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6|回复: 0

[哲史艺丛] 金人大举进攻,临阵脱逃却又回到汴梁,宋徽宗是怎样一步步算计到亡国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4-2 08:3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人大举进攻,临阵脱逃却又回到汴梁,宋徽宗是怎样一步步算计到亡国的?

 大司马 国家人文历史 2024-04-01 05:43 


0.jpg

本 文 约 6500 字
阅 读 需 要 17 分 钟

每一朝,都有每一朝的危机时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最考验人心。

汉朝开国皇帝刘邦,面对匈奴入侵,他御驾亲征,结果被围白登山;唐朝玄宗天子李隆基,面对安史之乱,他遁走西南,在马嵬驿遭遇兵变;明朝祯皇帝朱由检,面对的则是李自成兵围北京城,本有机会弃城南下,他最终却选择了留守此地。

这三位皇帝,其实都有自己的问题,可是面对剧变,他们的处理纵然达不到一百分的圆满,却也都有决然的判断。

刘邦的判断是派出使者,重金贿赂匈奴单于的阏氏,种种手段促使匈奴打开包围圈的一角,于是得以脱身而走——这是最成功的解决方案,损失的只是钱而已。

1.jpg

汉高祖刘邦画像。来源/中国历史博物馆保管部编《中国历代名人画像谱》,海峡文艺出版社2003年版

李隆基的判断是丢车保帅,兵变之后,军将要杀奸臣杨国忠,就让他们杀;要杀爱妃杨玉环,也忍痛割爱——而这一场变乱的解决,李隆基的损失其实也就是宰相加妃子而已,纵然无情,却很符合当时的逻辑。

2.jpg

唐玄宗李隆基画像。来源/中国历史博物馆保管部编《中国历代名人画像谱》,海峡文艺出版社2003年版

朱由检的判断是最富悲剧感的,那就是“君王死社稷”,不论中间有多少迟疑纠葛,不可否认的是最终他没有弃城出逃,而是拿自己的生命殉了大明王朝。

而本文所要讲的这位皇帝,却与上述所有君王都不同。

同样面临危机,他不但没有“君王死社稷”(崇祯版),也没有“忍痛割爱杀贵妃”(唐明皇版),更没有贿赂敌方阏氏换得脱身而走的机遇(汉高祖版)而是选择了较为拙劣的一招——临危推脱。王朝有难了,他就把帝位让出来给儿子做,也就是说:

“他一手导致了亡国,然而亡国之君却不是他,因为他把帝位让出来了!”

这是不是很没担当?

然而如果你认为仅仅是这样,那就太小看这位皇帝了。

事实是这位有难的君主还有预备方案,那就是:

“新皇帝(儿子)很可能守不住京城,京城被破、新皇帝被杀,那么王朝怎么办呢?这个时候,老皇帝(他自己)就在帝国的南方东山再起,维持半壁江山的存在……”

而如果出现这样的状况,这个老皇帝不但没有祸国殃民、毁灭自己王朝的罪名,甚至还能扮演一回司马睿(当时被奉为中兴晋朝之主,西晋灭亡之后,维持江东不灭,即东晋,为晋朝延续百余年寿命)

3.jpg

晋元帝司马睿画像。来源/中国历史博物馆保管部编《中国历代名人画像谱》,海峡文艺出版社2003年版

老皇帝的神机妙算,不可谓不精明,简直是令人叹为观止!

那么到底是哪位“天才”做出了如此匪夷所思的策划呢?

正是本文主角:历史上被称为宋徽宗的北宋第八任天子赵佶。

说起来,这个徽宗皇帝,既是史上知名画院“宣和画院”的创建人,又是书法瘦金体的创造者,是公认的艺术大家。

4.jpg

宋徽宗的瘦金体《千字文》。来源/上海博物馆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文艺达人”皇帝,却也是中国历史上最不负责任且花样最多的皇帝。

