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3|回复: 0

[人世间] 买来的女孩,决定和养父母断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8-5 08:5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买来的女孩,决定和养父母断亲

 周婧 真实故事计划  2022-08-04 20:07 Posted on 北京


IMG_4810.JPG

"

被拐卖儿童回家是这两年的热门话题,遗憾的是,许多被拐儿童在找到后,会仍然选择留在养父母的身边。现实情感与公平拉锯,中间的被拐孩子左右为难。

河北女孩白雪芳是养父母花1000元钱买来的,在发现真实身世后,她选择寻找亲生父母,并不惜与养父母反目。最终,在白雪芳的坚持下,养父母与她断绝了关系。然而,寻亲4年白雪芳仍未找到亲生父母。

一个被拐卖的女孩,为何走上了断亲之路呢?以下是白雪芳的自述:


IMG_4811.PNG

和养父母关系彻底断绝,是在2018年。我向河北省保定市蠡县百尺镇派出所报案,说自己是一名被拐儿童。


事情走到这一步,源于我知道了自己身世的更多细节。2002年,养母从一个女人手里,花1000元把年仅3、4岁的我买回了家。给了我“白雪芳”这个名字。


养母说,当年卖我的女人,把我买卖了两次。第一次,一个捡破烂的老太太收留我,因供不起我上学,就联系那个人,说“还给你,不要了”; 第二次,一对夫妇买下我,只待了两天,我又哭又闹,他们受不了。第三次才遇见了正在赶集的养母。


女人向养母自称是我们家的一个亲戚,说我的亲生父母生了几个孩子,养不起,送出来了两个,我是其中一个。要给我找个好的人家。


我不相信这句话,第一反应是那个女人一定是人贩子。只是,养父母没料到我会报警。警察找来核实情况,当着警察的面,养父母矢口否认是花钱买的我,只说我是抱养的。而我出示不了任何证据。


养父母一辈子没和警察打过交道,警察的突然到访,这使得他们大为震怒,和我撕破脸,口头说要与我断绝收养关系。2018年前后,网络上流传着各种寻亲的信息,《亲爱的》、《失孤》等电影大热,社会上关于儿童拐卖“买卖同罪”的呼声很高。养父母担心,19岁女儿的秘密可能会给他们带来法律制裁。


报警把动静闹大了,村里人都来围观。养母赶紧把我拉到一边,说她留有我亲生父母的地址。而这正是我一直想寻找的答案。


我得知自己的身世要更早。15岁那年,我放暑假回家,被父母安排进村里一家种梨的工厂打工。干活时,同村的几个老娘们唠闲话:你看这个小丫头,哪里像我们本地人。


我被激怒,跑回家第一次明确地问母亲:“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她第一句话就说:“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你是我们抱养的。”


我躲进屋里大哭。


这件事给我留下了巨大的心里创伤,我曾大吵大闹,多次向他们追问亲生父母的下落,换来的只有拳脚和辱骂。他们觉得,我要去找亲生父母是一件特别丢人的事。


真相被揭开了一半,隐藏起的另一半只能靠自己去找寻。何时才能拨开云雾?那张写着地址的纸条,通过报警,出现在了我的手里。


上面写着:2002年,贵州省,翁安县,马场坪村。


我按着地址分别于2018年12月5日、2018年12月11日以及2019年8、9月份去了贵州三次。全都一无所获。在贵州当地也报了案,派出所的人说,我很有可能不是他们这边的人,要做好心理准备,这个地址可能是假的


有可能当年人贩子留的地址是假的,也有可能是养父母为应付我,胡编乱造的地址。


我不再期望从养父母嘴里得到更多的信息,离家在外打工,也极少和他们有来往。这些年我也懂了一些寻亲的途径,比如采血样入库、“宝贝回家”。许多好心人帮我宣传寻亲,把视频散发到网上,传播的越来越广。法律上,拐卖儿童买方与卖方同罪已经开始落地,养父母感到不安。


2020年的冬天,养父母正式提出与我断绝关系。他们说既然要去寻找亲生父母,我出任何事,他们也不会管了。


我们签订了一份“断绝关系协议书”。上面写着甲、乙同意解除双方的收养关系;乙方自愿放弃继承等取得甲方财产的权利。


这个家我待了16年。现在我将“白雪芳”这个身份,用白纸黑字的形式,重新归还给他们。


IMG_4812.JPG

 断绝关系协议书

IMG_4813.PNG

许多次我都想离开那个“家”。


在那个家里,我常常感觉自己像是保姆,而不是家里的一份子。后来想,这或许是我一直想寻找亲生父母的原因之一。


河北省保定市蠡县的农村,村子都是土路,房子是自盖的砖瓦房,房梁是木头搭建的。家里有一个比我大8岁的哥哥,是他们的亲生儿子。哥哥上初中,住校念书,父亲总在外地打工,很多时候家里只有我和母亲两个人。


