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91|回复: 0

[故事分享] 婚姻套中人 | 包头富商殒命出租屋,身边除了妻子,还有一对情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9-20 07:4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婚姻套中人 | 包头富商殒命出租屋,身边除了妻子,还有一对情侣……

 Luzi 房间内的粉色大象  2022-09-20 07:00 Posted on 江苏


大家好,我是Luzi。今天要讲的这起案件,在《今日说法》播出时的标题是《情陷连环套》,侦破过程一波三折,案件中最复杂的,当然是人心。这个连环套中,不管是下套的,还是被设计的,无人能被称为赢家。


2013年6月3日下午4点,位于包头市钢铁大街上的一栋老房子里,有人拨出了一个120急救电话,催促包钢三医院的医护人员赶紧来现场,说家里有人突发心脏病,马上要不行了。


医院离居民楼很近,5分钟后,急救车就赶到了现场。可惜,这名五十出头的男子,已经失去了生命迹象。


医生注意到,死亡的男子头上和衣服下,似乎都有不少伤口,但在场的三人闪烁其词,没人正面回答。


察觉异样的医生回到医院后报了警,不到一小时,警察来到现场。奇怪的是,殡仪馆的人居然在警察之前已经到达,死者已经换好了寿衣,只等被送进焚尸炉。


这名53岁的死者叫赵学光,是包头当地做铁矿矿渣生意的老板,资产过千万。


IMG_6896.PNG

(赵学光)


在场的一男两女,分别是他28岁的妻子孙洁、20岁男子刘臻骏和20 岁女子崔妍。三人说,彼此之间并不认识。


IMG_6897.PNG

(崔妍、孙洁、刘臻骏)


孙洁对警察解释,自己的丈夫是下楼踩空了楼梯死亡,而崔妍始终在哭泣,看起来比孙洁还要伤心。孙洁的“踩空楼梯”一说完全站不住脚,因为据尸检,赵学光的死因是钝器击打致死,他的颅骨骨折,肋骨也断了七八根,还另有大量皮下出血。


警方分别审讯了三人,刘臻骏最先开了口,讲出了第一个版本的故事。


IMG_6898.PNG

第一环


据刘臻骏所述,赵学光身上的伤,是自己用胶皮管抽打造成的。但自己对赵学光动手,是有原因的,而且下手也并不重。


刘称,自己和崔妍是恋人关系,6月1日那天,他来到女友崔妍的出租屋,发现她因为喝酒后意识不清,被赵学光强奸了。


IMG_6899.PNG

(案发出租屋)


刘臻骏说,赵学光当时已经穿戴整齐,但崔妍还未穿上衣服,也没清醒。他当即非常生气,没忍住就揍了赵学光。他提到,赵学光一直辩解称自己是单身,希望“哥们儿理解一下”。


崔妍也供称,自己是一名保险推销员,赵学光是她的客户,她评价对方,“肥肥的,大耳朵,感觉挺有福气”,“看起来特别有钱”。


虽然崔妍最初接触赵学光时,就发现他很好色,言语间也总是会占她便宜,比如曾对她说,“你卖保险,也挺不容易的,我养你就足够了。”但为了工作,她说自己还是忍耐了。


没想到6月1日,赵学光居然找来了崔妍家。他说自己有朋友要买保险,一定要跟她面谈,他在楼下买了小吃,还买了一瓶白酒。崔妍说,自己不好意思推辞,于是还是让他来到了家里,两人喝了两杯。之后自己就在昏沉间,被赵学光强暴了。


IMG_6900.PNG


刘臻骏两人还向警方出示了赵学光的认罪书和认罪录音,经确认,笔迹和声音都属于他本人。


(录音内容节选)


刘:你是不是强奸我对象了?


