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3|回复: 1

在西方眼中,欧尔班的“中立政策”就是一种“亲俄政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7-9 07:10 A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西方眼中,欧尔班的“中立政策”就是一种“亲俄政策”
安东·尼尔曼
乌克兰能源专家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7-09 08:31:55


a1.jpg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安东·尼尔曼】7月2日,突访基辅,与泽连斯基会面,抛出匈牙利版“和平方案”。

7月5日,无视欧盟警告飞往莫斯科,与普京见面,并称这场访问是“自己的和平使命所使然”。

7月8日,突访中国,并在社交媒体平台发文:“继基辅和莫斯科之后,我们抵达北京,和平使命的第三站。”

7月9日,将前往美国华盛顿,参加北约领导人峰会。

自7月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以来,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的行程异常密集,围绕着俄乌冲突展开了一场“穿梭外交”。

欧尔班的行为,展现了匈牙利这个国家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一以贯之的立场:即从民族主义右翼的立场出发,反对损害自身利益的战争。在西方一片支持乌克兰的呼声之下,欧尔班治下的匈牙利展现出了“中立立场”,这与欧尔班本人的执政理念和匈牙利特殊的历史及国家利益战略分不开关系。

“非自由民主”

1989年6月16日是匈牙利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节点。这一天,年轻政治家、青民盟创始人之一的欧尔班在匈牙利英雄广场上,发表了他的第一次公开演讲,他在讲话中呼吁苏联从匈牙利领土撤军并举行自由选举。这次演讲开启了欧尔班的从政之旅。而随着数十年从政生涯带来的受欢迎程度和政治经验的积累,欧尔班的观点逐渐从自由派转向右翼保守派。

a1.jpg

1990年的欧尔班资料图


2010年,刚刚结束的欧债危机仍然令欧盟心有余悸。欧尔班在评估了经济危机的负面后果以及欧盟内部的政治影响后,决定改变与欧盟的关系结构。欧尔班称,政治独立是匈牙利人民主权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匈牙利人民在历史上先后经历过奥斯曼帝国和哈布斯堡王朝、德意志第三帝国和苏联的控制,所以,匈牙利不再能接受任何大国或超国家实体的“逼迫”。

2014年7月,欧尔班宣布要在匈牙利建成“非自由民主”。欧尔班引用了中国、印度、俄罗斯、土耳其和新加坡成功克服2008年经济危机的例子,批评了西方国家在其中的无所作为。欧尔班表示,利用其他国家的经验,匈牙利能够成为一个使国家取得成功、且更能免受外部因素影响的“模范国家”。

也是从2014年开始,匈牙利和欧盟之间的紧张关系公开化。乌克兰冲突进一步激化了欧尔班与欧盟之间的矛盾。西方媒体指责匈牙利政府“独裁”和“背叛欧洲价值观”。而匈牙利也没有参与欧盟国家的对俄制裁,反而呼吁乌克兰通过停火和外交谈判实现和平。

2023年3月23日,2022年俄乌战争开战一年后,匈牙利总理办公厅主任古利亚斯重申了匈牙利的这一路线,呼吁参战各方根据中方建议停火并进行和平谈判,并表示匈牙利在任何情况下都无意向乌方提供武器弹药。

欧尔班政府的政策目标所决定了匈牙利在当前局势中的特殊地位:确保国家安全、保护匈牙利文化、在欧盟框架下寻求“平衡外交”是匈牙利的国家政策中的要点。所以制裁俄罗斯、弃用俄能源、支持乌克兰的政策与匈牙利的国家安全战略目标背道而驰,因为它破坏了这些目标的实现并危及匈牙利的国家主权。

以国家安全和独立自主为先

匈牙利与欧盟的第一次冲突发生于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这次危机不仅考验了匈牙利边境的耐受力度,也为匈牙利强硬的国家安全政策奠定了基础。据欧盟对外边境安全机构Frontex统计,2015年前8个月,有超过50万难民冲击欧盟边境,是2014年全年人数的两倍。截至2015年9月,超过20万人越过匈牙利边境。

欧洲在移民危机上缺乏共同政策,迫使匈牙利率先出手。面对危机,匈牙利政府迅速出手控制了反对派媒体及其他反对派的发声渠道,并通过电视、广播和传统媒体向民众传达一个信息,即欧盟的“开放政策”并不适合匈牙利。与此同时,匈牙利政府开始在与塞尔维亚的边境修建隔离墙,以防止非法移民涌入。执政党青民盟修改了法律,允许政府在未经议会同意的情况下宣布国家进入“恐怖主义威胁”或类似的紧急状态。

由于在阻止难民潮方面缺乏欧盟的大力支持,匈牙利政府就难民和恐怖主义问题发起了一系列全国性的“大讨论”。而大多数接受调查的匈牙利人支持国家针对难民的政策。匈牙利政府举行此类讨论活动的目的是向欧盟表明匈牙利政府和人民的态度。

