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5|回复: 0

[动物世界] 酷暑真能让蚊子灭绝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8-4 05:3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酷暑真能让蚊子灭绝吗?

 国家地理 国家地理中文网  2022-08-02 04:50 Posted on 北京


立秋让蚊子进入了最毒、

最凶也是最后的猖狂阶段;

但是,“今年蚊子好像少了”?

一方面是因为——

今年夏天真的热。


IMG_3407.JPG
“太热了,什么也吃不下......不想叮人,只想叮冷水管......”
摄影:FELIPE DANA, AP

据杭州市疾控中心数据:7月杭州的蚊虫数量比去年同期少了30%—40%。蚊子跟人一样怕热也怕冷,它们最适合的温度是25℃—30℃,超过35℃活动能力就大大减弱,到了40℃基本就活不了。

也就是说,如果全球每个角落的温度都变成40℃,蚊子就会灭绝——当然,灭绝的不只是蚊子,可能是所有物种;地球平均温度仅在15℃左右,1-2℃的细微升高就会对许多物种造成毁灭性打击,使地球发生巨大变化。



撰文框哥
审校:霍斯夏日


广州两座岛屿曾几乎让蚊子灭绝
IMG_3408.PNG

IMG_3409.PNG
截图:nature.com

2019年7月17日,《自然》杂志发布消息:世界上最具攻击型的蚊子——白纹伊蚊在中国广州的两座岛屿上几乎灭绝。白纹伊蚊可传播登革热、基孔肯雅、寨卡等病毒。中山大学热带病防治研究实验室的奚志勇教授及其团队,让雄蚊感染一种结合了三种沃尔巴克氏体的新型共生菌,这种雄蚊与野生雌蚊交配后,产下的卵完全不会孵化。2-3年后,试验点野生蚊虫种群年度平均减少约83%-94%,且在6周内侦测不到任何成蚊子。

IMG_3410.JPG
吸血的雌性白纹伊蚊
图源:Wikipedia

战胜微小的蚊子,
用更微小的“DNA武器”,
“以蚊治蚊”根除登革热元凶——

IMG_3411.JPG
2016年,加州大学欧文分校Anthony James的实验室内,有两个蚊蛹,它们见证疟疾可能被“DNA武器”遏制的曙光——一种名为CRISPR的技术可以修改蚊子遗传性,使之生出不育的后代,从而斩断疟疾的传播途径。
摄影:GREG GIRARD


蚊子到底该灭绝吗?
IMG_3408 3.PNG

蚊子传播疾病、嗜血而生,好像对这个世界毫无好处,但即使如此,人类是否就有权利让一个物种从地球上消失呢?

我们已解开大型哺乳动物的食物网关系;相比之下,在水池中滋生繁殖的蚊子幼虫较难展开研究,蚊子对大自然食物网的影响,我们仍然知之甚少。关于蚊子是否该彻底灭绝——加州大学生态学家Marm Kilpatrick表示:我还不知道答案,但我预感,仅从生态学方面考虑,蚊子不该灭绝。

IMG_3413.PNG
在水中生长的蚊子幼虫:孑孓(jié jué)
图源:Wikipedia

400-1200赫兹频率“嗡嗡嗡”,
这代表它们或在求偶,
或正准备觅食;
更或者,
说明它们正在你耳边小声说话,
伤害不大,侮辱极强——

IMG_3414.JPG
图源:Instagram,@thesquarecomics

据一项难以考证的统计称,
地球上可能有110万亿只蚊子,
人均16000只;
但据一项可以考证的统计称——
如果10000只蚊子同时叮一个人,
则一瞬间可把人类血液吸干;

英国卫报曾发布一项数据:
平均每年,人类自相残杀
可致47万人死亡,
比所有猛兽致人类死亡数量相加还高;
而蚊子平均每年致人类死亡数量:

72万多!
(本数据来源于世界卫生组织)