1126年,四十五岁的徽宗皇帝赵佶,宣布把大宋皇位交给二十六岁的儿子赵桓,即宋钦宗。

中国历史上,皇帝在健康状况良好之际把龙椅让出来,是很罕见的。哪怕是让给他的亲生儿子。1796年,清乾隆皇帝爱新觉罗·弘历让出龙椅之际,已经八十六岁高龄,而事实上,虽然把皇位让给了儿子,但他依旧行使最高权力直到1799年寿终正寝。

所以历史上愿意老老实实交出皇权的真龙天子,真的不多。背后原因基本上是:

一、有名无实的傀儡皇帝,终于连名分也保不住了。

二、年纪实在是太大了,心里还想多干几年,可是身体有点撑不住了;或是能力难以应对危局,心里虽然还想再多干几年,可同样的问题,也是撑不下去了。

三、“有人”夺位,如李亨抢老爸李隆基的皇位、朱棣抢侄子朱允炆的皇位、老妈武则天抢儿子李旦的皇位,虽然是“抢”,在程序上也是“让”。

而这位艺术家皇帝宋徽宗赵佶,其实是第二种情形,可是又特殊在:危急时刻他把烂摊子扔给儿子,等危机过去(甚至是没有完全过去),他又“暗搓搓”搞小动作想拿回刚让出去的皇位。

5.jpg

赵佶听琴图轴。来源/故宫博物院

那么首先,我们就来讲一讲宋徽宗赵佶,为什么会在四十五岁这个年富力强的岁数,把皇位让出来给儿子做?

很简单,就是因为他犯了太多错……

我们不妨一步一步来看:

宋徽宗的第一个错,就是要改掉向太后听政时期任用守旧派的做法,开始任用所谓“新党”,而这个“新党”的核心人物,就是众所周知的“奸臣”蔡京。

但事实上蔡京根本就不算什么新党,他完全是上面喜欢什么他就是什么,譬如王安石那会儿他是新党,司马光那会儿他就是旧党,宋哲宗亲政他又成了新党。

当然蔡京和宋徽宗是有共同语言的,他多少也算一个书法家,和皇帝在这个圈子里属于同类人,所以宋徽宗即位之后,蔡京先后多次出任宰相之位,一直到宋徽宗末年,已经退休的他还兼着“太师领三省事”,对朝政有极大影响力。

6.jpg

蔡京行书《跋赵佶雪江归棹图卷来源/故宫博物院

宋徽宗的第二个错,则是打着新法的旗号捞钱。没错,王安石变法好歹是为了富国强兵,而这位皇帝搞新法,完全就是为了给他自己和权臣构成的小团体捞钱。那么怎么才能捞到最多的钱呢?首先就是卖官,“三千索(索=贯),直秘阁;五百贯,擢通判。”其次就是苛捐杂税,譬如卖酒的从这个时代开始就要交“添酒钱”,也就是“酒类增值税”,多卖一升酒,就要多交一文钱。出售田产时立下契约,则要缴纳“卖契钱”,即“大额买卖增值税”。

最后,捞钱还捞到了农民头上,这个新税种叫做“公田钱”。也就是说所有能够种植水稻的田地,都需将田契交予官府验证,超出田契所标注亩数的土地,便不再是你的田,而是国家的公田,你种植公田就需要交“公田钱”。

不光是田,后来连渔民也要按照渔船的数量来交税,直接导致了弥漫数百里的梁山泺(泊)沿湖渔民暴乱,随后演变为宋江三十六人“横行齐魏,官军莫敢撄其锋”的江湖豪杰造反事件,也就是《水浒》的故事源头。

7.jpg

仿陈老莲水浒人物卷。来源/中国国家博物馆

宋徽宗捞了那么多钱做什么呢?可不是买军火、造火箭,而是拿去大兴土木,造私家花园。著名的“花石纲”,就是这个荒唐天子对怪石的奇特爱好,据说他曾梦见太上老君,从此狂热地信奉道教,而当时道教有一种说法,认为奇怪的石头具有蟠龙神力,皇帝如果身处怪石环绕之中,就可以借助这种神力得道升天。于是他就开始收集各种怪石,当时的江浙一带,就深受其害,方腊起义在此地发生,不得不说就是因“石”而起。

