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4|回复: 0

[时评] 斯里兰卡为何陷入崩溃?美国右翼有个新答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8-4 05:3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斯里兰卡为何陷入崩溃?美国右翼有个新答案

 小世儿 世界说  2022-08-02 07:30 Posted on 美国
IMG_3437.PNG


斯里兰卡国家破产后,这个南亚国家突然之间的全面崩溃成了世界谜团。何以一个中等收入国家会在短短三年内陷入难以挽救的经济和财政灾难?


美国右翼创造出一个格外吸睛的理论,认为ESG投资议程在这场灾难中扮演了重要作用。ESG是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的单词首字母缩写,原本是负责任投资中的一个边缘术语,近些年却成为一个关乎道德标准的、模糊的时髦标签。


“斯里兰卡衰落的根本原因是其领导人被西方绿色精英兜售的有机农业和ESG的魔咒迷住了。“美国标新立异的环境作家Michael Shellenberger在他的个人新闻信中写道。这篇短文在美国商界圈子里获得一定传播度。福克斯电视台的当家保守派主持人Tucker Carlson也在其政论节目中点评斯里兰卡因为绿色新政而崩溃,称这个国家是ESG最可悲的受害者,“ESG要求政府以气候变化的名义关闭了其最具生产力的部门。“


抨击“觉醒”的资本家


事实是这样的吗?斯里兰卡的经济完美风暴已经酝酿许多年。民粹政客减税致使财政收入锐减,疫情腰斩旅游业收入,基本商品进口成本飙升,一系列错误的经济决策导致国家债台高筑,最终入不敷出。其中,斯里兰卡政府对有机农业的“执念”最受争议。2020年上台的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提议在未来十年内向有机农业过渡,并在2021年4月一夜间实施了对化肥和农药的禁令。


但细究就会发现,斯里兰卡政府突然推行农用化学品禁令的动机并不是为了迎合所谓ESG,而是应对日益亏空的外汇储备,鉴于农业部门非常依赖国外化肥和农药。斯里兰卡当地团体和农民一直在呼吁向可持续农业转型,但新的耕作形式需要深思熟虑的规划和治理,并非行政命令所能一蹴而就。当政府意识到禁令并不可行,并于2021年11月废除禁令时,全球化肥价格已经暴涨。


对于美国右翼保守势力而言,斯里兰卡危机是其在国内营造反ESG舆论的一个论据,在距离中期选举还有几个月的这个敏感时期,一场抨击“觉醒资本主义”的造势运动正在美国铺开。在通胀率上升至9.1%的背景下,共和党政客将汽油价格飙升怪罪到“气候卡特尔”身上,如阿肯色州参议员科顿就发誓要调查美国最大资管公司贝莱德的ESG行动,他认为,是这群名目花哨的银行家为了自我感觉良好,有意促成了价格高达每加仑5美元的汽油。


IMG_3438.JPG

● 近期美国部分地区汽油价格已经逼近每加仑8美元(照片摄于比弗利山庄) / 世界说


ESG之所以成为右翼的眼中钉,与近段时间气候行动强劲的势头有关,越来越多的企业和金融机构意识到气候变化带来的巨大风险,加入到净零承诺中来。今年3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议修改规则,要求企业在注册报表和定期报告中包含气候相关信息披露,以便投资者评估气候相关的金融风险。这份被视作全球规则改变者的法规不可谓不严格,大型企业甚至要进行范围三披露,也就是价值链整体上下游的碳排放情况的信息披露。产业界对范围一(公司本身碳排放)和范围二(公司购买外部能源产生的碳排放)披露已基本形成共识,但因为测算复杂和给企业带来格外负担的原因,对实践范围三披露一直存在分歧。对此,美国证监会可谓迈出了革命性的一步,但这也触碰到不少油气能源公司的切身利益。