母亲是残疾人。她的左脚严重冻伤,指头都没有了,用纱布裹着棉球才能勉强下地,右腿也是常年肿胀,走不了远路。家里无人种地,母亲就做中间人生意,谁家要盖房,她介绍盖房子用的砂石料,从中挣个几十元到几百的差价。


从我有记忆,上幼儿园大班起,就在干活。白天上学,晚上就在后院洗衣服。一大盆衣服都由我一个人洗。我太小,裤子比我个还要高,需要借助一个凳子,凳子上再摞一个凳子,才能把裤子撸直。


北方以前的老房子,窗户是纸糊的,母亲就坐在屋里看着我。她对我极为苛刻,衣服要清洗三次,如果掉在地上了,会挨骂,要重新洗。


小时候我很乖,很听话,没觉得干活多累。只有父亲在家,家庭气氛才变得紧张。父亲喜欢喝大酒,醉酒后动手打人,砸东西,砸得墙上全是窟窿。


母亲的胸口处,有一条长长的疤痕,那是被父亲踹的。长大后母亲告诉我,她生完哥哥没多久,就挨了一顿大揍,父亲连踹了她胸口几次,肋骨断了好几根,送往医院做手术,在胸口骨头上钉了钢钉,至今都没有被取出。


父亲也揍我,没有任何来由。我清楚的记得,十几岁的夏天,那天父亲正在午睡,我像往常一样做家务。整理进卧室时,他忽然惊醒,盯着我看了几秒,起身走进厨房,再进来手里拿着菜刀,来不及反应,猛地,刀就架在了我脖子上。他问:“你是谁?”“是我,是我。”我哭喊着,什么都不敢做。父亲恢复理智,将刀扔在地上,跑出了家门。


待他离开,我才发现胳膊被刀划伤,短袖和裤子全被血染红了。我以为自己会死掉。母亲顾及脸面,没有送我去医院,就在家里为我简单包扎。


父亲有时在家几天就走,有时待上几个月,他在家我感到害怕,经常站在一旁哭。我脾气倔,哭起来止不住,母亲不会安慰我,反而变得越来越易怒。


母亲也把我当成“出气筒”。家务做得不够仔细,我曾被罚站在屋外整整一夜。母亲凌晨起夜如厕,发现我躺在地上睡着了,就用脚将我踢醒,呵斥“不许睡,继续站”。


哥哥比我幸福的多。他从不用做家务,还有零花钱,能自己买吃的、喝的。我就没有这个待遇。暑假哥哥回到家,天气热,他在屋里吹着电扇,看着电视,吃着冰棒,我却被要求去拔草,扫院子。


收拾干净后,我不敢进屋,站在屋外看。父亲瞧见催促我去干活,已经没有草可拔了,我又害怕又委屈。干完活,我的身上沾满了泥土,父亲冲我发脾气说:“身上好味,别待在屋里。”


IMG_4814.JPG

| 刚来家里,养父母带我去照相馆拍照片


为什么自己和哥哥的待遇如此之大?我也问过,母亲给出的回答是:谁对你好,你就去找谁。我猜想一定是家庭重男轻女的缘故。


我长成了一个脏孩子,野孩子。人很瘦,又黑,衣服总是脏脏的,头发经常长虱子,用梳子一梳就哗哗地往下掉,一按一个响。没有人告诉我要注意个人卫生。


家里待我好的人只有奶奶和三大妈。她们同住在村里,隔着不远。奶奶不是本地人,当年逃荒嫁到了这里。听人说,三大妈是云南人,是被买来的媳妇。


奶奶刀子嘴豆腐心,对我严厉,但不会亏待我。我常上奶奶家吃饭,奶奶舍不得吃,把好吃的都留给我。


11岁那年,我被母亲送到邻村一户人家。几天后,那户人家无法忍受我的哭闹,将我送回了母亲身边。没有一句安慰和解释,母亲对我说:“你看,谁都不要你!”