宋徽宗的第三个错,则直接导致了北宋王朝的颠覆。那就是政和元年,北宋与金人达成的盟约(即海上之盟)言明宋金两家联合起来共同覆灭辽朝,灭辽之后,宋朝能够夺取五代后晋割给辽朝的燕云十六州。请注意,其前提条件是联合共灭辽,也就是说北宋必须要拿出实力来,在灭辽的过程中至少能起到一点作用,这样才能得到燕云十六州。即:是宋人有联合灭辽的实力,“一起灭辽,才能得到燕云十六州”。而不是“辽国灭了,宋人就能得到燕云十六州。

但以宋徽宗的执政水平,根本养不成一支有战斗力的军队。结果不但没有攻下燕云十六州、灭辽成功,反而被金国识破:“原来你这么弱!”

在这个时候,宋朝虚弱的本质,终于遮掩不住了。

8.jpg

北宋时期疆域图。来源/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

于是金国进一步得出结论:

“这么弱还想要燕云十六州,干脆一锅端,把你也灭了好不好?”

而金国人真的就这样打过来了。

知道消息后,宋徽宗握着蔡攸的手,说了一句:“不意金人敢尔(想不到金人居然敢这样)!”然后就人事不省晕倒在龙椅之下,醒来之后立马就下了决心,拿纸写了一句话:

“皇太子可即皇帝位,予以教主道君退处龙德宫。”

简单说,就是不敢面对危局,他撂挑子不干了,把烂摊子和问题丢给儿子,他要光荣退休。

那他儿子赵桓接不接?只能接。

仪式上,固然要推辞一下,但实际上,形势已经不容他再推让,因为金兵就在眼前了。

所以赵桓一即位,就罢免了蔡京、童贯这些权臣,启用李纲做兵部侍郎。

9.jpg

李纲画像。来源/中国历史博物馆保管部编《中国历代名人画像谱》,海峡文艺出版社2003年版

当时的情况有多紧急,笔者在这里简单列举一下:

靖康元年的正月初一,开封城里还在搞大臣朝拜祝贺,不但要给新君贺新年,还要给老皇帝即宋徽宗也贺一遍。

而君臣贺礼第三天,金兵已经在过黄河了……

那宋朝怎么办?

新皇帝赵桓在此时展现了他的勇气,表示要亲征。

那么老皇帝呢?他也表现出了“勇气”,说要东巡。

东巡什么意思?敌人在北,你却要往东,说白了,那不就是跑么?

新皇帝往北,老皇帝往东,那谁留守东京?这个事情新老皇帝都想好了,就让李纲做东京留守。

第四天,宋徽宗就跑到了毫州,而宋钦宗呢?其实也不是往北,而是往南去襄阳、邓州区域,也就是今天的河南南部、湖北北部。

可惜宋钦宗没跑成,让李纲给拦下了。

第七天,金兵就到了京师城下。当天晚上攻打育泽门,李纲带人拼死抵抗,一直战斗到第二天凌晨,金军退了。接下来,金宋双方就是一边打、一边谈,金国提出北宋要交出几千万金帛作为赔礼;同时割让太原、中山、河间三镇;还要宰相亲王做人质,这样才可退兵。

10.jpg

宋“靖康元年李纲制”锏。来源/福建博物院

纠葛到第十四天,便有了张邦昌陪着康王赵构去金营这档事。

那么宋徽宗呢?他说东巡,其实准确讲是往东南走,此时已经到了长江南岸的镇江。

宋钦宗这时候还有指望,那就是北宋的西北军种师道、姚平仲这几路人马。可问题是西北军内部意见不一致,种师道认为实力暂时不足,建议再等几天,到春分再出击。姚平仲却认为可以果断地干一场。结果便是二月初一,姚平仲夜袭金兵大营,遭遇惨败。

姚平仲一败,宋钦宗马上就慌了,第二天就罢免了主战派李纲,重新和金人谈判。什么割让三镇,统统答应。结果消息一传出,东京的太学生和老百姓就闹起来,当场打死了几十个内侍,于是李纲又被召回。