此外,每年四五月份是欧美公司的股东年度大会季节,一些践行积极主义的股东会与公民组织合作,提交气候或ESG相关的股东决议,督促公司管理层关注某项环境社会议题,而大型能源公司又常常是股东决议的目标对象。2021年的代理季中,有18个气候相关股东决议赢得了多数票,这意味企业必须依照决议进行实质改变。而今年,投资者在美国公司提出了创纪录的226个气候决议,目标行业也从油气公司扩展到金融服务业。


仿佛一夜间,商界人人都在阔论减少化石能源投资,CEO们也乐于将ESG战略挂在嘴边。这刺痛了利益更靠近化石能源产业的保守势力,其中就包括科赫家族。科赫家族成立的科氏工业集团以炼油起家,目前是美国第二大私营企业。从90年代起,科赫兄弟就开始资助否认气候变化的智库和基金会,砸钱游说美国政府的环境及气候公共政策,如今已有大大小小多达90家媒体、研究机构、非政府组织等受到科赫资助,一些共和党政客也被“收编”,成为反对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拥趸。


文化战争打进华尔街


科赫旗下的网络从去年开始就在四处播种反对ESG的运动,比如Heartland研究所,这家以拒绝气候变化科学共识和否认吸烟负面影响而出名的智库,积极撰写反对ESG的评论文章。美国传统基金会称在ESG的大伞下,企业正将资本武器化,推动他们关心的所有左翼政策议题。德州公共政策基金会(TPPF)散布ESG议程是企业勾结收取更高费用并操纵市场的观点。此外,右翼媒体如Daily Caller和Daily Wire更是开足马力,炮制攻击ESG的文章言论。


这些舆论努力在5月底收获瞩目成果,前副总统迈克·彭斯在华尔街日报发表评论文章《共和党人可以阻止ESG的政治偏见》,称“ESG是一种有害的策略,因为它允许左派完成它永远无法在投票箱或通过自由市场竞争实现的目标”,正式将围绕ESG的争议政治化。彭斯自己是2024年共和党潜在的总统候选人,他在红州如得克萨斯州发表能源政策演讲,呼吁出手限制员工养老基金考虑ESG因素。


IMG_3439.PNG

● 彭斯今年5月在WSJ发表的评论文章 / 网页截图


反ESG运动也被纳入愈演愈烈的“文化战争”,与其他社会议题如堕胎权、同性恋权益和枪支管控勾连在一起。共和党政客的ESG谈话要点就包括公司应该专注于为股东实现利润最大化,而不是为他们的员工支付堕胎旅行费用。一些本来关注点在儿童图书中LGBT主题的保守社会团体,也转而反对ESG。


共和党政客不单做出了政治姿态,也在切实推动州议会制定并通过反ESG法律。犹他州、新罕布什尔州、印第安纳州、俄克拉荷马州、爱达荷州、西弗吉尼亚州、田纳西州和肯塔基州等都有反ESG法规或已通过或正在走立法流程。这些法案威胁要将考虑ESG因素的基金或金融公司排除在利润丰厚的州级退休和市政债券市场交易之外。7月28日,西弗吉尼亚州正式宣布,包括高盛、摩根大通、贝莱德在内的五家金融机构将被禁止与该州开展业务,因为他们参与对化石能源行业的撤资行动。煤炭及其他化石能源行业是西弗吉尼亚州第三大税收来源。


这场愈演愈烈的文化战争终于蔓延进华尔街董事会,红蓝夹击的政治风险让许多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进退维谷。不少银行公司选择扮演两面派,一方面做足表面的绿色营销功夫,另一方面暗地向石油州立法者保证仍然致力于资助化石能源。贝莱德被曝已向得克萨斯州官员承诺自己将继续支持石油和天然气产业。花旗银行则告知合作伙伴自己正放宽气候承诺,原因是担心成为共和党人的目标。参与净零银行联盟的摩根大通和富国银行也被曝出是州金融官员基金会(SFOF)的资助伙伴,这家右翼组织汇集红州财政官员,是反ESG运动的核心动员机构之一。


