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4|回复: 0

[中华脊梁] 90多年前“亮剑”江桥,这群“孤勇者”气壮山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9-22 04:5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90多年前“亮剑”江桥,这群“孤勇者”气壮山河

国家人文历史 2022-09-22 00:13 Posted on 北京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新华每日电讯 Author 邹大鹏、陈聪等


IMG_7892.PNG

本 文 约  4000 字

阅 读 需 要 13 min


江桥抗战纪念地,斑驳的石碑肃立。几米远的地方,湍急的嫩江水,冲刷着保护围栏。当年老江桥仅存的木桩遗址已淹没在水下,却无法阻挡这处黑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的无声诉说。

九一八事变后,中华民族在这里发出震天的不屈吼声,那是不愿做亡国奴的怒发冲冠,是身许河山勇赴国难的血沃誓言,也最早敲响了日本帝国主义注定失败覆亡的丧钟。

为什么是江桥?江桥有哪些不为人知的往事?

IMG_7893.JPG
位于黑龙江省泰来县嫩江畔的江桥抗战纪念地。摄影/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邹大鹏

山河破碎

泰来,在中国版图上,只是黑龙江省西南部一个紧邻吉林省的小小县城。1931年,这里却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国际联盟调查团曾试图搞清,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泰来的“泰”与“否”,都与一条铁路有关。《哈尔滨铁路局志(1896-1994)》记载,北国大地,山高林密,物阜民丰,矿藏巨大,沙俄与清以“共同防日”的名义,在东北修建了“大清东省铁路”,亦称中东铁路。通车之后,黑龙江省地区当局为“便商民运输之利,且杜外人干预之谋”,修建了齐昂铁路(齐齐哈尔至昂昂溪),此后东北地方当局又修建了洮南至昂昂溪的洮昂铁路,泰来境内横跨嫩江的大桥正是洮昂铁路咽喉要冲。

中日俄曾在东北激烈争夺路权,1931年7月、8月,蓄谋已久的日本帝国主义先后挑起了“万宝山事件”和“中村事件”,随后于9月18日发动武装入侵,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

时局混乱,黑龙江省主席兼东北边防军副司令万福麟远在北平。群龙无首,如何应变,莫衷一是。曾宗孟1932年编著的《九一八周年痛史》中记载,“一般要人莫不携妻妾金钱宝物,纷纷以逃,甚移居哈埠或远走平津者,尤不乏人”。谢珂曾回忆,万福麟电令黑省,略谓:黑省军事暂由警务处处长窦联芳负责照料,参谋长谢珂副之。

10月中旬,张学良任命黑河警备司令、步兵第3旅旅长马占山代理省主席职务,并兼任黑龙江省军队的总指挥。打,还是不打?马占山的答案至关重要。

向死而生

黑龙江畔,中俄边境小城黑河,一座原址仿建的青砖二层小楼,悬挂着瑷珲历史陈列馆和马占山历史陈列馆标识牌。当年,这里曾是马占山旧居,“中东路事件”东北军惨败后,马占山来此赴任,力图休养生息,与苏联缓和关系。

一纸任命,马占山由黑河择水路逆流而上,奔赴齐齐哈尔。长期研究江桥抗战的齐齐哈尔市政协文史研究员张港说,当时黑龙江主力入关参加内战,“九一八”后已无法回防,齐齐哈尔的军政要员分为主战派、主和派。大敌当前,谢珂最为焦急,他一边致电张学良、万福麟举荐马占山等为省主席主持大局,一边开展有针对性布防。

“辽宁、吉林陷落时,成箱的枪械交与日军,今天迎敌非常需要,如黑省不亡,枪仍存在士兵的手中,假如沦陷,在士兵手中比成箱损失好得多。”谢珂力排众议将万福麟从国外购置、锁在库房的99挺轻机枪发给了卫队团,这让后来的嫩江桥北岸阵地阻击如虎添翼。

IMG_7894.JPG
江桥抗战纪念馆原馆长刘国忠带领记者一行,实地探访江桥抗战第三道防线三间房阵地遗址。摄影/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邹大鹏