赵:对,我强奸了。6月1号晚上9点,我约了女孩出来见面。我强迫她喝的酒,当时就喝多了,喝得神志都不清醒了,我就把她抱在炕上,然后就把她强奸了。  


但是,赵学光是被钝器击打致死,他的认罪,显然有可能是在胁迫下做出的。


在刘和崔两人的描述中,刘臻骏把赵学光堵在屋里教训了一顿后,又把赵捆了起来。赵学光不想让他们报警,提出赔钱私了,让刘打给自己的妻子孙洁,让她来出面处理。然后,刘臻骏用赵的手机,拨通了孙洁的电话。


孙洁是赵学光的第二任妻子。她进入警局后,看起来平静得异乎寻常。由于她不肯过多交代,警察先走访了她的家人,初步了解了她和赵学光的婚姻状况。


孙洁和赵学光是在2011年结婚的。当时,赵学光51岁,同年刚刚离婚。孙洁26岁,两人相差25岁。


IMG_6901.PNG

(孙洁与赵学光婚纱照)


起初,孙家父母对这门婚事非常抗拒。但孙洁非常执拗,跟母亲说,自己选择的婚姻,将来日子也是自己过。


追求时,赵学光对孙洁确实非常体贴,每天都大老远来回接送。他也对孙洁的父母表示了诚意,提出要把自己的奔驰车过户给孙洁。他还经常不经意提起自己拥有的厂子、房产和豪车。他说,孙洁就是自己要找的人,自己一定会给她幸福。


孙家父母看女儿铁了心要嫁给赵学光,只好同意了。


IMG_6902.PNG

(孙洁与母亲)

但据孙洁说,领结婚证当天,她才知道赵学光的真实年龄,之前赵一直称自己四十多岁,实际上,赵学光的年纪比孙洁的父亲还大。赵学光辩称,自己是不想让这段缘分落空,才欺骗了孙洁,自己心态很年轻,婚后一定会把日子过好,好好对待孙洁。


孙洁也就原谅了赵学光,认识几个月后,两人就结婚了。


婚后,孙洁告诉父母,自己在赵学光那儿开豪车、住豪宅,过得挺幸福。


但大概半年后,孙洁就搬回了娘家。因为结婚时,孙洁违背了母亲意愿,所以也不好对母亲开口讲自己在婚姻中的烦恼,母亲还是通过打听才得知,原来女儿和女婿正在闹离婚。


据孙洁说,赵学光结婚后就变了样子。他毫不避讳地说,和孙洁结婚,就是看上她年纪小,能优生优育,给自己生个儿子(他和前妻只有女儿)。


赵学光每天像大爷一样只等着她伺候,经常几天不回家,回家后如果孙洁问起,赵就随意搪塞说去矿上了,没信号。而且,赵学光还有出轨行为,婚后半个月,自己就亲眼看到过他的手机发件箱里,有给情妇发送的短信,提到要去对方家里等等。一次,她忍无可忍,追问了赵学光,结果他大发雷霆,甚至抄起刀打了孙洁。


IMG_6903.PNG

(被打后的孙洁)


当时,她身上留下多处伤痕。


IMG_6904.PNG


孙洁说,6月1日接到刘臻骏电话后,自己就赶到了事发的出租屋。孙洁说自己也问了赵学光,是不是强奸了这个女孩,赵学光回答“嗯”。


孙洁似乎很羞恼,她对警察说,“我老公不长脸,把崔妍强奸了。”


原本孙洁认为,赵学光只是叫自己来帮忙转账,但赵学光说,自己的企业和财产都在前妻和女儿名下,希望孙洁能先帮他垫付100万。孙洁说,听到赵学光此言,她一下子也来了火,认为他这是转移财产,大骂他“你还是人吗”,还抄起刘臻骏教训赵学光的橡胶棒,也打了他两棒。


一边,刘臻骏和崔妍两人因为崔被强奸和要不到钱很恼火;另一边,孙洁因为赵学光强奸崔妍和转移财产而生气。两方矛头都对准了赵学光,棒子不停往他身上招呼。


没想到,赵学光突然翻白眼、抽搐、流鼻血,随后失去了意识,不久就死亡了。


针对自己编造赵有心脏病和自己坠楼的谎言,孙洁解释,自己也动了手,如果追查起来,可能自己也脱不了干系,心里害怕,于是和刘臻俊还有崔妍一起,谎称赵是自己坠楼死亡,而且急急忙忙想将他下葬。


这故事听上去似乎有其合理性,不过,在案发现场进行勘察的警察却发现了奇怪的东西。


IMG_6905.PNG

奇怪的钟


案发的出租屋的阳台上,有一个编织袋,编织袋内,装有绳索、胶皮棍等明显是刘臻骏用来捆绑殴打赵学光的工具。


IMG_6906.PNG

(作案工具)


