回望勾吴》截图

虽然不同神话系统中,铁匠们的社会地位有差别,但总体上,铁匠们都还是有着技艺高超,创造力无限的人设。神话中的铁匠能够操纵火,制造具有魔力的装备,这也使得铁匠角色具有某种神秘力量。

铁器时代不可或缺的职业


神话故事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生活。铁匠拥有神秘力量,与上古时期冶铁技术落后有一定关系。

对上古时期的人们来说,冶铁是门高深的学问。首先,炼铁的原材料铁矿石不易觅得。上古时掌握冶铁技术的国家,大多炼的不是铁矿石,而是陨铁。陨铁是含铁量较高的陨星,来自大自然,这种天上降落的铁器原料使冶铁过程更有神秘感。其次,上古时期人们对火还不够了解,很难控制火候。比起铜,铁的熔点要高出很多。如何控制火候,在高温下炼铁,也是当时人们急需攻克的难题。

正因如此,上古时代的冶铁技术是机密一般的存在。据考古学者研究,公元前1400年,位于西亚地区的赫梯人最早掌握了人工冶铁技术。尽管赫梯国将冶铁技术视为机密,但随着人口的流动,冶铁技术还是传入了周边其他国家,如亚述国。亚述人好战,境内又有很多铁矿。学会冶铁技术后,亚述人将其用于军事领域,发明了攻城锤、盾牌等武器。铁器在军事战争中地位愈加重要。后来,冶铁技术通过欧洲、亚洲、非洲部分地方向外传播。学界主流观点认为,中国的冶铁技术是西方传播而来。总之,铁器普及后,人类文明也在历经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后,正式迈入铁器时代。

随着人们对火和金属矿物了解的不断深入,铁匠神秘色彩开始减弱。不过,作为铁器时代工具的主要生产者,铁匠仍然凭借手艺在社会上获得了一定地位。

尤其是在中世纪的欧洲。对战争频繁的欧洲社会来说,铁匠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行业。现在英语国家的姓氏中,史密斯(smith,铁匠)还是最大姓氏,这一现象就与铁器时代铁匠从业者较多有关。

最早中世纪的工匠是奴隶,是贵族或者国王的财产。后来,铁匠们的地位渐渐提升。中世纪的铁匠大致可以分成两种:一是庄仆铁匠,平时生活在领主与庄园的组织中,为农民和领主提供必要生产设备,也拥有小块土地,享有领主的优待,完成领主的工作后,可以对外出售工业品或服务;另一种是独立铁匠,可以带着铁匠炉在社会上流动,比较自由,还可以雇佣生产,甚至有学者把这部分铁匠称为“资本家”。城市兴起后,铁匠开始向城市聚集,成立了行会组织,拥有法律地位。

就行业本身看,铁匠行业的门槛一点儿也不低。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铁匠,至少得掌握基本的金属常识和炼铁技术。中世纪,欧洲社会用木炭炼铁。木炭炼出的铁可以分为生铁、铸铁和熟铁几类。生铁含碳量高,比较脆,需要进一步精炼;铸铁脆而易碎,不太适合制造工具和武器;条形铁,即熟铁,相对柔软可塑,可以用于制作马蹄铁和轻武器。

中世纪欧洲的冶铁技术远不如中国。大部分欧洲铁匠炼铁还用着一步操作法,即在块炼炉中从铁矿石中精炼熟铁。铁匠们需要时刻观察炉火、炉渣颜色。炉渣太黑,说明炉火温度不够,铁矿石未能完全还原。为了脱碳和塑形,铁匠们需要反复捶打生铁。从熟铁到最终的铁器,往往需要经过煅烧、锻打、淬火等多道工艺。因此,铁匠是真·手艺人。

27.png
铁匠工作状态。来源/纪录片《blacksmith》截图

此外,精炼铁和锻造铁工作不仅需要经验,还需要体力。毕竟,只有力气大的师傅才能挥动铁锤,完成锻造工作。中世纪的欧洲,生活在城市的铁匠们会选择雇佣一批学徒,共同制造铁器。