历史如烟,烽火江桥。由齐齐哈尔沿跨江公路桥南下驶入泰来县江桥镇,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尊马占山跃马疆场的雕像。行不久,即可见崭新的江桥火车站,再行一段就到达了江桥抗战纪念馆。江桥抗战纪念馆原馆长刘国忠步行至嫩江畔,他指着江水里的保护围栏说,当年洮昂铁路桥在此横跨,因地处哈尔葛蒙古屯,也称为哈尔葛大桥,是齐齐哈尔南大门的天然屏障,桥墩是木制,上面铺有铁轨,如今只残留一截木桩,枯水期有时可见。

据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所著《中国抗日战争史》记载,日军直接出兵侵占尚有顾虑,便首先利用叛国投敌的张海鹏发动进攻。1931年10月16日拂晓,张海鹏部向江桥发起进攻。

“此时马占山正在赴任途中,张海鹏令徐景隆为先锋司令官率3个团,在日军飞机掩护下突发进攻,结果徐景隆在战斗中被当场炸死,他部下很多原东北军士兵也不肯当汉奸给日本人卖命,伪军迅速溃败。”张港说,卫队团团长徐宝珍组织反击,并将江桥破坏3孔防敌再犯。

10月19日深夜,马占山到达省城齐齐哈尔,立即召开军政会议,20日,正式就职。他对民众和中外记者说,“我已决定与日本拼命,保护我领土,保护我人民……”随后,他又下令张贴悬赏购买张海鹏首级之布告。10月22日,他发表《抗日宣言》,“当此国家多难之秋,三省已亡其二,稍有人心者,莫不卧薪尝胆,誓必决一死战。”

11月4日,日军在飞机、装甲车掩护下,向中国江桥守军阵地北犯,守军英勇还击,江桥抗战打响了。根据史料记载,江桥分为3道防线,哈尔葛江桥正面为第一道,大兴阵地为第二道,第三道是三间房阵地。

11月7日,马占山、谢珂发出《报告日军侵入黑龙江省通电》,电文记载“我军将士义愤填膺莫可自止,不得已而自卫。以保祖国疆土,以存华族人格。誓抛热血头颅,弗顾敌强我弱……早知沙塞孤军,难抗强日,然存亡所系,公理攸关,岂能不与周旋?援以田横五百之义,本少康一旅之诚,仅先我同胞而赴国难也。”

中国那时最血性的“孤勇者”,一字万钧、气壮山河,署名是马占山、谢珂,却是誓死抗战民众的心声。

IMG_7895.JPG
在位于泰来县江桥镇的江桥抗战纪念馆,工作人员讲解江桥抗战有关情况。摄影/新华每日电讯王建

谁家儿郎

循着荒草丛生的田间路驶至尽头,再徒步穿过高高的青纱帐,记者来到了泰来县汤池镇汤池村三间房屯的一片高岗地。盛夏时节,及腰的野草疯长,蚊虫似轰炸机倾泻而来,刘国忠眺望远处的开阔地说,当年三间房阵地的战斗极其惨烈,多少年后仍能从地里挖出子弹和炮弹,此战规模大、牺牲多,很多烈士遗骨只能暴露于冰天雪地。

“日军占领阵地后只收殓了日军尸体,中国烈士的遗骸却散落在荒野。”70余岁的泰来县政协文史委员会原主任王德江曾专门做过调查,他说,据当地老一辈人回忆,第二年春天日军担心尸体发生瘟疫,才令各屯收尸,有的尸首已残破不堪,当时挖了大坑,用牛车拉着填满掩埋,但准确位置如今已无从考证。

江桥抗战中,中国守军虽有精锐骑兵,但重武器不足,日本人在九一八事变中缴获的坦克、重炮和飞机,让马占山的部队吃了大亏,可以说中国守军是在用血肉与钢铁拼杀,中国军队在自己的领土上,却痛失制空权,只能“望空兴叹”。

彼有良械,我有热血,无字丰碑上,有他们的名字。江桥抗战研究学者、齐齐哈尔市民间收藏家张树明,收集了大量关于江桥抗战的史料和实物。有几张日文史料照片,记录了大兴阵地激战后尸横遍野的情形,其中一名中国士兵在与日军作战冲锋时牺牲,面对敌人仰面而死,至死紧握钢枪;在另一张照片中,牺牲中国士兵的棉裤已被鲜血浸透,身旁荒草中插着一把刺刀,没人知道他的名字,也没人知道他来自哪里。