IMG_3415.JPG
所有蚊子中最可怕的按蚊(疟蚊)
供图:CDC


蚊子为啥很难打?
IMG_3408 2.PNG

蚊子振翅高达每秒600-1000次,数倍于蜜蜂苍蝇;尤其受到生死袭击之后,它们瞬间爆发,在半米之内能做到如“瞬移”、“隐身”般的高速错觉。

科学家Florian Muijres带领研究小组,通过高速相机观察数百只按蚊样本,他们发现:蚊子完成叮咬之后,逃离瞬间极为轻柔,令人难以察觉;相比之下,果蝇会用力跳起来,再笨拙地狂拍翅膀;

IMG_3417.GIF


此外,蚊子并不是飞得快,而是在起飞前,翅膀已开始高速运动,从而能在起飞瞬间就达到果蝇的最终速度。

IMG_3418.JPG
蚊子具备复眼,视野、分辨速度比人类宽得多、高得多;在它们眼中,时间流逝速度更缓慢,更容易预判人类的迅速拍打。
摄影:RISTO HUNT,DREAMSTIME

这不是蚊子,
是最强的忍者。

但是,不论你是否能打到它,
一定要毫不犹豫地狠拍下去!
因为,蚊子其实是欺软怕硬的。

IMG_3419.JPG
科学家在实验室中对蚊子进行测试,观察它们在受到拍打后对气味的反应。
摄影:KILEY RIFFELL

2018年1月,发布在“Current Biology”的一项研究,第一次提出一种有趣又颇具实用性的发现:蚊子会将自己的濒死体验,与某个人的特定气味紧密联系起来,并在之后24小时主动避开这种气味。

IMG_3420.JPG
微博网友@Moomoomoomoom将蚊子包尅(kēi)成菊花状,并配上猫咪简笔画。

蚊子是能够学习和记忆的——简单说,蚊子咬你,你去打它,即使没打到,它也会认为你并不好惹,转而寻觅附近其他猎物;那为什么你用力拍打了整晚,身上布满自己的红色掌印,蚊子还是不停叮咬你呢?——大概率因为你的屋子远不止一只蚊子。

IMG_3421.JPG
蚊子极为常见,除南极洲外各大陆皆有蚊子分布,甚至北极地区的蚊子反而更多;图为美国阿拉斯加北极地区的Toolik野外观察站,蚊子漫天飞舞。全球气候变暖,导致连北极地区的蚊子都激增。
摄影:JESSE KRAUSE

对人类而言,
所谓世界上最凶恶动物,
根本不是狮子老虎、鲨鱼毒蛇,
答案只有:蚊子。

蚊子杀死的人类数量远超任何动物——
也包括人类自相残杀。

IMG_3422.JPG

实验室中,一只蚊子吸饱牛血后身躯暴胀
摄影:GREG GIRARD

全球已被证明由蚊子传播的疾病有数十种,主要有:疟疾、班氏丝虫病、马来丝虫病、东部马脑炎、西部马脑炎、委内瑞拉马脑炎、圣路易脑炎、日本流行性乙型脑炎、登革热、登革出血热、西尼罗病毒、罗斯河热、黄热病、寨卡病毒等。

IMG_3423.JPG
巴西,一个婴儿患有小头畸形,一种疑似由寨卡病毒引起的病症。
摄影:FELIPE DANA, ASSOCIATED PRESS

蚊科共有38属,约3500种(亚种),
但对人有害的蚊子,只有几十种。

IMG_3424.GIF
2018年,中国成都发现世界已知最大蚊子个体,翅膀展开达11.15厘米。这种蚊子叫“巨大蚊”,庆幸的是,它不咬人,只在植物中寻觅食物。
动图来源:CGTN

最常见的有害蚊子来自于库蚊、伊蚊、按蚊这三个属。

库蚊,俗称“家蚊”,最常见的蚊子,几乎遍布全世界;大部分为棕黄色,夜行性强;

伊蚊,最凶猛的蚊子,身体多呈现很多黑白条纹,俗称“花蚊子”,叮咬凶猛,飞行极快、极灵活,但飞行距离短;

IMG_3425.JPG
白纹伊蚊
摄影:BRIAN GORDAN GREEN,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20世纪,研究者在乌干达的森林中发现寨卡病毒。寨卡病毒之所以能在世界范围传播,并感染数百万人,是因为它找到了生活在城市地区的宿主——埃及伊蚊;此外,它们也是曾在历史上屡次爆发的黄热病、登革热的真正传播者。

