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04|回复: 0

[转贴] 三大种族灭绝之亚美尼亚大屠杀:土耳其的刀为何落在亚美尼亚头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4-2 08:4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大种族灭绝之亚美尼亚大屠杀:土耳其的刀为何落在亚美尼亚头上

 文史君 浩然文史 2024-04-01 18:31 
0.jpg

亚美尼亚大屠杀


西方学者把亚美尼亚大屠杀、犹太人大屠杀和卢旺达种族大屠杀并称为20世纪人类史上三大种族灭绝屠杀事件,我们通常所说的亚美尼亚大屠杀主要指1915—1917年奥斯曼土耳其军队对境内200万亚美尼亚人进行的针对性屠杀与驱逐事件。这起大屠杀给亚美尼亚民族造成了永远的心理伤痛,亚美尼亚共和国甚至把每年的4月24日定为“亚美尼亚大屠杀纪念日”。然而,土耳其共和国却始终不愿意承认大屠杀是种族灭绝,其原因何在?为何奥斯曼土耳其会制造这起大屠杀?这起事件对当今亚美尼亚、土耳其两国的关系造成了什么影响?


1.jpg

一队土耳其士兵押送亚美尼亚人前往附近的集中营


一、暗流涌动:民族的觉醒与奥斯曼土耳其的衰落


亚美尼亚人的历史非常悠久,最早可以追溯到2000年前。在公元前2世纪,阿尔塔克斯王朝建立了亚美尼亚历史上第一个统一国家。但不久便臣服于罗马帝国。301年,亚美尼亚王特拉达三世在圣格里高利的感召下,宣布以基督教为国教,成为世界历史上第一个以基督教为国教的国家。15世纪早期,亚美尼亚人被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由于早期伊斯兰政权对归顺穆斯林的异教徒往往采取比较宽容的态度,奥斯曼土耳其根据这一传统,实行“米勒特”制度,保障非伊斯兰群体有限的自治权,以维护帝国政权结构的稳定与不同宗教团体之间的团结。


2.jpg


但随着1683年奥斯曼在维也纳的折戟,这个地跨欧亚非的庞大帝国开始走向衰落。基于黑海海峡和伊斯坦布尔重要的战略地位,沙皇俄国多次发动俄土战争,不断向奥斯曼扩张。西欧诸国不愿看到俄国借打击奥斯曼控制黑海航路,增强国力,取得整个欧洲的霸权,于是公然干涉俄土关系及苏丹与信仰基督教臣民之间的关系,争夺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及其附属国的利益,形成了所谓的“东方危机”。第六次俄土战争爆发时,英国、普鲁士等西欧强国威胁动用武力,援助土耳其,“东方危机”正式形成。19世纪20年代爆发的希腊独立战争更是标志着西欧强国以武力介入奥斯曼土耳其的内政。第十次俄土战争使土耳其丧失了黑海北岸的全部领土,俄国又借此获得了在黑海海峡的自由航行权利。


英、法不愿看到俄国在巴尔干地区独大,因此与奥斯曼签订条约,划分势力范围,以经济扩张和教士传教等手段对奥斯曼帝国进行控制。1856年签订的《巴黎和约》使黑海海峡中立化,把整个巴尔干地区置于大国体系的保护之下,奥斯曼帝国风雨飘摇。


3.jpg

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境内亚美尼亚人的分布


1875年,巴尔干地区爆发了反对奥斯曼帝国统治的民族大起义,引起列强干涉。为划分各国在巴尔干地区的势力范围,1878年,各国在柏林召开国际会议,会议规定,在巴尔干地区建立一些信仰基督教的国家,奥斯曼帝国从此退出整个巴尔干地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早在第十次俄土战争时期,土耳其因战败而被迫与沙皇俄国签订《圣斯蒂法诺条约》,俄国获得了土耳其在巴尔干地区的大片附属领地,一些亚美尼亚人领地归入俄国统治区域,俄国要求土耳其保护亚美尼亚人的利益。在沙皇俄国的支持和煽动下,在巴尔干地区基督徒独立运动影响下的亚美尼亚人民的民族主义意识与反抗民族压迫意识日益强烈,亚美尼亚人的独立自治运动逐渐渗透到奥斯曼土耳其的东部省份,这引起了苏丹政府的极大反感。他们担心亚美尼亚人的独立运动会影响到帝国统治的稳定,导致帝国的分裂。土耳其人认为亚美尼亚人勾结外国政府,试图颠覆中央政权,于是把对列强的仇恨转移到了亚美尼亚人身上。