在政府的大力管控下,匈牙利成功克服了难民危机。自2018年以来,试图通过匈牙利领土进入其他欧洲国家的非法移民人数每年平均在4到10万人之间波动,在其他国家深受难民问题困扰的背景下,匈牙利遏制住了难民涌入的势头。

a1.jpg

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引发全欧洲震动视觉中国


2020年4月21日,匈牙利新国家安全战略生效。与2012年的战略文件相比,新版国家安全文件的要点数目从51个扩大到了179个,增加了非法移民问题、新冠疫情威胁、俄乌冲突等国际议题。新战略特别关注非法移民问题以及新一波难民与病毒传播威胁之间的关系,强调了利用难民流动作为发动“混合战争”的手段的危险性。

新战略的要点之一是关注非政府组织对国家安全的影响。自2015年以来,匈牙利政府不断加大对乔治·索罗斯控制的非政府组织的压力。2018年,“制止索罗斯”一揽子法案在匈牙利议会获得通过,从而为限制这些非政府组织的活动提供了法律依据。欧尔班表示,人权观察组织、移民政策研究所、自由之家、开放社会基金会和其他索罗斯控制下的NGO组织助长了非法移民和恐怖分子渗透到欧洲国家的行为。然而,这些对索罗斯的大力打击并没有让欧盟的自由派政客们感到高兴,因为在他们看来,匈牙利的行为违背了“自由民主”的价值观。

此外,根据2016年匈牙利全国大讨论的结果,2020匈牙利国家安全战略文件明确表示匈牙利不接受西方大国在欧盟框架内“安排给匈牙利的未来”,匈牙利的主要目标是捍卫国家主权和民族独立。2022年3月,欧尔班在佐洛埃格塞格莱茵金属公司装甲车生产厂落成典礼上发表讲话时表示:“我们应该感谢俾斯麦,他让我们明白,我们的精神越强大,发生战争的可能性就越小”。他还补充说,最好的战争是“可以避免的战争”。

匈牙利“独立自主”的外交内政政策由来已久,它伴随着青年欧尔班的崛起而生,带领匈牙利渡过冷战结束初期、加入欧盟、欧债危机、难民危机等一个个难关,一直沿用至今天的俄乌冲突。

保护独有文化和身份认同

在现在的匈牙利,语言和基督教是维护匈牙利文化主权和身份认同的主要工具。欧尔班年轻时并没有客观看待宗教的重要性。在执政多年之后,他意识到了宗教对匈牙利人民和自己的意义:这是其民族主义右翼意识形态的主要来源。

20世纪90年代,他与未来的匈牙利社会资源部长佐尔坦·巴洛格(当时是匈牙利基督教加尔文派的一名牧师)就神学话题进行多次谈话。谈话后,欧尔班承认了基督教对匈牙利精神塑造不可或缺的作用。在2011年通过的匈牙利新版宪法中体现了这一点转变,宪法的开头是“上帝保佑匈牙利人”(这句话也出现在匈牙利的国歌中),此外新版宪法还强调“传统家庭”的重要性。

基督教与匈牙利人民的生存密切相关。在国内,一些匈牙利分析人士甚至将2015年的欧洲难民危机与奥斯曼土耳其入侵相提并论;欧尔班更是表示,如果难民成功将其生活方式强加于匈牙利和欧洲,可能会导致匈牙利出现一个“平行社会”,并危及匈牙利的文化特殊性。

a1.jpg

7月2日,,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记者招待会前握手。视觉中国

由于语言的复杂性,难民很难完全融入匈牙利,匈牙利语在历史上不仅是国家独立的象征,也是构成民族认同的一个重要因素。例如,1939年之前居住在该国的47.3万名讲匈牙利语的犹太人,被匈牙利官方认定为“匈牙利人”。对匈牙利而言,语言不仅是一个表达符号,更是区分“你和我”的第一标准。

匈牙利人历史上的语言统一,可以追溯到凡尔赛—华盛顿体系的诞生和1920年《特里亚农条约》。该条约于1920年6月4日在凡尔赛宫特里亚农夏宫签署。条约将匈牙利三分之二的领土和40%的人口划分给了三个国家: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和南斯拉夫,超过300万匈牙利人成了其他国家的公民。这也使得在匈牙利国内,《特里亚农条约》被认为是一场悲剧,至今仍是匈牙利民族的隐痛。

由此,欧尔班在第一次执政时就喊出了“保护海外同胞利益”的口号;但该口号直到欧尔班第二个总理任期时,才开始转变为现实。在他的第二任期中,匈牙利议会通过双重国籍法。这也使得匈牙利自2011年以来已批准超过100万份入籍申请,意味着青民盟新增了100万潜在选民。