还有一样东西非常奇怪——挂钟。


IMG_6907.PNG

这东西出现得莫名其妙,警察觉得必有蹊跷,于是打开了这只钟,发现在数字6的背后,藏着一只设计精巧的针孔摄像头。


IMG_6908.PNG

(数字6中间被钻空,藏了一只针孔摄像头)


既然拍摄了,就一定有录像存在。果然,经过警方搜查,在房间的床板下,找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电脑中,有一段被删掉的视频:赵学光和崔妍发生关系的全过程。


在这段视频中,赵学光跟着崔妍走进卧室,崔妍一直用手揉搓额头,看起来是喝醉的样子。赵学光先站在她面前,交谈了一会儿,随后两人发生了关系,但看起来并不是强奸。


IMG_6909.PNG

IMG_6910.PNG


这台电脑中,还有一些赵学光和家人的照片,电脑似乎属于赵学光本人。难道赵学光有特殊癖好,所以拍摄了这段性爱视频?


对此,刘臻骏和崔妍解释道,因为不想让别人看到崔妍被强奸的视频,所以他们才把电脑藏了起来。


但这间出租屋是崔妍租住的,按正常逻辑,赵学光就算有这样的嗜好,也应该在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进行拍摄才更安全。而且,崔妍在不到一个月前才租下这套房子,怎么看都有点过于巧合。


两人的说辞有点站不住脚,警察对两人进行了进一步讯问。两人终于承认,赵学光没有强奸崔妍,这是他们设下的局,目的是敲诈赵学光。

两人事先购买和安装了摄像头,崔妍负责对赵学光投怀送抱,在两人发生关系后,刘臻骏再跳出来,借视频和报警对他进行胁迫。

刘和崔的目的是敲诈,那在场目睹一切的妻子孙洁又发挥了什么作用?

出租屋内还另有发现,警察找到一支录音笔,以及一张赵学光写给孙洁的欠条,上面写道:赵学光婚前向孙洁借款100万元,到6月15日前,需连本带利还清(利率是同期商业贷款的4倍),如果逾期不还,每月要付1万元赔偿金,直到还清为止。

IMG_6911.PNG
(赵学光亲笔写下的欠条)

面对证据,孙洁辩称,这100万元确实是婚前赵学光向自己借的。但以她婚前的经济状况,基本上不太可能有100万,她年收入大约4~5万元。

面对警方的疑问,孙洁说,自己有个家人都不知道的前男友,之前,前男友因工作原因要离开包头,临走时,在一只大熊玩偶里,放了100万现金。自己接受玩偶时,并不知道里面有钱。

这谎言实在太过拙劣,这时,警察又有新发现。刘臻骏和孙洁的手机中,存有对方的电话号码,还有短信往来。重重谎言终于被剥到最后一层。

IMG_6912.PNG
幕后BOSS

其实,不仅孙家人不支持两人的婚姻,赵家人同样不认可孙洁。赵学光的姐姐认为,两人的婚姻很草率,孙洁就是想来夺取赵学光的财产。

赵的姐姐还称,在赵学光和孙洁的婚姻中,不忠的人分明是孙洁,她总是不回家,而且,还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小男生。这个小男生,正是刘臻骏。

原来,在那次两人闹离婚,孙洁搬回家住之后,孙母劝说自己的女儿,既然已经嫁了,就好好过吧。孙洁听从了母亲的劝告,回到与赵学光的家。这次回家,发生了孙洁和母亲都提到的“砸窗户事件”。

某天,正当孙洁做着晚饭,准备等赵学光回来两人好好沟通时,有一个40多岁的陌生女性敲窗质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孙洁心中大概猜到,这是赵学光的外遇,两人吵了几句,对方就离开了。

当晚十点多,孙洁卧室的窗户被人用石头砸碎。结果赵慢慢悠悠回来后,说:“我知道谁打的,跟我混的女人打的。”当时孙母也在现场,她感觉受到莫大的羞辱,女婿在外鬼混还这么理直气壮,她想离开,赵学光非但没有挽留,还直说“能待待,不愿意待就走”。孙洁被赵学光家暴,也发生在这次事件后不久。

