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3|回复: 0

[转贴] 肾上腺素和卡介苗:半个世纪内,两个相似轨迹的人,改变了世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8-4 05:0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肾上腺素和卡介苗:半个世纪内,两个相似轨迹的人,改变了世界

 铁锤 历史D学堂  2022-08-04 08:45 Posted on 广东

IMG_4641.JPG

作者:铁锤  校正/编辑:莉莉丝
全 文 约 2800 字
阅 读 需 要 8 分


1891年2月,随着汽笛的轰鸣,日本的化学家高峰让吉从美国皮奥利亚的联合车站下车。同一个月,半个地球外的法国人阿尔伯特·卡米特踏上了前往法属殖民地印度支那(今中南半岛,大致范围在越南、老挝、柬埔寨一带,首府河内)的轮船。然而,这两位化学家未曾想过,在短短的半个世纪内,他们相似的人生轨迹将会以不同的形式改变整个世界。



IMG_4642.JPG
上图_ 1896年从欧洲到纽约的外国移民


 
一、酒——大生意

19世纪中期,随着欧美国家城乡居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新技术的推广,酿造和蒸馏技术得到了改进,成为国民经济中的两大核心,为国家创造了巨大的税收。例如,19世纪70年代的日本消费者在saké(日本的一种清酒)上的花费与所有其他加工食品的总和相当;在德国,在本世纪之交,钢铁工业对国家经济的重要性才超过酿酒业。

而在同一时期,美国的酒类消费税占联邦总收入的40%,正是酿酒行业的巨大利润,吸引了无数人趋之若鹜地投身于酒类生产行业。而在美国奥尔良的希奇家族中,有一个人正在积极奔走——高峰让吉的岳父,他找到了愿意支持高峰让吉研究霉菌发酵技术以降低生产成本的东家,这个公司主营酿酒和养牛,也就是更为人知的“威士忌信托基金”。



IMG_4643.JPG
上图_ 对酒痴迷的美国民众



于是,高峰让吉带着妻儿远渡重洋,于1891年来到了美国,为当时垄断美国蒸馏酒生产的威士忌信托基金工作。而与此同时,法国人阿尔伯特·卡米特在经历了漫长的东行后,终于抵达了印度支那的西贡。他是法国创建殖民地疫苗接种中心的特派团官员,主要研究狂犬病疫苗和传染病疫苗。

到达西贡后,卡米特的工作并不顺利。作为殖民地官员,他最主要的任务并不是生产疫苗、改善当地的卫生医疗状况,而当务之急是要为帝国创造税收。因此,殖民地政府一再削减卡米特的预算,并否认殖民地有传染病,还矢口将传染病的责任归咎于医生的有意传播。

但即使如此,一年后,卡米特的研究依然取得了重大进展,他提取出一种有淀粉分离特性的酵母霉菌,并着手将重点放在鸦片和酒精生产上。而高峰让吉也在同一年用霉菌发酵技术从亚洲的“酒曲”中分离出淀粉酶,致力于寻找酒类发酵中麦芽的廉价替代品。


IMG_4644.JPG
上图_ α-淀粉酶


 
二、殖民地的酿酒垄断

也正是这一年,卡米特决定重新回到法国,继续从事霉菌发酵的研究。几年后,在当地糖业大亨和酿酒商的资助下,他改建了一个里尔巴斯德研究所,继续从事微生物和化学研究。到1897年,他和他的团队已经成功地在完全隔绝、无菌的生产线中应用了纯霉菌培养物,并申请专利应用于工厂生产线。

马上,卡米特的淀粉发酵技术就应用于法属殖民地河内的一家现代酒厂——法国酒厂印度支那公司,在酒厂与殖民地政府的共同运作下,这个酒厂在十几年内排挤掉了其他所有的酒厂,垄断了整个越南北部的酒类生产,并迅速发展成帝国公司,给宗主国——法国带来了巨额的税收利润。



IMG_4645.JPG
上图_ 一百多年前的欧洲人制酒



而殖民地地区的酒类垄断导致酒类价格平均上涨了四倍,工厂生产的烈酒并不受到消费者的欢迎,人们的消费取决于殖民政府的强制性干预。地方官员利用他们对各种仪式、习俗和许可的监督权,从新年庆祝到屠宰猪,抓住一切机会迫使村民购买一定数量的工厂烈酒,即使是最贫穷的村民也在强制性手段下被迫购买。