在欧尔班规划的右翼保守文化战略中,乌克兰是其中的关键一环。“保护海外同胞利益”的口号就意味着匈牙利也要“保护”乌克兰的匈牙利裔(超过15万匈牙利人居住在外喀尔巴阡地区,许多人拥有双重国籍)。由于乌克兰当局一直拒绝修改《国家语言法》(根据该法,匈牙利学童和学生必须用乌克兰语学习课程),这令匈牙利深为不满,导致乌匈关系恶化,使得匈牙利不断在乌克兰加入北约、欧盟等问题上行使否决权。

2024年6月25日,在乌克兰承诺会解决乌境内匈牙利裔问题后,匈牙利终于在乌克兰加入欧盟的问题上不再持强硬的反对立场,乌克兰入欧谈判在程序上得以开启。然而,虽然谈判名义上已经开启,但匈牙利明确表示,在看到乌克兰的行动之前,匈牙利会动用欧盟轮值主席国的权力继续为其入欧谈判的真正启动设置障碍。

可以看出,欧尔班和匈牙利独立自主的立场,与其右翼民族主义及保护本国文化、本国海外侨民的“保守主义政策”同样息息相关。

 楼主| 发表于 2024-7-9 07:11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tong9.net 于 2024-7-9 07:15 AM 编辑

中立政策与“平衡外交”策略

俄乌冲突爆发后西方政要纷纷前往乌克兰,欧尔班却顶风抗争,不仅拒绝访问乌克兰,更时常在公共场合对泽连斯基进行尖锐批评。追溯匈牙利在欧盟中的政策路线,可以被总结为“不偏离主流,但保持克制”的中立政策方针。

事实上,匈牙利在欧盟长期以维谢格拉德集团(由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组成的政治及文化合作团体)为依托进行外交活动,但在俄乌问题上却又经常与集团内其他国家意见不一。

匈牙利在俄乌相关问题上不与大多数西方国家一道支持乌克兰,俄乌冲突爆发后,匈牙利在欧盟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的问题上态度暧昧。在2022年担任维谢格拉德主席国期间也没有提出任何针对俄乌问题的提案,仅加入了维谢格拉德集团领导人和部长的联合声明。在此声明中,欧尔班仍宣布匈牙利对其中的部分条款持保留态度,并称匈牙利“有自己的观点”。

2022年夏天,在维谢格拉德集团轮值主席国从匈牙利过渡到斯洛伐克期间,维谢格拉德集团国家内政部长会议在布达佩斯举行。此次会议的主要讨论话题是乌克兰难民问题。

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统计,截至2022年3月13日,与乌克兰直接接壤的中欧国家接收的乌克兰难民人数近26万人。其中匈牙利、斯洛伐克和波兰三国共接收近22万人。

在布达佩斯会议期间,各国内政部长表达了对乌克兰的支持,并一致认为,俄乌冲突对欧盟和中欧地区成员国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会上通过了进一步援助乌克兰的决议,但匈牙利却拒绝向乌克兰援助武器,并拒绝相关国家通过匈牙利领土将武器运送到乌克兰。

因此很多人认为,在匈牙利“特殊”地位的背景和强硬的态度下,维谢格拉德集团会崩溃,但它之所以能够存续,是因为其成员在欧洲政治等领域仍有许多共同目标。正如欧尔班所说的,最重要的是“波兰人和匈牙利人在这场战争中的利益是一致的”。

欧尔班并非没有批评俄罗斯的言论,他曾说,“我们希望俄罗斯停止进攻,乌克兰的主权得到维护,而且它是一个民主国家”。不同之处在于,匈牙利人“将这场战争视为两个斯拉夫民族之间的战争,我们不想参与其中,而波兰人则将其视为他们的战争,并且几乎已经卷入其中”。

a1.jpg

7月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见到访的匈牙利总理欧尔班。视觉中国

对俄乌冲突的不同看法让匈牙利和波兰之间的关系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欧尔班宣称有必要“用心灵的互通来治疗这些问题”。他还表示,捷克和斯洛伐克“更喜欢西方世界,他们不想与欧盟发生冲突,并且在欧盟政客的眼中非常乖巧。但在我看来,这种做法就像把你的马拴在燃烧的谷仓上一样,随时都有爆发的危险。”

这一政策并非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后才出现,而是早在冲突开始前就已形成:2014年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时,欧尔班的“中立政策”尤为显眼。

“中立政策”的起源也可以从匈牙利和俄罗斯的特殊相似性中被找到:在旧的国家崩溃之后,相关的“海外同胞”仍留在国家的新边界之外,旧国家崩溃所带来的领土伦理问题也在历史的潮流中没有得到应有的解决。相似的国家遭遇和国家利益,驱使着匈牙利在外交政策方面采取了有别于其盟友且更加中立、务实的政策。