这些事的发生,让孙洁下定决心离婚,但赵告诉她,自己也早想离了,但孙洁只能净身出户,一分钱都拿不到。孙洁自然不肯接受,她想以赵学光出轨为由起诉离婚,但律师提醒她,没有证据,无法证明赵学光出轨。孙洁决心寻找丈夫出轨的证据。

在这个阶段,据孙洁说,每次两人谈到离婚,赵学光都会一言不合就对她进行殴打,“蘸着盐水打”。

2013年3月,孙洁发布了一个招聘,说自己要找一个保镖,正在开电脑店的刘臻骏前来应聘。孙洁让他充当私家侦探,帮助她跟踪拍摄赵学光,每天付给他200元报酬。

两个月后,刘臻骏什么也没拍到,却和他的雇主孙洁有了肉体关系。他后来坦率地承认,两人之间发生关系是“出于性需求”,第一次是他暗示,后来也有孙洁主动邀约。

拍不到赵学光的出轨证据,孙洁想出了别的门路。她要刘臻骏帮她找一个“高一点,白一点,漂亮一点”的二十五六岁的女生,主动去勾引赵学光,好制造出这份证据。她认为,以赵学光的秉性,一定会上钩。

刘臻骏在一家足疗店找到了崔妍。孙洁承诺,事后将付崔妍5000元报酬,并且帮助她开一家足疗店。

崔妍同意了,她扮作保险推销员,与赵学光取得了联系。赵学光不时带她喝酒唱歌,两人的相处渐渐升温。孙洁出资租下的房子很快就要到期,她觉得时机成熟了,下决心加速“证据”的制作。

6月1日晚上8点左右,崔妍以自己生日为由,极力撒娇,邀请赵学光去自己的出租屋。赵起初不愿意,希望崔妍能来自己家,但架不住崔妍的各种哀求。赵学光还向崔妍提出,以200元的价格发生关系,崔同意了。

然后,她根据孙和刘的要求,做醉酒状,与赵学光发生了关系。

晚上11点左右,孙洁给刘臻骏发送短信: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就说他强奸,记得保存录像。

IMG_6913.PNG

随后,刘臻骏带着两个帮手,以男友身份出现,控制了赵学光,并以录像为条件,对赵进行敲诈(那台现场发现的电脑,实际上是孙洁的,所以里面也有赵学光和家人的合影)。

此时,孙洁装作正好打电话给赵学光,切入了这场谈判。在电话里,孙洁和刘臻骏还根据提前套好的词,进行了一番对话:

刘:你老公强奸了我女朋友。
孙:不可能。
刘:怎么不可能,现在我女朋友在这儿,你老公也在这儿。

等孙洁假装突然知情,赶到现场后,也就顺势加入了这场对赵学光的胁迫。

孙洁告诉赵学光,要自己帮忙解决录像的问题也可以,必须先写下一份100万元的欠条,写房产和存款的证明,以及自己在外出轨了几个女人。现场的录音笔中,存有这样几段录音:

(6月2日)
孙:那个奔驰车是谁的?
赵:(喘息)我跟孙洁的婚前财产。
孙:(提高声音)什么?婚前财产?(骂声)
……
孙:那个奔驰1280到底是谁的?
赵:我和孙洁的共有财产。(喘)
孙:你婚前欠我多少钱,连本带利175万是吧?
赵:对。
孙:咱俩那个共同财产你转出去多少?是不是1200多万?
赵:(喘气、虚弱)对。
孙:应该给我多少?
赵:(虚弱)60万。
孙:(提高声音)嗯?多少?1200万的一半是多少?糊涂了你?