在强迫村民们购买酒的同时,部门武装人员扫荡农村,搜查非法酿酒的证据,而自行酿酒的裁决门槛极低:仅拥有100克熟米饭就足以判罚长达三年的罚款和监禁。当然,监狱也不是唯一的惩罚手段,国防部全副武装的“机动部队”就因随意使用暴力、勒索和谋杀而臭名昭著。



IMG_4646.JPG
上图_ 肾上腺素,是由人体分泌出的一种激素


 
三、肾上腺素的发明

1892年,卡米特刚回到法国,高峰让吉就已经把新技术应用在威士忌信托基金的酒厂生产线了。但他没有赶上好时候,不仅美国社会开始出现了禁酒运动的呼声,内战后出现的联邦税也加大了酒类生产的成本。另外,威士忌信托基金的非法垄断行为也正面临美国政府的审查,这使得高峰让吉的新技术举步维艰。

但高峰让吉不仅是一名天才化学家,更是一位精明的商人,不久,他就为自己的专利找到了新市场和新用途。《美国医学会杂志》中写道:“据说,消化不良病例的四分之三属于淀粉类。在这类疾病中,淀粉酶是最合适的药物,它是我们所知的淀粉类食物中最有效的消化剂。”

很快,购买了高峰让吉专利的帕克、戴维斯制药公司就将这种助消化剂投入了市场,销售额蒸蒸日上。与此同时,1900年,高峰让吉与奥地利化学家奥托·冯·弗斯在他的实验室分离出了“高纯度、稳定的、结晶的”肾上腺素,他们二人也一举成为化学领域最顶尖的科学家。



IMG_4647.JPG
上图_ 高峰淀粉酶胶囊



肾上腺素的商业化结果自不必说,高峰让吉参与的帕克、戴维斯公司在世纪之交就已经宣称自己是“世界上最大的制药企业”。此后,高峰让吉协助成立三共公司,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它在美国、墨西哥、古巴、巴西、阿根廷、中国、英国、澳大利亚和印度等都开了工厂。2005年,它与第一制药公司合并,成立了日本第二大制药公司第一三共,直至今日,它依旧在市场上占据主要份额。

在这样的背景下,高峰让吉的财富、公众地位以及与太平洋两岸精英的关系,使他承担起在化学家、成功商人之外的新角色,在促进日美关系方面发挥重要的非官方作用。在曼哈顿上西区家族的新联排别墅里,高明忙着联合创立纽约的日本俱乐部,接待日本皇室成员访问纽约。1922年他去世时,高峰让吉被《纽约时报》称赞为“两国间无冕的友好大使”,“美国最知名的日本人”。



IMG_4648.JPG
上图_ 高峰让吉(1854-1922),日本应用化学家、荷尔蒙—肾上腺素的发现者


 
四、抗结核疫苗的发明

卡米特的专利投向殖民地现代酒厂后不久,他就将自己的研究方向转向了老本行——疫苗的研制。1902年,他与兽医卡米尔·盖林开始给一种牛结核菌毒株减毒。经过十数年如一日煞费苦心的实验,传代至231代的菌苗经过接种各种动物的实验,最终证明其疫苗能够产生对结核感染的免疫效果,称卡介苗(BCG)。

1927年,当他们公布人体试验的最终结果时,这两人大获国际声誉,卡米特也获得了巴黎巴斯德研究所副所长的任命,并成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科学家之一,并从殖民医学的一个小人物转变为“卡莱特:孩子的救世主”和“人类的恩人”。
 
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卡介苗被世卫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接纳为其全球卫生战略的一部分。我国从建国以来也强制要求新生儿接种卡介苗,今天,卡介苗可以被视为现代医学和国际人道主义的胜利,每年拯救数万人的生命。



IMG_4649.JPG
上图_ 高峰让吉和卡米特二人的重要活动节点



结语

到了1930年,由于酒类生产而产生的技术更迭已经周游了世界一周,从亚洲的厨房中“酒曲”的原始形态升级到了现代科学的高级形态——肾上腺素和抗结核疫苗,当它回归时,其意义和内容已经完全不同了。

从东京到皮奥利亚,从西贡到里尔,两位科学家的早期活动是如此惊人的对称,他们的研究专利穿越了帝国,越过边界,进入了我们个人的生活。在我们吃的食物、喝的饮料、衣服洗涤剂里、甚至是我们胳膊上的疫苗瘢痕上,无论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这一切都将我们的生活连接在了一起,将全球连接在了一起。

参考资料:《Mold’s Dominion: Science, Empire, and Capitalism in a Globalizing World》

....................END....................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2-8-18 02:07 AM , Processed in 0.07411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