只不过,在西方世界看来,欧尔班和匈牙利在俄乌冲突的“中立政策”就是一种“亲俄政策”。

匈牙利拒绝向乌克兰提供武器援助,也不允许使用其领土运输武器。但匈牙利并非全然不支持乌克兰。匈牙利外交部长西雅尔托曾于2022年5月在华沙举行的捐助者会议上发表讲话,向乌克兰提供了3700万欧元的人道主义援助,同时谴责俄罗斯的部分军事行动违反了人道主义原则:“我们可以清楚地区分对乌克兰的支持,任何战争都不应以平民为代价”。

匈牙利对乌克兰的援助既有政府层面的支持,也有民间层面的互动,其中匈牙利普世救援组织(HEOP)在其中脱颖而出。该组织的负责人指出,仅在外喀尔巴阡州,该组织就支持建立了250个收容难民的机构。在基辅州博罗江卡地区,该组织帮助新建了一所幼儿园,帮助翻修了一所学校。匈牙政府还主动向130名需要住院治疗的乌克兰儿童提供全面医疗服务,并向乌克兰境内的难民提供免费医疗服务,包括提供处方药,为受伤的乌克兰军人提供医院护理等。

乌克兰问题是当前匈牙利国内政治局势的焦点问题,也是执政联盟和反对派之间互相攻击的武器。匈牙利反对派认为欧尔班政府的对乌援助力度不够,辜负了西方世界的期望,并要求欧尔班引咎辞职。欧尔班政府则反过来指责反对派是“欧盟的杜宾犬”,攻击反对派的要求违背了匈牙利坚持的国家安全第一、维护民族文化的一贯方针。

欧尔班战略:匈牙利在欧盟中的现实主义独立之路

在乌克兰危机不断发酵的背景下,匈牙利与欧盟之间的对抗正在进入新的阶段。自2022年12月以来,欧盟频频以匈牙利司法系统和管理机构的不完善和不透明为由,拒绝向匈牙利支付其在新冠疫情复苏计划中应得的资金份额。

作为回应,每当欧盟讨论对俄制裁方案时,匈牙利都表示不会遵循欧盟针对俄罗斯相关国家实体采取的制裁措施,并坚称核电对于欧洲安全和环境的重要性。此外,欧尔班还威胁要否决下一个对俄方案,并捍卫“匈牙利选择俄罗斯能源”的权利。

在讨论第11轮对俄制裁方案时,布达佩斯坚持要求欧盟解除对于因未关闭在俄罗斯的分支机构,而在乌克兰的强烈要求被欧盟列入了制裁名单中的匈牙利商业银行(OTP)。早前,在讨论第六轮反俄措施时,匈牙利还要求欧盟解除对俄罗斯东正教教宗基里尔的制裁。

a1.jpg

7月8日,匈牙利总理欧尔班抵达北京,外交部副部长华春莹在机场迎接。视觉中国

此外,匈牙利还坚持将九名活跃的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商业巨头排除在制裁名单之外。匈牙利代表团曾正式表示,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为人道主义组织提供与一些活动有限的俄罗斯银行合作的机会。

然而,每一次这样的否决威胁都会被欧盟视为匈牙利试图讨价还价的筹码,欧盟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匈牙利的“中立政策”和提议。

从一辆“四个轮胎瘪了的汽车”到“未完全钉好钉子的棺材”,欧尔班描述下的欧盟形象正变得越来越小丑化。但同时他强调,匈牙利不想离开欧盟,而是想改变它:“如果不改变,末日就会到来,而且它不会是戏剧性的,也不会有任何英雄主义色彩。”他认为,如果目前的情况持续下去,即欧盟及欧盟成员国都不根据自己的国家利益理性行事,那么欧盟将“彻底崩溃”。

这与他之前的演讲相呼应:“如果汽车的四个轮子都爆胎了,那么你就需要把四个轮胎都换掉。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战略,其重点不应该是赢得战争,而是通过谈判带来高质量且持久的和平。我必须说,欧盟现在的任务不是发表讲话,站在俄罗斯或乌克兰一边,而是站在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这是匈牙利新国家战略的本质。”

欧尔班“非自由民主”和“中立政策”代表了匈牙利在2010年之后于国际舞台上塑造的现实主义形象,以及远离西方“民主自由”和“价值观外交”的坚定态度。欧尔班政府寻求在依靠传统价值观的同时加强在超国家结构(如欧盟)中的独立性。在国际舞台上,欧尔班遵循匈牙利政治家历来所特有的务实和多方位方针,在俄乌问题上站在了与大部分西方国家所不同的立场上。
回复 鲜花 鸡蛋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www.hutong9.net

GMT-5, 2024-7-13 08:14 AM , Processed in 0.03360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