ESG的软肋


反ESG的政治运动成功引起一部分美国民众的共鸣,另一个重要原因也在于金融行业本身也在反省充满瑕疵的ESG评价体系。这个词汇最早是在2004年创造的,当时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邀请顶尖金融机构加入一项新的全球倡议,在《Who cares wins》的倡议报告中首次将环境、社会和治理议题浓缩在一个缩略词里,但他们并没有为ESG下一个准确的定义。事后回顾,这或许是金融机构有意为之,越灵活越有利于追求更宽泛和差异化的目标,但这种模糊性也为ESG在二十年后成为矛盾中心点埋下了伏笔。


一开始,ESG被用来描述一系列应该被纳入金融或投资分析的问题,而后逐渐具有与金融风险相关的含义,也有利益攸关者混淆ESG与企业社会责任和可持续性投资,到如今,ESG已被严重滥用,给普通大众留下了这个概念属于左派偏好的印象,也成为激进分子拿来逼迫公司在社会环境议题上站队表态的工具。


而华尔街也并不是诚心想落实ESG,更多地是想从这股千禧一代的绿色浪潮中谋利。许多资管公司近些年管理费被压低,传统业务利润被蚕食,他们发觉只要给金融产品和服务贴上绿色标签,然后兜售给有“觉醒意识”的投资者,后者就会买账,同时也并没有市场监管和第三方机构来核查究竟“绿不绿”。评级机构、咨询公司、数据提供商都想从中分一杯羹,各种绿色业务层出不穷,这种浮夸和虚假的热潮让一些金融从业者感到不安,甚至认为这种盲目氛围让人联想起次贷危机,更使得很多投资者坚信ESG就是个骗局。


IMG_3440.PNG

● 马斯克在推特上向ESG开火,系列推特中的第一条 / 网页截图


随后,埃隆·马斯克又卷进了这场风波,并导致ESG争议最终“出圈”。他的电动车公司特斯拉被标普500ESG指数排除出局,但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却被囊括在内。这显然违背了人们的常识,马斯克在推特上向ESG开火,说这就是wacktivism(wacky疯癫+activism社会运动的结合,嘲讽一群疯狂乖僻的人参加各种抗议活动)的一个明例。


有ESG业内人士对此给出解释称,特斯拉“落榜”的原因在于电动车虽然有助于绿色转型,但特斯拉公司并没有像样的低碳战略,在社会(S)层面上做得很差,工厂有许多种族歧视和办公环境恶劣的指控。


但这也暴露出ESG的另一个严重问题,很多情况下E、S、G要求的目标其实是互相矛盾的。比如关闭煤电厂可以满足E的减少碳排放要求,却产生工人下岗、社群陷入贫穷的S问题。在俄乌冲突爆发后,欧洲的ESG基金破例开始投资一些防务武器公司,这打破了ESG负面筛查机制的禁忌,但这些基金经理认为,武器公司有助于维护乌克兰等国家的安全。


模糊的定义、互相冲突的内涵、缺乏有效监管和一拥而上的市场情绪,让ESG在成为一种“时尚标签”的同时,也变成了政治攻讦的标靶。


事实是,全盘推翻ESG对大众的整体利益并没有好处,因为再也找不出另一个像ESG这样能牵制住无良公司的利器。当一家肆意污染环境或剥削劳工权益的公司被调低ESG评分,投资者就会考虑撤出资金,让其付出惨重的财务代价。这也是为何一些可持续金融专家呼吁对ESG市场进行规范,或考虑分离开三个单词以各司其职,从而推动ESG2.0版本脱胎换骨。


“对ESG投资的可预见反弹已经到来,”7月27日,哈佛商业评论发表的一篇文章这样写道,“越来越多的共识是,ESG问题对当今的企业弹性和竞争力至关重要……但与任何商业活动一样,可持续发展带来的竞争优势来自战略、文化、KPI和有效执行,指标是其最后一步,而不是第一步。”(责编 / 张希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2-8-18 03:20 AM , Processed in 0.06488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