我第一次对自己的身份产生怀疑,有哪家父母会如此轻易的将孩子送走呢?我也开始听到一些街坊邻居讨论,说我不是这家人亲生的。上学时,有同学欺负我,笑话我说一个外地人来这里上学干什么?我在心里反复想,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


直到15岁亲耳听到母亲承认这件事。


身世真相被揭晓,我对养父母生出强烈的恨意。他们收养我,却从未好好对待我。我问过母亲收买自己的理由,她只说“想给你哥哥找个妹妹”。


IMG_4815.PNG


我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他们说女孩不用读那么多书。我苦苦哀求,后来还是哥哥说好话,给我出学费,让我再读了两年的技校。

一天,养母对我述说心事,让我不要记恨她,许多事她也没有办法。她20岁,养父19岁时,两人通过相亲认识。见面后,姥爷非要她出嫁,担心再找不到更好的人。第二年他们就成亲了。养父脾气暴躁,养母也提出过离婚,每次都被旁人以“离婚就是丢人现眼”为由给劝了回去。


这之后,养母对我的态度好转了些,说话不再疾言厉色,也不再强迫我做家务活。一个女人来家里做客,闲聊间,说起这么大的娃娃,应该去相亲了。养母也连连点头。我以为她们开玩笑,没想到是真的。


养母拿照片来问我:这个人行不行。我说这个人上学的时候总欺负我,不想跟他有往来。她说:这个不行,那就下一个。我才17岁,太小,不想结婚。养母说只是熟悉一下,交个朋友。


但我知道,村里的孩子都是十七、八岁被父母安排相亲,第二年就订婚,20岁就结婚了。想到这我瑟瑟发抖,向养母哀求:你当初被逼着相亲,还让我走一样的路。她不回应,私底下依然忙着张罗。


相亲那天双方父母在媒人家安排见面。对方是我的初中同学,还是我的同桌。我站在那一句话也不说。


回到家,我质问养母:是不是有别的目的?她的表情就好像心思被戳破了一样。我马上想到哥哥当时25岁,还没结婚。话说破了,养母索性告诉我,赶紧订婚,这样就可以拿着彩礼钱去给儿子娶媳妇。


我彻底被激怒。2017年,我在家过完最后一个春节,而后便带着行李离开了。


我去了河北保定市里,做过很多工作,在餐馆端盘子刷碗、去花店修过花,还摆过摊,卖过炸串、麻辣烫等,也跑过外卖。得知我工作后,养母提出每月要向家里上交1000元生活费。


我会给他们钱,也时不时会网购一些补品和零食寄到奶奶和养母手中。就是不想让她们在村里说我坏话,抱怨白养了我这么多年。


可是那个未解开的谜题一直困扰着我:我是谁?从哪里来?


我重新回家,和养父母心平气和地谈自己的身世,才有了报警的事。哥哥知道此事,打电话劝我不要把事情搞大,要想知道身世可以去问大妈,他什么都不知道,也不会为了我背叛亲人。


和这个“家”正式切割后,我曾经一度感到孤苦无依。直到2019年跑外卖时,认识了现在的丈夫。


今年6月18日,我举办了婚礼,有了新的家,不再是飘着一个人。结婚前几日,寻亲志愿者帮我拍了个视频,发在网上寻亲。我希望亲生父母能够看到,参加我的婚礼,见证并祝福我。我数次失去了所有家人,如今,我又有了新的家人。


婚礼的消息也告知了养父母,他们说别再来往了。我也不愿他们出现。


跑外卖顾不上吃饭,我和丈夫经常去吃煎饼。疫情后不让外卖,我就去学习摊煎饼。去年,我们开了个小摊,在保定市安新县一所学校门前摆摊卖煎饼,从早上7点到中午1点,再从5点到晚上10点。每天忙着生计。


6月21日上午,我去采集血样入库,等待合适的样本比对。我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是1999年10月15日,这一定不是真实的,可能是在1998年到1999年之间。我身上一块白色胎记,位于后背右侧,小的时候稍微小一点,现在长大胎记也变大了,有一个鸡蛋大小。


除此之外,我对亲生父母一无所知。


寻亲是个漫长的过程,我会一直找下去。自己是被抛弃的,还是被拐卖的,无论什么原因,我想知道谁是我的父母,我多大,是怎么个事。搞明白这些就可以了。我要钻这个牛角尖,不枉自己受了这么多的苦。


IMG_4816.JPG

成年后的白雪芳


- END -

口述 | 白雪芳

撰文 | 周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2-8-18 03:46 AM , Processed in 0.07826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