4.jpg

纪念普列文之战中阵亡俄军士兵的普列文纪念碑


二、种族主义:亚美尼亚人的灾难


19世纪末,亚美尼亚独立运动蓬勃发展。1878年柏林会议召开之时,西亚美尼亚人(注:俄伊战争后,东亚美尼亚归入沙俄,但西亚美尼亚仍属于土耳其,该地聚集了大量亚美尼亚人)的一个代表团提出一个议案,声称要在列强同意的前提下,由奥斯曼政府委派总督管辖自治的亚美尼亚。列强只是做出了由各国保障亚美尼亚人安全的口头承诺,但并没有同意亚美尼亚人独立自治的要求。这件事使奥斯曼政府对亚美尼亚人产生了强烈的怀疑。


1887年,一些受俄国马克思主义思潮影响的亚美尼亚学生组成了一个名为“哈查克”的政治组织。1890年,一些在俄国的亚美尼亚学生在第比利斯举行一次会议,规定成立亚美尼亚革命联盟。该联盟主张建立民主政府,把土地分配给无地农民,致力于把亚美尼亚人民从奥斯曼土耳其的枷锁下解放出来。他们主张采取暴力手段,组织亚美尼亚志愿军,对奥斯曼政府进行恐怖袭击。这样的极端方式招致奥斯曼政府的疯狂报复与针对亚美尼亚人更大规模的驱逐、屠杀。


5.jpg

一名失去丈夫的亚美尼亚妇女抱着孩子无家可归


1894—1896年是亚美尼亚屠杀的第一阶段,亚美尼亚革命党人试图借西欧列强干涉之机策动武装起义,谋求本民族的独立;而国内的极端穆斯林势力也因苏丹暧昧不清的态度十分不满,试图采取措施组织奥斯曼改革的推行。1895年9月30日,哈查克党人在伊斯坦布尔举行大规模的示威活动,遭到军警的血腥镇压。10月25日,在清真寺做礼拜的穆斯林因一亚美尼亚人开枪袭击而倾巢出动,对道路上的亚美尼亚人展开报复屠杀。之后,双方又互相展开报复,很多亚美尼亚人被迫背井离乡。


1908年,青年土耳其党发动起义,宣布恢复1876年宪法,实行专制与中央集权统治。青年土耳其党人多是“泛突厥主义”的信徒,因此对境内少数民族尤其是亚美尼亚人的迫害比起前任苏丹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亚美尼亚人恰恰是支持恢复宪法的,因为宪法强调奥斯曼帝国境内各民族一律平等,但亚美尼亚人却因此遭到了叛乱部队的屠杀,而赶来平叛的政府军队并没有对此行为加以制止,反而趁火打劫,加入到针对亚美尼亚人的大屠杀之中,导致2万余名亚美尼亚人死亡。


6.jpg

一名失去孩子的亚美尼亚妇女


德国以1亿法郎贷款作为条件,意图获得土耳其的支持,而青年土耳其党人的政府为实现泛突厥主义的政治主张也选择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加入同盟国的阵营,他们决定采取措施将多元的奥斯曼社会变成由单一土耳其民族构成的社会。1914年12月,青年土耳其党的高级官员在一次秘密会议上草拟了臭名昭著的“十项措施”,对境内的亚美尼亚人进行有计划的驱逐与屠杀。


