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6|回复: 0

[影乐之声] 新晋影帝胡歌,这次他没有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9-18 10:2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晋影帝胡歌,这次他没有演

 搜索下载一条 一条 2023-09-16 18:55 


“我爷爷和我母亲去世的时候,

悼词是我写的,

那一刻其实是挺残忍的。”

胡歌说。

所以当他第一次读到《不虚此行》的剧本,

就感觉非常温暖。

“原来这个世上还可以有这样一个人,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特别愿意加入剧组的原因,

是这个角色治愈了我。”
1.gif
IMG_3566.JPG

胡歌在电影中饰演一个失意,转行写悼词的编剧

电影9月9日在全国公映。

此前,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

它斩获了金爵奖最佳导演,

自称有开机恐惧症的胡歌,

也因此拿到了“影帝”。

全片的气质,就像一篇安静的散文,

有影评说:
“它太不一样了。
它无关于某个热点、某个事件、某种情绪,
而是认真地讲述个体的故事。”
IMG_3567.JPG
凭该角色获得第25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
9月初,
一条在北京见到了胡歌和导演刘伽茵,

和他们聊了聊这部电影的台前与幕后。

自述:胡歌、刘伽茵
编 辑:秦  楚

责编:倪楚娇

以下是胡歌的讲述。

IMG_3568.PNG

IMG_3569.GIF

渐入佳境后,闻善竟成了这个圈子里最好的悼词写手

第一次看到剧本的时候,我用最简单的话来概括,就是我特别想成为他(闻善)。

闻善曾经是一个编剧,但没有成功写过一部剧。他始终得不到一个所谓的大部分人的一个标准的认同。

毕业后先是和同学合租,后来同学们都因为混得好了,就搬走了。为了独住,他一次次往外环搬家,最后都快搬出北京去了。

IMG_3570.JPG

王先生(黄磊饰)忙于工作,疏于陪伴家人,直到为父亲写悼词的一刻,都不及年幼的儿子了解爷爷

IMG_3571.JPG

邵金穗(齐溪饰)从甘肃跑来北京,与闻善一起为素未谋面的网友写悼词

IMG_3572.JPG

老陆(甘昀宸饰)为马上要创业成功却猝死的合伙人,预约写悼词

他去写悼词,是因为被人批评写剧本没有戏剧张力。渐入佳境后,竟成了这个圈子里最好的悼词写手,每接一个活儿,都仔细听逝者生前的种种事迹,观察逝者生前场景、遗物。

我们讲了五段故事,有五组人物来委托“我”写悼词,分别代表了不同的人物关系和情感。比方说王先生讲的是父子情,火锅店讲的是兄妹情,邵金穗是朋友之间的情感。

IMG_3573.JPG

失去亲人悲痛的万家兄妹

我爷爷和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悼词是我写的,那一刻其实是挺残忍的。

因为当你要去用文字给一个你特别亲近的人,深爱的人去总结的时候,势必会把你记忆中所有跟他在一起的情景,都重现一遍在脑海中。

我在写悼词的时候也一度中断,所以在第一次读完剧本的时候,我就感觉非常温暖。在成为“闻善”的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我其实是很自在的。

IMG_3574.GIF

对于指甲长短等细节的把控

电影正式开拍之前,我和导演做了半年的网友,通过微信在交流。第一次和导演见面的时候,已经是围读剧本和定妆了。

在沟通的过程中,对于这个人物和他的职业有了很多细节上的探讨。举个例子,讲到指甲的长度,因为我想说他每天要在键盘上码字,是不是他的指甲不会留得太长,所以我们在戏里面也有一个细节,就是他在那儿剪指甲。

IMG_3575.JPG

生活中的胡歌会和志愿者一起去捡垃圾、做公益,没有一丝偶像包袱

我没怎么演,可能大家无法想象,抛开所有的职业属性和台前样子,生活中的我其实跟他真的挺像的。

他是另一个我,一个更内在的。我特别喜欢的地方是,他对这个世界和对周遭所有的人都充满了善意。只不过我比他差了一点,我没有他的魄力和勇气,所以我特别想在电影中成为他。

IMG_3576.JPG

葬礼现场的闻善

他可能是一个失败者,但是他始终没有妥协,我做不到。

可能“闻善”之前的角色是要去演和塑造的,但当我真正地喜欢这个角色的时候,其实是不需要演的,我成为他了。
IMG_3577.PNG

IMG_3578.JPG

“癌友圈”的大网红方阿姨,自己给自己预约葬礼和悼词

最特别的是方阿姨的故事,闻善在其它的故事里,他更像是一个局外人。但和方阿姨相处了三年,他从局外人变成了家人,所以方阿姨的离开,对闻善触动非常大。

5个故事里,方阿姨和王先生的故事让我联想到自己的生活。

IMG_3579.JPG

胡歌在微博上为父亲庆生

这几年,我和我父亲也是在重新建立一种关系,因为母亲不在了。我和父亲之间的情感,像中国大部分的父子关系,就是感觉比较生疏,但其实心里面是有对方的,只是不知道该怎样表达。