面对这样的情形,赵学光或许已经发现了这场骗局的真相,他以一种消极的方式做着抵抗。他很慢地写着欠条,即使是孙洁写好让他照抄,他也总是写错字,或者把鼻涕弄到纸上。一旦他写错,孙洁就指挥刘臻骏对赵学光进行殴打。因为孙洁认为,这张欠条是将来离婚的证据,不能进行涂改。

随着时间过去,孙洁早已忘了他们僵持了多久,她越来越歇斯底里,对赵下手一次比一次狠。而刘臻骏可能也逐渐烦躁,据崔妍说,他“像疯了一样”,下手很重。

年过半百的赵学光被折磨得遍体鳞伤,他颅骨骨折、颅内出血、多根肋骨骨折,全身有多处划伤。从被孙洁控制后,他一直没有进食。44个小时后,他终于倒地,再也没醒来。

IMG_6914.PNG
套中人

入狱后,孙洁接受了一次采访,面对镜头,她泣不成声。

IMG_6915.PNG

比起调查期间被采访时的平静,此刻,她似乎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情绪变得非常激烈。她痛哭着说自己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这不是她的本意,如果这件事命中注定一定要发生,她希望死的人是自己。

赵学光的姐姐说,孙洁实在心太狠,她不应该置弟弟于死地。哪怕只是留下一个残疾人,家里人也能原谅她。赵家90岁的老母还不知道儿子已经死亡的消息,每天都在找他,赵学光的姐妹只能强颜欢笑,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死者已不能发声,但调查的警察在走访时,的确发现赵学光的男女关系比较复杂。崔妍也证实,“这男的确实挺好色的”,她当时以卖保险的名义联系赵学光时,话还没说完,赵学光就直接说:“你别卖保险了,咱俩搞对象吧。”

孙洁在事后称,自己当时好像是被一股邪恶的力量所裹挟。这股邪恶力量,我认为,正是在出租屋这个空间中,孙洁所掌控的权力。

昔日,当富豪赵学光手握财产时,他所表现的轻慢和算计让孙洁备受屈辱。现场的刘臻骏和崔妍都由她雇用,被控制的赵学光无力反抗,她认为对方在此时应该予取予求,没想到遭遇了消极抵抗,情绪越来越失控。

从案情来说,孙洁以钱为标的,最初肯定不是想要夺走赵学光的生命。但当她自己拥有权力时,她也把赵学光包括她自己推上了不归路。

不幸的婚姻或许各有各的不幸,但幸福的婚姻却有同样的内核。那就是,夫妻两人对婚姻的认知一致、生活目标一致。

孙洁与赵学光的年纪相差了一代人,从他们的表述中,能感受到60后赵学光和80后孙洁对婚姻的认知有明显不同。赵学光认为,娶妻便是为了生育,得“听我的”,对外遇也毫不避讳。这或许跟孙洁期待的婚姻模式有很大差别。

案发后,孙洁说,她设计这个圈套,是因为要争取主动,不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对“夫妻”,比起“战友”,更像“敌人”。

孙洁事后依然反复提及,赵学光不分给她财产“不公平”,她说,“我希望给我一个说法,和一个公平的待遇。”

她的逻辑是,既然结婚了,你的财产就应该有一半是我的,但显然,赵学光认为的公平,是我婚前的财产跟你无关,结婚才半年,我不可能让你分走我的财产。而且,赵学光觉得,财产本来就是自己的,即便放在女儿名下,也是因为这些迟早都是给孩子的,跟孙洁没有关系。

但孙洁认为,赵学光就是为了转移财产,因为自己不肯听话,不接受他有外遇,他早就做了打算,他就是算计自己。再加上遭到家暴和背叛,她绝不甘心净身出户。

悬殊的财产和年龄造成的鸿沟让这对夫妻渐行渐远,并不扎实的感情基础在矛盾中没有起到任何调剂作用。孙洁设计了一个复杂又混乱的计划,婚姻纠纷畸变成人命官司。

我没有查到孙洁的判决结果(或许她申请了隐私不公开),只找到刘臻骏的,他被判处无期徒刑。判决书中,法庭认定孙洁与刘臻骏的犯罪作用相当,我推测孙洁也至少被判处了无期徒刑。

刘臻骏于2021年获得减刑,刑期改为22年(2043年出狱),他人生的黄金年代将在狱中度过。孙洁也一样。

主要参考资料:

《今日说法》 20130717 情陷连环套

《一线》 20131224 桃色深渊

《忏悔录》 20131201 死亡圈套

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驳回申诉通知(2019)内刑申160号

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21)内刑更69号


版权声明

作者uzi

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图片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2-11-29 12:28 AM , Processed in 0.13631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