江桥之战,给侵华日军以重创。在张树明收藏的日文史料中,有一张日军用当地农民牛车运尸体的照片,满满一车尸体头与脚互叠,其中一个尸首钢盔上画有樱花图案,十分醒目。这些士兵因侵略而命丧他乡,成为军国主义的炮灰。

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孙文政说,这场阻击战,东北军驻锦州部队并未增援,马占山部队最终于11月18日被迫撤退,此后辗转富裕、海伦等地抗战。轰轰烈烈的江桥抗战,虽因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孤军无援最终失败,却点燃了中华民族抗战的斗志和烽火。

视死忽如归,无数中华儿郎血荐轩辕。曾投身“绿林”的抗日志士李海青,变卖家产、召集旧部、毁家纾难,在对青山战斗中,其侄儿受伤被俘死于狱中,攻打肇州时,另一个侄儿被俘惨遭杀害,头颅被悬于城门外;马占山义子韩家麟为掩护马占山撤退,佯装主力引敌穷追,重伤倒地后仍举手射击,脸部被子弹打得血肉模糊,被日寇误认为“马占山”,首级被悬于电线杆上……正如当年《滨江时报》文章中所述:“嫩江河畔的赤血,都是我们中国血性男儿的瑰宝;江桥上面枕尸遍野,他们都唱着为国而死的挽歌……”

IMG_7896.JPG
江桥抗战纪念馆展出的马占山牌香烟广告和铁制香烟桶。摄影/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邹大鹏

红色电波

在江桥抗战纪念馆,随处可见马占山旧照,身材不高但透着英武之气。记者眼前的马志伟,身材高大魁梧,虽戴着眼镜,身上也透着那股熟悉的精气神。作为马占山之孙,他曾多次前往江桥抗战遗址寻访答案,是什么让爷爷高举义旗?

“江桥抗战受到了中国共产党的倡导影响。”马志伟说。

据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中共黑龙江历史》记载,1931年9月19日,中共满洲省委发表《中共满洲省委为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领满洲宣言》,号召东北人民“驱逐日本帝国主义与一切帝国主义的海陆空军!发动游击战争!”

孙文政介绍,江桥抗战期间,中共满洲省委派出党团员开展援马抗日活动。1931年11月,中共满洲省委和北满特委动员各阶层人民组成“抗日援马团”,在哈尔滨,许多工人将自己不多的收入捐给江桥抗战将士,学生捐款购买的香烟、食品、毛巾等大量慰问品由铁路加挂列车送往齐齐哈尔,许多党团员和爱国青年在党团组织动员下北上参加马占山抗日队伍。

“马占山身边就有一些未公开身份的共产党人。”泰来县人大常委会主任胡德文曾参与筹建泰来县江桥抗战纪念馆。他介绍说,当年韩家麟介绍共产党员李继渊到马占山部队担任少校秘书,共产党员王复生、王国华等曾为马占山筹措军粮和武器,寻求苏联领事馆帮助。王复生化名王甄海,江桥抗战后坚持宣传抗日、发展党员,被日军逮捕刑讯,胸骨、肘骨、肋骨、腿骨等全被打断,仍视死如归,最终被残忍杀害。

江桥抗战,也点燃了东北各地义勇军的星火。中国共产党各级组织在义勇军形成时起,就派出了一批优秀党员干部到其中工作,动员工人和青年学生参加义勇军抗日斗争,从而为东北抗日游击战争培养锻炼了一批军事领导人才,积累了抗日斗争经验,为创建党直接领导的抗日武装——东北抗联奠定了一定基础。

“中国人不‘熊(欺负)人’,但也绝不能让人‘熊(欺负)住’!”在江桥镇,随便一问,不少人都能热血沸腾地讲几句关于江桥抗战的故事。在他们看来,那个年代的“亮剑”,在今天更值得忆起,那是不愿做奴隶的抗争,是对民族复兴的期许。

滔滔嫩江畔,远处笔直的跨江铁路桥上,一列火车正高速驶过,更远处,跨江公路桥上车水马龙。江水无言,却在一座座江桥的身影中,见证着中华民族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枪炮声虽远去,中华民族薪火却生生不息。

IMG_7879.PNG END

作者 | 邹大鹏、陈聪、王建

编辑 | 詹茜卉

校对 | 苗祎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2-9-29 09:27 AM , Processed in 0.06960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