母亲在的时候,她更像是一个桥梁。2019年,我母亲去世以后,我跟我爸爸等于是要直接面对面交流,很多时候我们俩在一个空间里大家也不说话,我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内心有一种恐惧。

IMG_3580.GIF

闻善在王先生家中倾听委托人对父亲的回忆

最难熬的是我妈走了以后的第一个春节,一个全国人民都在团聚、团圆的时刻,家里只剩我跟我爸,很冷清。我那时候在东北,在剧组,就把我父亲接到东北,刚好碰到一些意外情况,戏还停了,然后又变成了我跟我爸两个人单独相处。

我当时开车从牡丹江回北京,一路上就我们两个人,他问了我一个问题,他说:“我在你心里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我有些慌乱,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是我能够完全地接收到他问这个问题的原因和动机,所以我还是感觉非常温暖的。

IMG_3581.GIF

其实我爸也在努力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从这点上来说,我比王先生幸运,我们之间是没有遗憾的。

在我们中国人的文化里面,对死亡一直是避之不谈的。当至亲离开了以后,心里面会埋藏着很多的情绪,不知道去哪里倾诉,跟谁倾诉。即使有朋友来安慰你,但很多时候你没有办法和他们聊有些亲近的细节,所以学会面对死亡,是每个人都应该提前做的功课。

IMG_3582.JPG

一路支持、陪伴闻善的老师(孙淳饰)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戏,是和老师在门口抽烟的那场。因为闻善在整个片子里,他很难找到一个真正能够了解他,在事业上支持他的人,他的老师可能是唯一的存在。

老师用一个特别独特的方式在支持他,一个回眸,对闻善说:“你这个服务能够预约吗?”

83.gif

如果能预约多好,我为什么说“能够预约多好”,因为对于绝大部分来人来说,我们面对死亡这件事是没有任何准备的,手足无措的,短时间内匆匆地就把仪式办完了。

“预约”的意思就是——我们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我演话剧《如梦之梦》演了好多年,有一次我看赖老师的采访,他说,他余生最大的功课就是要学会如何去面对死亡。

IMG_3584.PNG

85.gif

拍摄动物园中给母亲打电话的重头戏

其实我不是一个特别自信的人,我有开机恐惧症,进组的时候特别的忐忑。我还记得开机仪式是在酒店的停车场,拍大合照的时候,我都有深呼吸,这是我的一个常态。

拍摄过程中,我们也经常可以拍到一些意料之外的镜头。比如有一场戏,我在动物园里给母亲打电话,有一头巨大的北极熊一直在我背后转圈。后来还有人问我们说,北极熊出现地这么精准,是不是CG做的?

IMG_3586.JPG

IMG_3587.JPG

小尹(吴磊饰)实际上也是闻善另一个镜像的自己

这一次是和吴磊三搭,他演的是闻善笔下一个未完成的人物,是闻善生活中唯一的倾听者。我们独处的时候是经常会自己跟自己对话的,其实小尹就是另一个闻善。

他真的可以被称为吴磊老师了。我倚老卖老,真的是看着他长大的,这一点都不夸张,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才6岁,现在已经长成一个大小伙了。

IMG_3588.JPG

曾一起合作过《少年杨家将》《琅琊榜》,此次《不虚此行》成为二人第三次搭档合作
我很欣喜,我看到了他专业上不断地成熟,同时我也看到了他内心没有改变。这一点我觉得还是挺不容易的,尤其像他那么小,就开始在演艺圈摸爬滚打,对吧?但是一直到今天,他还能够保持当年的那一份童真,我觉得这个真的真的很不容易。

IMG_3589.JPG

《伪装者》里饰演捍卫民族利益的明台;《琅琊榜》里饰演“麒麟才子”梅长苏 ;《南方车站的聚会》中饰演在逃罪犯周泽农

我演戏也快20年了,从刚开始的一直做加法,然后到某一个阶段开始在做减法,减法、减法、减法。刚刚开始表演的时候,我更多注意力都放在各种技术技巧上,比如台词的节奏、肢体的表达、表现力上,但是近几年我会更“收”着。

以前对表演的理解,一个是“理解”,一个是“表现”,但是这几年演了话剧后,我发现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就是你表演时候的一个心态,要找到“平和”。

IMG_3590.JPG

IMG_3591.JPG

话剧《如梦之梦》中胡歌饰演五号病人(青年),主要讲述了一位病人,在医学无法诊断他绝症的时候,开始追寻生命循环的故事

话剧和影视剧表演不一样,除了所谓的表演无法中断,不能重来之外,在舞台上,你跟观众是直接的面对面,你能得到观众及时地反馈。

比如说这是一个喜剧桥段,你会期待观众的笑声或者掌声,有时候可能是一个悲伤的情节,你会期待台下观众的抽泣的声音。这和影视剧表演还是很不一样的,但二者相同的是,作为一个演员,有责任通过表演给观众传达一些东西。
借用演员林依晨的一句话就是,“表演是一个探索人性的过程”,我觉得这句话特别贴切,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以下是刘伽茵的讲述。
IMG_3592.PNG