IMG_3426.JPG
吸血后的埃及伊蚊
摄影:JAMES GATHANY, CDC

历史学家相信,伊蚊于17世纪通过运奴船从非洲来到美洲,它携带的黄热病迄今已杀死数以百万计人类;它所携带的疾病还有登革热,每年感染者可达4亿人,此外还有基孔肯雅、西尼罗等日渐肆虐的可怕病毒。

IMG_3427.JPG
“我是谁?,我的爪爪在哪儿?”——北极唯一无需南下过冬的猛禽矛隼,其雏鸟却对蚊子毫无免疫力。科学家担心,由于北极变暖,西尼罗病毒等由蚊子传染的禽类疾病可能会传到更北方。
摄影:KILIII YüYAN

按蚊,最危险的蚊子,即“疟蚊”,也是携带病毒最多(包括疟疾)的蚊子。翅膀较大且有斑点,身体大多呈灰色,夜行性强。

IMG_3428.JPG
最危险的蚊子:按蚊(疟蚊)
摄影:HUGH STURROCK

IMG_3429.JPG
显微镜中,疟原虫正在破坏人类肝脏的红细胞
摄影:ALBERT BONNIERS FORLAG

2017年数据:平均每30秒就有一名儿童死于疟疾。以按蚊为主要传播媒介的疟疾,一年导致100万人死亡其中大多数是儿童;约2/3感染者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该地区承担全球疟疾死亡人数90%左右,其次是南亚与拉丁美洲;2019年,世卫组织在全球疟疾报告中称,全球仍有大约40.9万人、大多是非洲贫困地区婴儿死于疟疾。

IMG_3430.JPG
赞比亚,一位母亲正在安慰他的孩子——一名疟疾患者
摄影:JOHN STANMEYER,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蚊虫战争”总成本已难以估算,多年来,仅努力消除疟疾一项已花费数十亿美金。

IMG_3431.JPG
雌性冈比亚按蚊微距特写
摄影:DR. TONY BRAIN, SCIENCE PHOTO LIBRARY, CORBIS

IMG_3432.JPG
微距摄影师拍下染色后的冈比亚按蚊“心脏”
摄影:Sarah Zielinski

蚊子破坏力强劲,
但反过来想去破坏它们却太难了——

IMG_3433.JPG
2016年,巴西圣萨尔瓦多,卫生官员以高浓度剂量喷洒杀虫剂,以遏制寨卡病毒爆发。
摄影:MARVIN RECINOS, AFP, GETTY IMAGES

2019年5月,发布在《Oecologia》杂志的研究表明,在有些地区,杀虫剂不仅不能控制蚊子数量,反而会杀死蚊子的捕食者们,更可怕的是蚊子进化出了杀虫剂抵抗力。研究团队对比野外凤梨科植物聚集地,与使用了乐果杀虫剂(Dimethoate)的人工凤梨科种植园,结果——

后者的蚊子数量是野外2倍;豆娘幼虫(蚊子幼虫的主要捕食者)却几乎消失;研究人员把“超级蚊子”置于不同乐果浓度的环境发现——种植园蚊子的耐受力是森林蚊子的10倍!奇怪的是种植园里的豆娘们却没进化出这种可怕抗性。

IMG_3434.JPG
肯尼亚医学研究所,科学家们正在研究抗杀虫剂的蚊子。一名研究人员正在给一群雌蚊子喂食自己的新鲜血液,以期获得有用数据。
摄影:JACOB KUSHNER



从全球健康方面考虑:蚊子消失,疟疾也会随之消失;寨卡、登革热、黄热病等可怕病毒的传播也会极大降低。

然而,从恐龙时代起就响起的“嗡嗡”声飘过亿万年时空,已经传到了现代人的耳朵里;恐龙离开时,蚊子还在;恐龙都离开很久很久了,蚊子居然还在。从生态学角度,有些人认为蚊子不该灭绝;但从蚊子的角度,蚊子可能会认为:“该或不该??想多了,我们根本就不会灭绝!”

IMG_3414.JPG
图源:Instagram,@thesquarecomics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2-8-18 02:11 AM , Processed in 0.07839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