铁匠铺里出过“龙虎”


在冶铁过程中,不少铁匠对冶铁技术进行钻研,他们的创新成果对生产力变革,乃至世界发展都产生了巨大影响。从这个角度上看,铁匠铺里确实走出过一些“龙虎”。

例如,1709年,铁匠亚伯拉罕·达比(Abraham Darby)在煤溪谷发明了用煤在鼓风炉里制造生铁的方法。焦炭炼铁技术的革新这为近代钢铁大量生产奠定了基础。现在,位于伯明翰附近煤溪谷还被称为“工业革命发祥地”,建有工业革命博物馆。

差不多同一时间段,铁匠托马斯·纽科门(Thomas Newcomen)发明了单活塞的蒸汽发动机。纽科门蒸汽发动机以蒸汽为动力,把水从矿井里打出来。后来,许多工程师在纽科门蒸汽发动机的基础上继续改良。蒸汽机的发明为工业革命提供了便利的动力。(如果对蒸汽机情况,可点击:蒸汽机早就被发明出来,为什么到瓦特改良后才真正普及?

再如,由铁匠铺发展成的德国克虏伯公司。克虏伯公司对中国近代军事工业产生过巨大影响。克虏伯公司起初只是个小小的铁匠铺。不断积累资本后,铁匠铺逐渐成长为大型钢铁公司,后来又开始制造枪炮。克虏伯公司后来炼制出了罐钢,与普通的钢相比,罐钢更有韧性,含碳量也更低,是制造火炮的绝佳材料。著名的克虏伯大炮就是使用罐钢制造的后膛钢炮,性能极好。色当战役中,德国使用克虏伯公司生产的大炮大胜法国军队,一战奠定德意志统一的基础,克虏伯大炮从此也名扬四海。

李鸿章也是“克虏伯大炮迷”。1866年,李鸿章曾到克虏伯公司实地参观。回国后,李鸿章向克虏伯买下328门各种口径的大炮,布防在大沽口、北塘山海关等炮台。1877年,李鸿章麾下的淮军已经装备了19个炮营,有114尊克虏伯大炮。李鸿章还派学员到克虏伯炮厂学习炮术和构筑炮台的工程技术。晚清,中国的海岸线上从南到北布防的大炮多是克虏伯大炮。谁能想到,小小的铁匠铺居然能够转变为枪炮工厂,甚至还生产了影响国家命运的武器装备。

28.png
克虏伯大炮。来源/纪录片《档案》截图

工业革命后,机器逐渐取代手工业者。曾对人们生产生活产生过重大影响的铁匠,也默默退到历史舞台的幕后。人们对于铁匠的记忆,似乎也只留下一串“叮叮当当”的打铁声。

下次在电影或游戏中,若再遇到铁匠,不管他们是创造力无限的匠神、改变历史走向的英雄,还是吃苦耐劳的打铁人,都无需感到奇怪。毕竟,这些形象都折射了曾经铁匠群体拥有的某些特征。铁匠铺中所藏的“龙虎”,不是指一个人,而是指那些富有创造力、不断精进技术又勤劳正直的铁匠群体。

参考文献:
郑国平:《国人必知的2300个希腊神话常识》,万卷出版公司,2012年。
何贤武,王秋华主编:《中国文物考古辞典》,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1993年。
刘学堂:《中国冶铁技术起源问题新认识》,载于朱玉麒,孟宪实主编:《探索西域文明 王炳华先生八十华诞祝寿论文集》,中西书局,2017年。
徐浩:《中世纪西欧工商业研究》,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8年。
(日)中山秀太郎:《技术史入门》,山东教育出版社,2015年
张社生:《旧京人物影像馆 李鸿章旧影》,北京日报出版社,2018年。
吴金同:《英国炼铁业的技术变迁(1700-1815年)》,南京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3年。
黄茵茵:《铁匠》,载于《世界文化象征辞典》,湖南文艺出版社,1992年。

a.png

END
作者 | 云川
编辑 | 詹茜卉
校对 | 秋沙 彦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2-6-29 02:00 PM , Processed in 0.06658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