11.jpg

数百名太学生伏阙上书场景。来源/纪录片《中国通史》截图

其实等到初九,康王赵构返回,金兵也开始撤退。北宋原本还有喘息的机会。可没想到,九天后,也就是二月十八日,北宋的大臣们又自认为了不起,没有吸取教训,扣押了金国粘罕派来的使者,打算向金人展示强硬态度。于是,粘罕大军又向东京发起进攻。

这种混乱情势之下,宋徽宗在干嘛呢?他在镇江观察,如果东京扛不住了,甚至儿子钦宗让金兵给抓去了,他就在南方恢复帝位。

老实说,这不是一个完全没有可行性的预备方案。

可问题是:这种过于明显的动作,让儿子钦宗很不舒服。

不过在那个时候,宋钦宗还没空搭理这事,因为二月底,粘罕的兵已经在攻打泽州了。好在泽州的知州高世由比较会处理这事,花钱犒劳金兵一番后,粘罕估计气消了,又退回去了。接下来就是三月,敌兵一退,宋钦宗立马就想起了老爹在南方的小心思,他发布诏书,说只要不是三省、枢密院所签署的命令,各州县不许奉行,显然这就是在针对南方州县此前对待他爹宋徽宗的态度——宋钦宗必须让大家知道,现如今的大宋皇帝是我,而不是我爹。

三月初一,宋钦宗派了一个官员去向老爹致意,传达了希望他回来的意思。

初七,宋钦宗发现老爹没有回来,连忙又派出门下侍郎赵野做“道君皇帝行宫奉迎使”:这个道君皇帝就是他爹宋徽宗的尊号,行宫指徽宗在镇江的临时住所,奉迎就是要把皇帝从镇江接回来的意思。

儿子的意思再清楚不过,就是硬请也要把你从南方给搬回来。

于是第一拨人去了,没能搬动宋徽宗。然后第二拨人又去了,宋徽宗无奈(其实是他在南方另立中央的图谋失败了),只能动身,只是拖拉得很,十天之后,儿子居然还没看到老爹的人影。

拖延到十七日,终于又有人被派出来,就是李纲,他被派到当时的南京,摆出迎接道君皇帝归来的架势(姿势都摆好了,老爹你再不来就没意思了)

这里要说一下,北宋有四个京,东京开封府、南京应天府、西京河南府(今洛阳)、北京大名府(今河北大名县),这个南京不是现在的江苏南京,而在河南商丘,当时的商丘也是有宫城的,后来赵构称帝,就是在应天府。

12.jpg

宋高宗赵构画像。来源/中国历史博物馆保管部编《中国历代名人画像谱》,海峡文艺出版社2003年版

十九日,不情不愿的宋徽宗终于回到了开封府,被儿子安排在宜春苑——这里本来是宋太祖三弟秦王赵廷美的别墅,后来秦王贬官,皇帝就把这里收为御苑。北宋初年,新科进士在此赐宴,也算一个知名的皇家花园。

宋徽宗被安排在宜春苑,心理很是惆怅,本来按照他的计划,金人攻击东京,儿子宋钦宗当了替罪羊,他在镇江可以延续宋朝的大旗,简直就是完美无缺憾。

可谁能想到,金人居然这么不中用,折腾了那么多天又退回去了。而宋徽宗自己,在镇江也没能集合到足够的力量,所以末了,他也只能灰溜溜回到了东京。

而这个时候,宋徽宗以前的那些死党正在一步步遭到清算。蔡京此时已经被贬为崇信军节度副使。而童贯曾在接到宋钦宗让其担任东京留守的圣旨后竟然推辞,跟着宋徽宗一溜烟往南跑。彼时童贯手下有一支近万人的亲军,称作胜捷军。宋徽宗往南跑的时候,正是这路军承担护卫之责。然而太上皇出城之时却出了乱子,跟随的队伍居然在过护城河浮桥时出了状况,一片混乱,童贯又不知安抚体恤,直接下令胜捷军射箭,当场射死一百多人。