次年2月25日,奥斯曼陆军大臣恩维尔帕夏根据第八项措施“以适当的方式消灭奥斯曼军队中的所有亚美尼亚人士兵”,下令把所有亚美尼亚人士兵调出军队,解除武装,将其编入劳动营,归入非战斗部队序列,这些手无寸铁的亚美尼亚人大都被土耳其人杀害。后来,凡城总督以征兵为借口,要求再征召4000名亚美尼亚人入伍,亚美尼亚人并没有听从。这些亚美尼亚人被指控意欲发动叛乱。4月20日,两名帮助被调戏的亚美尼亚妇女脱困的亚美尼亚男子被土耳其士兵枪杀,这激起凡城的亚美尼亚人爆发叛乱,成立亚美尼亚政府。这种行为坐实了亚美尼亚人“分裂国家的企图”,成为后来大规模屠杀的导火索。4月24日傍晚,土耳其政府以策动东部省区亚美尼亚人叛乱为由,按照精英、男性、妇孺、老人的顺序开始大规模杀害首都伊斯坦布尔的亚美尼亚人。


7.jpg

亚美尼亚屠杀的地点分布


5月,奥斯曼政府内政部长穆罕默德·塔拉特要求大维齐尔萨伊德·哈里姆帕夏通过将亚美尼亚人迁徙到其他地区安置的法律。之后奥斯曼议会通过了《特西尔法》法律,奥斯曼政府开始驱逐所有的亚美尼亚人。9月,议会又通过《征用及充公临时法》,没收亚美尼亚人的所有财产。奥斯曼政府为监督亚美尼亚人离开家园,从监狱里释放出大批囚犯,组成“特别组织”,由他们负责押送这些亚美尼亚人。在押运过程中,土耳其政府使用了闷罐车,并在沿途的荒漠地带建立一些集中营,最后这些亚美尼亚人被土耳其政府“清洗”干净。一战结束后,土耳其民族主义运动高涨,结果那些好不容易幸存下来的亚美尼亚人又成了土耳其的靶子,遭到大规模屠杀。


8.jpg

穆罕默德·塔拉特


三、伤痕何处弥补?亚美尼亚余波难平


1923年,土耳其共和国推翻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但他们坚决否认这起事件的性质是种族灭绝大屠杀,认为这只是内战和社会动荡时期的正常死亡,而且,在种族动乱时期,双方互有伤亡。基于以上原因,土耳其共和国政府始终拒绝向亚美尼亚人民道歉。


2007年11月10日,土耳其总统阿卜杜拉·居尔认为发动大屠杀不符合土耳其民族的性格,在历史上也从未留下过土耳其民族屠杀过其他民族的记录。土耳其的亚美尼亚裔作者赫兰特·丁克因说出一战期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制造了“亚美尼亚大屠杀”而被土耳其极端民族主义分子枪杀。随着欧洲呼吁土耳其“面对过去”的呼声日益高涨,土耳其政府的态度也更加强硬。他们认为,外国议会因怀有某种特殊的政治目的而对一项未经确认的历史问题(指大屠杀)作出决定,这对土耳其是不公正的。


9.jpg

土耳其第11任总统阿卜杜拉·居尔


文史君说


在土耳其的屠杀事件被曝光之后,亚美尼亚人对土耳其的憎恨与日俱增,1965年4月24日,在埃里温举行的纪念亚美尼亚屠杀五十周年活动迅速转为群众示威运动。1966年,一部关于大屠杀的文件汇编出版,亚美尼亚人又在埃里温为遇难者建造了一座纪念碑。亚美尼亚人曾经被大规模地强制迁离故土,从而定居在异国他乡,但他们从未与祖国失去联系,他们对居住国政府施加政治影响,以支持祖国的生存。亚美尼亚因此获得了一个外号——“高加索的以色列”。


参考文献


[英]伯纳德·刘易斯著,范中廉译:《现代土耳其的兴起》,商务印书馆,1982年。


王三义:《亚美尼亚人问题的起源与演变》,《世界民族》2004年第6期。


[法]雅克·塞姆林,祝东力译:《从大屠杀到种族灭绝》,《国际社会科学》第20卷第4期。


杨进:《饱经风霜的民族—亚美尼亚人》,《俄罗斯中亚东欧市场》2008年第6期。


(作者:浩然文史·神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www.hutong9.net

GMT-5, 2024-4-13 01:19 AM , Processed in 0.09239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