IMG_3593.GIF

电影中殡仪馆的场景

电影主题其实是来自大概2015年前后,我在殡仪馆的一次想象。我当时就坐在殡仪馆小广场的长椅上,就像电影开始的第一个镜头,很自然地想到我在这儿能做一点什么,然后有了一个写悼词的人物轮廓。

那时候还没有“闻善”这个名字,在之后的几年里面,你会时常想起来这个“人”,然后很本能地想象,如果我能够有机会做写悼词这样的工作,我会遭遇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儿。

直到有一天你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建立一个文档,然后你跟这个角色产生很多对话,至此开始一次创作。

IMG_3594.GIF

剧组在拍摄现场对于每个细节都会反复考量

我从写剧本的时候就对“闻善”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我羡慕他。“闻善”可能不是一个幸运的人,他经常被外界否定,但他仍然相信和捕捉到生活中点点滴滴的善意,并且积累、传递。

闻善这个人的性格,包括他生活中的很多细节是来自我,或者说我的生活。比如说朋友对我很重要,所以在这个电影里面你会看到有不同的人物关系,其实都是在用友情来传递。

95.gif

“话生死”在中国是比较严肃的主题,但对我来说,生和死是交替的。

简单的例子,当你身边的一个人离开之后,你不舍得删掉微信里面和他的对话框,你甚至有的时候仍然会发消息给他,有的时候你还会使用他的口头禅。

我有一个朋友在2019年去世了,在写剧本的时候,我经常会想起她。电影每一次有新的进展,我都会跟她说,比如要和观众见面了,获奖了,甚至连我去拿奖的时候的紧张,我也会告诉她。
IMG_3596.PNG

IMG_3597.JPG

电影开机准备前期

拍这部电影之前,我和胡歌完全不认识,2021年7月13日第一次加上微信。

在使用微信去沟通的时候,我是紧张、忐忑的,会有一些僵硬,但是随着交流的深入,我们慢慢成为朋友,聊起“闻善”,就像在聊我们共同的朋友,我也认识他,他也认识他。

这个角色的性格、生活,包括他怎么看待写悼词这份工作诸如此类的细节,都是我们交流出来的,这一点也让我更加相信“闻善”的真实存在。

开拍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我们在“闻善”家做准备,胡歌突然说了一句:“我就不表演了。”我说那应该是最好的或者唯一的方式。这不是不使用表演技巧,而是意味着他由内而外的成为“闻善”,完全走进去一个角色。

IMG_3598.JPG

整个剧组的氛围非常“闻善”

不止是胡歌,我们整个剧组都非常“闻善”。我们的“组感”特别弱,甚至你完全看不出来那是一个剧组,现场非常安静,大家在保护一个氛围。

在写闻善和妈妈打语音那场戏的时候,我会感觉到紧张,面对这种突然的情感表达,会有一种“近乡情怯”。

我和闻善一样是比较内敛、内向的人,这种性格的我们很少会有情感上的宣泄,这场戏是剧本中唯一的一次宣泄。

IMG_3599.JPG

IMG_3600.JPG
胡歌给母亲打语音的拍摄现场

拍摄这场戏之前,蓝色的走廊上只有我和胡歌两个人,我们在那小声地说了一些话,为开拍做准备。剧照师拍摄的这场工作照也很有意思,暗暗的走廊里,玻璃前面有两个小小人,当然我更小。

开拍的时候,我其实很紧张,天光已经有一点点下去了,我们的拍摄时间非常有限,机位在直视的角度,我只能通过监视器看到。胡歌完成这场戏的时候,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闻善情感上的宣泄在那一个时刻发生了,它是很动人的。

IMG_3601.PNG

IMG_3602.JPG

胡歌和刘伽茵讨论表演

我觉得真实性和写实性是这部电影很大的前提。

从剧本到中间准备的环节,到最后全体演员的表演,我们都维持在一个真实的状态,而不去过多增加它的饱和度或者强度。我们更多的是躲在这个故事的后面,来看闻善眼中的世界,而不过多地把自己放出来。

IMG_3603.JPG

电影中闻善居住的家

这个电影讲述的是普通人的生活,所以在审美上我们也尽可能保持这样的状态。比如说电影里最主要的一个场景,也就是闻善的家,是一个6层不带电梯的60平的房子,这在北京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且普遍存在的。

对于拍摄剧情片来说,剧本里可以这样去写,但在这样的环境里真实拍摄,是有一定的难度的。

IMG_3604.GIF

但对电影来说,这里就是闻善的家,它就是一个常见的出租屋,呈现一个被常年出租的房子的状态,不能因为他是主角,我们就选择一个更大的房子,或者去修饰它,让它更漂亮。

在拍摄过程中平视生活,让它成为一个诚实的作品,就够了。

题图摄影:bigtree先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3-9-21 09:27 PM , Processed in 0.08706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