这可是妥妥的“浮桥杀人事件”,消息传出后,童贯连续遭到弹劾处分,先是发配到广东,后来在广东南雄被朝廷派出的监察御史斩杀。

童贯之死,表面上看起来是因为“浮桥杀人事件”,但其内在深层次的缘由,乃是他居然企图拥兵支持宋徽宗在南方另立中央(当然没立成,属于犯罪中止,但是已经触动了宋钦宗的杀机)

四月初三,宋徽宗被迎进东京,此时的他真正成了有名无权的太上皇,只能眼瞅着儿子一步步把他昔日的所有作为全部推翻,而他以往宠信的那些官员也被逐一降职查问。

五月初一,宋钦宗甚至命令提举官每天报告太上皇帝的起居平安情况,也就是说,宋徽宗的一举一动都在其监视之下。宋徽宗不禁哀叹:“何至于此?”

不过老实说,按照老爹此前的一贯作为,儿子这个举动实在不过分。

按照宋钦宗的思路,朕已经把老爹时代的那些贪官污吏都收拾了,我大宋该振作起来了吧?就算不能收复燕云,至少守住黄河这条线,应该不成问题吧?

很可惜,虽然良药苦口,但不是说只要忍着苦把药吞下去,马上就能从奄奄一息变成活蹦乱跳,病人恢复健康是需要若干时日的。北宋也是如此,惩治了一部分奸佞不等于元气马上就能恢复。而此时金宋战争又起,北宋边将不断传来节节败退、损兵折将的消息……

这一年的九月,太原被金兵拿下。

十月,七十六岁的名将种师道遗憾去世——后来东京城破,金军将领入城打听种师道尚在否?听说已死,便找到种师道的侄子说:

“我们过去曾在阵前见过你伯父,真是一位好将军啊!如能采纳他的意见,宋朝不会败得这样惨啊!”

十一月,金兵再一次来到黄河边,十二万宋军一触即溃,金兵顺利过河,宋钦宗只能向金人求和,表示愿意做金国皇帝的侄子。

但金国人不买账(谁要你当侄子啊,当孙子都不行!)

闰十一月,金兵已经打到了开封城下。这时雨雪交加,宋钦宗穿着盔甲登上城墙,把自己的饭拿给守城士兵吃,士兵一时感动得热泪盈眶。只是很可惜,感动不能创造胜利。此后宋军出城反击,渡河时原本冻结成冰的河面突然破裂,还没交战就淹死了一半多宋军——迷信的古人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叹息气数已尽。

13.jpg

宋釉陶武士俑。来源/陕西历史博物馆

于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宋钦宗病急乱投医,把希望寄托在了一个自称能用六甲法打退金兵的骗子郭京身上,而城门一开,郭京便乘乱跑了,金兵攻入东京城。

那么在此前后,宋徽宗在做什么呢?

事实上,老皇帝一回到东京,就跟儿子说,金兵还会再来,我们两个不能全待在一起,不如你留在东京,我去西京(洛阳)

结果宋钦宗拒绝,不但拒绝,更是把老爹软禁在了龙德宫。

起初,宋徽宗虽然被软禁,多少还能打听到外界一些消息。但在之后的一场祝寿宴席上,老爹倒了一杯酒给儿子喝,其实没啥特殊用意,却被儿子怀疑是毒酒。宋徽宗大恸,一通嚎啕大哭之后就真的成了囚犯,完全失去了外界的信息。

最终结局,就是靖康二年三月底,老爹徽宗、儿子钦宗,连同后妃宗室百官数千人全部被金兵押送北方,北宋成了中国历史上最屈辱的朝代。

14.jpg

北宋“靖康元宝”铜钱。来源/焦作市博物馆

可悲的是:临到灭亡的最后一刻,新老皇帝居然还在上演父子各怀鬼胎的一幕。

这样的北宋,还能不亡?

参考文献:
本文未标明史料出处的地方,均依据元脱脱《宋史》

*本文系“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欢迎读者转发朋友圈。



a.jpg
END
作者 | 大司马
编辑 | 胡心雅 郑美玲(实习)
校对 | 火炬 李栋 张斌 古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www.hutong9.net

GMT-5, 2024-4-13 12:52 AM , Processed in 0.04710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